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95章 乌巢假城

第三百九十五章 乌巢假城

吕旷走到乌巢西侧城墙的底端停住了脚步,接下来吕旷沿着凿出来的台阶一步步攀上城墙顶端,来到一处向外凸出的拐角边缘,这里只插着一面角旗,有气无力地耸拉在旗杆上,丝毫不为夜风所动,吕旷走过去,扶住旗杆,身子朝外探出,极力让身子融入黑暗,就在这时,乌巢外围的夜色之中,突然想起一声夜枭啼哭,吕旷收回探出去的身躯,抬头望去,表情惊悚,这夜枭的啼声不大,但在万籁俱寂的夜里,却是格外清脆。,.

夏侯渊握紧了缰绳,表情僵硬,只有**的战马能感觉到主人的双腿在微微颤抖,在他的面前是一支三十余人的袁家部曲,为首的曲长正一脸狐疑地盯着夏侯渊和他身后的军队。

他们刚走出湿地,就迎头撞上了这支袁军部曲,好在奇袭部队事先已经换上了袁军的服饰,不至于立刻被识破,但这次意外遭遇还是让包括夏侯渊在内的士兵紧张万分,以他们的战斗力,消灭这三十多人不成问题,问题是,只要有一个人及时发出警告,整个奇袭计划就会告吹。

夏侯渊正在心里盘算该如何蒙混过关,荀攸忽然压低嗓音说了一句:“交给我吧!”然后驱马向前,朗声说道:“你们是哪部哪曲的,为何深夜在此,如果再不说明,某就以曹军奸细论处!”

荀彧反客为主,率先喝问这支部队是属于哪位袁将,那曲长也没料到对方先发制人,先是一愣,随即抱拳道:“我们是吕旷将军麾下!”

“你说你是吕旷将军麾下的?有何凭证,口令是什么?”荀攸严厉地问道。

曲长为难地摘下头盔:“末将刚从黎阳出发,还未入营交接口令!”

荀攸冷冷道:“没有口令。我怎么知道你忙是不是曹军细作?”

曲长一听大急:“我等确实不是,这里又吕旷将军的令牌!”说完他急忙从怀里拿出一块凭信,荀攸接过去,却不还给他:“吕旷将军在官渡前线鏖战,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如果换做平时,曲长可能会看出端倪。因为吕旷早在前几日就到达了乌巢,这伙人如果是乌巢守军,怎么会说吕旷在官渡前线,只是此时曲长那里还顾得上质疑荀攸,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我家将军前日来乌巢的时候就已经下了军令,让我们把黎阳的粮草运到官渡,所以这才来迟了,我们是连夜行军,没想到中途迷路了。将军明鉴,我们绝不是曹军的奸细,真的!”

荀攸的额头上早已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原来吕旷也在官渡,看来情报有差,还好这蠢货没有看出什么,而且他们也不是本地巡哨,而是迷路的游军。夏侯渊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佩服的看了荀攸一眼。这荀公达果然大才,先声夺人诈赌一搏,一下子就诈除了对方的底细,看来荀攸个郭嘉风格大不相同,前者是要看到一点机会,就会打着胆子去做。比起疾病缠身的郭嘉更具魄力。

荀攸又跟着那个队长交谈了几句,以“军情为明”为名,强波他们跟随自己行动,那名曲长乐得有人认识方向把他带出去,不虞有诈。就答应下来,于是,这三十几个人被编入了队伍的前列,一起行动,至于吕旷的令牌,则被荀攸拿在手里,没有归还。

这支袁曹混杂的部队在沿途先后碰到两次斥候,荀攸拿出令牌,顺利蒙混过关,斥候以为他们都是吕旷的麾下,而且他们身后还压着十车粮草,因此不疑有它,而那曲长还以为荀攸是为了给他证实身份,大为感激,这支意外闯入的袁家反而成了奇袭部队的护身符,一路平安无事地突破了袁军外围巡哨圈,深入到腹地。

就这样,一路上走走停停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夏侯渊发现脚下的路变得平坦起来,恰好这时天上的云层变得单薄了一些,有微弱的月光透射下来,夏侯渊隐约看到远处一座高大的黑影,脚下的道路一直延伸过去,那里应该就是乌巢城了。”

乌巢城的城头繁星两三点,竖着许多火把,在黑暗中宛如灯塔一般,但火把根本不动,说明守军没有任何警觉,夏侯渊大为兴奋,最困难的间断已经过去,接下来的就是混入城内干掉所谓的守军,焚尽所有的粮草辎重,只要乌巢事定,袁绍落败就成定局。

夏侯渊刚发出命令,荀攸目光忽然一凛,把他要抬高的手又按了下去,夏侯渊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荀攸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然后把令牌扔给曲长:“前面就是乌巢了,你们可以进去歇息,我们就送到这里了”

“多谢二位将军,不知二位将军如何称呼?”曲长满怀感激的询问。

“我们是淳于将军的家将,名字不值得一提,对了,乌巢的守备非常森严,你们是外来的又不知道口令,盘问起来会很麻烦,一会城头有人问起,你们就索性说是赶来送粮草的,也省得多费口舌,好早点歇息!”

“好,好,好,多谢将军”

曲长揣好令牌,兴高采烈地呼喊自己的部下朝乌巢赶去,荀攸让夏侯渊尾随其后,但保持一定的距离,走到距离城墙还有四百步的地方,就不要靠近了,那是守军在黑暗中目视的最远距离,如果再向前就会被守军看见,办完这件事后,荀攸和夏侯渊寻了一处丘陵顶端,朝乌巢望去。

夏侯渊不明白荀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问他为何不趁着那个袁军部曲进入城门的时候发起突袭,荀攸皱着眉头,没有回答,只是死死盯住城门。

他们看到,那支袁军部曲走到城门口,仰头喊了几句话,突然之间,城头亮起无数灯笼,密密麻麻的弓弩手涌上城墙。对着城下的袁军开始疯狂地射箭放弩,那支袁军部曲猝不及防,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全灭,三十多具尸体被攒得犹如刺猬一般,很快城头的灯笼一举一落,一支精锐骑兵冲出来。围着城前的尸体转悠,显得有些疑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侯渊脸上挂着惊骇的面容,如果他们刚刚不明就里的冲上去,恐怕此刻倒在地上的尸体就不止三十几具了。

荀攸的脸阴沉到了极点“趁着灯火还在,妙才将军你仔细看看!”

夏侯渊瞪大了眼睛,终于发觉哪里不对了,这根本不是城墙,而是由数十辆楼车并排组成。楼车的高度和城墙差不多,外面又披挂着漆成城砖颜色的牛皮布卷,虽然这个布置简陋至极,但乌巢本来就是极小的城池,加上夜里视野极差,偷袭者不抵近观察,只靠轮廓很难分别这两者的区别。

“别动!”看到夏侯渊想要下令拼个鱼死网破,荀攸急忙将他拉倒在地。别看荀攸平时有无缚鸡之力,一道关键时刻。臂力变得相当的惊人,夏侯渊雄壮的身躯一下子就被他拉翻在地。

就在此时,一支由弓兵和盾兵组成的袁家朝着他们这个方向快速冲了过来,显然是为了伏击之用,他们估计是看到乌巢假成的灯光亮起,匆忙赶去设伏。荀攸咬了咬,连忙率领大军从丘陵里杀了出来,堪堪挡住他们的去路,荀攸在马上大喝:“口令,快快说来。否则格杀勿论!”

领头的校尉不疑有它,回答道:“四世,回令!“

“四公!”荀攸毫不犹豫的回答,他了解袁绍,袁绍是一个高傲而自负的人,既然以四世为令,必然是以三公为号,但如今袁绍身为大将军,虽然不是三公,但大将军与骠骑将军位同三公,所以袁家如今变成了四世四公,如果一般人听闻此令,必定会回答三公,那必然是答错了。

领军校尉听了荀攸的回答后,不在迟疑,急忙率领士卒向着假城涌了上去,荀攸给夏侯渊使了一个颜色,夏侯渊顿时明了,大手一挥,率领奇袭部队跟在了刀盾兵的身后,一起涌向了乌巢假城。

“四世!”伏击部队刚刚临近城门,城楼上再次火把四起,一位军官指着城下的人喝道。

“四公!”

夏侯渊听到这个口令,佩服的看了一眼荀攸,他如今算是彻底的服气了,要不是荀攸,恐怕今日他们都要埋骨于此。

假城的事情在一个多时辰后终于告了一个段落,真相在吕旷赶来后被彻底查明,这伙袁军的确是他自己帐下的部曲,可如今却无故丧命于此,吕旷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在安排厚葬了这三十多名士卒后,他再次朝着西北方向走去。

当伏兵散去之后,荀攸扭头对着夏侯渊说:“跟着刚刚那名将领,他所走的方向就是真的乌巢!”

夏侯渊已经彻底的听从荀攸的命令,当下大手一挥,静悄悄地朝着西北方走去,荀攸和夏侯渊并绺而行,他问道:“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

荀攸解释:“乌巢城中屯粮极多,过往车马一定频率,道路应该被压得十分平整,而那条大路虽然平整,但一路上坑洼凹凸之处实在太多,像是匆忙急就而成的新路!”

夏侯渊并非庸才,听了荀攸这么一分析,立即豁然开朗,许攸继续道:“无论是这条路,还是那座可笑的楼车假城,放在白天是破绽百出,只对夜晚行军的人,所以这里白天一定是没有楼车的!”

夏侯渊点点头,继续询问:“那先生如何知道他们的口令?”

荀攸叹息一声:“我了解袁绍,袁家四世三公,这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身份,如今他官居大将军,位同三公,他如何不炫耀一下?”

夏侯渊佩服的看着荀攸,崇拜之情无以加复,一路无话,大军疾驰了一个时辰后,一座土墙围城的城池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前方,城墙上站满了袁军的士兵,精神抖擞,铠甲鲜明,夏侯渊脸上一喜:“准备!”

“等一下!”荀攸连忙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