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96章 奇袭阳武

数百条木船在夜幕下的乌巢大泽飞快的前进着,船底无声地割开水面,分出两道浪花,像是锋利匕首在裁剪布匹,这些木船没有船帆,全靠士卒用木浆划水,虽然如此,但船依然在说水中走得飞快,就像游弋在湖泊沼泽的水蛇,轻灵迅速,在数百条船只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曹军士兵,吃水很深,在远处,一个不起眼的火点正在岸边缓缓移动,就像深夜中的一缕鬼火,阴森而恐怖,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缕火点如同夜空中的北斗一样越来越醒目,指引着人们前进的方向。本文由 …… 首发

“主公,我们已经接近乌巢了,”许褚向身后的人抱拳,他全身披着沉重的黑甲,从远处看去,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熊罴。

“妙才那边有消息了么?”曹操的声音有点醇厚,又带着一点疲惫。

“没有,但有公达先生在,主公就不必担心了!”许褚一手执着剑柄,一手拄着大刀,雄壮的身躯矗立在船头,目光注视着前方越来越近黑色城墙轮廓,一阵河风沿河岸袭来,扯得他的战袍猎猎作响,说不出的英武挺拔。

“按计划进行”曹操手抚摸着短髯,目光幽暗得像是一口水井。

许褚肃然道:“末将明白!”

整个船队在乌巢大泽纵横交错的水道里小小转了个弯,朝着岸边飞驰而去,如果是青天白日的话,那么岸边的人就会看到。每一条船的船头都站着一名乌巢水贼,他们不是发出指示。让船只避开过浅的说道或者暗礁,以最高最快的效率接近目的地。

船队很快抵达了大泽的某一处岸边,曹军士兵争先恐后地跳下船,在岸上迅速集结,这些队伍中,有许多在大泽贼穴里非常知名的面孔。有些人甚至还曾因为奋起杀敌而被袁绍嘉奖过。这股曹军从下船到整队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而且全程几乎没发出过任何声音,只有凛凛的杀气逐渐集结。

他们登录的岸边,距离乌巢城的北门只有几十步之遥,乌巢城背靠乌巢大泽,三面陆地都是严兵把守,只有靠着大泽的北面防守相对空虚,在这样一个漆黑无月的夜晚,乌巢城北面甚至连火把都没安防一把。所有人都觉得,曹军在大泽损失惨重,已经被吓破了胆,决不敢穿越杀机四伏的乌巢水面。而且乌巢北面还有乌巢贼把守,实在安全的紧。

这股曹军在许褚的指挥下飞快地跑到城墙下,拿出勾索朝上一抛,十几名腿脚麻利的虎卫攀住绳子朝上爬去,不一会儿就到了顶端,他们猫着腰把勾索换成了绳梯,这种绳梯是曹操帐下的某一个隐秘部队专门发明的。学名叫做蜈蚣梯,至于这个隐秘部门叫什么,陈琳的讨贼檄文里又提过,叫做摸金校尉,闲话少说,蜈蚣梯刚刚落下,密密麻麻的曹军爬上了乌巢城的城墙,没过一会,北门居然就被这些先锋从里面推开了。

“备火,然后给我烧!”许褚发出命令,他身后的士兵纷纷从身上解下一根缠着白布的松脂树枝,松脂木遇火即燃,因此在大汉有不少山民靠着采集松脂养活了一家老小,曹军士卒点燃了松脂,开始是十几个火头,然后扩散到几十个、几百个,乌巢城和乌巢泽之间一下子被无数的火光充满。

“杀!”许褚大喝一声。

数千面士兵也随之大喝,连天空的云都为之颤抖了一下,曹军的奇袭部队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剑,恶狠狠地割向乌巢城的缺口,曹军沿着城门冲了进去,然后散开到每一条街道,一直到这个时候,守军才意识到乌巢城北突破了,他们惊慌的拿起武器,试图去阻挡,可羸弱的运粮兵又怎么可能是这些精锐的对手,散乱的抵抗几乎没有效果。

夏侯渊被荀攸拦住,当下不由得好奇的问道:“公达,此时乌巢就在眼前,我们为何不动手!”

荀攸没有说话,而是让大军隐藏在黑暗之中,随时听候他的命令,他们等了半个多时辰,忽然乌巢的北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奇袭的曹军扭头看去,只见乌巢城的北面火光四起,照得四周如同白昼,随着火光越来越大,荀攸他们的目视范围就越来越广,直到这个时候,夏侯渊这才看清乌巢城周围的情况,只见不远处乌巢城下,已经集结了不下五万大军,他们纷纷刀剑出鞘,弓箭上弦,只等着领军的将军一声令下,须臾,乌巢城城门大开,随着袁军主将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袁军涌进了乌巢城,喊杀着朝北面而去,声势浩大,气势雄张,杀气凛然。

“走,去阳武!”除了集结在城外的数万大军,荀攸又看到有袁军漫山遍野的冲进乌巢城,闪着火光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当下大手一挥,下令大军去阳武。

夏侯渊糊涂了:“公达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火光的跃动下,荀攸的表情显得很沉静,格外的诡秘:“袁绍的屯粮之地不在乌巢,而是在阳武,可乌巢在阳武西北,欲毁其粮道,要么从正面突破袁军数十万大军的防线,要么从西北方穿过重兵把守的乌巢,所以此次主公以自己为诱饵,而我们趁着乌巢伏兵进城围剿主公的时候,越过乌巢,奇袭阳武,我这样解释,不知道夏侯将军明不明白”

夏侯渊不可置信的看着荀攸:“你的意思是主公现在正在乌巢城中,而城外的数万伏兵正是前去伏击主公的?”

荀攸平静的说:“也可以这么说!”

夏侯渊退后了几步,嘴唇不争气地颤抖起来,他楞了半响,目光由先前的平静变成了狂暴,当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抽出腰间的环首刀,咆哮道:“给我冲进城去,营救主公!”

“不准去!”夏侯渊刚刚踏出几步,就被荀攸柔弱的身躯挡住,他们身后的曹军你看看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听从谁的命令,荀攸从怀中掏出一块虎符,对着夏侯渊厉声喝道:“夏侯渊,丞相虎符在此,我命你率军奇袭阳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