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97章 田丰现身

第三百九十七章 田丰现身

乌巢的街道很狭窄,两侧的空地几乎都被辎重填满,许褚和护卫们成了一个圆阵,把中间披挂甲胄的主公保护起来,快速推进,直扑向府衙,开战前乌巢本为曹操所有,所以城内布置填满都非常的熟悉。

府衙是主将淳于琼的所在,是这次行动较为重要的目标,因为无论是生擒亦或者是斩杀,对乌巢守军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乌巢城并不是特别大,他们很快就抵达府衙门前,这座府邸和其他城郭的府衙不太一样,他是一座背靠高墙的石制建筑,分为三层,每一层建筑外围还有拱形围墙,与其说是个府衙,倒不如说是一个城中要塞,这是当年为了抵御乌巢水贼而修建的,因为不太好拆,所以曹操退军前并没有下令拆毁,其中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只有曹操和许褚知道,就连郭嘉都不知道。

许褚没有立刻冲进去,因为里面一定有袁军护卫据险抵抗,在还没有清剿干净之前,他可不想让曹操冒险进入,他正考虑如何分派人手时,忽然一名虎卫发出一声呐喊,虚火疑惑地朝另外一个方向看去,他看到,在火把和灯笼的映照下,一缕青烟袅袅升起,很快青烟转成黑夜,愈加浓烈,而方向正是他们烧毁粮道后撤退的方向。

“是谁在后面放火的?他娘的,想烧死主公吗?”许褚愤怒的咆哮着,指着身后的虎卫吼道,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写满了疑惑,按照先前的计划,他们先是控制住淳于琼,然后再控制住整个乌巢守军,最后才是放火烧粮食,可是现在他们一件事都还没有办成,就有人开始放火烧粮,如果火势一旦蔓延开来。他们都将被烧死在这乌巢城中。

“是我”

一个浑厚而得意的声音从府衙上方传出,在场的人同时抬头,只见一个身白色儒衫,头发用木簪别住。胡髯被修饰得极其漂亮的人站在了府衙的第三层高处,以手凭栏,用两只映着火光的眸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如同一只挂在树上的夜枭,原本布满血丝的眼睛。今夜竟是格外血亮。

“你是田丰?”许褚仰头大叫。

“曹丞相都能在这里,我为何就不能在这里!”田丰回答完许褚的话,旋即将目光移到隐藏在黑暗中的曹操,抚摸着胡髯笑道:“曹丞相何不出来一见”

曹操没有回答,田丰耸了耸肩,高抬起双手,语气有些感概:“你们跟乌巢贼们演了那么久的对手戏,牺牲那么多条性命,只是为了让我们相信大泽水路已经是险徒,不加防备。又在前线摆出与我们决战的样子,暗地里却偷渡乌巢泽,想要毁我粮道,用心良苦啊,用心良苦。”

“吃我一戟”许褚拿起一把短戟,猛然投过去,田丰闪身避过,短戟砸在石栏上,溅起几块碎石,窸窸窣窣地散落在地上。

“曹丞相。你是不是觉得,乌巢已经是你们的天下,成功近在咫尺?”田丰的腔调里带着一种压抑不住的狂热。

曹操决定不去理他,指挥着虎卫专心攻打府衙。这家伙显然只是恰好在乌巢城里呆着,结果被曹军为了个正着,走投无路之下,才在这里装腔作势,等杀到三层把他揪下来,看这个狂士还能嚣张到那里去。田丰停顿片刻,把身体稍微前倾,把视线投向许褚的身后,那个全身披挂的中年人被虎卫团团围住,也仰望着府衙顶端,他腰间悬着一把华美长剑。

“丞相大人,难为你亲自造访乌巢。”田丰高声叫道,口气得意非凡:“过了今日,这天下都将变成我家主公的!”

随着他的话音一起,四周顿时有数十道黑烟扶摇直上,许褚面色大变,看来田丰是要把他和他们一起烧死在这乌巢城内,许褚不禁大骂:“我军如今遍布乌巢,你的主力远在别处,想把我困死在乌巢,简直是痴人说梦!”

“痴人说梦?”他一挥手,身后一支鸣叫着的箭镞窜入云霄,很快四面八方传来山呼海啸的喊杀声,许褚等人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知道一定不会是好事。

“别激动,那只是我事先埋伏在乌巢周围的伏兵而已”田丰得意道:“今日你们就是瓮中之鳖,任我捉拿!”

“为了诱杀我,你不惜以乌巢数万将士与我陪葬,当真是大手笔,袁绍先是故意连输我两阵,目的就是为了今日吧?呵呵,你们主仆的苦肉之计真是使用得炉火纯青,天下所有人都被你们骗了。”

见到曹操终于说话了,田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只要我家主公能夺得天下,死我一个田丰,死了数万人又如何,只要今日一过,我田丰之名将……”他说到一半,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一样,跳动着火焰的瞳孔突然缩小,映照出那中年人摘下头盔以后露出的沧桑面孔。

“你不是曹操!”田丰的声音有些惊怒。

“没人说那是曹公,一切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许褚怀抱着双臂,一脸讥讽的看着田丰,就好像是在看一个小丑一样,滑不可稽。

“杀了他们!”田丰大叫,枯枝般的手指一压,数不胜数的街道里同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密密麻麻的袁军如同潮涌一般席卷而来,瞬间就和曹军的外围短兵交接,顿时间,兵器交击的铿锵声拔地而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连成一片。

“文谦,你攻府衙,我守在府衙外,记住,密道在府衙西北角的一处石砖下,规格是三五之数那里,此刻恐怕城外的伏兵都已经入城,现在就看妙才的了。”

假扮曹操的人正是其帐下大将乐进,听到许褚的话,当下大手一招,率领数千人冲进了府衙,他们刚刚踏入院内,顿时就有如蝗似雨的箭镞从城墙上射下,虎卫中的盾兵立即健步上前,将乐进及其步卒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在此时,府衙的大门被一人一脚踢开,淳于琼手持大刀,身后跟着上千名袁军精锐,他浑浊不清的老眼已经变得极其锐利,看了一眼正在领头冲杀的乐进,当下大吼一声:“敌将休狂,可认得我淳于琼?”

乐进没有回答,默不作声的用大刀拨打着雕翎,他身边的一个铁塔虎卫一把从背上抽出两把断戟,向一只暴怒的人罴冲向淳于琼,同时短戟兜头砸向淳于琼:“管你是谁,吃我一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