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398章 蒋济

第三百九十八章 蒋济

淳于琼正要下令士卒围杀乐进以及那些冲进来曹军士卒,忽然间,从曹军里冲出一名体型彪悍的士卒,他的面孔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凶恶,就好像是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淳于琼又惊又惧,猝不及防之下被他的铁戟砸个正着,头上的兜头都被硬生生砸凹下去了半截,只见淳于琼的瞳孔顿时涣散,风烛残年的身躯一下子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没有了气息,主将就这样被曹军一个小卒一戟砸死,袁军顿时便没了主心骨,在乐进和那名小卒的带领下,曹军犹如猛虎一般扑向那些府衙里冲出来的袁军,顿时杀得曹军连连后退,血流成河。

袁军大营,一匹战马飞快抵达了一处军营,这里距离官渡前线只有五里路,如果是白天的话,可以直接看到曹营的情况,所以戒备十分森严,战马先后被三道岗哨盘问,这才开进来,吕旷翻身下马,急匆匆地冲进大帐。

大帐里还点着十几根蜡烛,马延和张顗两个人正惶恐不安地跪坐在那里,对着一面牛皮地图发呆,乌巢的动静他们都注意到了,可袁绍那边却没有任何命令传过来,这是一件奇怪的事,他们隐隐猜到这大概是有什么重大图谋,可却不敢轻举妄动,这两个人都是官渡前线的一线指挥官,他们的举动都将关系到整个战场的成败,所以当他们看到吕旷一脚他进来的时候,都异常的惊讶。

“轻两位将军尽快出兵进攻曹军大营!”吕旷一句客套话也没说,

马延和张顗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滑稽,什么时候轮到一个裨将在这里指手画脚了?更何况还是兖州人,那是颍川派的将领,吕旷没指望他们乖乖听话,随即又补充了一句:“这不是在下的建议,而是传达上头得命令!”

“上头?有多上,从谁那里传达的。袁公吗?”张顗嗤笑伸出手:“调动兵马的符节又在那里?”

吕旷道:“没有那东西!”

“那里还啰嗦个屁呀,赶紧滚蛋!”张顗拍着桌案呵斥道,他今天晚上一直情绪不好。

吕旷踌躇了几下,解释道:“如今曹军比元皓先生多算了一步。主力已经在攻打乌巢城”吕旷一拍胸膛:“末将险些被围在乌巢,幸亏心腹侍卫奋勇,这才能身在此地!”

张顗和马延听明白了,两个人微微露出笑意,原来吕旷被调到了乌巢。差点被曹军堵在城里,难怪一脸的狼狈,鼓动他们出兵。

“如此说来,曹军在乌巢的数量比我多咯,那好,某立刻拨兵一支,去救援乌巢、”张顗开口说道。

“二位将军,救援乌巢,然后呢?然后曹操退回官渡,继续旷日持久地对峙?”对于吕旷这个问题。张顗楞了一下,没想到怎么回答,吕旷举起右臂,一圈栽在了标着官渡的地图上:“二位将军,如今曹营空虚,你们何不发起总攻,进攻曹军官渡大营?如果成功,你们便是主公的第一功臣,若以后主公登上九五,那你们的地位可想而知。你们别忘了。主公此生最大的敌人,便是五里处的曹营,再说曹操现在在乌巢城中,曹军官渡大营内已经没有了主心骨!”

吕旷看了看马延和张顗。两个人似乎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吕旷又说道:“你们为将这么多年,岂不知道围魏救赵之际,如今曹军主力俱在乌巢,官渡空虚,就应该趁现在这个天赐良机攻破曹军大营。来个釜底抽薪,届时就算曹操把乌巢烧个底朝天,也以彻底败了!”

张顗眼睛一亮,吕旷所说,在他听来很有道理。他早就烦透了无休止的对峙,如今有一个一劳永逸的机会出现,还可以立下不世大功,马延见到意有所动,扯了扯衣袖,摇摇头。

吕旷咬咬牙,指着地图大声道:“如今战机已经出现,扥到你们派去请示主公再回来,天早就大量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们既然是前线大将,就应该有自己的判断,这是一场载入史册的战役,若能成功,二位将军必将名留青史,供后人瞻仰,二位将军就忍心从手中溜走?”

“载入史册,名留青史”张顗喃喃自语,脸上已经有了动容之色,为将者那个不喜欢名留青史,封妻荫子。

马延追问吕旷:“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大功?”

这是他一直想不明白的,袁军大营内派系林立,马延他们是冀州本土一派,而吕旷是从兖州来的,与颍川一派的将领幕僚交好,他如何不去找蒋义渠他们,反而来找他们这些不对付的人。

吕旷叹了一口气:“许攸投敌,颍川一派算是彻底的完了,末将这么做也是为了末将的以后着想,如果二位将军能建立大功,请不忘了在主公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吕旷的解释无限可击,马延和张顗的立场逐渐后退,颜良、文丑死后,每个袁将都希望坐上他们两个当初的位置上,所有马延和张顗一直期待着能踏破官渡大营,现在被吕旷这么一剖析,竟然是一个天大的好机遇。

“吕将军所言,可谓真知灼见,只是主公那边。。。”张顗嗫嚅道。

吕旷脸上写满失落,他走到张顗跟前请命道:“若是二位将军不敢,何必诸多借口,末将愿借兵五千前去劫营,若能成功就算作是二位将军的功劳,若是失败,二将将军便把责任推到末将的身上,如何?”

张顗刚想破口大骂,马延急忙拉住他的战袍。扭头对着吕旷说:“好,我们这就去劫营,不过你须快马赶去中军知会袁公,去请符节,这样我们也不算擅自用兵了。“

吕旷想了想,随后点头道:“末将这就去!”

说完也不等马延回话,转身踏出了大帐,出了辕门后,吕旷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隐藏在密林中,目光凛冽的注视着袁军大营,须臾,有十万兵马开出了大营,为首二将正是马延和张顗,他们的目标正是五里之处的曹营。

吕旷诡谲的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他走得正急,忽然前面闪出两个人影,吓得他连连后退,其中一个谋士打扮的人看着吕旷,冷冷的开口道:“吕将军,你立功了”

吕旷丝毫不敢怠慢,急忙拱手说道:“多亏了子通先生,否则就凭末将的口才,安能说得马、张二将前去劫营,对了子通先生,丞相对我还有什么指令?”

蒋济说:“丞相让你继续潜伏在袁营,记住,只有我联系你,没有你联系我,需要你的时候,我自然会找你,现在你就去袁绍那里,将马延和张顗擅自出兵的告诉他,当他率领大军来到前线的时候,我们会送给他一份大礼!”

蒋济说完,便带着贴身侍卫再次潜入进了黑暗之中,吕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翻身骑上战马,朝着袁绍大营驰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