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章 恶奴

第一章 恶奴

马车咕噜噜的行走在大道上,冷肃的西风裹着飞雪一刀刀割在脸上,些微的疼。

清歌掀开车帘,将绞丝莲花小铜炉用薄帕裹了,递到少女的面前,道:“姑娘,里面是上好的无烟银炭,您暂且用来暖暖手吧。今儿天气忒坏,雪下个不停,可能要晚点才到得了下个驿站。”

江蓠身子歪着,靠在柳絮绣花枕上,低头翻着一卷《素问》,听了这话,抬起一张素莲一般的脸,然后掀开车帘,刚刚露出一个缝隙,风卷着碎雪奔进来,害得清歌急忙捂住,些微的责难道:“姑娘,您这是作甚?风寒这才好多久,您不担心您的身子,也不想想奴婢吗?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奴婢怎么和夫人交代?”

江蓠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医书放下,道:“嗯,别生气。我不开帘子了。”

“您……”清歌噎了一下,每次都是这样,她家姑娘的脾气简直不像是堂堂定安候的嫡女,什么事都平静如水,不争不抢的模样,也就是这样,才会在夫人去世之后被那二房挤压。他们那些贱蹄子,故意压着姑娘的婚事,在外败坏姑娘的名声,说什么无才无德,貌如无盐,凶如夜叉,害得姑娘及笄三年都没人来求亲。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带着哭音道,“姑娘,您别这样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以您的容才,哪个千金够得上,那个二房的太不要脸了,若不是他们,您又怎么会被人称为‘老姑娘’?您知道这有多难听吗……”

“好了,清歌。你姑娘我才十八岁,哪里老了。”江蓠淡淡的道。

清歌急得一跺脚:“十八了还不老,十八那年夫人都生下您了。若不是拖得这么久,也不会被皇上派到楚国去和亲。谁不知道,那个楚国的九皇子天生恶疾,当年被天下第一神医判定活不过二十一岁。他现在都十九岁了!还有两年,两年,姑娘,您的命太苦了!”

清歌说着说着眼泪都掉下来了。

皇家舍不得自己的骨肉,就在大臣中选,本来姑娘不再此列,却被那二房的龙氏给推了上去,贿赂了前来的使者,要他求娶。竟然就这样将姑娘推给那个短命鬼。

江蓠叹了一声,然后为撑起自己的身子,用手帕擦着她的眼泪,安慰道:“清歌儿别哭了,哭的我都心疼了。你家姑娘都还没哭,你哭什么。短命也没说不好,两年之后你姑娘什么人都不必伺候,平平静静的,哪儿都是咱家。”

“您!”清歌一副恨其不争的模样,然后颓然的坐在下首,想着未来的生活,眉头紧皱。

南国不太平,而楚国更不太平,皇帝病弱,各皇子间明争暗斗也不是秘密。听他们说自从大皇子被废了太子之位后,三皇子的呼声最高,下来就是七皇子,但是谁也没有将九皇子楚遇放在眼底,因为对于一个活不过二十一岁的人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所以,他反而是最安全的。

这也算是姑娘唯一的好处了。

她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看了自家小姐一眼。

眼前的少女一身青衣,外罩白狐裘,一头青丝只用一根碧玉簪束着,看起来仿佛一朵缓缓盛开的碧莲。但是这么些年因为在二房的克扣,她的身子一向偏弱,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姑娘就会看一些她从来没听过的书,说是医书。二房根本不请人来教姑娘,也不知道姑娘是怎么学会看书写字的。不过,姑娘不会女红不会弹琴,都是那个二房贱蹄子害得!

江蓠抬眼看了这丫头一眼,然后将书放下,问道:“现在到了什么地了?”

清歌道:“车队已经到达楚国边界了,再过十里,就可以到达楚国的第一个驿站。”

江蓠点了点头,刚想说话,马车突然一个晃悠,然后“砰”的一声,清歌一下子撞到了车门上,“哎哟”一声痛叫起来。

江蓠急忙将她拉起来,然后从旁边的盒子里掏出一瓶药水递过去:“有些肿了,抹点消肿。”

清歌性子急,根本没管江蓠的话,而是一脚跳出马车,怒道:“干什么干什么!不知道里面有人吗?小心点不行么?”

“嗤——一个嫁不出去的女人,又不是只有她能和亲,没撞死就行!”外面是那二房派来跟着的丫头阿杏。

“你!我家姑娘是侯府嫡女,你这个贱丫头怎么敢这样说!”

“侯府嫡女?在元都谁知道这个侯府嫡女。侯府的嫡女,是咱太太的小姐。她算什么?一个寡妇罢了。”

……

姑娘家还没出阁便被人咒寡妇,而这又戳着清歌的心窝儿,她气得眼泪都冒了出来,一时间根本找不出话来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非得为她家姑娘争一口气罢了!原来在侯府的时候也就罢了,现在出了侯府出了南国,莫非还要受那些肮脏货的气儿?大不了一条性命!

她撸起袖子,不管不顾的扑上去扯着那个丫头的头发就打!

“你这个低贱货,竟敢打我?”阿杏也急了,当初搓圆踩扁的人如何能骑到她头上去,一时间也掐上去。

马车陷在雪地里艰难的前行,两个丫头滚到路上,你扯我头发我揪你大腿,什么形象都没了,偏偏周围的都是二夫人派来的人,那杏儿凭着几分姿色一向不把他们看在眼底,大家也不去拉,随着他们。而前行的护卫也权当没看见,这种内宅的事,实在不是他们能插手的,大不了最后抬一个丫头的尸体去扔便是。

这边两个人缠得紧了,却听见一把清越的声音道:“住手!”

旁边的一众人抬头看去,只见江蓠站在马车上,清丽的眉目有种一闪而逝的锋芒,但是仔细看却又像是花了眼的错觉。少女衣襟当风,青丝若舞,竟然有种飘逸高贵的气势,让人不敢相辱。

清歌一听她家小姐的话,又羞又愧,急急松了手,却不料那个阿杏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眼睛都黑了。

江蓠道:“现在我还是以侯府嫡女的身份嫁过去的,你们认为圣旨是闹着玩的?”

飞雪扑上少女的眉眼,仿佛也冷了几分,那些丫头看着不由的一凛,谁不知道这姑娘是个软弱的,怎么现在让人这么害怕。而且抗旨的罪名便是他们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的。

他们急急上前将那个阿杏给拉开。

清歌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然后扑了上来,哭道:“姑娘,您责罚我吧,我给您丢脸了!”

阿蓠道:“你们是怎么打起来的?”

“她骂您,骂您……”清歌咬着牙,却说不出那两个字,她怎么愿意将那两个字说个她家姑娘听?

“什么?”江蓠淡淡的问。

清歌将头埋下去,泪水“哗”的落了下来:“她骂您——寡妇。”

江蓠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伸手将清歌给拉上了马车,然后眉眼一扫,突然扬声道:“李侍卫何在?”

前面的一人策马而来。

江蓠平静的道:“将那个丫头剔除队伍。”

剔除队伍?!这样人生地不熟的荒野之地,什么都没有的丫头,只有死路一条。这样的话一出,别说其他人,便是李侍卫也呆住了。

阿杏一下子扑了上来,骂道:“你当初在侯府还不要看我阿杏的脸色,否则连饭都供应不上,竟然敢扔下我!二太太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没人养的贱丫头!”

李侍卫虽然有些了解江蓠在侯府的地位,但是却也没有料到竟然到了一个丫头都可以欺负的地步。而眼前的少女轻柔如莲,不由的起了同情之心,于是一把将阿杏给抓住反剪在地,道:“属下谨遵郡主吩咐。”

众人一听“郡主”的尊称,都不由噤了声。

江蓠对着那李侍卫感激的颔首,淡淡的道:“这马上就要到了楚国,那两个字说出来,我倒还罢了,但是我嫁的的是九皇子,这样一说,那不是诅咒皇族吗?不仅我们这一行人难逃一死,更会影响两国邦交。这个丫头,留不得。”

李侍卫脸色一肃:“郡主说的是!”

江蓠挥了挥手,那个李侍卫塞了阿杏的嘴将她拖了下去。

她不再看任何人,然后拉着清歌的手带进了马车。

江蓠将清歌给安置在位置上,然后帮她拍掉身上的雪,理着她身上的衣服道:“和那等人置气干什么?没来由伤了身体。不过这丫头祸从口出,也不好留在身边。你啊你,瞧你这样子。”

清歌听了江蓠这话,刚才的激愤悉数化成了委屈,捂住自己脸任眼泪横流,呜呜道:“姑娘!我受不得这样的欺负!他们凭什么,姑娘您什么样的人才,他们凭什么这样说你!我给姑娘丢脸了,姑娘您骂我吧!”

江蓠无奈的笑,伸手拨开她的手,看着她流着的泪打湿被伤的眼角,痛的连额角都在颤,不由得心疼的叹息一声,然后将药膏掏出来,用热水化了,沾在帕子上抹在她的伤口上。

“痛!”清歌叫了一声,想躲。

江蓠一把按住她的脑,道:“痛还打!瞧你这样子,咱现在还犯不着为他们生气,不值得。”

“……是。”清歌喏了一声。

江蓠一边将紫玉膏细心的涂抹,心中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这一路上的危险,约莫才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