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章 砸玉

第二章 砸玉

车子在雪地里艰难的前行,短短十里的路程,行了一个时辰才到达,天色早就沉了下去,黑夜里小小的驿站挑着几盏孤零零的灯火。

江蓠戴了帷帽,由清歌扶着到了专门为她准备的房间。

折腾了一天,江蓠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快散架了,清歌伺候着沐浴后,江蓠便将清歌遣到隔间休息,然后一个人躺在**想以后的事情。

前世的记忆到了现在所剩无几,但是在在奈何桥的生死薄上,瞟过一眼,自己这具身体活了七十二岁,而那个楚遇,确实是活了二十一岁便魂归离恨天了。不过,她似乎在阴差手上看到过,这具身体原本和他并无关联的,但是现在却意外的与他和亲,也算是缘分。

不管了,且到了那儿再说。

对于江蓠来说,嫁到楚国不过是换个地儿睡觉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车队便准备着上路,雪在昨晚就已经停了,但是路上积了厚厚一层,反倒有点举步维艰的感觉。盐是贵重的物品,自然不能用来化雪,只能用铲子一边清理道路一边前行,进程倒比昨天还慢些。

但是幸好的是天气已经放晴,太阳打了个盹便出来了,即使今天路难走些,但是接下来的几天应该可以加快脚程,误不了日子。

因为路上的时候江蓠惩治恶奴的见地,让李瑛对这个名门闺秀的影响大大的改观,所以也会在有些时候骑马到她的旁边询问一些事宜,而江蓠也随便了解一下事情。

“李侍卫,请问前面该到什么地方?”江蓠问道。

李瑛回答道:“前面三十里是文君山,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盗贼山。”

“盗贼山?”江蓠于马车内反问。

李瑛解释道:“文君山地势显要,必须要经过一条长达两里路的狭窄山道。而这山道经常有盗贼拦路抢劫。听说上次出使楚国的林丞相一行便遭劫,一行两百个人,除了他而外无一人生还。但是这里地形复杂,听说都是一些散盗集合起来的,捉也捉不住。听说无论将钱财藏得多隐蔽,都会被一眼找到,无处可逃。”

江蓠淡淡道:“那李侍卫前方且多加小心吧。”

“是。”李侍卫回答着,然后提马向前,和其他的侍卫走到一起。

行到正午的时候,车马劳顿的众人发现了一家客栈,于是便下来吃午饭稍作休息。

这座客栈并不像一般的山野小店般粗糙,修葺的颇为雅致,用的是上好的杨木,门外一个酒招子。清歌跟在江蓠的身后笑嘻嘻的道:“姑娘,想不到这路上竟然有这样一个好所在。让人看着就想要进去坐一坐。”

江蓠目光一闪,然后迈了进去。

前来的小二一看江蓠怔了一下,眼前的少女身着碧色散花百褶裙,青莲色束腰,不盈一握,头上白色帷帽遮住容颜,只在下端露出一头绸缎般的发,绰约如莲。

旁边的清歌见这人拿着一双眼睛直怔怔的盯着她家姑娘,不由怒道:“看什么看!”

那小二尴尬的转过自己的头,急忙低头道:“小的没眼力界!不知道姑娘要什么?”

旁边的李瑛立马道:“快去准备点吃食上来,捡好的来。”

“是是是。”那小二说着立马跑到后堂。

江蓠坐下,只见那桌上铺了柔软的桌布,她目光一闪,微微拉开一瞧。

而这个时候,小二也将东西摆了上来,饭菜倒也精致。

她落下桌布,对着旁边的清歌问道:“清歌,听说陛下这次为了轻便,所以是车辆先行,并未置什么贵重的物品?”

清歌不知道自家的姑娘在大庭广众说这个话干什么,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这样的说的,但是陛下将一座玉观音请明远大师开光过给送了来。据说是无价之宝。”

两国和亲,明显是大事,但是南国的皇帝竟然如此吝啬,看样子根本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更或者说,没有将江蓠和那个楚遇放在心上,一个不受宠的侯府嫡女,一个病弱王爷,谁会将注下到他们身上。

江蓠转头对着李瑛道:“李侍卫,将那玉观音给我一看,如何?”

李瑛沉默了一会儿,但是看着那双平静如水的双眸,却说不出拒绝的话,于是道:“郡主,属下马上去拿。”

片刻之后,李瑛便将装着玉观音的盒子捧了过来。

江蓠伸手接过,然后打开,

顿时如月光乍泄,盈盈光彩照得这小小的客栈也生出几分华光,刀工更是绝好,栩栩如生,宝相庄严。

清歌的眼睛比星星还亮,惊叹道:“天啊……”

她说着伸出手想要触碰,但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自家的姑娘竟然松了手,然后,那个绝世宝物,竟然就这样“啪”的一声,落到了地面,四分五裂!

“姑娘!”清歌惊叫起来,几乎都快哭起来了!

刚才她一定是眼花了,才会看见那是自家的姑娘故意松了手将这玉观音给砸了的!

李瑛也冲了上来,僵硬着脸道:“郡主!您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们就这点东西,这如何交代?”

江蓠也是一脸的不知所措:“李侍卫,我,我也不知道。”

碎了的玉色在地上散开,场上的众人都怔怔的看着地面的碎片,这可是唯一值钱的东西啊,这罪名谁敢担当?

看着江蓠呆在那里,他的心不由的一软,然后道:“来人,将这碎片收了吧。”

立即有侍女上前将这个玉观音碎片收了起来。

经过这场意外,江蓠也吃不下东西了,李侍卫叫人将那些糕点打包了,然后便开始前行。

而一路上,马车内都传来小心的啜泣声,李瑛心中转过千百遍,却不知道从何劝解,无论怎样,她不过是一个柔弱的少女罢了。

半路上的时候车队停下来休息,李瑛看见江蓠一个人戴着帷帽站在旁边,低着头仿佛忧虑悲伤的样子,于是走上去,道:“郡主,无须伤心了,若要责怪,也是属下保护不周。”

“李侍卫。”江蓠的声音清雅无波。

李瑛抬起头,只见少女掀开了自己的帷帽,白纱下的容颜如莲花般温柔盛开,哪有半分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