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章 下毒

第三章 下毒

“郡主!”李瑛惊讶的道。

江蓠微微一笑,然后伸手掏出自己的锦帕,李瑛的目光一瞥,只见那洁白如雪的锦帕上绣着一棵蓠草,下面是秀雅的一个“蓠”字,还带着说不清的好闻的香气扑进自己的鼻子。他的心不由微微异样,急忙低下头,而后浮起淡淡的晕红。

江蓠道:“李侍卫,你看这是什么?”

李瑛一听,急忙将自己的目光抬起来,只见展开的锦帕里,包着两块精致的糕点。

他微微的皱眉道:“这不是刚才那客栈中的糕点吗?”

江蓠点头道:“这确实是那客栈中的糕点,但是却有毒。”

“有毒?”李瑛的眉毛一扬,“不是用银针试过了吗?”

江蓠浅浅的道:“准确的说,这不算是毒。做这个糕点的是一位制毒高手。这个桂花饼里面加了芫花,而这个花生糕里面加了甘草,这两种药物单独未有毒,但是合在一起就会产生剧毒。”

“这……”李瑛色变。

江蓠接着道:“我一闻便闻出来了,所以没有吃那些东西。”

“郡主刚才怎么不说?我们将他们杀了便是。”李瑛道。

江蓠摇头道:“杀不得。如果我们杀了,可能到了文君山就逃不走了。”

“此话怎讲?”

江蓠道:“其实,那块玉是我故意摔碎的。”

“您为什么这样做?”

江蓠道:“因为,那些人只是那些盗贼中踩点的。首先,为什么会在荒山野岭修建一个如此雅致的客栈,这条路上根本没有多少人来往,他们是怎么维持活计的?所以,这些人的钱财便是问题。”

“第二,当时清歌无意中说过一句话,这个地方让人看着就想进去坐一坐。确实,走这条路的人都是车马劳顿,所以看见这么一个地肯定想休息休息。你说,来者无论将财物藏得多么的隐蔽,都会被盗贼很快的找到。所以,我怀疑这些人肯定早就打探好了,所以,还有什么时候比在客栈更容易打探的呢?”

“其三,我坐在桌上的时候拉开那桌布看过,上好的桌面还有隐约的刀痕,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所以,在这个客栈中一定发生过争斗。按理说那些盗贼就算再多也不会将林丞相的数百人队伍杀的干干净净。所以极有可能在客栈中就开始下毒动手了。”

江蓠说完看着李瑛,说道:“所以,我当着他们的面将玉砸了,我经过清歌的嘴说明我们车队就这一件值钱的东西,所以,我只有赌一赌,赌那些人不想花费大力气去打劫一个穷车队。”

李瑛几乎震惊了,眼前的这个少女柔柔弱弱的站在这里,但是其心思玲珑简直让人不可置信!

江蓠淡淡的道:“如果此次我们侥幸脱得险境,还望李侍卫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为什么?!”李瑛反问道,眼前的少女明明才华高远,世间少见,怎么甘心藏拙?

江蓠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在这样安静的目光下,他不由的低了头,道:“是。郡主。”

车队休息了片刻之后又开始前行。

经过太阳的照临,路上的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大家的脚程也快了起来。

快到傍晚的时候,起伏绵延的文君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江蓠从马车内一看,只见两座青山嶙峋相对,暮色沉沉中有锋利如刀劈一般,而在两座山相对处,却是一个狭窄的通道,如果有人在山上布下埋伏,几乎算是不可能逃脱的。

李瑛的心中一紧,抓紧了缰绳,然后纵马开道。

他们这一行人不过两百,其中还不算丫头婆子,而且位置处于下风,如果真的遭遇陷阱,根本不可能逃脱。

所以,现在,也只能按照江蓠所说的那样,赌一赌了。

他回头一看,只见少女掀开了帘子,露出一张淡然平静的面容,他的心突然一定,然后进入。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俨然将那个柔弱的少女看成自己的精神支柱了。

进入文君山,原本的寒冷也变成了阴寒之气,直直的扑来一种死气,令人的心也颤了颤。

他的目光扫过黑暗的角落,却一下子捕捉到一个灰白的手骨,他的身子一僵,急忙肃容,加快了步伐。

车队咕噜噜的声音在狭窄的山道中回荡,一声声摧人心肝。

不知道行了多久,车队进入中间,李瑛知道,这个位置最是危险,那些盗贼只要在上面抛下巨石,前后切断他们的路,那么他们就无处可逃。

他觉得自己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而就在他极度警惕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一群黑影猛地倒了下来!

他猛地将自己的刀一抽,下意识的吼道:“保护郡主!”

但是那片黑影却在俯冲下来的半途中直直的打了一个圈,然后“咻”的一声,飞了出去。

竟然,只是一群倦飞的鸟。

李瑛在大松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由的尴尬,但是刚才的虚惊一场却让刚才极致的紧张缓解了不少,他将自己的背打得挺直,然后向峡谷外走出。

等到整个车队平安无事的行出山谷的时候,李瑛才松开自己的手,那握着缰绳的手全是冷汗,而内衫也全部湿透粘在后背上,汗津津的。

他们也成为三年以来第一个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平安度过文君山的车队。

傍晚之后,他们再次加快脚程赶路,终于在两个时辰内走了四十里路程,来到了楚国的一个小镇。

夜深人静,然而院子里的墙角边却还有两道人影交错:

“东西准备好没有?”

“自然,这是二太太给的。本来料想到了那盗贼山就趁乱将那丫头给作了的,但是却什么都没发生,那些盗贼全部死了吗?”

“小声些。这毒乃是宫廷秘制,听说万贵妃就死在这上面,便是神仙也救不回来。你小心点。”

“那个贱丫头在意她干什么,二夫人担心的太多了。”

“毕竟还担着侯府嫡女的名声,万一哪一天侯爷想起来要将东西交给她,那不就一切都完了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好下毒吗?”

“那贱丫头每晚都会喝一杯茶才行,你放心。”

声音渐渐的消失,黑暗再次笼罩。

------题外话------

九殿:竟然下毒!竟然敢对我的阿蓠下毒!放劳资出来,劳资宰了她!

某吹:九毛啊,男主是要用在刀刃上的,要有男主的自觉呀。这点小事阿蓠自己解决的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