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0章 巴掌

第十章 巴掌

梦中,似二月岭上寒梅突绽,裹着淡淡的香气将自己完全的包裹,于是吹了寒冷,散了孤寂,留下三春绿。而在这样的香气中,却有药香一丝丝缠绕开来,温暖,而熟悉。

“呜呜呜——呜呜呜——”

是谁在哭?

“姑娘,姑娘!”

清歌正闭着眼睛哭得伤心,却不料一只冰凉的手轻轻的抹上她眼角,为她擦去泪珠:

“哭什么哭,你姑娘我还在这里。”

清歌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抽噎的动作一顿,对上一双含笑的双眸,不由得一呆,继而大大的咧开了嘴巴,拉着江蓠的手道:“姑娘!你终于醒来,吓死我了!”

江蓠动了动自己的身子,没有任何的不适,她问道:“我这是在哪儿?”

清歌急忙回答道:“姑娘,你现在在楚国的行宫之中。”

楚国行宫?

“我怎么在这里?是谁把我送来的?”江蓠微微的疑惑,她的记忆就至于自己晕倒的刹那。

清歌抹着泪道:“姑娘,你担心死我们了!你被劫走之后,楚国也派来人一起去找你,可是,可是他们回来说,你,你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他们,他们说你……还好,昨晚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你在**了。”

江蓠低头一看,虽然自己没有穿外衫,但是一身雪白的内衫织锦舒适,没有丝毫的破烂,连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也处理过,她继续问道:“我回来的时候,你给我换过衣服?”

“没有啊!”清歌睁着眼睛道。

江蓠站了起来,看了看天色,雪已经停了,阳光透过纱窗照进来,她转头,放下自己心中的疑惑,对着清歌微笑道:“给我拿一件衣服来,我出去看看。”

江蓠穿上一件碧色衫子,用簪子松松挽了头发,套上一袭红底白花的兔毛披风,脸色虽然有几分苍白,但是看起来恰是应了一句“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的脱俗之美。

清歌看着自家的姑娘,犹豫了片刻,踌躇着道:“姑娘,你,你有没有……”

她说得吞吞吐吐,但是江蓠焉能不知,背后设计抓自己的那个人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自己的名声,总算是毁了。但是现在,她既然回到了这个地方,就不能后退,总要去面对别人的眼光。看着清歌一脸担心的模样,她淡淡的道:“别人怎么看与我们何干?”

说完踏步走了出去。

楚国行宫在王都中有三处,本为皇室之人休闲之处,但是自从前代的明宗开始,其中的两处充作了接待外宾的地方。所以现在江蓠所处的地方,不仅有南国的人,还有来自周国的人,听说这次周国也派有公主郡主前来和亲。其中有一人要嫁得是太子的热门人选七皇子楚原,而其他的人,好像都是配得旁系的皇族。

江蓠所处的这个院子叫宁馨苑,种了四季常青的绿竹并几株红梅,看着倒挺清爽。但是地处偏僻,屋子狭小,配备的宫女也不过八名,连周国来嫁给旁系皇族的规格也比不过,也足以见得楚国皇帝对自己那个最小儿子的不上心。

江蓠走出门外,却看见那南国二房跟来的丫头正聚集在一起,一边嗑着瓜子嬉闹。

江蓠的身子刚刚转过去,那紫玉将手中的一把瓜子壳“扑”的撒过来,正好落在江蓠的脚上。

旁边的丫头都不由得轻蔑得笑了起来。

清歌气得跳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咱家的姑娘,是你们现在的主子!”

紫玉一边懒洋洋的磕着瓜子,一边将瓜子壳吐到江蓠的面前,嗤笑道:“主子?咱们可没有那么不要脸的主子!现在整个王都谁不知道咱们的姑娘是个残花败柳了!嗤,一个破鞋而已,还想当我们的主子,恐怕自身难保了吧。”

旁边的一众丫头都齐齐发出附和的笑来。

清歌一张脸气得发白,抬起手就想给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巴掌,但是还没有落下,就被紫玉一把抓住,她朝着清歌伸了伸脖子:“你敢打我?你现在凭什么打我?等你的姑娘被人用唾沫淹死的时候,你也就生不如死了!”

“啪!”一个巴掌冷冷的甩来,落下五指分明痕迹。

紫玉张着嘴巴,惊怒的看着江蓠。

这下不只是紫玉清歌,便是其他的丫头也全都呆住了,谁不知道这个嫡女懦弱好欺,别说打人,平时连一句威严的话都没说过,现在竟然这样打人。

江蓠面色无波的收回自己的手,然后从自己的怀中取出帕子,擦了擦,然后随意的扔在地上,仿佛沾了那人的肌肤都嫌脏。

她淡淡的道:“我现在在一天,便担着郡主的称号。如果不想在还没有回元都就丢了性命,就不要稍加妄动。当日茶中的毒,我可以如数奉还。”

紫玉一张脸青白交加,却死死的咬住嘴唇,不敢说一句反驳的话。

“清歌,走吧。”江蓠说了一句,然后带了清歌离去。

她刚才的一巴掌倒不是生气什么的,纯属是为了省事。这一巴掌打下去,这些丫头至少不会在她的面前张牙舞爪的花了她的眼。外面的人她管不着,但是为了清净她不吝于给这些丫头一个小小的教训。

她穿过前门,然后对清歌问道:“李侍卫现在何处?”

清歌回答道:“他们是男人,是不能随女眷进入的,被安排在别处。”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道:“我回来的事是不是都知道了?”

清歌犹豫了会儿,点了点头。

江蓠心下了然,不仅自己平安归来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恐怕自己是残花败柳的消息大家也知道了吧。

她微微侧了侧自己的头,问道:“那么其他人有什么反应没有?”

“其他人?”清歌不明白。

江蓠道:“比如,那个祁王。”

清歌怔了一下,道:“那个祁王什么反应都没有。但是,那个皇贵妃,好像,好像要……”

她的声音凝滞住了,语气里也带了气愤,几乎要哭出来。

“要什么?”

“她要对您验身,说是如果你不是完璧就让你回去!”

------题外话------

九殿:阿蓠啊,我有反应啊,我反应大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