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1章 名声

第十一章 名声

江蓠听了,只有一双眼里清凌凌的波光安静的流淌。

让她回去肯定都是温和的说法吧,还不知原话是怎样的侮辱人。

江蓠淡淡的一笑。

而她也确实猜得不错,皇贵妃听说了这件事当即气得摔了玉笔,怒道:“一个南国送来的貌丑平庸的失宠嫡女,本来便没什么分量,若不是见她是定安候的女儿,本宫忍得了?皇上忍得了?若身子都不干净了,便直接给本宫要多远滚多远!”

清歌看到自家姑娘嘴角的笑意,一颗心七上八下,真不知道姑娘是什么性子,受了这等侮辱竟然还笑得出来。

江蓠淡淡的道:“清歌,不过一祁王而已,这身验不得,而那祁王,我也未必要嫁。”

“姑娘……”清歌顿时哑了声音,一个女子,如果单独出门怎么活得下去。

江蓠淡淡的道:“今日便这样吧,无需多说了。”

“是。姑娘。”

江蓠抬起头来,看着墙角挑着的那一树红梅,一笔笔如嫣然盛放,突然想起睡梦中那寒梅冷香,还有那似有似无的药香,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也不知那祁王,要怎样嫌弃羞辱自己这个“不贞”的未婚妻。

如果常年身患疾病,那么这人的性格必定与常人不同。而根据外面的传言道,这个祁王已经隐于祁王府七年,若不是这次和亲,几乎所有人都忘了楚国还有这么一号王爷。这样看来,这个祁王必定孤僻,而且常年受到他人的打压,内心定有扭曲。自己撞到他的手上,也算是成全了一番泄气之心。

她这般想了想,便将这事按过不提,她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亭台楼阁,问道:“这个行宫里还住了什么人?”

清歌回答道:“除了姑娘你外,前来的还有三个周国的和亲女子。其中一个是周国的固凌公主皇甫琳琅,是嫁给七皇子楚原的。其他的两个是周国侯爷的嫡女,一个叫做柳盈,一个叫做贺月姚。分别嫁的是楚国的将军和年轻的左相。”

虽然在南国的时候不太关注外面的人世,但是对于皇甫琳琅的名字,江蓠还算得上是如雷贯耳。听说这皇甫琳琅出生的时候似闻九天清音,故名琳琅。五岁能诗,十岁时已经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无一不晓。渐长成人,容颜姝丽,和南国的公主龙宝鸽并称“天下双姝”。而周国的皇帝也一向将她在手心里捧着暖着,一直拖到十九岁还未嫁人。但是周国女子本来晚嫁,实在算不得什么大事。如今周国的皇帝竟然舍得将她派来和亲,一方面显示了对楚国的重视,而另一方面,也将立储的砝码在七皇子的身上扔下一堆。

其间风云诡谲,也难能尽说。如此想来江蓠心中便又似轻松一翻,无论如何,这九皇子楚遇无法参与皇权争夺,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她一般想着一边往前走,不料竟到了宁馨苑门口,清歌脸色艰难的喊住她,哀求道:“姑娘,咱们回吧。天气冷,你身子弱就不要在外面多呆。”

身子弱不过是她故意装出来的,江蓠看着清歌眼中的神色,略略一想便了然。这宁馨苑的丫头都将自己说得如此的不堪,更加不必说外面那些人了,清歌必定是听见过这样的议论,害怕出去被自己听见,心下着急。

但是对江蓠来说,外人的议论与她何干,但是自己受得住,但是清歌这个传统的小丫头未必受得住。

她却故作不知,拢了拢自己身上的披风,浅笑道:“确实有些冷了,咱们回去吧。”

清歌笑着点点头,然后跟在江蓠的身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

清晨的时候屋子里的地龙褪了些,热气渐渐的消了几分。还好的是今日天气放晴,碧空如洗,照得眼前的景物分外的鲜艳分明。

江蓠接了清歌递来的暖手炉,靠在窗前看着那一树开得艳丽夺人的红梅,她转头对着清歌道:“将我的炭笔给我拿来。”

清歌翻出小盒子,取出炭笔递去。

往日在侯府的时候,江蓠便要清歌到处去找这种炭笔,粗细不一。开始的时候这说不定是姑娘拿来描眉的物什,但是搁这么久也没见姑娘用过,而且姑娘也从来没有用过画眉的东西,但是她家姑娘的眉毛不染而翠,不似二房的那些,将眉毛夹得细得仿佛一条线,用黛螺使劲的憋出那颜色来,怎样看都不如自家的姑娘。

江蓠拿出一支炭笔,然后摊开一张宣纸。

江蓠试了试笔,然后看着外面的那一树千花,在宣纸上薄薄的勾勒起来。

清歌看得奇怪,这是当笔用?

只见那只素手执起炭笔,以一种奇怪的起笔方式一线线擦起来。她疑惑的看着,眉毛一皱,然后慢慢的松开,最后眼里突然爆发出惊喜的光芒来:“天啊!好像!”

只见白色的纸上,盘虬卧龙的梅枝盘旋而起,一朵梅花在梅枝上栩栩如生。

江蓠笑了笑,解释道:“这是素描。”

“素描?”清歌喃喃,她怎么没听过。

江蓠也不多做解释,这么多年没有动过手,几乎都快忘了,幸好先天的感觉还在,画着画着便顺手了。其实若按江蓠自己来说,她喜欢那种山水泼墨的国画多过素描,但是自己不会,便也只能用这炭笔玩玩。但是清歌没见过这等绘画形式,自然不免惊讶赞叹。

江蓠正在勾勒一枝寒梅,却听到外面传来一个丫鬟的声音:“姑娘,有人来了。”

江蓠的手一顿,然后将炭笔搁下,转头对清歌道:“你出去看看。”

清歌应了一声,然后出去。

江蓠知道这麻烦不是你想要躲开就躲开得了的,于是将炭笔收了,捡了披风披上就准备出门。

刚刚掀起珠帘,清歌便奔了进来,脸色微微的不好。

“怎么了?”江蓠一边系着自己的披风带子,问。

清歌犹豫了会儿,才道:

“姑娘,是周国的两位姑娘来了。”

------题外话------

阿蓠:你又给我弄了什么麻烦来?

某吹:额,呵呵,乖女儿,我相信你的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