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2章 羞辱

第十二章 羞辱

江蓠听了这话,立马便知道那两个姑娘是柳盈和贺月姚,像皇甫琳琅这样的女子,前来找她是自认为失了身份的,而由着这两个地位的少女前来试试路子那是再好不过。

江蓠将小暖炉托在手里,淡淡的道:“备茶。”

说完穿门而去。

江蓠刚刚走下石阶,就看见远处的竹林栏杆处转出来一群人,皆是八个丫头引路,气势逼人。其中有两位姿色过人的美人,一个穿着鹅黄对襟长裙,一个浅红色曲裾锦衣,娉娉婷婷堪可入画。

而江蓠在看着她们的时候,她们也隔着远远的距离打量她。

她们都是一怔,眼前的少女一袭素色披风,满头青丝簪了一支玉莲形笄,眉目如画,气韵悠远,完全不似传说中那个平庸懦弱的失节郡主。但是当她们的目光扫过她身后空无一人的排场,心中又不由泛起冷笑。

这段时间,清歌已经派人在旁边的梅花树旁抬了桌椅,备了香茶,然后急忙奔到江蓠的身后。

那些气势汹汹的队伍走上前来,然后停住,那般模样就是等着江蓠上前去迎接她们似的。

江蓠毫不在意,迈着浅浅的步子走上去,根本未将她们眼底的冷讽看在眼底。

清歌上前一步,笑吟吟的道:“奴婢给柳姑娘,贺姑娘问好。”

其中那位鹅黄衣衫的美人淡淡挑了挑自己的眉角,然后笑道:“人说南国的女子水晶一般剔透的人,如今看,倒是差不离。”

江蓠淡淡的笑道:“柳姑娘说笑了。前面备了茶水,坐下相谈如何?”

柳盈没有料到江蓠仅凭一句话就猜到自己的身份,不由得心中一惊。这几天这位和亲郡主遭劫失贞的事在整个王都传得沸沸扬扬。自打这宁馨苑的这位主莫名其妙的回来之后,她就一直在等着这位大吵大闹自杀以示自己清白的事,但是左等右等了这么久,里面的人却连什么声响也没有。她也实在耐不住好奇心,便约了贺月姚一同前来。

但是他们却没有料到,这位主儿竟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三人坐下,贺月姚看着那茶杯,是一溜儿的白瓷,上面也没有绘什么花色,只是一撇撇潇洒草书,颇为别致。她端起茶杯喝了几下,然后略微有些惊讶的道:“竟然酸甜酸甜的。”

富家的女儿嘴最是刁,但是哪个女儿家不喜欢酸酸甜甜的东西呢?她们只想着喝茶罢了,却没有料到这茶竟然如此别致。

柳盈冷冷的瞟了贺月姚一眼,她们哪里是这个“丑名远播”一同比拟的?这样的谈话分明是将自己放在了和江蓠一样的位置上,那样失了身份。

贺月姚自然感受到了柳盈的目光,心下一瑟缩,也反应过来,抬起眼睛飞快的扫了江蓠一眼,只见她只是伸手拨弄着手中的茶碗,仿佛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她急忙正了自己的身子,想要问一问到底是如何做的想法也压了下去。

旁边的清歌将眼前两人的神态看尽眼底,不由得又怒又恨,这些人有必要这么磕碜人么?她家姑娘论起以后的身份还是九皇妃,她们的品级还要低一等,竟然敢这么对他们姑娘。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出声道:“若两位小姐嫌不入口,奴婢这就拿去倒了。”

这话的意思是他们吃的都是最为低贱的东西?!想倒就倒?

江蓠无奈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清歌这压不住气的性子,到底还是惹了麻烦。

“啪!”

柳盈顿时站了起来,将手中的茶盏摔在了地上,清歌看得一阵心疼,那样好的一套杯盏。

柳盈冷冷的道:“吃点东西便这般模样,果然是小家子气。听说你家姑娘在那定安候府过得是比丫头都还不如的日子,怪不得如此下作!明日我送个十斤八斤人参来,给你家姑娘作参茶喝,权当是全了南国周国的面子。且不说你们未必嫁得了祁王,便是嫁了,你的日子也未必好得了哪儿去。今日我们来看你不过是给你家姑娘面子,别这么不识好歹!”

清歌这话,又急又怒,眼里憋着泪,憋住自己不放声大骂。刚才出声之后她便知道自己惹了祸事,心中懊恼羞愧,这下也只能闭着嘴,不敢去看江蓠的脸。

江蓠道:“我这丫环不听话,小女给两位姑娘赔罪了。”

柳盈冷笑了一声:“别有什么样的丫头就有什么样的主子。这丫头太不懂规矩了!”

江蓠丝毫不在意她口中的羞辱之意,而是淡淡的道:“不知柳姑娘要如何赔罪?”

柳盈挑起眼看了一遭,笑道:“我看你这里的梅花挺好的,我那里的便比不过。”

江蓠道:“那柳姑娘折了回去观赏吧。”

柳盈朝自己的丫头们使了个眼色,然后那十几个丫头全部都奔了上来,从自己的怀里掏出剪刀,凑到梅花树下。

江蓠心中不由得好笑,看来这两位早就准备着要对自己踩一脚吧,偏要寻个借口来,也亏得他们的心思了。

只见那些丫头拉下开得正盛的梅枝,“咔嚓咔嚓”的狠狠的剪下去,剪了一束之后不满意的摇摇头,然后将梅枝丢了,继续“咔嚓咔嚓”得剪起来。

片刻之后,只见那几株梅花树已经被剪得七零八落,清歌在那看得恨不得冲上去把他们全都扒开!

这般模样,哪里是要梅花的,根本是来毁梅花树的!这院子里也就这几株梅花树开得好,这般毁了,连个看的也没有!姑娘刚才还作画呢,接下来还怎么作?

她的目光扫过地面,那些开得艳丽的红梅被踩在家底,凌乱不堪,直刺得她恨不得大哭一场!

而旁边的那柳盈和贺月姚却优哉游哉的站着,尤其是那个柳盈,嘴角还有止不住的得意的笑!

这些人的心肠怎么这么毒呢?我家姑娘的命已经够苦了,怎么还要遇上这两个人!

过了好一会儿,那些丫头才回来,一束梅花都没要。其中一个丫头上前道:“小姐,奴婢们的手拙,剪不出姑娘要的梅花。还请姑娘责罚。”

柳盈的目光冷冷一看:“算了,回去受罚吧。”

她说完转了自己的头,对着江蓠冷冷的笑道:“真不好意思,江姑娘的这几株梅花树怕是不能看了。改日我叫人送点珠宝来赔罪,今日我就先走了。”

说完扬长而去。

------题外话------

某吹:九毛啊,为毛这么闷闷不乐啊?

九殿:劳资的媳妇儿被欺负了,劳资看着心疼。

某吹:呵呵,那么你娃以后就别欺负咱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