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6章 立雪

第十六章 立雪

江蓠这句话一说,跪在地下的太医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急忙低下头去。

成元帝的一张脸憋着怒气:“你若有半分胡说,朕绝不饶你!不要用借口来掩饰你的过错。”

江蓠道:“小女可以试一试。”

一听这话,成元帝的怒气平复了少许,道:“你快快试试。”

江蓠道:“请陛下准备热水,温水,清水各三盆,我需要艾叶,薄荷。”

成元帝急忙吩咐下去。

趁着这个时间,江蓠对成元帝道:“敢问陛下,月轮公主是不是不得饮酒?”

成元帝皱着眉头,陷入思索之中,而旁边的内侍小心翼翼的道:“当年皇后在时,有一次公主发烧起疹子,动静闹得挺大。后来太医诊断是暑热,但是皇后却无心的说过一句话,说是公主不小心在嘴里沾了点酒的缘故。但是当时太医诊断,大家都没有在意,皇后只是吩咐照顾公主的人不要给公主任何酒。”

成元帝道:“是有这么一出事。”

江蓠淡淡的道:“公主那是对酒过敏。刚才公主在小女的桌前饮过酒水。”

皇贵妃道:“呵,说来说去还不是你害得公主!”

“住嘴!”成元帝一声断喝。

江蓠看向成元帝,只见他双目褐黄,眼角泛肿,定是身患疾病,但是这疾病到了何种地步,还需要进一步确认才行。但是现在,她如履薄冰,是千万淌不得这浑水的。

片刻之后,白瓷莲花盆内装着所需的水和药草而来,江蓠让众人先行避开,成元帝一双眼睛莫名的在她面上扫过,最终还是妥协的带着众人离开。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江蓠放下重重帷帐,解下自己的披风,然后开始将小公主的衣服全部褪下。

她将冷水慢慢的灌进她的嘴里,然后逼着她再次吐出来,一遍又一遍。

接着她将艾叶和薄荷等泡入热水中,不断的揉碎,等到水色泛青,才用拧干了帕子慢慢的擦拭她的身体。

小少女的臀部一弯新月,想来便是那月轮公主的来历。

月轮的身上开始出汗,热气慢慢的蒸腾出来,带着淡淡的酒气,然而下一秒就被江蓠用沾了薄荷香的帕子抹去。

如此反复了几次,江蓠却是满头大汗,这擦拭身子看着轻松,但是无论手法或者力度都有严格的要求,经不得旁人的手。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江蓠才最后用温水替月轮擦拭最后一遭。

她刚刚帮小公主穿好亵衣亵裤,门突然被撞开,只见成元帝怒气冲冲的奔过来,看着江蓠怒道:“为什么你的酒里有毒?!”

江蓠心下一跳,只见后面的皇贵妃慢慢的走上来,满脸冷色的看着她,勾起嘴唇冷笑道:“定安候家的小姐,你难道还不承认?”

说完将自己手中的锦帕一扔。

“叮”的一声清脆之响,锦帕中的一根银针弹跳出来,在烛光如霞里闪过幽蓝的光。

“这是在你那桌上剩下的酒中验到了,你还要狡辩吗?好一个计策啊!自己下毒毒了公主,却反过头来装好人救公主一命,当真好心计啊。”

江蓠心中一叹,刚才自己饮酒时,酒中是绝对没有毒的,这点她可以确认。肯定是刚才在自己救公主的时候,有人在那酒中下了毒。可以预先下毒,并且叫成元帝去查探的,只有一直在场的皇贵妃。

江蓠心中冷笑,这皇贵妃是想对自己赶尽杀绝啊。

然而这个时候,**的月轮公主突然“嘤咛”一声,众人的目光急忙转向她,成元帝已经是三步并两步的走上前去,刚刚想伸手抚摸一下自己的女儿,但是那**的月轮却浑身一颤,然后“哇哇”的吐了起来,酒臭味顿时满屋溢出。

江蓠心下一松,吐出来才好了。

成元帝一看见自己的女儿这样,立马转头狠狠的看着江蓠,怒道:“她怎么会这样?”

江蓠安静的站在那儿,道:“公主已经没事了,过不了多久公主就可以醒来了。”

成元帝看了月轮一眼,旁边的皇贵妃道:“陛下,就算公主醒了,这江家小姐定是饶不得。”

成元帝阚泽江蓠,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江蓠抬着眼毫无愧意的道:“陛下,小女从未下毒。如果这酒中有毒,为何刚才太医没有验出来?再者,我也喝过酒,为何我无事?”

皇贵妃冷笑道:“这有什么?听说有些毒药,必须在特定的时间段才会显现。场上众人一律的酒菜,为何只有你的有毒?现在你已经将公主的毒解了,太医要查也无从查起。”

江蓠心下苦笑,这番强词夺理,若是自己不势单力薄,完全有能力反击,但是现在,这偌大的楚国,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凭靠。也只能是,认了。

成元帝冷眼看着江蓠,道:“你到殿外站着,等到月轮醒了再说。”

“是。多谢陛下。”

江蓠知道成元帝心中也有疑惑,要等到月轮醒之后才细查,这对自己也是好事。

她走出殿外,才发现那宴会上的人都聚集到了外面,大家看着她走出来都把目光聚集到她身上。原来这些人都是听说月轮公主危急才赶来的,而后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又将罪魁祸首指向了江蓠,所以大家看江蓠的眼神都有些不善。这不清不白也就罢了,但是实在瞧不出这么个素净如莲的少女,竟然心如毒蝎。

那内侍指着殿外的一方地面,道:“江小姐暂且就在这儿站着吧。”

江蓠应了声,然后走了下去,不理会众人各色的目光,轻轻浅浅的站在那里。

那内侍转身而去。

江蓠站着,只感到双臂嗖嗖的冷。她这具身子本来就怕冷,所以前来的时候披风都是最厚实的。但是刚才在殿中的时候为了方便,将披风解了下来,此时站在地面,只感到四面八方的冷风齐刷刷的奔过来,然后变成一贴贴刀片往自己的身子上割。

她心中叹了一口气,只希望那公主快点醒转。

但是天不遂人愿,她的念头刚刚转过,一点冰凉却悠悠落在她的额头上。

下雪了。

------题外话------

某吹:九毛啊,快点去后台准备着,下章正式出场了啊。

九殿:我一定要一个风华绝代举世无双震惊世人飘逸潇洒的出场!

某吹:呵呵~病秧子出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