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7章 君来

第十七章 君来

一点细碎的雪点洒下来,站在旁边的贵女和大臣都纷纷有小厮侍女送来斗篷,片刻之后,他们已经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站在旁边的走廊躲雪了。

江蓠知道,惧冷的身子需要细细的调养,这并不是什么药物能够治疗的,所以在这上面她一向对自己保护得很好,可是自己的身子便是她也觉得奇怪,老是不见好,稍微冷点小日子来的时候就痛不欲生的。但是现在……

她的目光往上一抬,密密麻麻的雪白蹭蹭蹭的扑过来。

天地间的寒气有笼了上来,四周都是一片寂静,江蓠却只能站在那里,被越来越大的雪包围。

时间慢慢的过去,殿内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皇甫琳琅披着一件翠纹织锦羽缎斗篷,手里抱着小暖炉,看着立在风雪中少女,心中生出一种难以言诉的复杂感觉。她向来自视甚高,便是和她并列双姝的龙宝鸽,她也从未放在心上。但是自从见到这个少女的第一眼起,便直觉的感受到了她隐藏于安静如水下的锋芒,令她感到恐惧。

这少女忍得,静得,受得,无怪乎她一向眼高于顶的哥哥都会感兴趣。不过她这哥哥心思深沉,不知道到底感兴趣的是什么。

她转头从男宾中看着皇甫惊云,只见他的目光粘在那少女的柔韧却优美的后背,手抓着自己身上的斗篷,仿佛随时准备着上前为她披上。

难道她哥哥当真将主意打到了这个少女身上?

雪水冰冷的化开,然后慢慢的渗透进衣服,一层层浸进皮肤里。

她的身子已经全部僵住,紧紧咬着的牙关不断的颤抖,她不断的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晕过去。

一刻钟,两刻钟,半个时辰……时间慢慢的碾过,江蓠只觉得耳中所有的声音都在模糊。

点灯的侍女都已经换了一拨,明晃晃的灯笼在雪中带着些令人恍惚的光线,众人的目光看着少女,大雪如鹅毛一般的飘落,重重的压下来,那少女的发上,衣上,全部都积了一层薄薄的雪,若不仔细瞧倒像是一个雪人。

旁人看着都似乎感受到一种冷意,更何况是一动不动站在雪地中的人了,。

孤零零的一个身影,却没有人敢上前为她说一句情。

这时候,那雪中的少女身子一颤,仿佛立马就要倒下去,但是立马又站得笔直,仿佛刚才的一颤是大家的错觉。

但是所有人都清楚,再强壮的人,在这样的雪地里站上这么久,都会支持不住,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单薄的少女。

看来这个少女是支撑不了不久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茫茫的大雪中,传来一声压抑的极低的咳嗽声。

这咳嗽声是如此的轻,但是大家却陡然间被一盆冰水灌下来,一惊。

江蓠的神思几乎要涣散,眼前的景物都仿佛看不清了,但是在声咳嗽传来的时候,她的心突然跳了起来。

一直没动的她,随着众人的目光往那远处的黑暗看去。

这天地如此的寂寥,却突然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诉的寂静中,众人都不由得屏息,生怕惊扰了这来人。

江蓠只听到那脚步声,一声声,一声声,似乎从千山万水的尽头踏来,扣着玉鼓箫音,踏来。

一只雪白绣着银线的靴子沉沉的踏在薄雪上,抬起来,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视线随之往上,是一袭织锦镶雪狐毛白缎披风,一只瘦弱的手从披风内支出来,修长分明的指骨执着一把六十四骨的的紫竹伞,飞雪蒙蒙的扑上来,敲在伞面仿佛露滴玉荷。伞檐微微的浮动,露出来人一个浅浅的下颌。

只是一个飞雪中若隐若现的下颌轮廓,但是却一笔风流,仿佛山川锦绣凝于一敛的起伏,朗朗阔阔勾勒着,优雅温柔的勾勒着,惊心动魄的勾勒着。

他于他处而来,误入红尘。

他走来,在所有人的屏息中走来,然后,仿佛渡了四海五湖,终于,在她的面前,站定。

仿佛宿命的到来。

江蓠的模模糊糊的视线一抬,只看到一张薄唇,微微的抿着,一点极致的红,肆意烂漫的烧着,似乎要将这世间所有的明媚全部压下去,到了最后却泛出难言的苍白,如灰烬之白。

再往上,也是白,银白,银白的面具。

但是这银白之上,却有两泓的深水,深得将人吸进去,深得,让她看不清。

是怎样的人,才有这样的眼睛,这样虚无与深邃同在,冷寂与温柔并存的眼睛?

江蓠几乎被这样的容色压得喘息不过来。

然而,一只手却向她递来,这只瘦弱得几乎与她相同的手腕,却令人感到一种强大的安心,那展开的掌心似乎包裹在玉光之中,分明的掌纹之上,是长长的感情线和戛然而止的生命线。

他在向她伸出手?

江蓠冻得脑子都转不开,所有的神思都在晃悠,所有的人影都在晃悠,一种极致的召唤在她的耳边回荡,她在自己晕过去之前,下意识的将冰冷的手放在他的掌心。

她的手被狠狠的,温柔的反握。

这样安心的温度。

江蓠终于承受不住,倒了下去。

紫竹伞无声的落地,那不再拿伞的左手伸过去,将少女的身子一拥,将她裹入自己寒梅冷香的怀里,将她裹入自己药香疏淡的身体里。

乌缎似的发在雪中流出月光一地,耀眼的人难以睁眼,雪白的披风一舞,抹开少女身上的飞雪,然后将冻晕过去的少女紧紧地盖住。

雪似乎温柔了。

他抱着她,从头到尾从没将目光移开一分,再次一步步踩着雪粉消失在人们的眼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几乎以为刚才那人的出现只是一梦。

但是那倾到在地的紫竹伞,却安安静静的诉说着刚才那人的绝世风姿。

这个人,竟然在没有皇命之下,将江蓠给抱走了?!

皇甫琳琅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转头对着旁边的一个宦官问道:“他是谁?”

那个宦官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过了许久,方才半是震惊半是肯定的道:

“好像是,九殿下。”

------题外话------

九殿:又没露脸!劳资不干!

某吹:露脸?呵呵,要想露脸先露臀。

九殿:……劳资的臀要留给劳资媳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