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1章 入瓮

第二十一章 入瓮

听了清歌的抱怨,江蓠只是微微一笑,目光瞟向窗外,然后落到那冒着腾腾热气的杯盏中,微笑道:“这五色的水仙花,咱们得去瞧瞧。”

清歌嘟着嘴没说话,帮着江蓠将披风戴上,然后开门往贺月姚的院子里走去。

赏花?若是自己不走,怎么能让他们安安心心的放手去做事呢?还有,一盆水仙花都要弄如此大的阵仗,这比皇甫琳琅可要弱多了啊。别的江蓠不敢肯定,但是这盆水仙花,却绝对不会是宫里面送来的。昨日皇贵妃被废,单就这件事来说也腾不出手去关照这两位。而且,水仙花的习性她约摸还是知道一点的,这花最是娇弱,换个环境得养个三四天才能回过神来,这行宫的地龙烧得旺,那花儿反而不太容易受住,怎么可能就开了花呢?那么只有两种情况,这花若不是一开始就在这里养的,就只可能是刚刚送来的。不过到底如何,要到了那里方才见得分晓。

贺月姚的桂华亭规模比宁馨苑大得多,一路上灯火通明,愈加衬得她的宁馨苑寒掺。

江蓠刚刚到了门口,便被两个提着羊角灯的侍女引进去,走过月门穿过走廊,来到了贺月姚相约之处。

贺月姚和柳盈已经相对坐在了屋内,地龙烧的旺,入门的时候便有婆子想要将江蓠的披风解下来,但是清歌却抢先一步为自家姑娘做了。对于这些人,清歌也不免多长了个心眼,怕是拿着披风做文章,那也不是没有的。

江蓠进屋,那两位小姐已经站了起来,柳盈笑得眉眼飞扬:“江小姐来了啊。昨儿得了好花,想来小姐也是一个雅人,想着不日后就有公主的宴会参加,咱们现在熟悉熟悉也好。”

江蓠微笑不语,这话中之意她焉能不知?熟悉熟悉,那意思就是江蓠以前的身份差,那些名门世家的宴会大概是没有见过的。今日将你叫来,是好心的给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名门闺阁的风范。

江蓠权当没听出这话中深意,而是将目光看向桌台,只见一个玉盆中一株清艳的水仙,瓣分五朵,各自一色,体态婀娜,倒是少见。

对于江蓠来说,比这稀罕的东西瞧得多去了,但是面上却没什么神色,只是赞道:“好花。”

贺月姚有些怔怔,柳盈横了她一眼,笑道:“皇家的东西,自然是好的。不知皇家那里给江小姐送来了什么好物?也让咱们姐妹瞧瞧不是?”

江蓠道:“我那儿倒没送什么东西来。”

细细密密的笑意自柳盈斜飞的眼角一针针缝出来,她拿着锦帕捂着嘴“好心”的解围道:“江小姐不必在意,说不定礼物还在路上呢。”

江蓠未语,反倒是旁边的贺月姚道:“不知江小姐知不知道什么是花令?”

江蓠侧过眼,摇头道:“我没见过。”

柳盈笑得愈发动人,反而旁边的贺月姚不忍的闪了闪眼神,柳盈伸手拨了拨桌边的盖碗,笑道:“公主的宴会来的都是贵女王侯,这种事情都是闺阁意趣,为了免江小姐那日不明,我先给江小姐说说,不知可否?”

江蓠的目光看向她,嘴角的笑意未变:“愿闻其详。”

柳盈理了理自己的裙角坐在花椅上,对着站着的江蓠道:“花令这东西,说来也简单,就跟那流觞曲水一样,那日定要以梅花为媒的,这花传到谁的手里,那就要出彩头。彩头嘛,诗词歌赋舞乐琴画皆不一,全看你自个儿。当然,若是输了,依然有惩罚,但是却是无伤大雅的。这般说来,江小姐你懂是没懂?”

江蓠道:“多谢柳小姐提醒。”

贺月姚在旁边将话题转到了水仙之上,于是三人又提了些话题,大半个时辰溜过去,天色已经很深了,柳盈打了个呵欠,道:“时辰已经不早了,咱们就散了吧。”

清歌陪着江蓠回去,提着个青灯摇摇晃晃。等转出了桂华亭,清歌才不满的道:“姑娘,瞧她那模样,那般托大。”

江蓠笑笑,道:“无需多说了,先回去吧。”

此次的什么赏花看来不仅仅是为了拖延时间,更重要的,恐怕是给自己下套。像柳盈那样的人,如何肯这般好心的给自己提醒,就算是在口头上占几句便宜,那也不能打动她,看来,终归还是要到那固凌公主的宴会再说了。

而眼下……

夜色黑漆漆的看不到边,灯火也是影影绰绰的,江蓠的脚步迈进宁馨苑,凝神一听,却是夜深人静没有人影。江蓠脚步一转,转到旁边。

清歌心中虽然钱奇怪自家的姑娘为什么不进屋,但是心下并没有多说,只是跟在后面,看着自家的姑娘转向刚才那两个丫头呆过的窗下。

“姑娘……”清歌小声的喊了一身。

江蓠没有听她的话,只是淡淡的弯下腰,道:“灯。”

清歌急忙将青灯送上。

江蓠提了青灯,往那窗下的泥土上一照,清歌凑上去,看见那微弱的灯火下,江蓠伸手拨开一点泥土,最后从中翻出一个拇指大小的丸子。

“这是什么?”清歌问道。

江蓠笑着摇头道:“他们竟然能找到这个东西,倒也算废了翻心思。”

江蓠说着站了起来,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颗刚刚制好的青竹橘皮丸塞到地面,然后盖上,最后站了起来,转身进了屋。

进了屋子,清歌将门关上,方才再次向江蓠问道:“姑娘,那是什么啊?”

江蓠拿起那颗丸子,然后放在水里一泡,解释道:“蛇丸。”

“蛇丸?”清歌疑惑。

江蓠点头道:“这是一种混合蚯蚓体液,血腥气制成的蛇丸,这种东西,最是引蛇。这冬日,蛇都在冬眠,但是若蛇醒了,必定要循着这东西前进。咱们屋子又暖和,那蛇自然要跑进来。看来是有人不要我们好过啊。”

清歌睁圆了双眼,怒道:“那个紫玉!姑娘,现在就将她们给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