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2章 盛礼

第二十二章 盛礼

江蓠一把将她抓住,笑道:“你去捉她们?凭什么?就凭这个丸子?别人还在那儿看着呢,如果我们收拾了这两个丫头,外面又要有已给恶毒的罪名安排在我们身上了。虽然未必在意,但是少一分麻烦是一分麻烦。”

清歌撇着嘴道:“那么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生生忍受着她们的欺负?”

江蓠微笑,道:“自然不是。你啊,就是受不得半点的委屈,前面的十几年难道白过了吗?”

说到这儿,清歌的眼圈一红,伸手抹了一下眼角,道:“就是前面十几年那样的过着,现在才不要那样的过活。前面委委屈屈是因为还期盼着王爷能看在他和夫人的情谊之上,对您上点心。不要被那个二房吃了猪油蒙了心,给您一个好婆家。结果!白瞎了夫人对他的一片真心!到底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您别二房设计了!还有比现在更坏的吗?到底要争一口气!”

江蓠看着,心疼的叹一口气,掏出帕子擦到她的眼角,道:“放心吧,我们让她们自食恶果便是。”

清歌一边抓住江蓠的帕子抹着泪,一边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江蓠,抽噎道:“怎么办?”

江蓠指了指桌上的泡化了蛇丸的水,道:“待会儿你去将我的那三支嵌珠钗子泡在里面,然后将剩下的水撒到他们的墙角。这钗子明天送给他们,便说我赏给他们的,希望以后跟着我们走,以后少不了她们的好处。”

“为什么?”清歌怒瞪,为什么还要对那几个贱蹄子说好话?!

江蓠摸摸炸毛的她,眼里带了淡淡的笑意:“不相信你家姑娘?”

“自然不是!但是……”清歌急忙道。

江蓠道:“不要多说了,照我的话去办便是。记得回来的时候用茶水泡米,将水沿着咱们的屋子泼一圈。”

——

第二日清歌按照江蓠的吩咐将钗子给了紫玉她们,当时她们的眼神令她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些闷得慌,那模样就像是她们伏低了似的,仿佛在说,瞧,你们还不是要讨好我们?当时看得她恨不得一巴掌摔过去!

但现在,她必须忍。

她端着空了的盘子进门的时候,江蓠正在用炭笔将记忆中的那幅梅花图补完,整个世界的空气都静了下来,她的怒气瞬间灰飞烟灭,只觉得单看着自家的姑娘便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这世间,哪里来的人能配得上自己的姑娘啊。

她心中叹了一口气,想起传言中的那个九殿下,心中一阵心疼。

她放慢自己的步子,轻轻的将盘子放下,刚刚直起身,就听到江蓠的声音含笑的传来:“清歌,过来。”

清歌听了,急忙踱上去,凑近了一看,只见梅花细蕊浓艳簇就,热热闹闹的挤满枝头,当真是见所未见的生动活泼。

“真好看!”清歌眼睛亮晶晶的。

江蓠笑了笑,然后将宣纸卷了起来,道:“将它收起来吧。”

清歌听了,伸手接过,按着江蓠的吩咐刚刚将画卷装好,便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江蓠微微疑惑,现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谁能找上她。

打开门走出,只见一群浩浩荡荡的队伍向她而来,为首的是一个穿着宫内太监服的宦官,后面跟着一群侍女,捧着一些东西。而在这群人身后,她也一眼看出,还跟着贺家和柳家的两个丫头。

然而江蓠的目光却只是淡淡一转,最后落在为首的宦官旁边的一个身着藏青色衣服的老嬷嬷身上。

这是,那日从祁王府出来时陪在她身边的那个嬷嬷。

这件事,和那个九殿下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来——退亲?

江蓠心中漫无边际的猜测,却最终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而此时,那个宦官捧着一张灿烂的笑脸,慢慢的在江蓠的身边站定,最后微微俯身,恭敬的唤了一句:“咱家给端和郡主请安。”

江蓠站在台阶上,道:“公公无需多礼。不知公公今日来有何贵干?”

那宦官将自己暗红的衣袖一理,然后才笑道:“咱家是奉了圣上的话,来给郡主您送上礼物。”

成元帝?

江蓠对此表示疑惑,怎么可能,按照他的性子,没将她扫出楚国便是莫大的恩赐了,怎么可能还给自己送东西来?就算是送东西,为什么会跟着祁王府的人?难道这和那个祁王又有什么关系?

但是现在,江蓠也只是施了一礼,淡淡的微笑道:“小女多谢陛下。”

宦官一挥手,旁边的宫女拖着盘子上来,全部罩了一层布,看不清楚。那些宫女迅速的将东西放入江蓠的屋内,然后再有序的走出来,一排站定。

而这时候,旁边的那嬷嬷走了上来,眼睛瞅着江蓠,竟然含着莫名的笑意,她上前,对着江蓠福了一福,道:“端和郡主身边缺些婢女,老身为姑娘选了两个丫头,虽然年纪小些,但倒是伶俐,希望郡主万莫推辞。”

江蓠的目光往后一瞟,便看见一对豆蔻年华的小丫头,年纪虽小但是容颜一瞥非凡,相貌几乎一模一样,这等人物当丫鬟?恐怕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也难以比拟吧。

那两个丫头迅速走上前,一双眼睛澄净安静,对着江蓠施礼道:

“姑娘,我叫明月。”

“姑娘,我叫彩云。”

“还请姑娘收下我们姐妹两个。”

明月?彩云?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江蓠的目光扫了一眼她们扎起的撒花裤脚,最后徐徐道:“那,小女多谢嬷嬷厚意。”

那个老嬷嬷的目光温和的在她脸上停伫,竟然带着三分的感激,但是她迅速的低下头,退到后面。

那宦官道:“郡主,礼物已经送至,奴才先行告退。”

江蓠颔首道:“公公慢走。”

待看着那一群人离开之后,江蓠的目光凝了许久,反倒是清歌一脸喜色,急忙的奔进屋子里,笑道:“现在好了!皇家送来了东西。呵呵,但看着就比那贺家小姐的花贵重多了。”

“礼物还有什么?无非那样。”江蓠笑着转身,看着清歌一把拉下的布匹,竟然怔了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