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2章 作威

第三十二章 作威

大金汉王是怎么死的?

奶奶的,这件事一直是他楼西月的阴影好不好!那是欲求不满活活被憋死的!想起自己这个倾倒万千少女的翩翩公子如此的死法,那简直是狗屁的天理不容啊。

楼西月哭丧着脸:“殿下,我再也不敢了。”

楚遇微微一笑,慢慢的收回手,背负在身后,道:“十二鬼部的人确认了几个?”

楼西月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心里诽谤了一句,方才道:“现在确认的只有周国的一个。还有十一个人完全不知道。”

楚遇的目光转向烛火,只觉得那淡黄染青的火焰不断的跳跃,他静静的闭上眼,道:“将云先生请出来,这件事就交给他了。”

“是。”

楚遇仰起头,鹤颈修长,他吸了一口气,嘴角浮起一丝莫名的笑意。

阿蓠。

两个字在舌尖滚过,带着火苗一路燃烧,将整颗冰冷的心都烧起来。

这一世,不就是为了这份灼热的温度么?

——

天明。

江蓠醒来的时候尚早,天色还未亮,但是她料想清歌应该还未醒来,这时候叫这丫头起来,一上午都会打瞌睡,倒不如叫她睡个痛快。

屋子里气闷的紧,她将窗户打开,新凉的空气瞬间扑进来,将屋里的闷感一扫而空。

外面还是漆黑的一片,只挂着一盏灯笼,但是已然燃尽。

江蓠正准备将自己的目光转开,但是目光却微微一凝,因为前些日子柳盈和贺月姚的找茬,将两树好好的梅花剪得光秃秃,自己见那梅花的枝桠被伤得很了,怕它来年开不出好花,便叫清歌和她一起将有些枝桠包裹了。其中一个自己当时着趣打了个蝴蝶结,但是现在这蝴蝶结已经散了。

这说明,今晚,有人来过。

但是当时该是怎样的伫立,才会去弄这个蝴蝶结?

江蓠正这样的想着,眼睛突然一转,看向旁边的青石板。

小小的身影从木枝中穿出来,虽然两个小姑娘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凭着感觉江蓠便知道这个丫头不是明月:“彩云,你起来了?”

彩云点点头,然后低下头去,道:“姑娘。”

江蓠知道这丫头现在对自己还有畏惧,当然,这份畏惧不是对她,而是对派她们来的那个人。她微微一笑,对着她招了招手,道:“彩云,过来。”

彩云亮晶晶的眼睛极快的眨了一下,然后顿了一下,才走过来。

江蓠看着站在窗外的她,柔声道:“将你的手给我。”

彩云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江蓠把住她的手,微微一声叹息,道:“这么冷的天,难道屋子里没有暖炉吗?手冻成这个样子。”

彩云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急忙将手往外面抽,慌张的解释道:“不不,我不怕冷。”

江蓠看着她,道:“你等一等。”

说完转身进入屋子,将一瓶药膏拿了出来,塞到她的手里,道:“你还小,手千万不能冻着。你将这东西拿回去和你妹妹一起涂抹在手上。”

彩云瑟缩了一下,最后道:“……是。”

江蓠看着她乌压压的发上结了一层细细的白霜,突然一醒,皱眉道:“你在外面守了多久?”

彩云一张脸红通通的低下去,并不答话。

江蓠心中顿时了然,这丫头根本就是一直在外面守着,她们的保护就是这样,到底是怎样的生活,才会在她们这般的年纪练就这一番的忍耐坚毅?有这样的手下,那么她的主子又该是何等的人物?九殿下楚遇,他隐藏起来的目的是什么?

江蓠心中感激,但是也知道自己便是劝说也是无果。看着那梅花枝,问道:“昨晚有人到这里来吗?”

彩云懵懂的抬起眼,疑惑的摇摇头:“没有啊。”

连守着的彩云都没有看见人,那么说不定是自己的推测错了。

江蓠心中想着,点头道:“嗯,现在我已经醒了,你先回去将你的手暖暖吧。”

彩云点了点头,手紧紧的抓着小药瓶,沉默了片刻,咬了咬嘴唇,抬起头,对着江蓠道:“姑娘……”

江蓠微笑道:“怎么了?”

彩云道:“姑娘,昨晚那边的柳家小姐密谋害您,要不要我们动手。”

江蓠的眉头一闪,她早就知道按照柳盈的性子,是要动手的,但是也没有料到她竟然当天夜里回来就等不及了。

江蓠微笑道:“无事,如果有狗跑来直接甩出去就是了。惩治他们,也不要脏了自己的手。”

“是。”彩云点了点头。

看着彩云远去的身影,江蓠的眼里神情莫名。楚遇,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天明亮起来,纤云微抹,江蓠坐在圆桌前,正在和清歌说话,就听到外面一个莺莺呖呖的声音道:“姑娘。”

江蓠抬起头,却见紫玉穿着一身对襟绣花长裙,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

清歌瞥了她鬓角插着的那根金钗,还有那一脸得意洋洋的神情,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但是现在只有硬生生将自己的怒气压下去,一双手都快将袖子底下的帕子给绞坏了。

江蓠从下面抓住她的手安慰,微笑的对着紫玉道:“什么事。”

紫玉笑着,将手中的托盘一托,道:“姑娘,这是紫玉特地为你泡的大红袍,您尝一尝。”

江蓠伸手接过,看了她因为紧紧抓住托盘而手指泛白的关节一眼,微笑道:“虽然过去我与紫玉你接触不多,但是同时南国人,到了楚国,还希望你多多助我,一起好好的生活下去。”

“是。”紫玉笑着。

江蓠低头,将手中的茶杯转了转,笑道:“这上面的雨点釉烧得很好。”

紫玉道:“是啊,这种茶杯可是够珍贵的。姑娘你快点喝吧,迟了就不好了。”

“哦。”江蓠的嘴角似笑非笑的勾了一下,然后托起茶盏,稳稳的喝了几口,然后放到了紫玉的托盘里,看着紫玉笑得很是灿烂的脸,点头道,“这个大红袍当真是费了点功夫。”

紫玉点头:“这可是我找了许久才找到的大红袍。姑娘也不知道这里的人有多么势力,听说是给你的,硬是我软磨硬泡了许久才给我,还说什么烂话,什么这茶可不是什么下等的人都能吃的,皇宫里的贵人一年也见不了一盅。”

清歌的拳头捏得紧紧地,这算什么话?!这明显就是来膈应姑娘的!安的什么心思!

江蓠却依旧梨涡浅浅:“清歌,送片金叶子给紫玉。”

“是。”清歌咬牙切齿的道。

等到将紫玉送走,清歌一脸压抑的怒气的冲回来:“姑娘!你瞧她什么模样!真是作死!”

江蓠抬起一双清凌凌的眼,嘴角缓勾:“今晚,准备着看戏吧。”

------题外话------

阿蓠:这样真的好吗?就这样将人杀了,我还没有玩过瘾。

某吹:阿蓠啊,亲妈我一直认为你是个乖孩子的,怎么心思这么的~记住!以后杀些级数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