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3章 蛇祸

第三十三章 蛇祸

夜色如泼墨,溅得连屋子里的灯火也黯淡了几分。

江蓠簌了口,拿起棉帕一边擦拭着自己的手一便抬头望天,对着清歌道:“最近我屋子里的地龙烧得太旺,半夜我都要被闷醒。清歌,待会儿你私下给那师傅说一说,就说今晚我将我屋子里的地龙撤了。”

清歌点了点头,然后收拾着出去传话。

而此时,明月和彩云走了进来。

江蓠看着她们,道:“手好些了了吗?”

明月和彩云对望一眼,脸色微微泛红,然后点了点头。

明月从自己袖中拿出那个小暖炉,递给江蓠,道:“姑娘,给。”

江蓠看着那晚自己给她的小暖炉,微笑道:“这东西我这儿多得很,这个保暖效果也就一般。待会儿我叫清歌再送一个来。”

明月张张嘴,想要拒绝,但是看着江蓠那带笑的眼睛,一种莫名的暖酥稣的感觉冲遍全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小心翼翼的收回。

彩云道:“姑娘,您的吩咐我都知道,我们是不会让他们来打扰您的。”

江蓠点头道:“今晚你们便辛苦些了。”

明月和彩云相顾一看,都低下头不语。

虽然从头到尾她们都从来没有见过主子一眼,但是对于这个未来的主子夫人,她们是绝对不敢稍有松懈的。

——

紫玉坐在大铜镜前,对着铜镜将胭脂抿了抿,对着旁边的紫英道:“瞧,这胭脂的颜色怎样?”

紫英靠在旁边的椅子上,将旁边的干果塞到自己的嘴里,眼角压了压,忽而笑道:“紫玉姐姐真漂亮呢!”

紫玉得意洋洋的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发上的金钗,嘴一歪,道:“这钗子的样式倒是好货,便是二太太房里也没有几支。呵,别以为一支钗子就想收揽我,谁稀罕?这回她要是死了,我们去搜寻搜寻,说不定还能得点好货。”

紫英的眼睛扎在她的发上,道:“紫玉姐姐你能确定这回能弄死她?”

紫玉点头,回过头横了她一眼,轻蔑的道:“那还用说么?这回可万无一失的。那蛇丸我们早就埋下去了,今早上我还去找过,虽然化了点,但是还在那里。她房中地龙烧得最旺,咱们这儿离那儿远着呢。再说了,我亲自端了那迷药去的,亲眼看她吃下的。今晚便是大罗神仙也能睡死了过去。不过倒是便宜她了!睡着被蛇咬死!”

紫英谄媚的笑道:“是啊,姐姐说得对。姐姐回了南国,一定会前程似锦的。”

紫玉得意的笑了笑,道:“今晚咱们便点着灯等着吧,等着明天的好事到来吧。”

两人在榻上对坐,塌中央放了个小几,几上摆着一盘瓜子花生,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说话。

时间慢慢的过去,紫玉将自己小衣的纽扣解开一半,露出里面的红色肚兜,用手扇了扇,道:“太热了,怎么这么热。”

紫英也将自己的小衣解开,道:“是啊,太热。我去将窗户打开透透气。”

说着下了塌去将窗户打开。

她将窗户打开,新鲜的空气奔涌进来,她转头对着紫玉笑道:“紫玉姐姐,好点了吗?”

紫玉点了点头,笑着道:“快点过来吧。”

紫英点了点头,正待将自己放在窗边的手收回来,只听到“嗤——”的一声,她的目光一转,这一看,几乎让她当即吓晕了过去!

“啊!”她尖叫一声,顿时倒退几步,嘴巴都张不开,“这这这……”

“这什么这?尖叫干嘛啊?”紫玉甩了一个白眼过去。

“蛇!”紫英一边说着往她的方向退来,整张脸都是惨白的,大滴大滴的汗水滚下来。

紫玉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道:“怎么会有……”

“嗤!”

一道黑影突然窜了进来,猛地将紫玉的缠住。

紫玉眼睛一花,伸手往自己的身上一扒拉,摸到了一把湿黏,腥气瞬间扑到自己的鼻尖,她的眼睛往下一看,当即一声尖叫!

只见一条二指宽的花斑蛇紧紧的挂在自己的胸前,对着她吐着黑红的信子。

哪里来的蛇?怎么会有蛇?

“快!快帮我!”紫玉吼着。

紫英白着脸颤抖了几下,然后摇了摇头,迅速的往屋外跑去,但是她的手一扯,脸顿时变成了死白。

门锁了!门从外面锁了!

紫玉在旁边扒拉着那条围在自己身上的蛇,看着紫英,怒道:“你这个贱丫头!给我滚过来!”

滚过来?怎么可能?!不就是长得几分姿色么?脑袋里有几根草,便在她身上作威作福?!

一瞬间怨气奔涌,紫英的目光往那打开着的窗户一看,立马往那洞开的门户跑过去!

死妮子!贱丫头!

紫玉即使快被那蛇勒得喘不过气了,但是也气得双眼发红,不管不顾的扑上去,一把抓住她快要翘出去的腿,使劲将她往下面拉!

紫英咬着牙拼命的踹着她,一边扯着脖子吼道:“救命啊!救命啊!”

但是空荡荡的夜里,瞬间将她的声音吞噬了。

而这个时候,死死巴在窗户的紫英的突然哭叫起来,然后一把松开了手,两人跌着滚作一团,紫玉正想谩骂,却不料眼角一抬,看见一团团黑色蠕动进来!

蛇!一股股蛇突然间搅作一团的滑进来,然后眨眼间扑向了她们,一团团蛇影往紫玉的脖子上窜,然后甩开自己的尾巴紧紧的缠住她的脖子,张开蛇嘴尖锐的将牙齿钉了上去!

她惊恐的眼怒睁,紫英被她拉着,只看到她迅速被蛇裹住,在脖子处挤作一圈,腥气的泡沫发出毛骨悚然的声音,她只觉得脑袋昏花,几欲呕吐!

她拼命的想要挣开,但是紫玉像是疯了一样抱住她的腿,让她根本动弹不得,而她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蛇慢慢的将紫玉吞噬,将她的颈部以上完全的包住,再看不到一点的色彩。

她呼吸,大口大口的呼吸,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空气。

眼前的一切都在变暗,胸口怎么这么紧?脖子?我的脖子?脖子上是什么东西?什么声音,什么碎裂的声音?

她全身开始颤抖,只觉得有濡湿和剧痛开始缠紧自己的身体,直至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