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4章 灯节

第三十四章 灯节

次日。

江蓠安眠了一宿,早上起来的时候由清歌陪伴着喝了一碗薄荷粥,便整理着往外去透透气。

她刚刚转出门,就看见一个丫头一脸惊恐的奔了过来,她语无伦次的道:“死了,蛇!姑娘!”

旁边的明月和彩云窜出来,一把挡住那丫头,冷漠的将她隔离开。

江蓠伸出手弹了弹自己衣服,静静地道:“怎么了?慢慢说。”

那个丫头看着江蓠的眼睛,不知怎的就安静下来了,她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方才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姑娘,紫玉和紫英两位姐姐被蛇咬死勒死了!昨晚我们听见她们两人的惨叫,大家都不敢去看,直到后来去看的时候才发现两个人都被蛇缠得看不清了。我们当时吓住了,于是就跑过来想叫姑娘,但是在外面被她们挡住了。说姑娘您不要打扰,所以我们只能等着。今早上去看就只发现她们的尸体和紧紧裹在一起的蛇!姑娘!太吓人了!”

她说着脸上还是一脸苍白,眼里都是惊恐。

江蓠对着彩云道:“你们去请这园子里的管事看看,按照该有的处理处理,该查的查,千万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彩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那丫头道:“走吧。”

那丫头惊魂甫定的点点头,由彩云领着出去了。

清歌疑惑的道:“姑娘,怎么回事?”

江蓠的目光转向那棵光秃秃的梅树,道:“紫玉和紫英,死了。”

原本她还留着她们有用的,但是这样死了也罢了,南国那边再送探子来,最快也要三个月吧,这三个月,也够她清闲的了。至于柳盈她们,现在,还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自作孽,不可活。

——

朝堂之上,尸体密密麻麻的在金銮殿外码成一排,提刑司的官员跪在尸体前面,瑟瑟发抖。

成元帝一脚踹了过去,当头就把提刑官给踹下了汉白玉的石阶。

“五十三条人命!五十三条人命!你就一句实在无法下手就了结了?当真当朕是瞎了眼是吧?朕还没死!”“皇上息怒。”“皇上息怒。”身边的重臣纷纷开口劝慰。

“息怒个屁!”成元帝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周氏一族有十万兵马和一堆老臣,他这样一死叫他如何去填补这些空缺?如何给个交代。

成元帝捂了捂额头,道:“无论如何,你必须给朕一个交代,否则你就等着你的脑袋落地吧。”

提刑官在石阶下飞快的跪着磕头,皇帝陛下的这句话实在是道理深厚,他们就算是胡乱逮着个人,也要把这案件给结了。这种事发生的实在不少,现在只要看看谁最近不得他们皇帝陛下的眼,就等着当替死鬼吧。

——

日子飞快滑过,这几日半夜虽然都有半夜提刀而来的人,但都被明月和彩云两人一脚一个踢了出去,而柳盈那边,也暂时安静了下来。

而这日,一个消息却传到了整个行宫。

成元帝下了圣旨,为了让周国和南国的人见识楚国的繁华,准许各个皇子臣子带着自己的未婚妻各自游览花灯节。

消息传来的时候,江蓠倒没什么情绪,倒是清歌高兴的跳了起来了。这几日她就不断地在江蓠的耳边唠叨着花灯节,各种想要去看一看的念头止也止不住。如今这圣旨一下,她们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去见识见识了。

江蓠摇头道:“清歌,那是皇子大臣要来迎接才能出去,你瞎高兴什么。”

江蓠的这句话一说,仿佛一盆冷水兜头倒了下来,清歌的脸立马一哭丧:“就是啊,那个九殿下早就不敢见人了,怎么还可能来接姑娘去看花灯。真是的,您要是指给别人该多好!”

江蓠一把敲在她的额头上,道:“你又在胡说了。忘记姑娘我告诉你的了吗?”

清歌捂着自己的额头,看着江蓠,撅了撅嘴,低下头不满的咕哝道:“本来就是嘛……”

江蓠呆在院子里,下午的时候隔着几个院落也听到柳盈和贺月姚那边热闹了起来,清歌站在窗前,兴致缺缺的,听着别院的热闹,反衬得这里的冷清,心中又开始为自家的姑娘愤愤不平起来。

江蓠倒是安坐,任凭那边闹得欢天喜地,一个人捧着秋日收集的瓜叶菊泡茶喝,一边喝茶一边悠然的翻着书,丝毫不为外面的情况所动。

清歌在旁边转来转去,听到那笑声就从这宁馨苑外面传来,那些丫头高高而得意的炫耀,说是迎接的马车是如何华丽,带来的礼物是多么不凡,来迎接的人又是如何的风度翩翩。

她忍不住的道:“姑娘!你看看她们的嘴脸!还要专门转到咱院子外面来嘚瑟!”

江蓠轻轻翻了书,转头看着清歌,微笑道:“生什么气?清歌,我们何必羡慕他人?这样清闲的日子有些人想得也得不到。”

清歌一把将门窗给关上,埋怨道:“恐怕就姑娘你是这样想的了。”

江蓠笑而不语。

夜色降下来的时候整座行宫彻底的安静了,因为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所以行宫里的侍者都开始挂花灯,不一会儿远远近近的都是灯火通明。

江蓠并没有觉得如何,对于楚遇,虽然得他两次相救,可是她对他的戒心更甚。没有无缘无故的好,自己与他从未见过,毫无交集,自己所处的环境也绝对不会有能和他攀上关系的人,他那样对自己,到底是何等用意?

江蓠本来便睡得早,今晚也毫不例外,打发着清歌去睡之后,便一个人躺上了床。

正睡得迷迷糊糊,却听到一把声音喊她,江蓠睁开眼,却是明月。

“怎么了?”江蓠问道。

明月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亮,对着江蓠道:“姑娘,咱们出去看花灯吧。”

江蓠呆了一呆,道:“你自个儿去吧,我……”

明月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一般。

江蓠心中叹了一声,自己不出去恐怕她也不出去的,这丫头毕竟还小,她只好穿了衣服站起来,想去拉清歌,但是明月却道:“清歌姐姐睡了,姑娘就我们吧。”

江蓠心中疑惑,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但是还是没有多想,只有点点头。

明月带着清歌上了一辆小马车,然后趁着夜色前行。

------题外话------

某吹:阿蓠啊,你怎么就这么上了贼船呢?九毛那家伙我管不着啊!

九殿:阿蓠,快到我怀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