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3章 吩咐

第四十三章 吩咐

楚遇看着那纤细的手指如玉笋纤纤,指甲盖清亮透粉,仿佛一颗颗珍珠,圆润可人。

江蓠虽然低着头,也感觉到了那目光,毫无任何的旖旎之思,只有那种浅淡的温柔,她不由得手指一动,将手中的杯盏握得紧了些。随即便感受到那目光转开,耳边传来一声极清极淡的声音,仿佛梦一般无痕的滑过:

“只要你喜欢便好。”

江蓠的手一顿,然后深深的埋下自己的头,饮入茶水。

凄紧的风雪仿佛也温柔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遇道:“到了。”

江蓠掀开帘子,才发现这么短的时间,天地都银装素裹,马车就在那边等着,已经被覆盖住了。

楚遇撑着伞将江蓠送到马车旁边,而这个时候,明月和彩云也从马车内跳了出来,看见楚遇的那一袭白衣,急忙恭敬地低下头去,不敢再抬头。

江蓠停下了脚步,目光掠过那洁白的长衣,抬起头来,道:“谢谢。”

楚遇的眼眸低垂,剔羽长睫掩盖下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过了半晌,他才微微一笑:“不用。”

江蓠轻轻的吐出口气,转身迈入马车,坐下的刹那车帘落下,只隐约看到那伞下的双眼深深的看来。

一眼地狱,一眼天堂。

明月和彩云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看着楚遇那陷入浅雪中的靴子,绣着精致的银色流云。

“护送姑娘回去吧。”

“是。”

马车的车轮扬起薄薄的雪,转眼间倾轧开来,渐渐沉入遥远的巷道。

马车消失,楚遇依然站在那里,目光沉沉的看着那马车消失的方向。

天地为一熔炉,血肉情感以相煎,这万里路遥,不过一浅浅开端而已。

他抬起头来,若无其事的抬手抹净自己嘴角的一丝鲜血,嘴角漾出一丝笑意。

未曾到过的远方叫未来,脚下踏过的生命是曾经。但是对他而言,所有的未来都是曾经。

——

马车停在宁馨苑门口的时候,江蓠立马从马车内跳了下来,没有理会明月和彩云,往屋子里奔去。

一进屋子,地龙的热气蒸起来,将那些残留的雪粉化为一滴滴水,她摸着身上的那件披风,觉得哪里都是他的气息,口中的茶味晕染开来,一层层渗透进骨髓,他手指的薄茧与温凉的温度还在,那双眼温柔的弧度还在,那薄唇漾开的微笑还在。

江蓠捂住自己的心口,却说不清楚里面空荡荡的是什么。

马上就要天明了,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飞快的把住灯盏,然后往自己的内堂走去。

一本本医书摊开,她坐下,在闪烁的灯火下一页页翻开。尽管这些东西早就在脑海中驻扎,但是现在,她多么希望自己的记忆没有那么好,还有自己没有领悟到的地方,可以去探究一下那样的气脉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到这个世界,现在所有的观察方法不过是望闻问切。对于楚遇,一望其气,端雅浩瀚无双,从未所见,根本不是颓败之人所有。但是他的瘦骨和那艳到十分便成灰的唇色,却无一不显示着这个人已经病入膏肓。然而更可怖的是他的脉搏,这样的脉搏,江蓠唯一所见的,就是刚死之人所有。然而那个男子,却仿佛一点感觉都没有,血海枯竭,这样的痛苦,便是江蓠也难以想象,可是他是怎样做到浅笑安然的?

江蓠的手一页页翻过,直到天色泛亮,清歌醒来。

清歌一件她家姑娘竟然穿着一件披风,不由奇怪的道:“姑娘,您这是哪来的披风啊?”

江蓠这才反应过来,一进屋,她连披风都没有解下,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失控的感觉了。

江蓠看着翻看过的一本本医书,沉默了半晌,将书合上。楚遇的病,如果真的有办法,也必须他愿意让自己去接触试验。

她心中叹了口气,想起那只轻轻脱离自己的手,心中一声叹息。

楚遇,从今天开始,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

想到此处,她心中生出莫名的感觉,从来没有一个人,自己仅仅接触到一晚,就让她这般上心。自己救楚遇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的病对自己产生了挑战性吗?江蓠在自己的心中默默的摇了摇头,她一向是很讨厌沾染麻烦的人,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搅进一滩浑水里,绝对不是她的做法。

但是现在……想起马车的最后那帘子落下时的深深双眸,自己仿佛连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浑水已经淌了,那么,便再淌得深一点吧。

江蓠这般的想着,对清歌道:“清歌,去帮我将明月和彩云叫来。”

清歌奇怪的看了看自家的姑娘一眼,总觉得今天的姑娘看起来不一样,但是究竟是如何的不一样,却是说不出来,以前的姑娘就像一颗圆润的珍珠被包裹着,但是现在,却仿佛被打开了包裹,让那光锋利的刺了出来。

不一会儿,明月和彩云就出现在江蓠的面前。

江蓠看着她们,道:“现在,我有几件事想要吩咐你们。”

明月和彩云立马凝神。

江蓠道:“我需要一份有关整个王都三品以上官员的资料,他们的性格,家室,隐秘,要多详细有多详细。除了三品官员以外,整个王都有分量的人,不管是商人还是秘密宗派的组织者,全部给我密密麻麻列一份。”

“是。”明月和彩云点了点头。

这些东西在手,几乎算是掌握了所有人的命脉,但是这两个小姑娘如此轻松的答应,那么就只有一种答案,她们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这些人的资料。那么如此看来,几乎整个王都都在楚遇的控制下。

这样一想,江蓠的心里便有了底。

她的目光看向窗外,道:“从今天开始,凡是有刺客想要动手的,全部给我抓起来。”

“是。”

“第三。”江蓠嘴角微微一笑,“待会儿柳盈必定会来,对她说,如果想要道歉,做满三件事就可以,否则,别想见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