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4章 羞辱

第四十四章 羞辱

宁馨苑是三进三出的院落,而现在,明月和彩云正站在第三道的门口。

昨夜的大雪早就已经停了,寒气欺压上来,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冷根本不算什么。

而她们等了不久,便看见一个少女由丫环内侍陪着前来,气势大得很,看起来不像是赔罪,倒像是问罪的。

明月和彩云相对看了一眼,心中暗道,姑娘猜得果然不错。

按江蓠的说法,按照柳盈的性子,那时的答应道歉不过是屈于楚遇,却不是屈于她,所以,回过神来之后心中肯定极其不甘,所以,她不会一大清早就来请罪,而是会选择在夜色快要降临的时候,带着一大堆人而来,这般的告诉江蓠,她比她受重视的多,给你赔罪那只是走走过场,当不得真的。

柳盈看见两个小丫头站在门口,眼角轻蔑的一挑,满不在乎的道:“传报一声,就说柳盈来见她了。”

明月和彩云依然站着,两张精致美丽的小脸面无表情,仿佛根本没有见过这个人一样。

柳盈一看,心中便先堵了一口闷气,转头对着旁边的丫鬟道:“这是哪里来的贱丫头,连眼睛都没有,给我打!”

旁边的丫环都是柳盈从周国带来的,这等小事做起来得心应手。

两个丫环走出来,然后对着明月和彩云走过去,扬起了手,狠狠的打了下去!

“啪!”“啪!”

两声极其清脆的声音传了出来,两道人影“砰”的落到地面,包着的鲜血活着牙齿吐了出来。

明月和彩云依旧一脸漠然的站在门口,仿佛刚才挥手就将两个丫环给打晕过去的不是她们。

柳盈一生哪里见过这样不把她放在眼底的人,气得手都在抖,拿着涂满丹蔻的手指道:“好一个恶奴!还不给我拿下斩了她们的手!”

她这般吼着,身边的内侍丫环立马拥了过来!刚才虽然那两个丫环被她们打了,可是两个小丫头而已,谁也没把她们放在眼底,况且现在自己人多势众,将这两个丫头一把拿下,一把给弄死了,事后也抓不出什么错来,无非就是一时失手,掩饰掩饰便过去了。

明月和彩云冷冷的一眼,那双藕玉一般的小手不知如何的扬起,在威逼上来的人影中一轮,只听到一声声“哎哟哎哟”的痛呼,一个个全都被甩在了柳盈的脚底。

柳盈这回可是吓着了,她没有料到这两个看起来一捏就碎的小丫头竟然如此的厉害,但是她仗着自己的身份,不由得鼓着一口气,看着她们道:“我是来看你家姑娘的。”

明月一双眼睛看着她,道:“柳小姐你来干什么?”

柳盈的嘴张了张:“我自然是好心好意来看你家姑娘的。”

屁话!她才不要对这些小丫头说是来给那个女人请罪的!请罪?怎么可能!她就是来走个过场的,那个女人,还能把她怎么了?

明月冷冷的道:“抱歉,我家姑娘今天不见客。”

柳盈呆了半晌,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呵呵,看你那是给你的面子,不见?谁稀罕。

柳盈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仿佛像一只高傲的孔雀,转过了身子,道:“不见便算了。”

她刚刚迈开步子,只听到彩云的声音在后面淡淡的响起:“姑娘说了,昨晚有人冲撞了祁王和她,而起出口谩骂皇族,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当朝皇帝。”

柳盈的脚步一凝,江蓠还罢了,她心中忌惮的是楚遇,虽说外面传得是个无权无势的病弱皇子,但是他毕竟是皇族的人,若是自己这般开罪了楚国,那么自己便是有是个脑袋也凑不齐的。更何况,那一眼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深了!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睛?

她只有默默地忍了,犹豫了会儿,转过身来,然后迈向院子里。

可是她的身子刚刚走到门边,便被两只小手拦了下来。

柳盈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明月一张面瘫小脸,冷冷的看向柳盈,道:“柳小姐若是想要像姑娘请罪,那么就必须完成三件事。”

柳盈的眼瞪了起来,什么,见她还要完成三件事?!

明月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她那被扎了一针的表情,冷冷的道:“第一,需请柳小姐在这门口站两天,自古请罪不就讲究一个诚心吗?负荆请罪这件事鉴于柳小姐是个女儿家,就无需了……”

“做梦吧?!两天!我不吃不喝吗?!”

明月根本没有听到她那被人揍了一拳似的声音,道:“第二,从今以后,有姑娘的地方,你就尽量躲着,若是实在躲不过,就须得低头瞬目,见了姑娘恭恭敬敬行个臣下礼,这样才叫尽了礼数。”

柳盈一张脸涨得通红:“呵呵!一个不贞不洁的女人!恐怕只有那个病秧子才……”

“啪!”

倒在地下的内侍丫环全都睁着不可置信的眼睛,呆呆的看着自家小姐那半边肿起的脸。

明月冷冷的道:“柳小姐,明月提醒你一句,这些话,在楚国那是犯了大不敬之罪。现在奴婢只是代替楚国的皇律提醒你一句,若是再犯,恐怕你痛得就不是脸,而是根本就不知道痛了。”

柳盈的胸膛不住的起伏!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的对待!竟然被一个十一二岁的丫环打了!这么多人,那些人的眼睛,是在嘲笑她么?怎么能够!

她本来带着众人是来耀武扬威的,但是现在,却让他们见证了自己被羞辱!但是现在她无法反抗,刚才,她说得话,若是传了出去,自己的脑袋确实是不够用的。不行,回去之后一定要将这些人全部杀了!绝对不能让他们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

明月的眼角冷冷的瞟过她,接着道:“第三,就是您在两天之后,您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姑娘赔罪。或许这样,姑娘还会考虑考虑原谅你。”

当面赔罪?是当着贺月姚那个懦弱的人的面么?还有那些丫环宦官的面?她的面子往哪儿搁?她还怎么在楚国活?

但是现在,但是现在,她能怎么办?

她默默的握紧了手,江蓠!江蓠!今日之辱,他日我必百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