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5章 夜客

第四十五章 夜客

江蓠知道,柳盈是一定会认了的,无论这条件是多么的苛刻,是多么的让她的颜面尽失,她都会忍下来,然后回过头开始报仇。

但是好在柳盈这两日的运气不错,竟然没有遇到风雪,这让江蓠想看一看她程门立雪般的诚心又少了机会。但是即便如此,江蓠也看得出,柳盈还算有些脑子的。能忍的人才能成事,只不过,她的嚣张将她那官宦世家打炼出来的品性全部都给抹杀了。

两日之后,当柳盈恭敬的弯着自己的身子为江蓠奉上茶的时候,江蓠只是淡淡的接过,然后顺手泼在了旁边的梅花树下。

柳盈看得牙关紧咬,一只手悄悄的在袖子里握成拳头。

江蓠哪里看不出她的不甘之气,但她只是淡淡的道:“柳小姐,当日你剪下这一树梅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的茶为这一树梅花所饮?”

柳盈紧紧的闭着自己的嘴,不说一句话。

江蓠的眼睛清凌凌的落在她不甘弯下的背上,道:“柳小姐,你认为这里的事固凌公主不知道吗?为什么她一点也没有管你?你难道不该深思一翻吗?”

柳盈的身子一僵。

江蓠的话点到为止,便不再多言,抬起目光扫了一下众人,所有的人都不敢和她那清冷的目光相碰,悄悄的落下自己的眼。江蓠知道这下杀鸡儆猴,将整个院子里最为嚣张的柳盈拿下了,其他人多少都开始忌惮了。

这样也好。

江蓠微微一笑,这样至少在行宫里会安静许多。

——

不日,明月就将江蓠要的资料拿来了,当江蓠翻开那厚厚的一沓的时候,心中不由的惊异。

尽管知道那楚遇不是常人所想的无能,但是江蓠也不由为那上面强大的信息网感到不可置信,从皇宫贵族到贩夫走卒,包括那些密密麻麻的纠结关系,三皇子党,七皇子党,包括他们互相穿插在对方的密党,无一不清楚。有这样的强大的背景,在朝堂之上完全可以说是翻手为云覆手雨,但是直到现在,他还是什么作为都没有。通篇看下来,江蓠的目光落到了两个地方。

首先是当朝太妃。如果不是这份资料,没有人能想得到,这个太妃几乎算是把持着半个朝政,这个隐藏在皇朝背后的女人,以“巫蛊之案”将前太子给废了,然后安插了人在各个皇子之间,竟然是,要让整个楚国分分崩离析的做法!兄弟阋墙,最后的争斗,很有可能就是楚氏一族尽亡!而且不仅如此,七年前的东北之战,五年前的南伐,竟然都是出自此太妃的手!更重要的是,这两场战役中,楚国的大将五去其二!这是要亡了楚国的做法啊。

但是就这上面的东西来看,楚遇能将这些调查的清清楚楚,是不是说楚遇此人更是深不可测?可是,他眼睁睁的看着楚国的这般模样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楚遇此人,江蓠根本看不清楚。

再者看来,就是一个叫“多情公子”的人。其他人的消息那资料上都清清楚楚,但是唯有这个无边风月居的主人,竟然没有任何的记载。这说明此人的不简单,竟然连他们都没有消息。但是这无边风月居的消息网,却是让人吃惊的。这个无边风月居竟然将消息网延伸到了塞外。这个世间是么最赚钱,毫无疑问是消息。而无边风月居的消息,上至江湖之远,下至庙堂之高,无一不涉及,所以,凭借这些消息的贩卖,无边风月居的财富几乎称得上是富可敌国了。

江蓠打小就有过目成诵的本领,她花了一整天的功夫将这些资料看完之后,将所有的纸张全部丢尽了火堆里。有些东西绝对不能留,江蓠自认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这份东西,所以只能毁之一具。

看着那些纸张燃烧成灰,江蓠的心中生出淡淡的怅惘,如果不是他的病症,他是不是足够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展现着本应该属于他的的无双注目?

可是,没有如果。

她正这般的想着的时候,只听到门被敲了三下。

“进来。”江蓠吩咐了一声。

门被打开,明月拎着一个黑影轻轻的落到江蓠的面前,然后低头道:“姑娘,这是今晚的人。”

江蓠看着那地上的人团,道:“你可知这是谁派来的?”

明月摇头道:“这不是柳盈那边的人。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自己从屋顶上掉下来的。”

自己从屋顶上掉下来的人?

江蓠看着那黑衣人戴着面巾,道:“将他的面巾拉下来我看看。”

明月听了,立马低下头,将那人的面巾扯了下来。

江蓠低头,就看见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睁得大大的看着她,眼底没有丝毫的慌张和害怕,仔细一看,竟然是高兴,和兴奋。

高兴和兴奋?江蓠遇见过刺客的眼神,但是还没有遇见过这样的眼神,不由的呆了一呆。

但是从这张脸来看,这无疑是一个祸水,而且这祸水还不小。烛火之下,那男子的一张脸精致如画,虽然带着三分的女气,但是丝毫不影响那种独特的风姿,尤其是那一双眼看着你的时候,仿佛被浸在桃花盛开的春天里。

但是在看过了楚遇那般的容色之后,江蓠却只觉得一般,哪怕此人比之皇甫惊云不差半分。

江蓠淡淡的看着他,开口问道:“不知阁下夜闯此处,是为何而来?”

那男子依然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稀世珍宝一样,兴奋之外竟然是好奇。

江蓠微笑道:“如果阁下不说,就休怪小女不客气了?”

江蓠感觉的出来,这人对她并无恶意,但是并无恶意也不代表江蓠要放这人一马,因为她可是不愿意被人窥视。

她眼睛一闪,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药丸,对着明月道:“将这个药丸给这位公子吃下。然后丢到外面去吧。”

那男子这才反应过来,睁着一双眼睛看着江蓠,显然在问“你要给我吃什么?”

但是明月才不管他的反应,直接将药丸塞到了他的嘴里,然后拎着他跑了出去,毫不犹豫的将他给丢在了行宫之外的大道上。

明月回来,道:“姑娘,您喂他吃了什么啊?”

江蓠摇头笑道:“一颗青竹橘皮丸而已。”

明月睁着眼睛看着江蓠。

江蓠解释道:“这世间最大的毒就是猜疑啊。”

------题外话------

推荐一篇文,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去看看:

狐狸王爷逃嫁妃:

慕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不知

慕落鸢,慕东府唯一的大小姐,身上有着两大家族的血脉

本该是在父慈母爱的环境下长大,却一朝父丧

沦为失怙孤女,兄长在外不便归来,家中只余柔弱母亲与幼弟

婶娘面慈心狠,一心想要一房独大,并了她们东府

堂妹骄横,悔之想将让出去的婚事再拿回,企图毁她于流言蜚语之中

慕落鸢冷笑,她慕东府尚未成为绝户,她们这么做岂不是太肆意妄为了

但最可气的还是那个男人,本是无意救他一命

却偏偏死缠不休,借着一卷圣旨让她是不嫁也得嫁

但她慕落鸢岂是那般好欺负的?

想要她嫁,也不是不行,得拿出诚意来才行,否则她就这么嫁了,岂不是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