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6章 过渡

第四十六章 过渡

夜色,行宫之外的大街上,一只雪白的靴子轻轻的踩在青石板上,在面前的黑影处停住。

楼西月全身僵硬,眼角瞥见那只绣着银色流云的靴子,眼睛一亮,然后挣扎着抬起自己的脑袋,睁着一双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的殿下。

楚遇的眼角看都没看地下的人,而是看着那红墙之外,眼神温柔。

楼西月悲愤:殿下!要不要这样啊!我在这儿啊!我在这儿!看都看不到你您还望着!哪里知道你的王妃给我喂了什么东西啊!

大约是他的目光太过的激烈,楚遇终于“好心”的垂了垂眼眸,银色面具下的眼睛深不见底,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楼西月挣扎着将自己的身子贴近楚遇,讨好的笑笑,跟随楚遇多年,他知道以他殿下的通透,肯定能看得到自己内心的悔恨交加:殿下啊!我不是故意的啊,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听你的话啊!我实在是太好奇您的新王妃到底是怎样的佳人啊!我再也不敢了,您都让我受了您王妃的惩罚了,您就放过我吧!

楚遇的眉角微微一挑,抬起了脚。

楼西月眨眨眼:殿下!给我一脚吧!给我一脚我的穴道就解开了!我就去找药王找解药!

楚遇的靴子落下,眼角抬起,面色无波的跨过他的脚,然后往夜色深处走去。

殿下!

楚遇的声音飘在他的耳边:“楼西月,忘了告诉你,我的这位王妃医术无双,向来毒医不分家,可能药王也没法帮助你。”

楼西月嘴角一抽——太狠了!你就是故意将我踹下去被整治的是吧?!

——

华贵的金丝织锦服在拔地**铺展开,本是寒冬,但是大殿内非但没有燃起火炉,反而在红酸枝托盘内放着几块巨大的冰块,寒气直直的逼来,令**的人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太妃。”绿衣男子将手中的冰珠滚在她的雪白的肌肤上,声音柔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

**的女人趴在**,半眯着眼睛道:“我倒没有想到,楚遇竟然有这般的能力。”

青儿垂下自己的眼:“是啊,连青儿都好生惊讶。但是最让青儿惊讶的是,为什么那个祁王会如此的保护她的那个便宜王妃?我们派去刺杀的人全部被他的暗卫给挡了。据情报,楚遇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这位王妃啊。”

太妃的眼睛睁开,闪过一丝瑰丽的绿色:“本宫猜想,说不定是看上了他新王妃的医术。”

“医术?”青儿问了一句。

太妃嘴角泻出一丝莫名的笑意来:“是啊,听说半路上硬是将她快要死了的丫头给救了回来,料来还是有点本事的。”

青儿的手慢慢的沿着她的背脊骨往下,慢慢的伸进她被芙蓉花被盖住的身体,眼睛像狐狸一样的眯了起来,声音像是一只妖冶的红蛇:“一个小丫头罢了,太妃您担心什么。”

冰珠在手心慢慢的融化,不知道渗透进了哪里,太妃轻轻的“哼”了声,然后拨起自己的头,美丽的手伸出来抓住他的发,声音微微的冷:“连第一神医都没法子,一个丫头片子我倒不担心。但是,本宫就是不喜欢不听话的人。”

“是。”青儿恭敬地回答了一声,然后将自己的手伸出来,规矩的放在两边,接着道,“要不要青儿将她的王妃给废了。”

太妃微微一笑:“本宫想起来了,西北的大遒马上就要到了吧,听说此次来的可是公主和王子,而且大遒的巫师也随行,可使人生死白骨。我们何必亲自动手呢?”

青儿的嘴角一弯:“太妃您说的是。”

——

江蓠在院子里呆了七天,这七天当真是过得悠然至极。

这日天气晴朗,冬日的阳光懒洋洋的最是令人喜欢。清歌按照江蓠的吩咐,将屋子里压在箱底的衣服袄子拿出来晒。

清歌半眯着眼睛躺在旁边的椅子上,感受着这温暖的阳光,那日大雪之后,王都连着晴了几日,仿佛连心情也跟着疏朗起来。

而这个时候,明月端着一杯茶来到江蓠的旁边,道:“姑娘。”

江蓠睁开眼,笑着接过茶,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椅子:“坐下来陪我说说话。”

明月微微踌躇了会儿,然后坐下,挺直了背端端正正的,低着头将自己的双手放在大腿上。

江蓠看着好笑,这怎么像是被挨训的小孩啊,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她问道:“彩云呢?”

明月低着头,声音像是蚊子似的:“她出去了。”

江蓠点了点头,伸手轻轻的拿过她的小手,明月的手微微一缩,但是却被江蓠给制止了。

江蓠看着她的手,微微有些责备的道:“给你们的药膏怎么没有用?”

明月的脸一红,努力的想要握起自己的手,将那红通通的伤口遮挡起来:“习惯了。”

江蓠听了这句话,心中一痛,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说出“习惯了”这三个字来呢?她转头对着清歌道:“清歌,将我配的那润肤膏拿来。”

清歌正在拍衣服上的飞尘,“哎”了一声,然后就回屋将东西拿了出来。

江蓠接过药膏,然后摊开明月的手,将药膏一点点涂抹在明月的手上,明月隐隐的想要挣脱抗拒,但是手微微一缩便迎来江蓠的眼神,她只有不安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眼睛悄悄的抬起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江蓠将她的手放回她的膝盖,道:“如果你们再这样,我就将你们还回去,如果你们连自己都无法保护,还拿什么去保护他人。”

“不!”明月瞬间抬起了自己的头,“姑娘,别,别赶我们走。”

江蓠微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我要你们保护自己。”

明月惊慌的眼神定下来,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江蓠端起茶,轻轻饮了一口,道:“这样的天气,想来映月河旁的梅花看着应该别有情趣。”

那晚的情景依然在目,不是惊涛骇浪,只有温馨宁远。

江蓠的嘴角浮起一丝恬静的笑意。

明月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事情一样,道:“姑娘,最近王都大概还会热闹一回,因为,大遒的人要来了。”

------题外话------

推荐一篇文:邪魅魔君独宠妻: 十方城,被神眷顾了千年的地方。

汐颜,既是十方城城主的嫡亲血脉,也是人人喊打的天生废脉,更是一个废物。

她在在城主府中过着人人可欺的卑贱生活。

族人恨她,只因认为她玷污了十方城千年神域之名。

亲人怨她,视她为一生耻辱,任由城中众人将她活活埋葬。

当她历经艰辛,好不容易从地里钻出来,迎接她的却是一次注定悲壮的远嫁。

魔界尊者,传说青面獠牙,吸食人血,残忍无道,这样的人要她嫁?

嫁就嫁,她还怕了不成?

再次归来,她脱胎换骨,笑看苍生。

步步为营掌中剑,睥睨天下啭九天。

刑天神剑,一斩夺魂,二斩斩月,三斩破天。

欺我辱我者死,伤我害我者亡。

天要辱我,我负天。

人要欺我?

找死,你来。

想滚,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