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7章 被抓

第四十七章 被抓

大遒的事江蓠听听便可以了,对于这个国家江蓠知之甚少,只知道民风很是剽悍,兄弟共妻这等事在他们看来那是在平常不过的,江蓠觉得,如果硬要找一个解释,那便是他们那里女人少,要将资源最大化利用。

而最近有一件让江蓠心情舒畅的事,那便是成元帝不再限制她们的自由,可以随意出入行宫,但是必须有记录。其实想来倒也是极其正常的,年关将近,各种类型的聚会连绵不绝,虽然按照江蓠现在的行情,那些眼高于顶的贵族是不会愿意邀请她的,但是周国的三女,想来也会受到邀请,所以成元帝以此考虑,这种决定做的实在不算是突兀。

这日傍晚夕阳欲沉,仿佛一个大大的灯笼一般红通通的挂在枝头,江蓠想起那晚映月河上的梅花盛景,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所以便叫了明月彩云和清歌一同前去。

虽然阳光正好,但是冬日毕竟还是冷的,江蓠抱了小铜炉,披着上次楚遇给她的红狐披风,驾着马车前往。

到的时候夕阳已经陷入云海,只留下云霞翻腾,映得眼前的的素净梅花反倒多了许多的艳色。

那晚所有人都去主街凑热闹去了,现在这样的风景倒吸引了不少的人前来,江蓠戴了帷帽,由三人陪着下了马车。

红狐披风映衬下,她几乎将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风吹来,她挂在腰畔的一串玉铃铛清脆的想着,堪可入画。

别人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是稍微有点眼力的,都看得出她身上的那件披风价值千金,绝非平常人所有,所以,便是有动了些歪心思的人,也不敢稍微异动。

江蓠走到梅树下,想起那晚泊在此处的小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

她刚刚想到这儿,突然间神色一凝,眼睛飞快的往河对面一看,却只看到几个人影,并没有什么异常。

但是江蓠知道,刚才那目光太过灼烈,带着些兽意,她绝对不会感觉错。

彩云和明月对视一眼,显然也感觉到了,她们向江蓠看了一眼,江蓠知道她们的意图,然后点了点头。

明月留了下来,而彩云却一闪身闪入梅花林中。

半晌之后,江蓠看着对面的人影飞快也闪开,她转头对着明月一颔首,然后朝着马车处走去。

江蓠刚刚迈开步子,几个贵族子弟就迎了过来,眼睛直往江蓠的身上飘。

江蓠的记忆实在太好,所以这几个人便是化成灰她也认得,那日固凌公主的梅宴之后,对她和楚遇大放厥词的人。

那些人本就是王都的小霸王,一见江蓠这般形态殊色,自然要忍不住。此处梅林繁盛,挡住了众人的目光,三个人围上来,将江蓠明月和清歌围在中央。

江蓠的声音平淡无波,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不知诸位有何贵干?”

那一双清凌凌的眼透过帷帽依然能感觉到,那人忽然觉得这目光有些熟悉,但是在江蓠那清脆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他的脑袋一冲,忍不住伸出手去,江蓠往后一退,他的手只摸到她的衣襟。

那衣襟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他正心摇神晃,突然间全身一僵,呆住了。

“砰”的一声,那人直直的倒了下去,剩下的几个人全部呆住了,往后一退,警惕的看着江蓠。

江蓠将自己的帷帽一拉,露出那张素莲般的脸来,看到这张脸,其他人都是一呆。

江蓠淡淡的道:“我想告诉诸位,我其实算不上好人。”

她清凌凌的目光冷冷一过,不理会众人,侧身而去。

彩云的小小身子在夜色中穿梭,仿佛青雀般的几个起落,便奔过旁边的长桥,打小就被训练,她相信自己的能力,所以任何的危险在她看来都是可以闯一闯的。

那边梅林处的人影一晃,便要躲去,她心中一急,不由加快了步子,但是随着那人影往暗处,别说人影,便是人声都没发现。

她仔细的嗅了嗅,发现点恣意的奶腥味,她皱了皱眉,这气息实在不算陌生,当年在漠上的时候,随着殿下的暗卫前行,躲在马肚子下穿过羊群,约莫就是此等感觉。

她霍的一醒,猛地想要后退。

但是,已经迟了。

狼的兽意顿时充满了周身,一只手突然从阴影处伸出来,一把钳住了她的琵琶骨。

她只能不动,忍受着那剧烈的疼痛。若是她警觉性高些,也不会一招被制。

身后的人身材高大,她只觉得自己小小的身子被那阴影罩得严严实实的,旁边一个微粗但是很美的声音响起来:“直接杀了吗?”

彩云学过西北的外族话,虽然僵硬,但是听却听得懂的。

“杀了多不好,巫师说今晚我们会在此地碰上那个人,我们的目标是她啊。”

“巫师怎么看呢”那个很美的女声又响了起来。

彩云的心中暗惊,自己明明只感觉到两个人的气息,哪里来的第三个人?巫师?不会是……

她来不及猜测,一只冰凉的手指突然放在她的眼角,冰冷的像一条寂寞的蛇。

“这个小东西很有趣,暂时不要杀她。”

这声音幽暗而华丽,仿佛水钻镶成的野兽,用冰冷华美的舌头轻轻的卷过你的耳膜。

“刚才那边的那个女人竟然懂毒?嗯,试试?”那巫师的声音根本就是飘着的,仿佛整个人都是一缕孤魂般的飘,诡谲至极。

彩云的心中生出莫名的惧意,还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那只冰凉的手指突然网下一掠,掐入她的脖子。

剧烈的疼痛伴随瘙痒挤进来。

“将她扔到那个女人面前,我要看一看她到底有多厉害,值不值得我去动手。”

“不过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中原女人,巫师您何必亲自动手?”

“黛越公主,我已经寂寞了这么多年,再没有什么东西跑出来让我玩耍玩耍,我可能都要自杀了,但是达拉神说过,自杀之人必堕阿鼻地狱,我还不想如此死法。”

彩云正听着,那只手突然一转,轻轻在她的额头一点,她眼前猛地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题外话------

某吹:我一直在想多久给阿蓠找个男二啊~

九殿:你试试?

阿蓠:真的可以吗真的真的可以吗?我要~

九殿:阿蓠~阿蓠~阿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