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8章 杀客

第四十八章 杀客

手中的小铜炉微微的凉了,清歌用小铁钳夹起放在马车夹层内的银炭,往里面添火,准备拿去给站在外面的江蓠。

江蓠向明月看了一眼,只见她小小的眉头皱着,右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腕。

“怎么了?”江蓠问道。

明月将自己的衣袖捞起来,然后伸出手去,江蓠一看,只见那雪白的手腕上一丝血红的东西慢慢的蠕动。

“这是——蛊?”江蓠不确定的问。

明月点了点头:“这是双生蛊,但并没有任何的毒,在我和彩云还是胎儿的时候种下的,可以感知双方。现在,彩云有危险。”

江蓠一听,正待说话,清歌从马车内钻了出来,手里捧着小铜炉递上来。

江蓠一边接过,一边对着明月道:“我们去那边转转。”

明月犹豫了会儿,江蓠微笑道:“现在人多。”

现在人多,不论是谁都不好出手,不必太过担心自身的危险。

明月也只好点了点头,然后三人沿着长河前行,她们刚刚迈出百米的距离,一道黑影突然间砸了过来!

明月下意识的就想挥过去,江蓠却一把抓住她的手:“是彩云。”

明月立马变挥为揽,将砸过来的黑影的接住,低头一看,正是脸色苍白的彩云。

江蓠一看她的脸色,立马道:“将她放在地上,她中毒了。”

明月听了,急忙将她放在地上,江蓠立马跪坐在地上,伸出两根指头在她的手腕上一搭,然后一顿,迅速将手指移向她的颈部,伸出手指拨开她的发,立马就看见了一个戳开的伤口,黑色正在蔓延。

江蓠道:“去马车内将银针拿过来。”

清歌正待答应,但是明月已经飞快的一闪,眨眼间拖着银针袋过来。

江蓠将银针袋卷开,拈起毫针在肩前穴上一点,然后拿起锋针,在那红点的周围一挑,那凝固的伤口突然间迸裂,黑色的鲜血涌了出来。

明月有些诧异的看着,江蓠道:“我这种方法只是暂时延缓毒素,现在我们马上回去。”

明月急忙点了点头,然后抱着清歌起来,江蓠将自己的红色披风解下来盖在她身上,然后急速的往前。

三人进入马车内,江蓠对着明月看了一眼,然后伸手在她的手心上一划:“刚才有人跟着我们。”

明月一惊,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江蓠一向对气味很是敏感,所以,那气味很淡,她还是闻到了,在彩云的身上有一股合欢香,这种香性极烈,几乎可以算是这世间最厉害的催情药,而在刚才,经过梅林的时候,她故意在后面,清楚的感受到真正的味道在自己的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

彩云的武功不凡,那些人能将彩云如此简单的制服,可见武功之高,恐怕自己稍微开口都要被发现,所以只能比划。

江蓠的手指继续在她的手心上写到:“彩云的毒耽误不得,待会儿我们就算走大道也要经过一段没有人的地方,所以接下来,我们必须分头行动。”

明月立马摇了摇头。

江蓠微笑的看着她,写到:“我现在的身份不平常,他们不会对我轻而易举的下手,明月你不必担心。这种毒平常的大夫救不了,我房间里盒子里有个小瓶子,待会儿你跟清歌先走,拿出来给彩云服下。”

明月盯着江蓠,只顾着摇头。

江蓠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写到:“那人的武功显然高出你,我们现在根本没办法。所以,你先走,我先在大街上走走。人多的地方肯定安全,你去找九殿下。”

明月看到江蓠这么说,盯着那末尾的几个字看了半晌,方才点了点头。

马车开始前行,沿着人多的大道向前,到了繁华的地段,江蓠对着清歌道:“我下去买点东西,你们先回吧,待会儿来接我。”

清歌还自懵懂,只能睁着眼点了点头。

明月将江蓠的披风递给她,江蓠对着她安抚的一笑,然后下了马车。

马车停了一会儿,然后猛地开奔。

江蓠刚刚下车,便闻到那种合欢花香,就在自己的周围凝定不动。

但是很奇怪,你闻得到这种合欢香气,但是却根本感受不到它在哪里,江蓠的目光微微一扫,看着人群,没有发现任何的疑点。

其实江蓠刚才对明月的话都是为了安抚她,自己的身份现在什么都不是,根本不会有人在意,那人都既然敢把彩云甩过来,可见是有恃无恐的。而他的目标显然在自己身上,看来自己倒是凶多吉少的。

但是到了这样危险的时候,江蓠依然心中平静。

任何的慌张都于事无补,江蓠的目光开始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目光在对面的连绵的阁楼上一停:

无边风月居。

这竟然就是那资料上令她大为上心的地方,她微微的凝神,微微犹豫了下,然后向对面走去。

这无边风月居不仅有最强大的情报网,而且还是王都最大的赌场合青楼。

这样的地方,很有可能一整晚会充满人,所以,要想躲避危险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可是她刚刚来到前面,却被两个闪出来的青衣侍卫拦住:“请您出示入门帖。”

江蓠眼神一闪,倒是没有料到这个地方已经成为整个王都最不容易进去的地方,不管你是谁,必须要有帖子才能进入。

江蓠微笑颔首:“抱歉,初次来此。”

说完转身稍微离开一点,但是却并不离得太远。

无边风月居的主人想来不简单,自己在这里就仿佛在他的地盘上一样,料来应该要受点庇护。

时间慢慢的过去,周围的气息突然间变得不寻常起来,江蓠便是没有武功,也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阴冷感。

而这个时候,她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一群人影,一匹疾驰的骏马飞速的往这里奔来!

人群突然挤向两边,将江蓠与周围的人影完全的隔绝开来,而此时,那马匹突然发出一声嘶吼,那马上的从马上栽倒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集上去。

江蓠心道不好!

当众人的目光与她隔绝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她,往后轻轻一拽!

------题外话------

阿蓠:是谁拽我啊?我要把他拍飞!

某吹:嘿嘿,你拍吧拍吧拍吧,我支持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