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9章 神箭

第四十九章 神箭

江蓠的手正准备将准备好的药粉撒过去!

“是我……”这声音如此轻,如此淡,却立马令江蓠完全的停住。

身体倒入冷香中,那熟悉的温度,那熟悉的安稳的感觉。

她的身子突然一轻,一只手顺手揽来,贴在她的腰上,一裹。

江蓠的眼睛一花,就看见灯火在视线中拉出一道线,然后衣襟稳稳的坐在了那匹受惊的马上。

马一声长嘶,在楚遇的手下仿佛兔儿一般的温顺,然后甩开马蹄奔向黑夜。

江蓠将自己的脑袋从他的胸前抬起来,就对上他一双温柔明亮的眼,他的嘴唇微微勾出一丝好看的线条,却不语。

江蓠不敢与那如海深邃的眼眸想触碰,只能微微撇开眼,声音也不由轻了些:“殿下,你怎么在这儿?”

楚遇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将她被风吹乱的一丝发给拨开,微笑道:“我在无边风月居。”

这样温柔的动作,反倒令她心中七上八下起来,她低着头,只触到那绣着银线流云的衣服,柔软的,带着药香,说不出的感觉。

她正在想着,却不料楚遇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压,她猛地贴了上去,脸顿时微微的烫了起来。

隔着衣衫,男子不同于女子的胸膛结实而有力,充满了力量感,那心跳如此分明的跳跃在耳边,沉稳。

江蓠从来没有和男子如此的亲近过,和别人也就罢了,但是眼前的这个男子,总是在温柔如水中让她感到惊心动魄。

而这时候,马却突然停了下来。

江蓠抬起自己的头,才发现楚遇的手指轻轻的拈住一根血色的飞刀,她脑海微微一过,就知道刚才楚遇的那一按是为了自己免受暗器的威胁。

举目一看,他们进穿到了一个小巷子里,四处都是黑暗。

而更大的黑暗却在慢慢的逼近。

一排黑影密密麻麻的将他们围起来,一道仿佛幽灵般的影子仿佛飘在地面一样,幽幽的与黑暗一色。

明明眼前如此的危险,但是江蓠却毫无紧张之感,仿佛身边有这个人陪伴,所有的危险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楚遇的眼在移开江蓠的时候突然一变,死寂,冷漠,看到哪儿便是万人枯骨,他的手往后一伸,操起这马上挂着的弓箭。

江蓠的目光忍不住看他。

这弓是普通的弓,这箭是普通的箭,但是当拿在他的手里的时候,整个天地顿时凝固。

江蓠只看到他那瘦劲分明的手指在弦上一抹,箭矢微微一搭,手轻轻的一抬。

满月弓弦,欲射天狼星。

她在他的怀里,仿佛被那种神秘的力量笼罩,只感到他整个人都锋利到无可匹敌的地步,他嘴角满不在乎的笑着,艳色嘴唇燃烧如火。

那种强大,是对生死,对天地的睥睨,那种强大号召力,仿佛千万军队于身后,挥手屠城。

他的手指就那么一松。

“咻——”

箭矢的白光在黑夜中拉出一道流星般的线,仿佛要将这方圆三尺凝固的空气撕裂!

静止变为流动,绞起来,摇起来,晃动起来!

黑衣人飞快的散开,但是,迟了!

箭矢如有生命,瞬间的没进他的胸膛,鲜血热辣辣的溅开!

然而那箭却未停,依然如破竹之势往后,将他身后躲之不及的一人狠狠的戳穿,然后毫无停滞感,带起两人的身体狠狠的钉在墙上!

仅仅是一箭,一箭而已,却已经将所有人的震慑住!

江蓠几乎被那一箭的风姿惊住了。

楚遇却转而看向她,微薄的气息轻轻地擦过她的耳边:“试一试,嗯?”

如此的情景,他竟然敢让自己这个菜鸟上阵?虽然自己很想很想。

她那双眼眸闪着光,在黑夜中令楚遇痴迷,他已经将弓箭放到了她的手里,叹息般说了一句:

“这,本来只属于你。”

江蓠还来不及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楚遇已经握着她的手把住了弓箭了长柄。

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在手中缓缓流淌,仿佛激流一样瞬间袭来。

仿佛有什么影子从脑海中浮起来,她自然而然的挽弓,拉弦,搭箭。

楚遇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响起:“就是这样,拉满它,它是属于你的。”

楚遇的唇几乎要靠在她的耳边,那痒痒的气息温柔的萦绕,但是此刻,她的心,却是沉静如水。

她的脑海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把弓箭。

那些黑衣人突然向这边冲来!

江蓠清凌凌的眼看过去,随意的一松。

“咻——”

旷夜如水,弓箭却如飞燕剪水。

没入谁的胸膛?染红谁的眼角?

江蓠全身顿时一松,看着那人倒在地上。

她没有任何的武力,自然做不到楚遇那样将内力贯穿箭矢,一箭双雕,但是初次射箭,却仿佛千百次一样熟悉,仿佛她天生便是神箭手。

她不由的抬起眼,刚刚对上楚遇含笑的眼眸,星辰坠海。

“我们一起。”薄唇张了张,声音如迷。

江蓠的手腕被轻轻的把住,然后,一股温暖浸透。

弓箭抬起来,然后闪了闪,对准了那幽灵般的黑影。

那些黑影冲上来挡住那黑影,但是江蓠的脑海却惊讶的感受着,她可以看出那些人接下来的动作,那些人的速度,将要往哪里走,自己要怎样做才能从空隙中射向那幽灵般的人。

“准备好了吗?”

楚遇微笑的声音传来。

江蓠感受着他手指上的薄茧,此时竟然在猜想,他手上的茧,到底是拿弓拿出的,还是拿刀拿出的?按照他的能力,他完全有能力将这薄茧消除,令那双手更加的完美。他韬光养晦,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绝代风华,又为何留下这么一个破绽?

有些人,害怕有些东西太过浅薄,害怕在自己的记忆中难以寄存,不惜让那些淋漓的痛去刻满生命里的每分每刻,只为了不忘。

可是,这世间,谁能不忘?

江蓠的眼开着箭矢,而身后的男子却在看她,将她深深的锁进自己的眼眸里。

“准备好了吗?”楚遇轻轻地问。

江蓠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闭眼。松手。

它是属于你的。

------题外话------

某吹:哎呀终于将阿蓠的另一技能扒出来了!我真想快点让九毛将你骗到手啊,那么后面的情节就可以加快了~可是又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