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0章 误闯

第五十章 误闯

离弦之箭,在黑暗中擦过惊心动魄的光亮,那微微一弓的弧度,是上弦月边的一抹。

心有猛虎嗅蔷薇。

箭矢流星,穿过黑衣人奔来的空隙,向着那幽灵般的黑影射去!

他突然一飘,仿佛没有任何的重量,仿佛轻而易举的就能躲过这惊艳的一箭。

江蓠平静的看着那一箭,看到那幽灵人影穿梭而来,突然迎向那箭矢。

从黑暗中伸出一只死白的手,想要抓住它!

那只手就那样拿住了飞来的箭矢!

那样快的速度,那样猛地势头,但是却被那只手轻轻的钳住,仿佛拿住一根羽毛。

楚遇的眼睛沉静如水,目光依然睥睨,仿佛任何的对手都不曾入眼。

所有的黑衣人都对那幽灵黑影注目,仿佛这样惊天动地的一箭,对于这个人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江蓠的心中正惊讶,对这个人生出佩服之意,楚遇薄如蝉翼的声音含笑道:“他输了。”

他的话音一落,所有的黑衣人突然露出了震惊的目光!

只见那幽灵般的黑影手突然一软,那被他拿在手中的箭矢突然狠狠的穿向他!

这样的距离,他只来得及微微错开自己的身子,任随那支箭没进他的肩膀,他的脚下一软,捂住胸口半跪在地上,猛地抬起头看向马上的男女。

这一瞬间,他仿佛没有实质的身体突然凝聚起来,最后凝聚成他从黑暗中射来的血腥的目光,如撕裂血肉的凶兽!

震惊!不甘!惧怒!杀戮!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箭?!

楚遇看去,目光比这黑暗更为浓稠,带着永恒的死寂和虚无。

他的手慢慢的抬起,瘦劲的手在黑暗中勾勒轮廓,但是却让这方圆十丈之地全部笼罩杀意!

他的手一放。

幽灵黑影猛地睁开了眼睛,突然向后一退,道:“走!”

但是,已经迟了。

小巷不知哪里围满了同样的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下来。

楚遇抬起自己的手,用宽广的白袍轻轻的为江蓠挡住眼。

冷梅药香裹着,那瞬间杀伐而起的血腥味都被排挤,无声的杀戮,快得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用利刃隔断了喉咙,让鲜血喷将出来。

那个幽灵黑影心惊胆颤的看向楚遇,然后不管手下的死活,急速的往远处飞奔!

楚遇冷眼看着他逃窜的身影,没有任何的动作。

眨眼之间,地下只剩下一地死尸。

这是楚遇留在江蓠身边的暗卫,就算今日他不在这里,江蓠也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但是对于他来说,除了自己,他谁也不放心。

那些暗卫在杀完人之后,齐刷刷的半跪在地,低头等着楚遇的发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小的巷道中却远远的传来人声。

“统领,我的马就是那些人骑入这条巷道的!周将军的急件还在里面!”

楚遇的目光一闪,立马便知道这匹受伤的马上的人是边关的传信军,怪不得有弓箭。

楚遇的手一抬,那些黑衣人立马闪入黑暗,楚遇的手往马鞍上一摸,拿着信袋抱着江蓠往旁边的红墙内一跃!

当那个人带着京都巡卫军的副统领奔进巷子的时候,只看见一地的死尸,当即,所有人被眼前的一片狼藉给吓住了。

这么短的时间,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那个副统领从马上翻下来,蹲到地上,将那些黑衣人的面巾拉下来,皱了皱眉。

这不是中原人。

——

江蓠被楚遇一带,钻进了旁边的高阁。

楚遇抱着江蓠,在屋顶上微微一点,瞬间来到近处一个灯火辉煌的阁楼,然后轻轻落在走廊下,将江蓠放下。

江蓠站直了身子,楚遇还扶着她的手腕,道:“刚才受惊了。”

经过这次,江蓠心中倒放松了许多,抬起眼微微一笑:“还好。”

阁楼旁边放着一盏朱砂琉璃灯,剔透的灯火晕染在少女的脸上,清凌凌的双眸抬起的刹那仿佛被水润了般,盈盈如珠玉,笑颜如花。

但愿长醉不复醒。

“叮铃铃”的声音突然传来,挂在飞檐的护花铃细碎的响了起来。

楚遇转开自己的目光,然后在走廊上走了几步,一把推开了高阁中房间的门。

江蓠没有料到楚遇这么“不客气”,也只能跟上去。

楚遇刚刚先开门,就听到一个声音不耐烦的响了起来:“谁?”

一个紫衣人影从三折蜀绣赵粉屏风后转了出来。

楚遇微笑着迎上去:“文兄,你在这里?”

转出来的人戴着一张金色的面具,嘴角孕育风流,但是却因为被人打扰而带着一丝烦躁之意,本来想给这个打扰他的人一个臭脸的时候,却硬生生将所有的怒气堵在了心口。

眼前的男子白袍如雪,站在那里仿佛将这世间的灯火全部扼杀,仿佛所有的一切皆为陌路。

这般的风姿,再加上那含笑的声音,实在是让人生不出脾气,竟然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有些迟疑的道:“你是不是认错了,我不是什么……”

楚遇眼角微抬,轻轻的“哦”了一声,一伸手在他的肩上一搭。

那人睁着不可置信的眼,一下子晕了过去。

江蓠走进来,倒是没有想到楚遇有这等骗人的本事,而这个时候,屏风内竟然又转出一名衣衫不整的紫衣女子,楚遇这回可没好心思陪她,捡起桌上的茶碗一点,那个少女瞬间便歪倒在地。

楚遇弯腰,伸手摘下那个金色的面具,只见面具下,是一张很好看的脸,常说女子面若桃花,而这个男子,也当得起这四个字。

江蓠根本不知道楚遇想要干什么,但是她也不太好过问。

而这个时候,楚遇抬起头来,对着她微微一笑:“这是无边风月居。”

江蓠微微一怔,没料到竟然进了无边风月居。

无边风月居不仅情报网强大,并且还是王都最大的赌场和青楼,真是当得起“风月无边”四个字。这个地方几乎占据了长宁街半边,所以他们此时还在它的范围内。

就在这个时候,脚步声突然传了过来,楚遇挥手将门关上,和江蓠互相一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把好听的声音:

“紫衣侯,赌局开始了。请您参加。”

------题外话------

某吹:咳咳,某吹的读者群正式建立了(建立这两个字肯定特别高大上,感觉是新兴国度的开启啊),群号是361820809

我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妹纸们,某吹敞开我宽广扁平的胸膛迎接你们~各种咬手指,你们快进来吧,进来吧。具体看书评区置顶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