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7章 亲吻,谁陷害谁

第五十七章 亲吻,谁陷害谁

夜色淡了些,也仿佛浓了些。

白烛寥寥,映得满室都是凄清,成元帝一人站在屋子里,垂下的帘子挡住外面跪着的皇子。

这时候,一个内侍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小心的在帘子外站着,声音低低的道:“陛下,九皇子来了。”

跪着的所有人全身都一僵。

帘子内沉默了半晌,才听到一句:“叫他进来吧。”

“是。”那内侍低低的应着,然后甩了拂尘出去。

众皇子相互看了一眼,各怀心思的低下了头。

片刻之后,一个轻轻的脚步声响了起来,众人的眼角一瞥,只看到一双绣着暗色流云的靴子从衣服下摆下露出来,在烛火的微光中飞出一线光芒。他们齐齐的想要抬头,然而只看到一个浅浅的背影,被满室的烛光笼罩着,仿佛高山卿云般落入万山之峰,被朗阔的苍色一淹,化为轻雾。

内侍小心打了帘子,楚遇迈入。

成元帝背着手站在窗外,身边的拔步**,安然躺着的是容颜尚美的妇人。

“父皇。”薄薄的唇滚出两个字,那颀长的身影微微一弯,仿佛青松一般,被雪挤压却未曾真正弯下。

成元帝回过头,看着他,顿了许久,方才道:“她走了。”

楚遇道:“她走时微笑着吗?”

成元帝仿佛瞬间疲软下来:“微笑着的。”

脑海里有什么景象翻滚出来,当拿着的枕头蒙上去的时候,她睁开的眼里看着他依然是带笑的。

或许,她是知道自己要杀了她的吧。又或许,相信他永远不会杀了她。

楚遇道:“皇姑姑走的开心,父皇又何必如此执着?佛曰‘众生无我,苦乐随缘’,父皇该为皇姑姑高兴才是。”

成元帝怔了许久,笑道:“是啊,你说的对。你不知道,她那么小,就这么高点。”

他说着用手比了比自己腰高的位置,继续道:“她要去打麻雀,我说,那是男孩子家做的事情,女孩子不要做,否则额娘知道了要打屁股。她不依,说什么男孩子和女孩子哪里不一样,反正我喜欢的,我才不要管别人怎么说呢。那时候她就像个高傲的孔雀,争强好胜的很,不论男孩还是女孩,非得挣个魁首,为这她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别人面前却死撑着,只到我面前来哭鼻子,我就安慰她说,放心吧,有皇兄在,会将所有欺负你的人全部摆平的。她那时候好像是这样说的吧,哼!谁需要你为我摆平!以后你的事我都给你摆平!你不知道那时候我以为她多天真,多笨啊,扎着两个总角,两条鼻涕抽着,像只傻傻的小狗。”

他说着笑了起来,神色有些渺远,但是眼神里却带了水色。

那时他以为她是只傻傻的小狗,却不知道她后来却真的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那么多的东西。当年皇权更替,她用自己的清白之躯陷害了他最大的敌手,最终让皇权落入他的手里。然而他那时还没有发现她对自己异样的情感,如果发现,是否就不会在那杯酒下犯下大错?以至于让两人终生痛苦,让素月早产而死?

这是罪孽吧,这罪孽就让我这个活着的人偿还吧,你们就好好的进入下一世,千万莫要进入皇家了啊。

楚遇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眼里没有任何的情感。

空气暗暗的流动,过了好半晌,成元帝才道:“你来找朕所谓何事?”

楚遇微微垂眸:“父皇,儿臣喜欢上了一个姑娘,想要和她在一起。日子定在五天之后,您看如何?”

成元帝微微一怔:“你确定?”

楚遇抬起眼,一双眼睛直直的看过去:“是的,孩儿确定。”

——

江蓠的手心拽着一把汗,慢慢的打开盒子。

盒子的第一层放着两个小小的暖炉,温度正好,她不由微微一笑,心中仿佛有淡淡的暖意滑过,她将其中一个拿出来,递给明月,道:“先暖暖手。”

明月接过去笼在手心里。

江蓠打开第二层,却只看到一沓宣纸,上面放着一张纸笺。

她拿起来打开,莲花打底的雪白笺纸上,是一行行宛如游龙的字迹,一笔笔晕染开来,滚烫的抹在眼角:

阿蓠:

此夜良久,憾不能同处之。遇拟婚期于五日之后,不知以为如何?纸上凤冠霞帔数套,可有入眼者?更漏渐短,余心汲汲,静候。

子修书

墨香于纸上腾跃而起,墨渍恍惚未干,她想起那日她那笔在花灯上一转留下的字迹,与此一般无二。

她心中不知怎地微微的暖着,软着,“婚期”二字灼灼,一路烧下去,竟然有些莫名的颤抖。在自己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如此淡然的约定婚期,仿佛与他而言,在没有什么比得这更重要。

她的目光落在那“更漏渐短,余心汲汲”之上,脸不由微微的发烫,她忽而想起夜晚下那含笑温柔的双眸,似长空雁过飞燕剪水,明明了无痕迹,却余风声落,涟漪漾。

她伸手拿起那一沓纸,每一张纸上都是浓墨重彩的工笔画,熟宣上纤毫毕现,想来画这衣服的人定是画中高手,狼毫小笔细细勾勒,逐层晕染堆叠出锦绣华服。

宣纸上的凤冠霞帔和此中流行的不同,流云般的散落开来,大红衣袍上依次层叠不同花纹,用得却是暗色银线。三指宽的玉带一收,可以想象的出来那种纤腰一束的美感。

她的手指慢慢的滑过那纸张,嘴角不知不觉的溢出一丝笑意。

没有哪个女孩没有憧憬过自己的婚礼,今日,有这样一个人,奉上这凤冠霞帔,又怎该拒绝?

楚遇……子修……

这四个字在脑海中轮回,到底是楚遇,亦或者只是简简单单的子修呢?她即使尽力的控制自己,但是却仍然无法对那个温柔如月的男子产生好感,但是楚遇呢?那样沉于浮世的风华男子,又怎么会一见到自己就这般的照顾自己,对自己那么好?背后的原因是为什么呢?那个人温润如水下,藏着多少的危险?

种种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半浮半沉,忽上忽下。

——

楚遇走出皇宫,夜色如水,长风袭上来,宽袍猎猎飞舞。

他微微的侧头,长风吹起他鬓间的一缕墨发,扫过那双眼,浮着深深浅浅的笑意。

他转头对着身后的云明华道:“准备好了么?”

云明华叹道:“殿下,您这样做合适么?人家姑娘都还没有答应,你就这样,好吗?”

楚遇微微一笑,道:“云先生认为我该如何做?”

云明华道:“殿下,在下有一点不明,那个,端和郡主您为何如此上心?”

楚遇的目光看向远处,那些蔼蔼的云层压下来,有什么东西要翻飞出来,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他的眼神淡了下来,对着云明华道:“云先生只需要照我的吩咐去做便可以了。”

“是。”云明华后退一步,恭敬的回答。

楚遇拂了拂自己的衣袖,道:“准备马车,往天牢。”

天牢位于皇宫之西,建于前朝,据说内置九百九间牢房,酷刑三百二十七种,能使受刑者痛不欲生。

楚遇下了马车,拿了成元帝的令牌,单独一人进入牢房。

他轻车熟路,直接唤牢头不必跟着,然后轻踩着步子前行。

一盏微微的灯火由远及近落到眼角,他不由停了步子。

油灯熏出一缕青烟,江蓠站在桌旁,垂下了头,发丝随着倾泻下来,仿佛流动的水,泛着鲜亮的光彩。她的手里拿着那些宣纸,纤细的指尖搭在纸上,有种莫名的温柔。火光围了她一圈,仿佛被拓在梦境里一样。

他轻轻的迈开步子。

江蓠被旁边的明月喊了一声,回过神来,目光一转便看见了楚遇。

雪白的长衣拢入眼角,这一刹那,心中忽然安定。

她刚刚将手中的宣纸放下,楚遇就进了门,他的目光锁上她:“抱歉,我来晚了。”

江蓠微笑道:“不晚。”

楚遇道:“走吧。”

江蓠点了点头。

没有多余的话,但是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江蓠回过头看着明月,道:“明月,我们走吧。”

走出天牢的时候夜色稀薄,天空泛起微微的白色,马车停在青石板上,江蓠刚刚想上马车,手攀住车厢,冷不防被一只手暖暖的握住。

那温度轻轻覆上,江蓠的手一顿,然后借着他的手踏上马车。

在她上去的时候楚遇也微微一托,随之进入,覆在江蓠手上的手顺势一转,瞬间将她的手握入自己的掌心。

江蓠感到他的动作,一颗心忽的一跳,微微一挣,却被他更紧的抓住。

那厚实的感觉令她心中一惊,她下意识的转过头,却不料楚遇正好弯身下来,那恍惚的眼眸令她一呆,来不及收回自己向前的态势,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的,楚遇微微一偏,她轻轻的贴上他凉薄的唇。

“轰”的一声,仿佛大火燎原而来,一下子心也止住了,下一秒仿佛奔雷般的响起来。

完了!

江蓠的脑袋一冲,全身烫得完整了,第一次失去冷静伸手要将楚遇推开,然后往后一退!

她的手却被楚遇拽着,她的后退慌张的一仰,被楚遇的另一只手稳稳的托住,然后靠向车壁。

忽然的相贴,身体触碰。

江蓠脸红得都快滴血了,两人的唇还淡淡的贴着,江蓠的心仿佛在擂鼓,不敢去看楚遇的眼,只能微微的垂下了眼,想要将自己的脑袋移开。

可惜她刚刚一动,楚遇那放在她腰上的手顺势一移,落到她的后脑上,制止住她的动作。

江蓠的脑海根本没法去思考他的任何动作,心慌成一团。

对面的男子凉薄的气息轻轻的笼过来,贴着她的唇微微的张开,低低的喊了一声:“阿蓠……”

是哪里来的落花摇落,纷纷扬扬的滚入水面,一点一点的泛起涟漪,将整个心湖震荡?

他的气息吐入,江蓠心慌意乱,仿佛猫一般的诺诺:“殿下……嗯。”

他轻轻的张嘴,在那朱色的唇上轻轻咬了一下,眼神温柔而清亮的罩着她,气息微微的起伏:“叫我子修……”

喑喑哑哑的,马车微微的晃动,江蓠火烧似的,睁着无措的眼睛盯着眼前的男子,那银色的面具上那双深邃的双眸,仿佛要将她给吸入,她仿佛走投无路,或许是心甘情愿,软软的喊着:“子……子修。”

这两个字揉了嫣红一地,沙沙的雨点似的,密密麻麻的敲在纸窗上,慢慢的起伏。

楚遇微微将自己的身子撑开,双眸含笑深深锁着她,江蓠屏住呼吸,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楚遇将自己脸上的银色面具一拉,扯开来扔到一旁,逼人容色在黑暗中直直迫来,江蓠的心微微加快几个韵律,刚刚向偏头躲开这极致的美色,却不料手突然一扣,楚遇的手穿过她的五指,以一种极致的缠绵的姿态将她一收,扣住她的脑袋,以唇侵来。

马车滚过路面的声音消失不见,侧耳那寒风吹动车帘的声音不再,但是却哪里来的浩荡的音律,自沧澜水尽的夜色中卷来,带着万山的松花,细碎的,温暖的,沉醉的,安宁的,激越的。

那凉薄渐渐成了热,顺着她的嘴唇一路前来,仅有的神智和冷静化为灰烬,这难以承受的热使她想躲,可是却不知道往哪里去躲,只能困在这里,任那汹涌的海潮一次次的席卷而来,剩下雪白的浪花翻滚着,占满自己的心神。

恍恍惚惚中,她听到一个声音:“阿蓠,嫁给我,好么?”

她睁着的眼不复清凌凌的模样,仿佛雨后湿润的青红,朦朦胧胧的带着鲜艳的水色,她看着他,那人的目光深深的,浓浓的,温柔的,寂寞的,或许,还有忐忑的吧。她脑袋成了一片浆糊,身子软倒在他的掌心,任凭他喜欢的模样,她听到自己发出一个字音,却仿佛渺远的在塞外:“嗯。”

她在他的唇齿间喘息,迷蒙间瞥见那双紧扣的手,以十指交缠的姿势按倒在车窗,车帘摇晃着被忽而吹散的风飘起,隐约的天光泻出来,仿佛一觚珠光倒入。

她抬起眼来,对面男子的发扫在她的周围,一两根没入衣领中,微微的痒,微微的刺。晨光拓下那如山川灵秀般起伏的轮廓,一个念头忽而升起:

这大概,是世间最好看的一张容颜吧。

……

楚遇终于移开了自己的唇,将软软的她轻轻的揽进自己的怀中,少女轻柔的身子仿佛一片云,小心翼翼的仿佛一碰就会散了。

江蓠微微的喘息,脑袋里全是刚才那滚烫的吻,一路摧枯拉朽的烧下来,任何的思考都已经消散,仿佛刚才的那一吻根本就是一个梦。

楚遇的手指轻轻地落在她的脸上,然后贴着她的脸将她的发微微一顺。

她的脸色已经慢慢的变回了白嫩,但是他触着她的耳朵,却烫着火苗,鲜红自粉嫩中冒出,仿佛血浸美玉。

“阿蓠……”他轻轻的唤了一句。

江蓠在这声中一顿,拼命压抑住自己飞快窜动的心跳,然后将自己的身子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楚遇也没拦她,只等着她在马车的榻上坐好。

她的手被裹在他的手里,也只能在他手里,江蓠不敢去看他,只能微微转开自己的脸,用另一只手掀开车帘,冷风吹进来,仿佛可以吹散自己脸上的热度。

怎么就成了这样?!

江蓠第一次恨不得将自己给埋起来,而且在那样的境地里答应了他的请求,虽然自己终归是要嫁给他的,但是答应与不答应完全是两回事的感觉。可是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呢?那时候哪怕他说任何事自己都会应了的吧。

而且,那样的亲吻,它到底是如何发生的?自己和他总共才见了几面,怎么会成了现在这样?

哎……

脑海里乱糟糟的一团啊。

马车慢慢的向前,江蓠的眼睛虽然看向车外,但是却根本什么景色都没有入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车外明月的声音弱弱的响起:“姑娘,殿下,皇宫到了。”

皇宫?

江蓠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到了皇宫外面,楚遇握住她的手,道:“走吧。”

江蓠在心中深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下车的时候楚遇依旧拖着她,她的鞋子落在碎花石上,一点灿烂的朝霞如此鲜明的落在她的眼前。心忽然就安宁了,她微微的顿了一下,将自己的眼睛转向楚遇,只看到他的目光向着她,她微微一笑:“走吧。”

保和殿内大柱撑起殿内穹盖,雕刻着盘旋的九龙,成元帝坐在尊位上,看着下面自己子嗣。长公主已经死了,全国最多就是三天的禁忌,三天后就会成为一桩往事。整个殿内都是三品以上的官员,还有就是大周送来的三个女子和前来的大遒公主和王子。

内侍从殿外进来,引着一对男女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

殿外一线光芒,伴随着他们进入。那雪般的长袍,如一地月光的溜进来,仿佛整个大殿都静了。为旁边的少女也是一袭素色,和那月光几乎融为一体。他们的双手相握,慢慢的踏入,在众人的面前站定,带着万里长秋般的光彩。

一对璧人。

这是所有人瞬间涌出的感觉,仿佛他们的相携是这时间最完美的事,亘古即存。

两人对着成元帝行了一礼,然后跪坐如旁边的软榻,和其余的皇子皇孙一起位于桌案前。

他们坐定后不就,七皇子楚原才进来,依然行礼,然后看向皇甫琳琅旁边的空位,走了过去。

这下所有人都到齐了。

成元帝站在高位,对着他们道:“长公主之事暂且作罢,按规格发丧便成。今日叫你们前来不过是为了一件事。大周,南国,大遒与我楚国联姻,共结秦晋之好。日子已经定了,三日后是老七和固凌公主的,五日后是老九和端和郡主的。之后便是周国送来的两人。”

二皇妃猛地一凑,被旁边的二皇子狠狠的压了一眼,只好不平的坐下。

但是成元帝却很快的看向了她,问道:“老二媳妇,你有什么话说?”

二皇妃一下子站了起来,道:“父皇,儿臣不服。”

成元帝皱眉道:“怎么了?”

二皇妃道:“父皇,七弟和固凌公主男才女貌,乃是天作之合,但是那位端和郡主,可配不上九弟。昨晚长公主仙逝和她脱不了干系,而且更重要的是,即使她是定安候家的嫡女,如果身子不干净了,我们还要么?”

江蓠听了这话,也不发怒,只是拿起一双眼睛看着旁边的二皇妃,道:“我自南国来,代表的不仅仅是我江蓠一人。不论二皇妃你说什么,都还请慎言。”

二皇妃面色一滞,江蓠继续微笑道:“我知道昨晚长公主戏台上的刺客留下了一些话,但是仅仅一面之词便定了我的罪名?便是江蓠再不知好歹,又怎敢轻易与他人厮混?若是如此,明知道来到楚国便是死,为何还要这般的向前?何不就在路上逃走?要知道此次的送亲队伍,也不过几十个侍卫而已,我自信从里面逃出还是不碍事的。”

二皇妃脸色微怒,可是江蓠依旧轻轻浅浅的坐在那里,未曾沾染尘埃的模样,她越看越怒,忍不住开口怒道:“你什么样子谁不知道?有本事叫宫里的婆子来看一看啊!看了就好了,我们就相信你了!”

看了就相信?江蓠一笑,如果自己真的顺从了,恐怕马上就会成为不清不白的,她面色一淡,道:“我乃南国定安候嫡女,端和郡主,那些婆子是何人?”

二皇妃还想说话,却不料一把声音冷冷的切断她:“二皇妃,我楚遇的妻子,岂能由他人相碰?”

一个“妻子”落下,江蓠的心微微一颤,而场上的众人全部都默了声,这楚遇是不管这端和郡主到底是什么样的,都要将她迎娶过门了。

成元帝一甩衣袖,道:“老二媳妇不必多说了!婚期已经定了,其他的人无需多言。”

成元帝下了这样的话,谁还敢说不好,心中暗暗猜测这成元帝的心思,不知道是对楚遇放任自流还是其他的意思。若是前者也就罢了,可若是后者,这位一直被大家忽视的人,可能就要重新估量了。

但是这个时候,一道明媚的声音却响了起来,那声音带着艳丽的色彩,热辣辣的:“尊贵的大楚陛下,您不是要让我选我的驸马么?”

成元帝带着笑意看向她,道:“哦,那么公主看上了什么人?我大楚什么都多,当然出色的男子更是不少。这坐着的都是三品及其以上的官员,年龄都在三十五岁以下,正当壮年,文武全才有的是!”

黛越站了起来,眼里闪烁着野性的光,她穿着大遒的紧身装束,愈发显得腰细腿长,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湛蓝色的眼睛一瞥,仿佛蓝宝石般的艳丽,有种不可方物的艳丽。这样的女人,不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足够吸引人的,更何况她身后还是成元帝颇为重视的大遒,一旦能娶到她,就意味着在朝堂上彻底站稳了脚跟。如今皇上年龄相匹配的儿子都已经是有主的了,现在的情况恐怕只能在他们中选。他们都抬起自己的头,尽情的打量着眼前这位风媚的少女,带着草原母豹子般的**。

黛越道:“我出生的时候,巫师曾说过,我会遇见这世间最厉害的一个男人,他有着狮子的血性和白狐的温柔,有着死神般的力量感。只有他,才能俘获我的心,让我这枝草原玫瑰心甘情愿的奉上一切。”

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塞外音色,但是一卷一卷的弹出来,有种奇异的美感,话语虽然大胆,但是有种不同于中原女子的风情。

成元帝也不由的笑了;“不知公主你看上了哪位狮子?”

黛越笑了笑,目光转了转,然后走到江蓠的身边,对着江蓠昂起了自己的脑袋:“这位端和郡主,请你退出这场争斗赛,我看上了九皇子。”

这句话一出,连江蓠也怔了怔,而她的手却被楚遇自桌下一紧。

江蓠看着眼前那艳丽大胆的少女,道:“公主,他不是你的狮子也不是你的白狐,他只是楚遇。”

他只是楚遇。

楚遇唇边的笑意深了深,星星点点的落在江蓠身上,她的小手暖暖的,仿佛怕握不住。

楚遇轻轻的拂了拂宽广的衣袖,仿佛一片云朵般的铺展,他脸眼睛都没有抬,发丝垂落,只有银色的面具若隐若现,他的声音薄而冷,没有一丝的温度:“我楚遇一生二十一年,于今只剩两年,生无所愿,只愿身边一人即可。”

黛越的一张脸青青白白,但是瞬间她就坐会了自己的位置,笑道:“没关系,我们草原的儿女就喜欢征服狮子。”

楚遇没有说话,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过了半晌,成元帝才道:“此事长久,不急。”

这件事便揭过未提。一时间司礼官员说了成亲等事宜,等到大家清楚之后,便散场了。

江蓠自然还和楚遇一道,进入马车之后,因为刚才马车内发生的事情和大殿内发生的事情,江蓠还没有彻底的回过神来。

马车穿过长安大道,穿东市,然后向那行宫行去。

到了行宫之外,楚遇陪着江蓠下了马车,江蓠现在只想回去好好想一想,平静平静自己的内心,她对着楚遇道:“我先回了。你小心些。”

楚遇点了点头,柔声道:“回去好好休息一会儿。等我。”

江蓠只有低了头应了声,然后转身由明月陪着往行宫内走去。

楚遇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眼角,方才微微笑了笑,然后转身迈向马车。

江蓠回了宁馨苑,只见彩云和清歌都在外面守着,一见到江蓠的身影,清歌惊喜的扑了过来,喊了声:“姑娘!”

江蓠微笑道:“你姑娘好好的,没事了。守了很久吧,瞧你眼睛上都有黑眼圈了,先去睡睡。”

她说着转向明月:“彩云的身子还没复原,一定要休息好了才行。你将彩云扶进屋子里休息,你也去睡睡。等精神头足了再说。”

“嗯。”明月应了声,然后去扶彩云。

江蓠这两日也着实的累紧了,回到屋子里,略微擦了脸,然后便扑倒在**。她将自己的脸埋进软软的枕头,那已经褪下去的烫又再次燃烧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唇边还有那寒梅冷香,一丝丝的无孔不入的钻进来,让人难以招架。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

时间转眼便过了,楚原和皇甫琳琅的婚礼也开始,今日事天监官选的黄道节日,阳光照得满满的,将整个王都的都照得明媚起来,从她的别院道七皇子的“郑王府”,十里红妆也不为过。这阵仗之大,恐怕也只有当年长公主下嫁的时候才有,这样看来,足可见皇帝对这门亲事的重视和满意程度。

晚上的时候,江蓠备好礼物,由明月和清歌陪着前往,混在浩浩荡荡的马车队伍里,一点也不显眼。

清歌从车帘的缝隙外打量着外面的人群,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不由吓道:“好多人!”

江蓠笑道:“人都爱看些热闹,你不也是吗?”

清歌看了看自家姑娘,道:“姑娘,你出嫁的时候会不会有这么多人啊?”

江蓠微微一笑:“要那么多人干什么?”

是啊,要那么多人干什么,成亲,不也就两个人的事吗?

郑王府地处繁华,占地面积乃是除太子府外最大的地方,红色的灯笼和红绸汇聚,只觉得红得触目惊心。江蓠刚刚下马,一个小童便奔了过来,对着江蓠道:“端和郡主,这是殿下给你的。”

江蓠接过他递来的信,拆开一看,却是今日楚遇因为有事不能陪同的信。她心中微微的奇怪,按理说这么重要的时候,楚遇不应该不参加的,那肯定有更重要的事。

她还在想着,突然感到有异样的目光向她射来,她侧眸一看,迎面对上黛越的傲慢自信的眼睛,她向着江蓠走了过来,道:“端和郡主来了。”

江蓠丝毫没有注意她挑衅的眼神,而是微笑着颔首,然后将目光转向她身后的两人。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蓝眼如宝石,整个人散发这爆发的力量感,料来便是大遒的王子赫玛。而另一个人,江蓠的目光滞了一下,这满天的阳光到了他身上都消失的一干二净,整个人仿佛蛰伏在黑夜里的蝙蝠,只有那双眼睛带着些诡谲的光,这人,根本就是那晚对自己出手的幽灵般的黑衣人!这样的天气里,他几乎从头遮到尾,只有眼睛露在外面,狭长的眯着,看着她,仿佛一条毒蛇慢慢的爬过背脊。

江蓠收回自己的目光,伸手拍了拍身边的明月,进入郑王府。

整个郑王府人来人往,达官贵族挤满一堂,江蓠由侍女引着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这个桌子上都是女眷,江蓠刚刚坐下,旁边的二皇妃看着江蓠,道:“怎么?今日端和郡主一人来的吗?九弟呢?”

江蓠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接过旁边的侍女递来的小暖炉,微笑道:“谢谢。”

那个侍女微微呆了一下,然后急忙的后退。那二皇妃见江蓠根本未理她,眼凌厉的一闪,怒道:“端和郡主难道没有听见我说什么?”

江蓠心中暗叹,一双眼睛清凌凌的看过去,不惊不怒的微笑道:“听见了,不知二皇妃还有什么话想说?”

她不温不火的笑着,让二皇妃一把针扎在棉花里,根本使不出劲,众人看着这边,旁边的八皇妃笑道:“二嫂,今日事七弟的好日子,别动气。”

那个二皇妃狠狠的看了江蓠一眼,江蓠反而微微一笑。

这时候丝弦之声响了起来,众人往门口看去,只见漫天的灯火中,楚原一身喜服,眉眼飞扬,整个人都光芒闪烁,而旁边的皇甫琳琅也是凤冠霞帔,垂珠下那张容颜若隐若现,让这堂上所有的女人都失去了光彩。

嘈杂的声音慢慢的涌来,一套礼节慢慢的做下来,直到将皇甫琳琅送进房屋后才算安静下来,一时之间觥筹交错声再起,又开始热闹起来。

江蓠对付着饮了几杯酒,脸不由的发热,而桌上的众人都已经到外面的园子里看大戏了,她站了起来,道:“咱们也去园子里去吧。”

外面唱得是一曲《喜相逢》,锣鼓喧天的,她微微有些恍惚,而这个时候,一个侍女匆匆走来,一不小心撞到了她的身上,吓得白了一张脸。

江蓠摇了摇头,那侍女急忙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您去换换衣服吧,郑王府那边的客房里,那儿有衣服。”

江蓠笑道:“没事,你且去吧。”

那个侍女急忙点了点头离开,清歌理着她的衣服道:“这个小丫头也太莽撞了!若是明月刚才没有出去,肯定就不会这样!”

江蓠道:“算了,咱们去把衣服换了。”

“是。”

——

三折紫月梨花屏风后,少女的手正在慢慢的解着衣服,细碎撒花百褶裙搭在了旁边的衣架上,红色的肚兜包裹的身体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她微微的皱眉,用旁边的锦帕擦过自己湿漉漉的身子,然后从旁边备好的衣服内翻捡着,挑出一件黄色的绣着雪芙蓉的小衣,慢慢的套到自己的身上。

黑暗中传来窸窣的响声,她却似乎没有听到,只慢慢的将玛瑙纽沿着腰扣好,刚刚扣到两个的位置,她忽然意识到不对,猛地回过头来!

一个高大的黑影瞬间扑了上来,她还来不及发出声音,便被一双手捂住了嘴巴,“砰”的一声,屏风被带着摔倒在地,少女发出“呜呜”两个字音。

黑暗中的男子眼中狰狞而恶毒,他强硬的伸出手,将准备好的封带贴到她的嘴巴,然后拧起她想要反抗的双手,一把将她摔到了旁边的**。

“怎么了?端和郡主是吧?你害了老子的娘,还想好过吗?”

他伸出手,一把撕裂她的衣物,压下去。

——

锣鼓声密密麻麻的敲起来,仿佛密集的雨点,灯火将天空都照亮,八皇妃突然转了头往四周看了看,道:“九妹妹呢?”

二皇妃皱眉道:“什么九妹妹,喊这个也不嫌弃。”

八皇妃一笑,并不说话,眼睛一转,脸色突然一变:“二皇嫂,你的手怎么了?”

二皇妃不满的顺着她的目光往自己的手看去,顿时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喊:“我的手!我的手怎么成了这样子?!”

只见那双被包养的粉嫩的手上,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黑色的斑点,并且这些斑点还在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蔓延开来,她着急的都快哭叫起来了:“快叫太医!太医!”

旁边的侍女立马领命而去。

八皇妃总觉得心中有点不平静,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而这个时候,清歌慌慌张张的前来,眼神不断的转悠,她心中一动,迎了上去,问道:“怎么了?”

清歌急道:“姑娘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呢?她问道:“怎么不见的?”

清歌急道:“姑娘被侍女淋湿了,便去换衣服。让我等在外面找明月。后来我等了很久,都没见到人,便一个人进那边的厢房,那么多间,我在外面喊了许久,都没有听到姑娘的回答!”

八皇妃皱眉,而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仿佛有些胆怯:“嗯,刚才我看到小侯爷去后面的南厢房里了。”

八皇妃心中一跳:“哪个小侯爷?”

那个回答的少女却是周国的贺月姚,她顿了顿:“今日坐在各位皇子中间的小侯爷。”

长公主的儿子!

这一瞬间她只觉得脑袋一晕,而旁边的二皇妃眼睛却是一亮,大声道:“端和郡主在南厢房不见了!快点去找找!”

八皇妃的眼睛一把看向她:“二皇嫂,你这是干什么?!”

二皇妃觉得自己的手上那恐怖的斑点也没那么恐怖了,她笑道:“干什么?找咱们的九妹妹啊。”

她说着身子一转,带着众人往南厢房走去。

二皇妃指挥着侍卫道:“将所有的南厢房都打开!”

“是!”旁边跟来的侍卫应着,然后分拨开始将所有的房间弄开。

房间一间间被打开,众人的心提起又落下,眼看就剩下几间屋子,而这个时候,一个侍卫突然停住,道:“这间屋子被锁住了!”

二皇妃的眼睛一闪:“给我撞开!”

“慢!”八皇妃上前一步,道,“二皇嫂,这样不妥,将大家都遣散吧,我留下来就可以了。”

二皇妃的目光扫过身后一片的贵妇,笑道:“你一个人留下来怎么可以,我们都担心九妹妹,若真是出了什么事,还不是让人伤心吗?总要让大家确定了才好。”

八皇妃心里拼命的想要说些什么出来阻止,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如果江蓠真的被那个尉迟锋给误了的话,这该怎么办?!尉迟锋的恶性没人不知道,当年的太子妃被他误了之后皇帝也能忍下来,换了江蓠,又是怎样的结果?那么要让她一个女子怎样在世人面前立足?过明天就是她的婚事啊!

那边二皇妃看到她这般的模样,冷冷的道:“给我撞开!”

“砰!”的一声,门板碎裂,二皇妃快步走上前去,嘴角一丝笑来。

清歌猛地扒进门内,只看得魂飞魄散,大哭一声扑了上去:

“姑娘……”

------题外话------

某吹:九毛,你这样做真的好么?真的真的好么?

九殿:哼。

某吹:你这样将人骗了你好意思么?

九殿:好意思。

某吹:……

(好吧,这章是某妹子想看亲亲,然后我就顺着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