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8章 剥茧,种蛊情丝

第五十八章 剥茧,种蛊情丝

一刹那间那些豪门贵妇也顾不得什么修养了,顿时往那些微的门缝中凑去,只见红牙**,女子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发丝披散,整个雪背露出,都是些青青紫紫的痕迹。

所有都猜到了结果,但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清歌吓得脚都在颤,眼泪无声的流下来,却不敢去将那扑在**的女子唤起来,只能沙沙哑哑的哭。

八皇妃镇定住自己,对着那些贵妇道:“全部退后。”

众人看了热闹,知道这种皇家丑事自己还是少参与的好,他们刚刚后退,只听到一把清凌凌的嗓音从后面响了起来:“怎么回事?”

众人猛地回头,只见一个美丽的小丫头手里提着一盏青灯,淡淡的光笼着旁边素莲般的少女,她慢慢的走上来,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仿佛在看什么怪物。

二皇妃尖锐的叫起来:“你怎么在这儿?”

江蓠不解的微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二皇妃一下子看向屋里的人影,怒道:“你不是在这里面换衣服吗?”

江蓠微笑道:“是啊,不过我换了衣服就走了,让明月陪着我到后面的园子里转了转,醒了醒酒,有什么事?”

八皇妃顿时松了一口气,上前一步道:“没事,九妹妹无需担心。”

她说着转过头,对着旁边的侍女道:“去看看**的是什么人。”

“是。”

江蓠走上前,微笑道:“二皇妃,你还是先去看看太医吧,你的手恐怕保不了了。”

二皇妃眼睛一瞪,将自己的手一提,这一看,整只手连着手臂都已经乌黑了,她尖叫一声:“太医呢?!太医到了没有?!”

江蓠没有再管她,而是来到门边,看着清歌的样子,轻轻唤了声:“清歌。”

清歌的身子一颤,然后猛地回过头来,转身扑了过来,放肆的哭起来:“姑娘!姑娘!”

江蓠伸手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道:“你姑娘好好的,我没事,我一点事也没有。”

清歌紧紧的抱着她:“呜呜呜,姑娘,我以为,我以为你……呜。”

江蓠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然后将目光看向床内,旁边的粗壮婆子正走到床前,拿着长袍将她的身体盖住,然后才将她的身子扳过来。

这扳过来的瞬间,大家都齐齐一怔,那女子玉貌花颜,却是周国来的柳盈。

她已经昏迷了过去,额头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那道伤痕沿着她的额头斜着经过眼角到耳朵,甚是可怖,看来这破相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八皇妃叹了一口气,幸好这柳小姐是昏迷的,醒着的话不知道还成了什么样,她吩咐道:“将柳小姐带下去,这件事不要传出去,大家都散了吧,这是七皇子的喜事。”

“是。”身后的人齐齐应了声。

出了这件事,大家的心里都梗着,没什么痛快的意思,罪魁祸首尉迟锋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这位深受成元帝宠爱的小侯爷,也不知道犯了这等事该怎么处置。

江蓠的婚礼就在明日,所以告辞着早走了一会儿。

夜里沉静如水,马车转过闹市,然后开始向行宫那条并无多少行人的道路前进。

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江蓠将马车的帘子掀开,然后轻轻的跳了下来。

她落地,然后对着车外驾马的明月道:“将人带出来吧。”

“是。”明月应了声,然后转身进入马车内,然后从马车的小夹间内将一坨黑影提了出来,这一坨东西看着挺大,但是明月却拎着他仿佛在拎一只小鸡,她轻轻一扔,那坨东西便“啪”的落到路边,然后发出一个痛苦而沉闷的哼声。

清歌呆呆的看着,吓了一大跳:“姑娘,这是什么?”

江蓠微笑道:“一个东西罢了。明月,将他弄出来吧。

明月走到那团东西旁边,然后解开袋子的细绳,提着那人的头发将那人给拉了出来。

一条赤白粗壮的身体露了出来,全身上下只在腰下面围着一圈东西。

那人的脸翻转过来,却是刚才众人口中的小侯爷,此时他脸上全是痛得抽搐的表情,鲜血正从他的眼角和嘴巴里流出来,滑进土里。

明月上前,一把扯了塞到他嘴里的臭袜子,尉迟锋睁着黑红的一双眼睛语焉不详的怒道:”你他妈是谁?!老子宰了你!“

江蓠慢慢的走到他面前,目光扫过被五花大绑的身体,微笑道:”小侯爷,我是江蓠,也就是有人告诉你的端和郡主。“

尉迟锋的眼睛登时瞪大了起来:”你是端和郡主?!你不是……啊!“

明月一脚踩了上去,将他脱口而出的话给踩回去,眼睛冷漠而锋利。

江蓠道:”实在让你失望了,今晚上与你共赴巫山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位告诉你长公主被我杀了的人的盟友。“

尉迟锋身子急速的震动,想要摆脱控制,但是只有身体在地面摩挲的声音,他想要怒吼,可是刚刚一张嘴,明月就一把踩进了他的嘴里,鞋子上不知什么古怪的味道钻进他的嘴里,他发了怒般的吼道:”你想干什么?!“

虽然句话从他的嘴里发出来听不清楚,但是江蓠还是准确的猜到了,她的眼角飘过来,无波,仿佛暗夜的一汪静水:”不干什么,就是想看看小侯爷的生命力有多顽强。“

”你要干什么?“他惊恐的睁着眼。

江蓠淡淡的道:”若非意外,那么柳盈的下场就是我江蓠的下场,我还能干什么呢?“

尉迟锋听了这话,开口骂道:”我要我皇舅舅杀了你!我……啊!“

他低低的一声痛嘶,明月的脚在他的嘴边狠狠的一掰,然后一踹,鲜血混着牙齿滚了出来。

江蓠微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想小侯爷大概还不知道什么是生死。“

她说着让清歌从马车内取出大针,然后接过往他走去。

尉迟锋哪里见过那么可怖的大针,直吓得想要后缩,明月将他踩得紧了些,江蓠低下头,素手将针往他的肩胛处一扎,然后一挑。

”啊……“他喑哑的呼喊,用尽所有的力气,但是却只听到弱弱的一个回声,冷汗从他的额头上冒出来,他看着江蓠的手抽出大针,然后往自己的心口上移去,他哀求道:”放了我吧……啊……“

江蓠淡淡的道:”放了你?如果我放了你,我以后会很麻烦,为了以后不麻烦,所以抱歉,我现在不能放了你。“

她说着素手快速的移动,那些筋脉在她的手下一根根挑断,那小侯爷开始的时候还在哀求,后面就转为破口大骂和威胁,可是当江蓠终于收回了自己手的时候,他却差点连呼吸的气都没有。

江蓠站起来,伸手接过清歌递来的帕子,一边抹着自己的手,一边慢慢的道:”小侯爷一生逍遥,恐怕没有遇到过真正的逍遥的人,那么小女就帮你实现如何?明月,待会儿将小侯爷的脸给踩了,记得不要让人认出来,为小侯爷准备一个破碗,明日且和那些乞丐一起沿街乞讨去吧。“

”是。“

躺在地下的死鱼用尽力气的动了动,却翻不出任何的水花,那些乞丐,他不知道吗,和狐朋狗友一起混的时候,就听说过那些乞丐的手段,为了争夺一点的食物可以做出任何的事情。

江蓠将擦过手的手帕往地面一扔,然后回到马车内坐着,清歌看了看江蓠,问道:”姑娘,那个人怎么了?“

江蓠垂下了眼眸,看着自己的手,顿了片刻,方才笑道:”没怎么,算了,现在我们等一等明月吧。“

”嗯。“清歌点了点头。

江蓠心中叹息了一声,这只是开始而已,一旦嫁给楚遇,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她很想让清歌一直都不知道这些黑暗,但是不行,她总要面对,还是让她早点看看的好。

片刻之后,明月返回,对着江蓠点了点头。

江蓠道微笑道:”也进这马车内坐着吧,我们还有人没有等来啊。“

明月”嗯“了声,然后钻了进来。

三个人坐在马车内,清歌心中微微的不安,看着自家的姑娘,只看到那张素净的脸上有种近乎于哀悯的神情,但是她的心情却忽然平静下来了,不论怎样,只要姑娘在,就一切都是好的。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才听到马车咕噜噜转动的声音,那声音慢慢的碾近,最后停住。

对面传来马夫的声音:”喂!让一个道行不?“

三人都没有回答。

那车夫对着马车内的人说了几句,然后再次抬高了声音:”马车里有人吗?有人就让让!“

可是他的声音传过去,却没有在对方那里浮起半点的水花,这时候,马车里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对面的车里是什么人?若没人我们就将马给赶了。“

她的话音出来,江蓠才揭开帘子,声音传了出去:”贺小姐,能否下车一谈?“

对面沉默了半晌,贺月姚才有些惊讶的道:”端和郡主?“

江蓠掀开帘子,露出自己的脸来,笑道:”是我。“

贺月姚惊讶的道:”姐姐找我什么事?“

江蓠道:”没什么,只是由几个问题想要请教贺小姐而已。“

这”请教“二字落下来,贺月姚不由一呆,然后下了马车,道:”姐姐您说的什么事,这样可让我受不起。“

江蓠微笑道:”不,你受得起的。“

她说完由明月陪着走下马车,那贺月姚走了过来,福下自己的身子,依然是温婉秀气的模样:”姐姐有什么事想要问我?“

江蓠伸手将她一扶,眼睛看向她,颇有些意味不明,直看得贺月姚低下了头,诺诺的道:”姐姐莫要这样看着我,我心里慌得紧。“

江蓠道:”如果一个人还能心慌便对了,可是贺小姐,我觉得,你好像没怎么心慌吧?“

贺月姚抬起头:”端和郡主什么意思,我不懂。“

”不懂?“江蓠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柳盈会成为你的替死鬼。“

”端和郡主……“贺月姚的脸色白了白。

江蓠阻止她道:”贺小姐先等等,等我说完再说可以吗?你其实早就和尉迟锋认识,并且是你告诉他长公主的死与我有关吧。我记得我去长公主府的那夜,曾经见过柳盈的马车,但是那辆马车内坐的不是柳盈,而是贺小姐你。你知道柳盈的所有,所以故意让我们发现那辆马车的痕迹,而也是因为如此,我在之后确实派人去查了的,而查到的结果,是柳盈和尉迟锋有交集。所以今晚之事哪怕我遭了秧,也只有柳盈去当替罪羔羊。可是贺小姐,我从来没有小瞧你。柳盈的脾气是骄横并且好胜,但是在某些方面思考的却不是那么深,你三言两语就可以挑拨柳盈来找我的麻烦,并且不断的让我认为和我作对的只有她,是不是?“

贺月姚紧闭着嘴唇,但是却是一脸委屈的楚楚可怜的样子。

江蓠微笑道:”可能贺小姐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那么再让我好好说说吧,其实刚开始连我也不相信,贺小姐除了心思聪慧无比之外,武功也很是高明。“

贺月姚的身子一颤,道:”端和郡主你说什么武功,我不明白。“

江蓠看了她一眼,然后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黑夜,道:”你还记得刚开始为我赶马的马车夫吗?那次我去固凌公主的梅宴的时候,曾经在半路中遭受过狙杀,当时我就在想,是谁想置我于死地呢?是固凌公主,柳盈还是其他人呢?于是在那车夫回去之后,我随手在他的身上洒了点粉末,这种粉末的气息可能你们闻不出来,但是我却可以,而这种粉末很容易传染,并且可以长时间存留。所以我就没让人跟踪调查他,相信这也是贺小姐一次次和他接触的原因吧。后来有一次我和贺小姐相逢,就闻到了这种气味,后来和贺小姐的每一次相逢,我都闻到过这种气味。贺小姐,一个马车夫,而且还是我的马车夫,怎么可能和你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有什么过密的交集呢?“

贺月姚抬起了自己的眼,没有刚才的可怜姿态,有的是一派冷静,她在等着江蓠往下说下去。

江蓠微笑道:”后来我派人查过贺小姐,才发现贺小姐外表虽然柔弱可人,但是实际上自三岁起便远渡东夷,学得一身高超的剑术,十五岁那年回到周国,期间已经让不下于二十人死于手底。最开始,我也没有想到贺小姐竟然如此的出众。依我想,恐怕这次周国派来的重视的人,就只有贺小姐和固凌公主吧。那位柳小姐不过是为了吸引注意力的。嗯,贺小姐,你看看,我说得对不对?“

贺月姚的眼睛看向她,变得锐利逼人,仿佛一把正待出鞘的利剑,她笑道:”端和郡主实在太聪明了,可是我和公主也只是派来和亲的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正如郡主与九皇子。“

江蓠微微一笑,并不作答,突然张嘴,对着贺月姚道:”贺小姐,现在还是不要出手的好。“

贺月姚的气息一滞,眼里第一次闪过一次惊异。

江蓠看着她道:”刚才在我说你学得一身高超剑术的时候,你就在窥着时机,你的身体因为要准备着出手而绷紧,气息血脉都在快速的流动,我想,恐怕我不开口,三次眨眼之后,贺小姐的剑就会刺来。“

贺月姚眼底泛起滔天波浪,是的,刚才那个时机她确实在等着出手,对面的少女太厉害,她要尽量不要让这些东西泄露出去,她计算着怎样一剑刺来,在那个丫头的手下让她毙命。虽然她看得出那个名叫”明月“的丫头武功很高,但是这么多年,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杀死比她更厉害的人。

但是,她却没有料到江蓠会发现!在她出口的刹那她全身的准备如东流水般逝去,没有任何的办法。

江蓠微笑道:”贺小姐,你试试将你的手放到腰俞穴。“

贺月姚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手往腰俞穴上一放,这一放,她的脸色顺便。

江蓠道:”贺小姐不必担心,我只是为你下了点东西而已,三日后就会恢复了,不过这三日,你要真正的当一名柔弱女子了。“

”你什么时候下得毒?“贺月姚警惕的看着她。

江蓠道:”刚才你走到我面前喊我‘姐姐’的时候我不是扶了你吗?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本来这药没什么,可是你运气想要杀我,这药就顺着你全身的血液流动,开始有了效果。“

贺月姚怔了半晌,方才露出一丝苦笑:”端和郡主果然厉害。“

江蓠道:”贺小姐过誉。今日夜已经深了,若有机会咱们改日再谈。“

”好。“贺月姚扯了扯嘴角。

江蓠转身离开,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对着她道:”烦请回去告诉固凌公主,我江蓠,实在是很佩服她。“

——

阴风谷。

夜里都是一片混沌,远远近近的山色起伏,有着狰狞的姿态。

哥舒千秋用针头切进楚遇的大脉,看着那乌黑的鲜血以一种回旋的方式倒流而来,他的手没晃,但是一颗心却抖得不成样子,他道:”殿下,如果你实在受不住便说一声。“

他自然知道这针切下去的痛是怎般的感觉,况且还是楚遇的身体,当年他曾随着师兄去治病,受这个针的人是周国的一个大将,曾经一个人扫了二百三十七人,全身是血的撑了回来,但是后来他的师兄为他切下这有”断魂针“之称的针法的时候,那个大将硬是痛得大吼起来,最后晕了过去。

但是眼前的男子呢?

旁边的楼西月一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一边道:”哥舒先生你管他干什么?就算痛得死去活来的他也会哼一声吗?让他痛吧痛吧,痛了或许他还知道自己是活着的。“

楚遇的宽袍在狂风中猎猎飞舞,他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比这浩瀚的夜空更为平静。

他仿佛没有听见两人的话一样,对着楼西月道:”这是中原的夜晚,仿佛永远都是混沌的,哪怕是极清明的天气里,也仿佛被遮在纱帐里。“

楼西月从石头上微微的撑起自己的身体,瞟了一眼,道:”我们已经从塞外回来了。“

楚遇道:”可我们终将回去。“

楼西月没有明白,他正想开口询问,没料到哥舒千秋吹着胡子怒道:”你们两个消停会儿行不行,没看到老子在弄针吗?老子在这儿心惊胆颤,一不小心就要把短命鬼的命送了,你们在那里谈得轻松自在的,老子心里不平衡啊。“

他头上的冷汗已经冒了出来,大冷的天气,又在阴风谷这个鬼地方,他的汗豆大的滴下来,粘到他的眼上脸擦都不敢擦。

真是要命啊。

他的一只手切着一条血脉,另一只手从旁边的小盒子里掐住一根似虫非虫的东西,然后喘息着道:”殿下,你决定了吗?这东西下去虽然可以保住你暂时没什么事,但是一旦发作老子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这痛听说天王老子也受不了,比我给你的‘断魂针’厉害多了。“

楚遇的眼角微微的往下,那一眼轻蔑而冷淡,只看得哥舒千秋一阵火起,心中暗骂,痛死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为了一个女娃子弄到这等地步,哎,幸好老子不知道喜欢女人的混账感觉!

他一咬牙,将那丝东西放到了切开的血脉里,那丝僵硬的东西在触碰到血腥味的时候陡然清醒了过来,然后疯狂的窜动,哥舒千秋几乎掐不住它,只好迅速的一放!

那恐怖的东西一弓,只有一指关节长的东西瞬间增长成一个指头那么长,然后一窜,就那样缩进了楚遇的血脉,疯狂的搅动,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只虫子在血脉中令人心惊的样子,但是眨眼间,那只虫子软了下去,然后一动不动。

哥舒千秋看得一怔,心跳了跳,难道楚遇的身子已经成了这样吗?!

然而楚遇却淡淡的低了低自己的眼睛,道:”这根死了吗?再多放两根吧。“

哥舒千秋听得心惊,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也容不得他去多想,他只有强忍着自己颤抖道:”殿下,真要这样?“

楚遇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遥远的夜空,什么话都没有说。

楼西月叹道:”就殿下这倔牛性子,您还想说服他吗?“

哥舒千秋顿了一会儿,然后果断的拿起两根虫子,往楚遇的血脉中一塞,他再次看着那两根虫子以疯狂的姿态窜进去,然后再次死去。

”三根。“楚遇看都不看一眼,冷冷的吩咐。

哥舒千秋深吸一口气,再次塞入。

……

”四根。“

……

”五根。“

直到第五根的时候,哥舒千秋才看到那些虫子拧成一股,然后顺着楚遇的血脉进去,逐渐的深入消失。

他急忙拿住止血药将楚遇的血脉伤口封住,蹲在地下良久才站起来,手一抹额头,湿哒哒的一手的冷汗。

”好了吗?“楚遇问。

哥舒千秋点了点头:”差不多了。五根啊,殿下,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对付它的反噬吧,一根我尚且没办法,五根我就只能为你祈祷了。“

楚遇若无其事的道:”无事,你们先走吧,我再在这里坐坐。“

哥舒千秋和楼西月对看一眼,楼西月坐了起来,突然眨了眨眼睛,笑道:”哎,我终于知道殿下您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楚遇转头等着他的”象牙“。

楼西月贼兮兮的道:”哎,这不娶了媳妇儿么?娶媳妇儿干嘛,肯定是为了暖被窝啊。哎,这春?宵苦短,咱殿下这是害怕事儿做到一半精力不够啊,哈哈哈。“

楚遇似笑非笑的道:”楼西月,你精力好得很?“

楼西月看到楚遇的嘴角一勾,顿时心颤了颤,差点从石头上掉了下来:”不不不,殿下您生龙活虎,我哪儿敢跟你比啊。“

楚遇手一挥:”你们先走吧,我再在这儿坐一会儿。“

两人只好点了点头,然后回去。

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之后,楚遇才像仿佛回过神来似的一笑,这笑隐入这迷惘的天光,时夜空中荡漾的长风一缕,逐渐飘远。

他将自己的广袖微微一拂,似剪了一缕清风,他手一伸,从旁边的山壁上拿出一把弓箭来。

暗夜里,那把弓箭仿佛流动着极致的光芒,一线弧度紧致而辽阔,仿佛上弦月色,满镀人间。

他摩挲着那弓柄,就像无数次寂寥中的想象,然而此刻,却终于将那虚无收归在自己的掌心。

他从旁边抽出一支箭羽,一搭,一抹,一勾,对着那虚无的悬崖,一松!

”咻“的一声,那箭羽飞速的向前,仿佛要将整个黑夜给刺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冲上云端。

他将手指放到自己的唇边,忽而笑了。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

江蓠用手将朱窗推开,熹微的光亮罩下来,远处的双阙楼阁勾勒出简单的轮廓。

清歌手里捧着一件披风走了过来,道:”姑娘,明儿可就是婚礼了,您可别受了风寒。“

江蓠回头看着她的一张红红的脸,一边接过披风一边道:”透透气也好,你瞧你,怎么穿着件小衣便跑了出来,去穿件袄子再说。“

清歌只有应了声,然后转身进入屋子里。

江蓠将披风系好,清歌便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走出来,看着江蓠,不由垂了眼,用手抹了抹眼睛。

”怎么了?“江蓠微微的惊讶。

清歌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明儿姑娘就要出阁了!可是,我的姑娘,咱们在楚国身单力薄的,处处都受着排挤,不知道嫁给那个九皇子之后又是怎般的一个地境。姑娘你这么好,怎么就成了这样。“

江蓠好笑的伸出手,为她擦了擦眼泪,轻声道:”清歌,不必担心,便就有我们自己,也能活得好好的。更何况,九殿下,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清歌可没有听见自家的姑娘说人用过”很好很好“的形容,不由道:”那九殿下对您做过什么,怎么很好了?“

她不知怎的忽然想起那日晨间迷蒙的吻,于万山遍野中裹着轻雾而来,触到哪儿哪儿便是春花十里溅水而开,碰到哪儿哪儿便是碧水悠悠潋滟涟漪,不由的心跳了跳,脸微微的发烫,她用自己微凉的手碰了碰自己的脸颊,自己也感到了那热度。

清歌奇怪的看着她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道:”姑娘,你的脸怎么红了?“

江蓠第一次有种招架不住的感觉,只好将窗户推得大了些,道:”昨晚的地龙烧的太旺,我有些气闷。“

清歌点了点头,道:”是有点,改日叫人将地龙撤些。“

江蓠只好点了点头,然后将话题拉开:”彩云的身子怎么样了?“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姑娘不必担心,您现在该担心的是,明儿的婚礼应该怎么办?到现在为止,那些嬷嬷们一个也没来。我看过别人家的小姐出阁,那可不是这样的派头,三天之前就开始来教授东西了,听说那些东西可深奥了,若是学不好,到了婆家之后很多都得不到新郎的喜爱。“清歌甚是忧虑的道。

江蓠自然知道所要教授的是什么东西,她急忙止住清歌的话,道:”咱们不需要。好了,备水洗漱吧,叫人熬些粳米粥,待会儿给明月彩云他们送点去。“

”是。“清歌只有应了转身往外走去。

江蓠吃过早饭,天色已经大亮了,她将手洗净了,正待将前些日子密封的药丸弄出来,却不料明月走了进来,平素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含了喜滋滋的微笑。

江蓠微微奇怪:”怎么了?“

明月笑道:”姑娘,姑姑来了。“

姑姑?江蓠不明,而这个时候,一些细碎的脚步声从远处慢慢的靠近。

江蓠走出门外,只见一个老妇领着一群青衣侍女走了过来,江蓠一看这老妇,便知是楚遇派来的人,自己曾见过她两面,第一次是在自己在皇宫雪中昏迷后醒来的马车里,还有一次就是她送来那些衣物的时候。

那老妇含着笑意看着她,在她的面前一礼:”老身参见端和郡主。“

江蓠急忙道:”嬷嬷您不必这样,且起来,莫要折煞了小辈。“

那嬷嬷依然将自己的礼节做得完美无缺,然后抬起头,道:”明儿是郡主和咱殿下的大婚之日。本来皇宫中要派人来的,但是老身向殿下请了这道差事,还望郡主莫要嫌弃老身才是。“

江蓠微微一怔,道:”嬷嬷不要这么说。请进来说话吧。“

那嬷嬷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江蓠进了屋子。

江蓠坐下,然后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嬷嬷也请坐吧。“

那嬷嬷并未推辞,在那椅子上坐下,然后拿着一双眼睛温情的看着江蓠,道:”端和郡主,本来今日皇宫中将送来玉如意和洛羽紫檀香等物品,但是殿下想来,这些东西咱们并不缺,便将皇宫中所有的御赐物品给退了回去。我们为郡主准备了点东西,希望郡主看看,满不满意。“

清歌在旁边站着,听着这嬷嬷的话不由得一阵肉痛,谁不知道嫁妆越多表示着姑娘所受的礼遇越高,那固凌公主的十里红妆可是羡煞了旁人。本来南国那边对公主就不怎么上心,这样一推辞,那样让姑娘的脸面往哪儿搁?

可是江蓠却只是淡淡的笑道:”无妨。“

门外的青衣侍女一排排的走了进来,然后将蒙在托盘上的锦帕拿了下来。

清歌的嘴巴一张,差点瞪掉了眼睛。

只见玉质的盘子内,放着的东西虽然小,但是每一件都精致到了极点,玉钗珠环光芒闪动。

嬷嬷笑道:”这都是贵妃生前的物品,都是没有用过的,虽然小了些,但是找这些东西颇花了点心思。“

江蓠只是微笑道:”多谢嬷嬷了。“

那嬷嬷的眼睛温和的落到江蓠的身上,充满了怜爱之意,她道:”郡主,以后,便得叫你王妃了。相信贵妃娘娘在天之灵,也会很欣慰。“

她说着站了起来,从旁边的侍女手里拿过一个木盒子,然后双手递到江蓠的手里,道:”这是老身为郡主准备的,这东西姑娘晚上的时候看看。“

江蓠伸手接过,道:”多谢嬷嬷了。“

那嬷嬷点了点头,然后让剩下的侍女走进来,将剩下的东西放下,那嬷嬷道:”这是其他的一些物品,郡主可以先看看。晚上的时候我再过来。“

”那,麻烦嬷嬷了。“江蓠点头致谢。

那嬷嬷点头,然后告辞而去。

江蓠看着她的背影,手里托着那个盒子,慢慢的打开。

只见那刻镂着花纹的盒子内分了两层,上层放了一页笺纸,她拿起来,一翻,却只有四个字:

余心汲汲。

她的心忽而一跳,说不出的什么感觉,仿佛一根羽毛微微的挠着,又是害怕又是痒。

她将纸笺放下,然后将第一层拿起来,看向第二层的东西。

清歌凑上前:”这又是什么好东西啊。“

”砰“的一声,江蓠一把将盒子关上,她急忙道:”没,没什么。“

清歌奇怪的看了自家的小姐一眼,江蓠若无其事的将盒子拿起来放到旁边,道:”你去叫明月和彩云来收拾一下这些东西吧。“

”哦。“清歌应了声,然后还是很好奇的看了看盒子。

”还不快去。“江蓠催促。

清歌只好极快的跑出去。

------题外话------

本来想今天写到大婚的,但是还是没有写到。明天大婚,不过,很纯洁,真的,不要拍我。

我要加快节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