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1章 一夜温馨

第六十一章 一夜温馨

清夜里微风淡,然而却淡不过他此时的指尖微扬。

青瓦绞作一团,仿佛一堵黑墙直直的撞来,但是那只反身过去的手,却在这密不透风的黑墙上轻轻一点。

一根食指。

那堵一往无前的黑墙,就这样瞬间停下,那只手却悠然的再次伸出中指,然后从里面夹出一个瓦片来。

随着那个瓦片的夹出,整堵青黑色的瓦墙就那样微微一错。

一片,两片,三片。

一片片瓦片开始落下去,每到相接之处,那些本该碰撞发出声音的瓦片却在瞬间化为粉末,然后无声的飘落。

飞退的身影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铸就的瓦墙在顷刻间无声无息的消失!

他的手微微的颤动,但是这样的颤动也只是眨眼,强大的心神使他迅速的收回自己的惊讶,刚才,那男子仅仅用一根食指就动摇了他的信心,这简直比杀他一刀还让他心弦巨震!

而楚遇却已经收回了手,手指不染尘埃,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再次执起缰绳,他护着江蓠的那只手,从头到尾没有丝毫的移动。

江蓠的脸贴在他的怀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到马停了下来,楚遇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到了。”

话音一落,一双手就稳稳的把住她的肩膀,她只有借着这力道直起身子,寒气瞬间笼了过来,辽远的景色在眼前铺展开来。

楚遇翻身下马,然后带着她下了马,然后伸手握住她。

江蓠只感到一股暖意顺着那只手传入自己的身体,她微微了然,也没有动作,只是任凭楚遇拉着她的手往旁边的山野走去。

江蓠虽然心中奇怪楚遇为什么带她来到这个地方,可是当她站在山野之上的时候,却突然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萋萋的草野在眼前无限的绵延开来,星辰远远的,可又像是近近的,一伸手就可以抓下一把来。风吹来,可是却不觉得冷,只觉得心中所有的阴霾都被吹散,天很高,而心,也瞬间旷阔,所有的欢喜,悲伤都填不满那一寸盈余。

天高,心淡,长风辽阔,她忽而觉得,这样的自由才是自己想要的感觉。

“阿蓠……”楚遇低低的喊了声。

“嗯?”江蓠不由的转头看去,眼角填满他的声容。

楚遇握紧了她的手,眼神滚着无数的东西,最终却只是淡淡的一笑,道:“阿蓠,我是个,病人。”

阿蓠平静的看着他,眼神清淡依旧。

“我活不过二十一岁,而你,今年才十八。”楚遇的声音微微的低哑,“有时候我会想,我这样会不会太自私了,就这样将你和我这样一个没有生命的人捆在一起。你还有很长很长的生命要过,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以后,你的生命里会有无数的人敬你,爱你,重你。你会像这旷野的星辰一样,即使落下也会再次升起。可是,我依然还是将你困在了我这里。”

仿佛一根手指徐徐的抚过心弦,他的每个字轻轻的低低的钻入她的耳朵,明明只是简单的陈述,却是江蓠却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一丝彻骨的悲凉蔓延进她的心里,她突地握紧她的手,仿佛害怕着什么。

“不。”她听见自己坚定的吐出这一个字,“你不会死。”

楚遇的身子一僵,然后慢慢的将自己的目光转过去,黑暗中她的目光是如此的亮,如此的坚定,一如当年。

“有我在一日,你便绝不会死。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却只有这个念头浮起来,这世间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消散,只有这样的一个念头。

楚遇深深的看着她,突然伸出手,轻轻的将她拢入自己的怀里,他的手在她的身后微微的颤动,但是嘴上却依然淡淡的含笑道:“我会竭尽全力的活下去的。”

阿蓠,这一世,我会竭尽全力的活下去,哪怕生不如死,也只是为了,让你,活下去。

江蓠没有料到楚遇会突然伸手拥她入怀,微微一怔,便也就随他去了。她心中不由的惊讶,刚才的那番话自己想也没想便说了出来,竟然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思维。

她微微的动了动,想要摆脱说不清的感觉,只好道:“这是哪里?”

楚遇轻轻的放开她,目光微沉,眼睛看着这眼前的一切,却仿佛透过这一切在看另一个世界:“这是周野,曾经毁于一场燎原的大火。”

曾经被火所毁?

在江蓠有关于楚国的历史中,似乎靠近的历史都没发生过一件事,看来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她微笑道:“那应该也发生了很久吧。”

“是……是很久了。”楚遇淡淡一哂,眼眸微微一压,但是瞬间便恢复常态,然后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嗯。”江蓠点了点头。

两人携手走下山野,白马无痕立马就靠了过来,然后亲昵的在楚遇的身边转了转,最后对着江蓠甩了甩尾巴。

两人上马,然后往回赶。

回到祁王府的时候也不知道多久了,楚遇帮她解下大氅,然后交给丫头们放着,然后才踏入房间。

屋子里儿臂粗的龙凤花烛还没有燃尽,一进入屋子里便是满目的红。

江蓠的心本来平静了下来的,但是一进屋看见这无处不入眼的红色和龙凤呈祥的样式,便不由的开始紧张起来。楚遇倒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伸手抓过旁边丫头递来的干帕子,走到江蓠旁边。

江蓠不由自主的僵了僵身子:“怎么了?”

楚遇含笑道:“更深露重,你发上顶了夜霜,别冷着了。”

他说完伸出手指,轻轻的沿着她的耳廓捞起一头的软发,他的手指碰着她的耳朵,她只觉得自己耳尖也烫了烫。所幸楚遇的目光落在那一头青丝之上,并没有发现,用干帕子温柔的抹下来,然后再轻轻的将她的发放下,对着丫头道:“将备好的热水端来吧。”

那丫头显然是经过良好的训练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去。

楚遇走到床边,将大红的鸳鸯被子一掀,只看到满床都是那红枣桂圆花生什么的,而在这一摞摞的干果中,放在旁边的却是一张雪白的锦帕。

在看着那张雪白的锦帕的刹那,连楚遇也似乎停了停,江蓠的目光本来随着他的手动,这一下,顿时面红耳赤的转了头,忍不住咬住自己的嘴唇,一颗心跳得厉害,眼角的余光却发现楚遇伸手将那张雪白的锦帕收了起来,然后手一抹,将整张**的果子扫了下来。

“嘀咕嘀咕”的声音在地上跳了几下,然后便归于安静。

楚遇道:“这**软些,到**来坐着吧。”

“嗯。”江蓠只能应了,然后走过去。

她刚刚坐下,那边的丫头便端了热水进来,楚遇道:“先到外面等着吧,过一会儿再来。”

“是。”那两个丫头将紫铜盆并帕子一并放下。

楚遇端起那些东西来到江蓠的身边,然后蹲下了身子,就将手伸过来。

江蓠一看,立马知道楚遇想要干什么,吓了一大跳,急忙制止道:“不可!”

然而楚遇却已经轻轻把住了她的脚,从容至极的道:“阿蓠,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今日你的脚应该有些痛了。”

江蓠一张脸红的跟什么似的,急忙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楚遇却已经轻轻褪下了她的绣花鞋,道:“阿蓠,我不知道怎么当一个好夫君,但是我会尝试着去做。”

江蓠心中微微的颤动,只能看着他轻轻的褪下了她的袜子。

楚遇的目光微微的一凝,那雪白的脚丫上已经起了些微的青紫。江蓠生于南国,南国的贵族女子都有裹足的习惯,但是江蓠自小便没人管束,也就没有裹足。然而在楚国,为了美观,都用极小的绣花鞋去套上新娘的脚,江蓠的脚虽然小,但是到底还是敌不过裹足的人,这一天都紧的难受,刚才还陪着楚遇转悠了一圈,更是如此。

楚遇的目光顿在那里,什么都没有说,而江蓠却被他的目光看的一阵脸热,忍不住蜷了蜷脚趾头。

楚遇的手轻轻的握住那双小脚,然后放入水中,指头在她脚底的涌泉穴揉按了起来,一股酥痒的感觉顺着那儿一直往上爬,弄得她几乎忍不住要后退,那感觉憋着,倒比那痛还令人难耐。

她不敢低头,只能侧头去看旁边的龙凤花烛,但是楚遇那瘦劲修长的手指却分明的落到她的心底里,一点点的撩拨着。

这人即使做着这样的一件事,却依旧仿佛高山卿云,望之渺渺,高华出尘。

等到楚遇终于用帕子抹干了她的脚的时候,她才忍不住松了口气。

但是这口气还没有松完,楚遇却已经站了起来,然后伸手将她拦腰一抱。

“殿下!”她不由一阵轻呼。

楚遇伸手揽住她,微微一笑,却不说话,只将她抱起来,然后穿堂而去。

江蓠看到门外边站着的那些丫头婆子全部弯腰躬身,不敢抬头看他们一眼。

大红的衣角荡过长长的走廊,琉璃灯火从眼前一盏盏后移,片刻之后,楚遇踢开了一间房门,然后将她放了下来,微笑道:“里面是浴池,你先去洗洗澡。”

江蓠才知道这是带她来洗浴,她轻轻点了点头,不敢看楚遇的眼睛,然后转身走了进去。

楚遇在后面轻轻为她关上了门。

江蓠赤着脚踩在绵软的羊毛毯上,然后往里面走去。

浴池里面气雾很大,热气蒸腾着,江蓠转过一圈屏风,便看见一个浴池里面已经放满了热水,而在旁边,却依次摆着胰子,棉帕等洗浴东西,还有内衫等衣物。

江蓠洗澡向来不喜欢有别人在旁边,那些贵族或许有这个规矩,但是江蓠却不喜,便是清歌也不能,而楚遇这里,显然也没有他人。

她解了衣服,然后将自己泡入水中,拿过旁边的帕子洗了起来。

洗了小半个时辰,江蓠觉得整天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便穿好备好的衣物,正好合身。

但是没有外衫,这样出去又有些不妥,她只能再次将红嫁衣的纽扣一个个的慢慢的扣上,这嫁衣的纽扣实在多得紧,说是扣子越多,便将新郎扣得越紧,所以这嫁衣都是往纽扣多的那边的做。

好不容易扣完了纽扣,她才走到门边,刚刚一推开门,却见楚遇已经站在了旁边,但是一根湿润的发却还扫在眉角,看来也是洗浴完了的。

他看着她,微微一笑,这一笑,看得江蓠的心跳又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几个调子,她微微红了红脸,轻声道:“殿下也洗浴完了。”

楚遇点了点头:“是,那边还有一个,好了么?”

“嗯。”江蓠点点头。

楚遇伸手将她一揽,然后抱入怀中,他的气息轻轻的触在她的额头上,然后往会走去。

洗浴之后,他身上的呢冷梅香气未淡,反而更深,但是这深却并不显浓,而是更加的清透,仿佛整个人都像是冷梅塑成的一样,他的身子仿佛也微微的烫着,隔着衣衫也能感受到那热度。

进屋的时候灯花刚好爆出一个细微的声响,屋子里已经收拾干净了,他将她放到**,轻轻的理了理她柔顺的发。刚才江蓠几乎已经将自己的发给抹干了,所以只有微微的润意,此时柔顺的贴下来,在他的眼底,那便是一幅画,在自己的心间用簪花小笔珍重的勾起来。

江蓠坐到**,手撑在床沿,握了一把汗。

楚遇微微低头,那修长的指尖仿佛点水一样,然后那密密麻麻的纽扣就开始在他的手底解开,轻快的仿佛用刀在割。

江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楚遇将她红嫁衣挂在一边,然后手指移到自己的腰间,将玉带一抽,然后那件大红袍也松散开来。

江蓠飞快的抬起一眼,正好看到他微微松散的中衣内那两抹勾着斜飞的锁骨,一滴水珠滚在那儿,顺着他微微的一俯身转瞬没入。

江蓠的脸更红,心跳的更快,觉得嘴巴干干的,手心里全是汗,慌得很。

楚遇俯下身,乌墨般的发挡住那繁盛的灯火,问道:“灯火照着好么?”

江蓠干巴巴的道:“还好。”

楚遇手一挥,屋子里的火熄了大半,他道:“留两盏龙凤花烛吧。”

“好。”江蓠觉得火光这么一灭,这氛围更是说都说不清楚,只能讪讪的应了,然后微微的往里面一退,想要隔他远一些。

这人的容色和气息实在太过逼人,即使这样,她也觉得心在飞快的打着鼓。

楚遇却在她移开的位置下躺了下来,看着对面的她睁着眼睛,却早已经没有了平常那股子清冷的劲,脸也开始泛红了,耳朵更是红的快滴血了,素莲却变成一朵乍开的红莲,艳丽添在她身上的每分每寸,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却是极清极淡的,恰如她的人一样。

他的手伸过去,拨开她的一缕发,觉得汗腻腻的,他含笑问道:“很紧张?”

江蓠动了动嘴唇,很想说出个“不”字,但是却挤不出来,全身僵着,她确实紧张了。

楚遇微微一笑,挥手打下厚厚的芙蓉帐,轻轻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睡吧,我的姑娘。”

------题外话------

抱歉,为了固定时间,所以今明两天都少点字数,以后会补上。明天就十点钟发文,明天以后就早上八点。

嗯,想想还是解释一下,吹真不是故意不写他们的洞房的,而是按照九毛的性子,他其实是个完美主义的追求者,所以他绝对不容许阿蓠在没完全爱上他前做一些她稍微有点不情愿的事。按照阿蓠的性子,她是外柔内刚,很理性,所以,她虽然对九毛有好感,但是他们一起的时间总共加起来都还没二十四小时吧,喜欢有,爱还不是。

我喜欢水到渠成的感情,所以,你们看不到洞房神马的,但还是很温馨的吧,不要砸我~

ps:感谢依水柔荷妹纸的评价票和两张月票。

感谢wangyangyang妹纸的一张评价票。感谢wxhxxsy妹纸的一张月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