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2章 酒中滋味

第六十二章 酒中滋味

江蓠没有料到自己会一夜安眠,睡得极是安稳,本来料想今夜会在忐忑中度过的,可是被那温暖的梅香裹着,却比任何安神定气的药物都有用,片刻就睡着了。

卯时初的时候,她便醒来,眼角触着那鲜红的颜色,微微一怔,然后迅速将自己的目光转向旁边,却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但是那冷梅香却依然在床间,浸进这大红的锦被。

楚遇似乎怕她受冻,走得时候将被子紧紧的捂住她的脖子,在被子的一角压了软枕。

她不由自主的浮起一丝微笑,伸手将软枕拉开,然后将身子蹭过去。

这个时辰的冬晨,还是漆黑的一片,屋子里留着的龙凤花烛还在微微的跳动着火苗,轻轻地,就像她此时的心跳。

她从**坐起来,用手去拨那垂落下的芙蓉帐,刚刚掀开,便对上一双含笑的眸子:“醒了?”

只见对面靠窗的榻上,楚遇披了件白裘坐着,左手拿着一卷书册,就着旁边的灯火看着,此时向她看来,眉目仿佛被山水浸透,一笔笔皆是无尽的风华,如被刀刻般的隽永。

江蓠的心跳再次漏了一拍,点了点头,微笑道:“是。醒了。”

楚遇站了起来,将书卷放到旁边的案上,然后走过来,道:“先进去躺躺,我去叫明月把衣服送来。”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的身子缩进床内,楚遇的脚步声淡淡的远去,不一会儿,另一个脚步声传了过来,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外屋,隔着帘子问道:“姑……王妃,衣服送来了。”

听见明月的声音,江蓠下床穿好鞋子,道:“进来吧,明月。”

明月抱着团软云般的衣物走进,看见江蓠,脸微微一红,喊了声:“王妃。”

江蓠伸手接过她的衣服,微笑道:“怎么紧张了?喊着不顺溜?彩云的身子可大好了?”

明月抬起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看着江蓠,然后慢慢的开心的笑了:“彩云的身子已经完全没事了。”

江蓠摸了摸她的头,然后道:“清歌在哪儿?”

明月道:“殿下将她安排在了别处。”

江蓠点了点头,道:“现在她恐怕还在睡觉,等醒了就跟她说我很好。”

明月点了点头,这时候楚遇的声音传来:“待会儿还要进宫去一趟,要耽误两个时辰。”

明月在楚遇进来的时候便全身凝住,眼睛只看着地下,仿佛随时随地准备着屈身跪下去,也仿佛只有跪下去,才能表示这么多年来这个男人在他们面前展现的强悍的力量的敬畏。

江蓠自然能感觉到明月在楚遇进来之后的紧张和惶恐,心中微微奇怪,但面上却只是微微一笑,道:“明月先下去吧,先给我端碗梨花露来。”

“嗯。”明月急忙应了声,然后转身离去。

江蓠手里托着衣服,然后看了楚遇一眼,却见他正在打量自己,不由脸上又是一红,然后低低的道:“我先去穿衣服了。”

楚遇微笑着点了点头。

江蓠抱着衣服走进侧厢,里面放着三折泼墨山水图屏风,她站在里面将衣服穿好了,然后走了出来。

明月已经将梨花露给送来了,楚遇正在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将梨花露就热水一滚,看着她出来,眼角微微一抬,剔羽般的长睫在旁边挑着的灯火下划出一道细微的光芒,他的眼睛落到那一身白底青花的衣服上,含笑道:“很好看。”

若是别人这么一说江蓠也就淡然一笑,可偏偏对面那人不论容华气度都是举世无双,这样被他一说,心中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只能当做没听见。

楚遇慢慢的搅着热水,道:“还有些烫,先等等。”

江蓠点了点头,突然想起昨晚他喂东西给自己吃的情景来,微微踌躇道:“嗯,子修,以后的东西,我自己能动手的,让我自己动手好不好?”

楚遇看着她一会儿,轻轻一笑:“好。”

江蓠的心顿时落下去大半,无论怎样,自己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办好一切事情,这些东西在她的身子里根深蒂固,想要摆脱却是不能。

这时候丫头们鱼贯而入,端着洗漱用的盆子,水,帕子,青盐布等东西进来。

江蓠和楚遇洗漱之后,然后江蓠才去将温度刚好的梨花露喝了。

这厢明月和彩云却端了早饭进来,按照的是江蓠平时的口味,极其的清淡。

两人对坐而下,楚遇拂了袖子,拿起乌木筷子递到江蓠的手中:“看一看合不合口味。”

江蓠接了,吃了一口小粥,心中暗自惊异,这样的味道是自己所想要的,但是在楚国以后清歌虽然吩咐过厨子,但是却无论如何都熬不到这份上。她细细的吞了,点头笑道:“嗯,好吃。”

楚遇的眼眸浮起温柔的笑意。

吃晚饭之后,东方的天空已经打了一抹亮色,细细的,仿佛被谁漫不经心的勾了一笔。

清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急急的:“姑娘……姑娘……”

一边说着一边跑进了外屋,然后直直的掀开珠帘冲了进来。

江蓠心中暗叹,楚遇身边的丫头都是安静且懂规矩的,即便是楚遇这般的容色,连自己看了也忍不住,可是那些人竟然像是没瞧见一样,可见不是一般人。可偏偏清歌这急冲冲的性子,在这里面倒显得突兀了。

“姑娘!”清歌一头撞了过来。

江蓠没法,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我好好在这儿呢。”

清歌抱着她呜呜了一声,然后道:“我就没离开过姑娘你这么久!姑娘你可千万别扔下我啊,还有,姑娘昨晚没人欺负你吧?”

她说前面两句话的时候江蓠都还感到窝心,可偏偏最后加了那么一句,让江蓠顿时有种想把她的嘴给堵起来的冲动,眼角不由自主的往楚遇那边飞去,只见他悠然坐在那里,眼睛闲闲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来。

江蓠本来就热的脸更热了,她将清歌从自己的身上扶起来,道:“什么事都没有。九殿下还在这儿呢,注意一些。”

“啊?!”后知后觉的清歌顿时站直了,眼睛立马甩向楚遇,这一看,眼睛直了直,就差将一双眼珠子瞪出来了。

江蓠无奈的捂额,对楚遇道:“小丫头被我惯坏了,没大没小的。”

楚遇含笑道:“嗯,小丫头挺有趣。”

好吧,有趣,是挺有趣的。

楚遇站了起来,道:“时辰到了,咱们且去皇宫吧。”

江蓠点了点头,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姑娘,我要去吗?”

江蓠摇了摇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先熟悉熟悉这里。”

清歌“哦”了一声,有些怏怏不乐。

江蓠倒不是不想让清歌去,清歌的性子极是容易闯祸,在皇宫那种地方反倒不自在。

宽敞的马车内垫着厚实的白狐裘,一盏琉璃灯挂在里面,温光充满整个车厢。江蓠和楚遇对坐在里面的小几前。

江蓠手里抱着小暖炉,而楚遇却微微低下身子,从旁边拿了一套玉盏出来,然后将挂在车厢内的小茶壶提溜下来,伸手倒了一盏递过去:“这是六安茶,虽没有三针雨花茶润口,但还是可以。”

江蓠一看那冒着热气的茶,便知道是楚遇在走之前叫人煮好的,于是伸手接过,略略一饮,心中惊叹,看来煮这茶的也不是一般人,虽然只吃过一次楚遇住的茶,但是他看似温和的茶道里却包含着一股子汹涌的气势,而这人的茶却是从头到尾都是绵长的,料来是位老者。

一路上也是无话,到了皇宫外面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楚遇扶着江蓠下马,然后由等在外面的引路太监往保和殿走去。

殿内依旧满满当当的坐满了皇子皇孙,一看到两人进来,全部被那毫无遮挡的光芒给震住了,但是也迅速的压了下去。

两人坐到位置上,成元帝笑道:“真是很久很久,大家没这么聚过了。”

众人没有说话,心中却都了然,这么多年来,好像只单单缺一个楚遇。而今日,在成元帝的提醒下,众人分明的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楚遇开始真正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了。或许以他的身体根本没法登上大宝,但是当成元帝的态度对他转变的时候,他却可以作为左右手来使用。

不得不提防。

坐在皇帝旁边的是一个云鬓花颜的美人,是性封的张贵妃,和有着灼灼火焰的原来的皇贵妃不同,这女人身上都是温和,但是江蓠却知道,这才是真正厉害的对手,如果她要与他们为敌的话,她笑道:“陛下,看我大楚子孙,当真是大国风范,皆是人才出众。而七皇子和九皇子娶得新人,也看着非凡,当真是一对璧人。臣妾按规矩为她们准备了礼物,不知道可否拿上来?”

成元帝道:“准备了礼物就带上来吧,也正好将朕的拿上来。”

“是,陛下。”那张贵妃笑了,对着旁边的内侍吩咐了。

片刻之后那内侍便带了丫头送了东西上来。

江蓠和皇甫琳琅同时出位,然后上前,接过旁边的侍女递上来的茶,然后递了上去:“父皇。”

成元帝依次接过呷了一口,然后便放下,对着他们笑了笑。

这位老人,一点也看不出那日对着江蓠疾言厉色的模样,他道:“左边的是给七丫头的,右边的是给九丫头的。”

“谢父皇。”二人应了。

没有皇后,张贵妃便算是后宫内的一枝独秀,在名义上虽然不能待以皇后之尊,但是在实际的位置上却是很有分量。

两人依旧接了新茶,然后走过去递上。

张贵妃接过皇甫琳琅的茶,笑道:“人说天下双姝,今日一瞧,果然非凡,我楚国的公主可没有这般出色的,七皇子倒是好福气。”

皇甫琳琅微微低头,道:“贵妃娘娘谬赞了。翰风人才非凡,对我也是甚好。那是我的福气。”

她说着脸上浮起一点红霞,更增丽色,让人觉得便是一点的苦头,也不能落在这美丽的女子身上。

旁边的内侍捧着一个盒子过来,那张贵妃道:“里面是我的小小心意,你且收着。”

“谢贵妃。”皇甫琳琅接过走了下去。

江蓠也将自己的茶送上,那张贵妃同样的接了,目光落到她的身上,略深的一看,道:“这便是定安候的嫡女啊。”

她的话语里倒有几分说不出的叹息,然后就将准备好的盒子递了过来。

江蓠淡淡的接过道谢,然后退了下去,心中却生出三分惊异。

从第一面看到那张贵妃起她便觉得她有问题,她的面色看起来正常,但是眼睛深处却带着什么东西,让人极为的不舒服。而就在刚才,她给她盒子的时候露出的手腕,更加让她坐实了心中的想法。那只雪白如玉的手腕上,青筋一股股的拧着,别说平常人,便是武功像明月这等的,恐怕也受不住,但是那张贵妃却依然谈笑自若,那么就只有两种猜测,一是这为面目温和的贵妃娘娘,武功深不可测;而另外一种,便是这位张贵妃,已经被人用药物强行改变了筋脉,并且控制住了。而改变筋脉这等事,便是江蓠做也不能有十分的把握,可是那人却成功了,可见在医药方面有着非凡的造诣。可是,谁又会去控制她呢?

江蓠暂且放下自己的思考,准备回了祁王府之后在和楚遇说。

她刚刚坐下,便听到殿门口的内侍的声音传来:“太妃娘娘到。”

这一句话刚刚一落,几乎是所有人都齐齐的一肃,而楚遇却依然漫不经心的低着头,伸手旋转着手中的青花瓷杯。

江蓠看了楚遇一眼,然后将目光瞟向殿门口。

对于这个厉害的女人,她没出现江蓠倒没什么心思,但是她一出现,江蓠也想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只见一行浩浩荡荡的侍女进入,然后分列两边,一个绿袍男子走入殿中,微微的弯下腰,伸出手。

一只戴着琉璃护甲的手轻轻的放在那绿袍男子的腕上,那是一只很美丽的手,美丽就像是用玉雕琢的。

这是江蓠见过的,女子中最美的手,而且,也是最年轻的手。

一截轻红色的纱衣飘了进来,这么冷的天,走进来的丽人身上却穿着夏日的衣物,长长的裙尾落到殿面,衬得仿佛一只高傲的孔雀。

这是一种完全美丽自信的姿态,皇甫琳琅虽然美丽,但是也没有这人的自信,仿佛天下间在没有比她更美丽的人。

她走了进来,仿佛二八韶龄。

成元帝从自己的位置上下来,他的语气竟然也是恭敬的:“太妃今日怎么有兴趣出来了?”

太妃一边走着坐到旁边的位置上,一边道:“今日这么热闹,听说七皇子和九皇子都成了亲,便想来瞧瞧。”

她说着目光落到楚遇的身上,道:“九皇子身子还好?”

楚遇抬起眼,一双眼睛无波无怒的看过去:“托太妃娘娘的福,还好。”

“嗯。好便好,别委屈了人家姑娘。今日本宫也没带什么礼物,青儿,给每位送上一杯酒吧。”

“是。”旁边的绿袍男子应了声,然后拍了拍手,旁边的侍女便递上了酒壶,那青儿伸手执起酒壶,在每个杯中倒了半杯,然后吩咐送下去。

而那青儿却自己端了两杯,慢慢的走到江蓠和楚遇的身边,伸手一抬,眼睛里闪着妖娆的光:“殿下,王妃,请用。”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聚集了过来,这般让太妃娘娘的男宠敬献的,这可是独一份。

而楚遇的目光却淡淡的落在那酒杯上,没有伸手,也没有拒绝。

江蓠只感到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她下意识的认为那酒杯中的酒水有问题,可是这大庭广众之下,要么是所有的酒都有问题,可是那太妃怎么可能这样做?要么,这酒中的东西只对楚遇有用,可是她闻了闻,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妥的地方,或许,除了一丝丝或许是错觉的腥味。

她微微一笑,然后伸过手去:“这杯,让我替着饮了吧。”

太妃的声音笑道:“嗯,九皇妃倒是真心疼人。”

江蓠也不说话,而另一杯酒却还在那里,江蓠正准备饮了,却不料楚遇一把握住她的手,然后含笑道:“早晨我本不爱吃酒,既然太妃这般厚意,我又怎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