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6章 一波又起

第六十六章 一波又起

这么多的血,这么多的血!

她几乎又是慌乱又是心痛,可手还是忍不住在他的身上游走,粘稠的血液透过来,根本触摸不到一点干净的地方。

楚遇的胸膛微微的起伏,他低下头,伸手轻轻捧着她的脸,含住她的眼泪吮吸,低低的安慰道:“阿蓠,没事,那不是我的血。”

他感受到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心下又是怜惜又是宽慰,放下自己的手想要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可是刚刚一收却极快的放开。

江蓠反倒一下子抱紧了他,低低的喊道:“子修……”

这两个字如此珍重,珍重到卷在舌尖上都忍不住想要收回去,害怕眼前的这个人会随着她的张口而又消失。

楚遇轻轻的托着她的手,轻轻地叹道:“阿蓠,松松手,我的身上是血。”

江蓠的心顿时“咚”的一下落了地,她没有松开自己的手,反而抱得紧了些。

楚遇轻轻叹了一声,唇边却浮起一丝微笑来,也伸手将她轻轻的拥了,道:“让我们先把这些人解决了再说,嗯?”

江蓠才陡然惊觉现在时机的不合适,不由将自己的手松开。

楚遇伸手握江蓠的掌心,却摸到微微粗糙,他的手一顿,低低的道:“你受伤了。”

他的目光沉了下来,浮动的睫羽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他没有说话,只是改握了她的手腕,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浩荡的夜风吹来,他的手指却传来暖意,那些冰冷的寒意从里到外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的白袍已经看不出任何的白,混沌的血色融入这黑夜,几乎成了一体。

他们站在高处,就这样明明白白的将自己的位置露了出来,等待着那些黑暗中蛰伏的危险尽情的使出手段。

刚才那些追着江蓠而来的黑影却不知道何时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半点影子,但是那股合欢花香依旧浓郁。

一线风吹来,似乎将暗夜里的迷雾拨开。

楚遇突然伸出了手。

两根如玉的手指对着虚空微微一夹,突然偏头,唇角泻出一丝光,如九重地狱绽放一朵曼珠沙华,艳丽的惊人,却也让人心悸。

那夹在虚空中的两根手指,突然轻轻的一抽,那宽广的衣袖微微一摆,他两指一松,突然轻轻的一弹!

“叮!”

两指轻弹的瞬间一道寒光突然往后飞去,在那原本的黑色夜空之下,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排诡异的影子。其中一个人还拿着长剑往后飞退,而那道寒光毫无疑问就是楚遇弹走的那道。

江蓠的心中也不免诧异,这是什么身法?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楚遇一弹指破了他们的阵法,将他们给逼了出来,此时所有的影子齐聚下来,那寒光不再收束,陡然间密密麻麻的罩下来,从四面八方织成一张密密的网!

楚遇的一只手依然轻轻地拉着江蓠,而另一只手,却在那些刀光剑网盖下来的时候微微一抬。

宽广的袖子一挥,数道绿色的浅光从里面飞出来,仿佛一团萤火,但是哪来的萤火有如此的气势?

那些飘忽的光点就这样拦截下那道网,于此同时,楚遇抬腿!

一扫风流。

那些人飞快一退,然后再次攻击上来!

楚遇轻轻地松了江蓠的手,然后纵横而起,七把淡绿色的刀光恍如深潭月色,挥动起漫天光影!

长刀应声断!

楚遇的手指微微一凝,绿光再次掠起!

鲜血哧溜溜的顺着那绿光而出,一个个黑影平平的倒下,摔在山上,然后滚了下去。

楚遇淡淡的收回了自己的手,默默的看了看这遥遥远远的黑暗一眼,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低鸣,仿佛晨钟暮鼓一般的,忽而消散。

江蓠和楚遇相对一看,然后都微微一笑。

楚遇走过去,伸过手握住她的手腕,道:“阿蓠,咱们先下去吧。”

江蓠点了点头,忽而想起那个女人,不由道:“刚才有人帮我拦截了他们,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样了,我们去看看。”

“什么人?”楚遇问。

江蓠将那个女人的事情说了,但是她对她说的有关楚遇的话却省略过去,楚遇听着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微笑道:“不必担心,大约是南国派来的人。”

“嗯。”

她说着迈开脚步,可是刚刚一动,蚀骨的疼痛却从两条腿之间紧密的传过来,她微微一顿,然后平和如常的迈开脚步。

可惜她刚刚一动,楚遇却突然伸出手来,将她拦腰一抱,抱入自己的怀里。

“子修……”江蓠微微一挣。

楚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将她拥紧了些,然后从山上一跃而下。

山下早就没有那个女人的身影,但是所幸的是也没有看见她的尸体,踏雪从旁边转出来,在黑暗中甩了甩尾巴。

江蓠向它招了招手,那匹马走了过来,楚遇带着她骑上马,然后往马场飞奔。

江蓠靠在楚遇的怀里,问道:“刚才那些是什么人?”

楚遇道:“这是来自东夷的幻术高手。”

江蓠抬起自己的眼睛来看他,楚遇微微一笑,忍不住低头在她的眼睑上微微一啄,道:“东夷的幻术乃是一门十分玄妙的功夫,和中原一带的大不相同。他们是神权国家,传说中的东夷上主拥有着可堪天地的能力,可以批改日月的星辰。”

江蓠疑惑的道:“那么他们那些人追杀我干什么?”

楚遇顿了一下,道:“可能他们追杀的不是你。”

江蓠沉默不语,刚才那个女人的话还在耳边,她说过,这些人的目标是她,是因为想要将楚遇置之死地而暂时放弃了她,但是楚遇呢,他又是怎样脱困的?他为什么全身上下都是鲜血?难道……

江蓠突然伸手把住楚遇的手腕,两指一探。

楚遇看着她的动作,道:“阿蓠,我没有事。”

江蓠道:“可是你身体明明受了大伤。”

楚遇的目光看向远处,道:“我便是受了大伤,但是对付他们料来还是不太费事。你不必担心,这一身的鲜血是有很大部分是马血。那些人出手只是试探,而他们真正的主子并没有动手。那是第四方力量。”

“第三方力量?”江蓠问道。

楚遇点了点头:“今晚楚宸,楚茂和黛越是一方力量,而想要带你走的女人是一方力量,追杀我们的是一方力量,而还有另外的一方力量,才是真正值得忌惮的。”

江蓠微微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说的那真正值得忌惮的力量,是否就是使那些马发疯奔跑的人?”

楚遇点了点头:“其他人我们几乎都清清楚楚,但是唯有那人混迹在其中我们没有发现。要想在短时间内给这么多的马下药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那么唯一的说法就是这个人已经隐藏在其中很久了。他今晚几乎将所有的局面都搅乱了,但是却不知道真实的目的。”

江蓠点了点头,道:“我想我可以去马的食槽里面看一下,说不定能够找到什么。”

楚遇看着她,微微一笑,道:“先回去了再说。”

两人匹马而行,踏雪的识途能力不可小觑,它带着两人转悠,不一会儿就看见了迷雾中的淡淡火光。

那是拿着火把的搜寻人。

大雾其实已经淡了许多,两人停留在那里,黛越的目光直直的逼来,而当黛越的目光射来的时候,楚宸和楚茂的眼睛也看向这里,眼神警惕而满带杀意,两人知道,他们的实际身份已经被他们知道了。

刚才那女人抓江蓠的时候,在她的耳边不停的说起楚遇,料来和别人颤斗的黛越已经知晓。

两人骑马走过去,尚燕飞急匆匆的奔来,拿着火把一看,只见楚遇满身的鲜血,不由吃了一惊:“薛公子,你没事吧?!”

“薛公子?我倒是不知道,我们哪里来的姓薛的小弟。”楚茂冷哼道。

楚遇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对着尚燕飞道:“麻烦尚场主为我准备两件干净的衣服,还有,尚场主手里的紫金膏我也要一点。”

尚燕飞点了点头,然后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有紫金膏的?”

楚遇微笑道:“道听途说。”

尚燕飞也不追问,“哦”了一声,然后转身派人去准备东西去了。

这个时候,楚遇才将自己的目光移向楚宸等人,微微颔首,却并不问候。

他骑在马上,目色高远,便是一身血衣也难掩其高华姿态,仿佛眼前的这人方才是高高在上的。

楚茂看着楚遇,道:“九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遇依然含笑,然而眼底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我哪里有什么意思。”

楚遇的眼角根本看都没看他,反而低着头,突然目光一凝。

细微的灯火从他的眼角溜过来,照在她的身上,那件衬裙从腿部浸透出丝丝的血迹,仿佛朱墨一般的化在绿裙上。

他只觉得眼角都有些痛,这是他的姑娘,他恨不得捧在手心含在嘴里,将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手里的姑娘,可是现在,就在这个小小的草场上,她却受了伤。

他只觉得心窝子一刀刀慢慢的戳着,胳臂开始微微的抖,刚才那么久她竟然一声不吭,他还以为她只是手上摩擦了,如果这些痛能在他的身上便好了。

他抱着她跳下了马,楚茂见楚遇竟然看都没看他一眼,不由怒道:“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想当皇帝么?就凭你?现在你仅有的机会就是投靠到我们这边,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楚遇脚步一停,淡淡的回头。

所有人的呼吸顿时一滞,仿佛喉咙被扼住,死亡之气沿着后背慢慢的流走上来。

这还是人的眼睛吗?!

等到楚遇的背影彻底的消失,三人才惊疑不定的回过头来,楚宸和楚茂相对一看,都从对方眼神里读出相同的意思来。

这个楚遇,绝对不能留。

——

他抱着她,脚尖一点,轻轻的拨开了门,而这个时候,有丫环已经拿着衣服和紫金膏到来,楚遇淡淡的道:“放下吧。”

那丫头应了声,然后转身退了下去。

江蓠想要下来,但是楚遇却将她抱得紧了些,江蓠只好道:“子修,放我下来吧。”

楚遇未动,声音哑哑的喊了一声:“阿蓠。”

江蓠呆了呆,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她只好微笑道:“你快点去换衣服吧。”

楚遇仍然未动,过了一会儿,方才抱着她,轻轻地将她放到**。

楚遇根本没有去管自己的衣服,而是拿过紫金膏,端起旁边的茶水过来。

他捉住江蓠的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方帕子,将茶水倒在帕子上,然后将她的手擦干净,然后将紫金膏涂抹在她的伤口上,用纱布包好了。

做完这些之后,他这才半跪下去,突然抬头看着江蓠,道:“阿蓠,我帮你上药。”

他的目光淡淡的扫过江蓠的衬裙,江蓠吓了一大跳,几乎是下意识的道:“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这样的地方,可实在不好动手。

楚遇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目光温和,风光霁月:“你的手受了伤。”

江蓠看着自己刚刚包扎过的两只手,脸上不由自主的浮起一层薄薄的红,她看着楚遇,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

楚遇温和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的转了自己的身子,拿起那身干净的衣服往旁边的屏风里走去。

江蓠看着楚遇的身影在屏风内若隐若现,正在抽着自己腰间的腰带,急忙偏转开自己的脑袋,然后小心的褪下自己的裙子和亵裤,用**的被子将自己笼住。

楚遇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便看见江蓠坐在**,那两只雪白的腿从芙蓉花被中露出来,在旁边的烛火中泛起淡淡的玉的光泽。他的本意只是为了想帮江蓠上药,但是眼前触到此等的艳色,心突然一跳。

江蓠的手微微的抓紧被子,然后又迫使自己停止下来,她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被自己给烫化了,她看到楚遇神色淡然的走过来,轻轻的拂了自己衣裳的下摆,然后在她的面前半跪下来。

他低着头,额角的一丝发微微的扫过,目光深深的,便是她,也无法去猜透几分。

他的手轻轻的触碰到江蓠的大腿,江蓠的身子一僵,楚遇的手一顿,低声问道:“疼吗?”

“不,不疼。”她飞快的说着,然而却觉得说不完整,只能默默低了自己的眼,然而一低头,就看见楚遇那只修长的手,手指弯曲出分明的指骨,有种莫名的说不出的魅力,仿佛被他的手指触碰着也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动。

楚遇的手指沾了紫金膏,然后轻轻的点在她的伤口上,那种冰凉的感觉让她觉得神经突然一崩,然后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真是,太奇怪了。

楚遇的手指灵活的游走,每到一处便仿佛沾了火的小球,觉得连心尖也忍不住发颤,发抖,明明冬日掬着寒气,可是却热的让人承受不住。

楚遇的手中带着薄茧,触碰在柔嫩的肌肤上,他能感受到那种属于女子的柔软,带着轻微的弹性。

还有香气。

因为要涂抹下面,他只能轻轻地托起她的大腿,然后抹了一丝药膏轻轻的擦过去。

他这样一托,那原本笼着江蓠的被子微微一散,陡然间有迷惘的光景突然的袭来,那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其色的镇定几乎就在瞬间要土崩瓦解了去。

他只能极快的将紫金膏涂上去,他的手指探入那边缘,也不知道是他的手在颤抖还是对面的女子在颤抖,还是什么都没有颤抖只是心在颤抖,他觉得自己快要丢盔弃甲了,然而这也只是觉得。

他用纱布将江蓠的大腿伤处轻轻的包裹起来,轻轻抬了抬眼,看见对面的少女脸颊鲜红似血,这烛光之下,美得仿佛是心里的一朵花,害怕让任何的人看见此中的艳丽。

他微微撑起自己的身子,然后淡淡的转开了目光,转身去拿另一套干净的衣服。

江蓠几乎慌得恨不得将自己给埋了,然而抬起头来,对面的男子手中拖着衣服,神色依旧如高山卿云,姿态高雅出尘。

他轻轻的将衣服放到江蓠的旁边,问道:“你需不要要帮忙?”

她哪里还需要帮忙,只能急急的摇了摇自己的头。

楚遇轻轻地一笑,然后将衣服放到旁边,自己转身出了门。

江蓠已经快被刚才的一幕给折磨死了,手心里握了一把热汗,和楚遇呆着,稍微深一点的接触便是惊心动魄的,让人根本连喘息的机会也没有,控都控制不住。

她努力的将自己的衣服给换了,然而扣纽扣却不方便,手上缠着纱布,每动一下都有些苦难。

她还动作着,然而楚遇已经走了进来,看了她一眼,轻问:“我来帮你,如何?”

江蓠心中暗叹一口气,觉得自己这般下去也没办法,只有点了点头。

楚遇走上来,伸手勾起她的内衫,那绢纱的内衫上的扣子更小,绢纱本来便极其的轻薄,嫩绿的抹胸从里面透出淡淡的色彩,微微隆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却仿佛是这世间最完美的笔都勾不出的美好来,那口子微微的散开,可以看见腰间一痕雪白的肌肤,仿佛一叶嫩芽似的,初初显出几分娇色。

楚遇的手指再过灵巧不过,三两下就将江蓠的衣衫给扣紧了。然后再从容淡定的将她的腰带一系,轻轻的理了理她的发。

弄完这一切之后,江蓠才仿佛如蒙大赦。

楚遇看了一眼旁边的更漏子,道:“已经快天亮了,要不要先去睡一会儿?”

“嗯。”江蓠觉得睡觉也好,免得在陷入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内。

楚遇微笑道:“你先睡一会儿,我出去一趟。”

江蓠看着他,猜他或许要和楚宸等面对面一下,于是点了点头。

楚遇看着她躺下,方才走出去轻轻扣上了门。

雾气已经散去了大半,夜的浓稠也去的差不多了,他将自己的手背在身后,那双刚才看起来还修长如玉的手却在此刻鼓起一股股青筋,他使劲的握着,仿佛要将什么给压下去。

他的手微微颤动,然后抬起来,慢慢的将嘴角的那一丝血迹给擦干净,最后抬脚迈入黑夜。

火把照得草场上一片惨烈,尚燕飞的手下正将一匹匹骏马给拖回来,这些他们辛辛苦苦喂养了两年的马,竟然在这个夜晚全军覆没。

尚燕飞一张脸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但是神情倒是冷静的,楚宸站在旁边,看着那些白马的尸体,眼神里倒是莫名的很。

看见楚遇走来,众人的目光看向他,带着审视。

楚宸走过去,道:“不知道九弟买马来干什么?”

楚遇微微弹了弹袖子,道:“你干什么我便干什么。”

楚宸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买来干什么?他和楚原暗地里相斗不知道多少回,而上次也在他的军队那里吃了大亏,从来掌权者没有不掌控兵权的,他在城外秘密操练一队新兵,就是以备不时之需,可是若是让成元帝知道,别说皇位,便是自己的脑袋都保不了。而现在,楚遇却发现了他的秘密!他竟然还说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难道楚遇这个短命鬼也要肖想皇位?

他的心紧了紧,脸上倒是没什么,只是笑答:“我贺舅回来了,我买马自然是送他以备出征之用的,怎么,你也是?”

楚遇道:“大概是。”

这般的回答,根本就是没有将他们放在眼底,连细心周旋也不想,就这样直直的戳过来,统一战线的阵营看来是结不成了,那么以后的道路就只能是对手,在皇位争夺之上,从来是没有骨肉亲情的。

楚宸皮笑肉不笑的道:“那么以后还请九弟好好保重。”

楚遇微微一笑,并不回答,眼神飘向那些地下的马尸,一闪而过。

——

第二日的时候日头大照,楚遇和江蓠便准备回去的路途,江蓠伸手摸了摸踏雪的头,踏雪甩了一下尾巴然后移开,仿佛十分不喜欢这等触碰。江蓠的目光移向它的马背,虽然上了药,但是依然还是有淡淡的痕迹,所幸的是江蓠自己来,这伤痕好了以后便会自己褪去,不会影响到它的美丽。而无痕在楚遇的身边不停的转悠,却得不来楚遇抬一抬手。

两人进入马车,车轮滚滚,江蓠掀开帘子,行了老远,依然可以看见那两匹白马站在高高的草丘上对他们遥望。

江蓠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看到它们?”

楚遇微微一笑:“不会太久的,下次来就给踏雪配个马鞍,那时候骑着就舒服一些。”

江蓠忽而想起晚上的事,脸上不由一烫,“嗯”了一声便偏转开目光。

回到祁王府的时候照旧天黑,清歌一见江蓠便扑了上来,可惜还没有扑过来便被楚遇伸手一挡,道:“你姑娘腿不利落。”

“啊!姑娘,腿,你的腿怎么了?!”清歌说着便四处打量。

江蓠拉住她,微笑道:“没怎么,只是骑马有些擦伤了而已,去准备点热水来,我擦擦脸。”

“哦!”清歌说着急忙去办了。

江蓠的目光往后,只见两个小小的身子在那边,两双眼睛都是亮晶晶的,看起来如珠如玉。

江蓠走过去,微笑道:“明月,彩云。”

两人脸上禁不住露出笑来:“王妃。”

江蓠俯下身,然后抓起彩云的手,轻轻一试,彩云脸色微微一变,想要挣脱,而江蓠却抓住了她,笑道:“我看看你的病好了没有。嗯,毒素什么的都已经清了,不过未来的一个月之内还是暂时不要砰太过浓郁的食物,海鲜鲍鱼等东西更是不要碰,多吃点清淡点的东西。”

“是。”彩云点了点头。

江蓠刚刚嘱咐完,明月微微的转头,对着两人道:“殿下,王妃,你们走的这几日,后宫中的丽妃送来了请柬,请王妃去赴宴。”

“丽妃?”楚遇问,“后宫之中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丽妃?”

明月道:“便是殿下您离开的这几日新封的,听说是一个进宫表演的戏子,在临水阁弹琵琶的时候被皇帝撞见了,皇帝见了很是高兴,立马封了丽妃,这几日几乎宠冠后宫,便是月轮公主因为说了她一句也被责罚了。”

江蓠听了暗暗心惊,月轮公主受宠爱的程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便是当日的一个差池也差点要了她的命,而现在,竟然因为一个新封的妃子而责罚她,这样看来就不可小觑了。

楚遇问道:“戏班子谁送进去的?”

明月道:“是七皇子。”

楚遇微微一笑:“还有呢?”

明月低着头,道:“那个丽妃,据说和先皇后长得一模一样。天监官说那是先皇后感念与陛下的恩情,再次回来与之共赴朝夕。”

------题外话------

某吹:我在思考九毛坐怀不乱的可能性~~

谢谢以下妹纸的月票和评价票,看我萌哒哒的真诚的纯洁的大眼~~

]wendyz妹子2张月票

kumoli妹纸1张月票

暖化他妹纸 1张票

墨古涵烟妹纸的1张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