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7章 天真丽妃?

第六十七章 天真丽妃?

冬日里梅花打着小蕊,穿着直领襦裙的宫女正在收集梅花的花瓣,江蓠踩着轻碎的小步子,由明月和彩云陪着走向霓绣宫。

刚刚迈入长门的口子,便看见一道嫩黄色身影从霓绣宫内冲了出来,撞飞了一篮子火红的花瓣,那身影根本没停,可惜刚走几步便被人拦了下来。

“公主,您打翻了丽妃娘娘让奴婢们采的花瓣。”那宫女年约双十,这般的年纪,再往上就该是姑姑的级别的,不同于一般的小宫女。

月轮微微觑着眼,怒道:“不就打翻一篮子花瓣吗?有什么了不起?”

那大宫女恭敬的道:“这一篮子花瓣是皇上吩咐给丽妃娘娘摘得,这一篮子最为新鲜,从辰时露珠泛起的时候咱们就出来守着了,公主这番打翻了篮子,皇上怪罪下来奴婢可受不起。不若公主殿下亲自和丽妃娘娘说一声,叫皇上饶了奴婢的贱命。”

月轮涨红着一张脸:“让那个女人给我求情?!笑话!她算什么?!打翻了就打翻了,父皇会因为一篮子花瓣怪罪我?”

大宫女依旧低着头:“上次公主打翻了丽妃娘娘喝茶的碗都遭了责罚,而奴婢却是丢了皇上命令摘得花瓣。如果公主不替奴婢美言几句,奴婢便是百死也难辞其咎。”

这番的话看似温软,却一股子将月轮的话给推翻,结结实实的打了她的脸,并且如果月轮不替她求情的话,可能就要安上一个见死不救,冷漠狠毒的名声,也实在是聪慧的紧。

江蓠看着月轮一张脸又青又白,于是走了上去,微笑道:“月轮公主。”

月轮一瞧江蓠,眼睛突然包了泪,喊了一声:“嫂嫂。”

江蓠从自己的怀里掏出帕子,然后轻轻地抹干她眼角的泪,也不去看刚才的那位大宫女,而是转头对着旁边的另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宫女道:“这是哪里来的恶奴,竟然敢以下犯上?”

“以下犯上”这四个字扣下来,那个宫女“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奴婢没有,刚才……”

江蓠淡淡的截下她的话:“没有?刚才本皇妃进宫的时候亲眼所见,难道是我的眼睛没了?没看到公主眼角的泪吗?要让皇上看看,你一个小小的宫女是如何欺负主子的?这是霓绣宫吧,丽妃娘娘端庄贤良,颇有先皇后风范才能得到当今陛下的垂青,你一个小小的宫奴,竟然还敢呆在霓绣宫中,岂不是玷污了丽妃娘娘的名声?来人,将这个宫女拖下去,打入掖庭。”

掖庭是什么样的地方?进入之后不死也要去半条命,她刚才还沉着冷静的一张脸顿时吓得雪白,哭着道:“求九皇妃饶命!求九皇妃饶命!”

这六个字看起来简单,卑微到了极点,但是实际上却处处给江蓠套上了杀招,她不是求别人,转而求江蓠,这是在提醒他人,江蓠这是乱用职权,越俎代庖,如果江蓠一旦应了,那么下来的人就会立马反打一耙。

这位宫女颇得丽妃的青睐,许多事都交在她手里,便是这个时候,也有远处的小宫女见了,扔了自己的扫帚急忙去叫人。

江蓠的眼角一瞥,道:“明月。”

明月一听,身形一闪,下一秒已经抓了那宫女扔到了江蓠的面前。

江蓠淡淡的道:“现在的事情本皇妃自然会亲自和丽妃娘娘解释清楚,你就在这看着。你刚才叫我饶命?宫有宫规,法不阿贵,你是在藐视大楚的后宫之法?如此这般,便是掖庭也容不下你了!打入暴室!”

这下她的身子几乎瘫在地上了,宫规这两个字落下来,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张脸没有半分的血色。

旁边的立着的内侍相对一看,还在犹豫,而月轮怒道:“你们想干什么?!难道也要想打入暴室?”

那内侍们一听,急急忙忙的走上来架着瘫软了身子大宫女往后退,那大宫女突然挣扎了起来,大声的喊道:“丽妃娘娘!丽妃娘娘救命啊!”

她的声音还在嘈杂的响着,若是常人这么叫那些内侍铁定就一巴掌摔过去将人打得说不出话来,但是现在,他们心中却还有顾忌,便让她扯了脖子嘶吼。

明月一瞧,抬起手一掌拍下去。

明月的掌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住的,只这一下,那大宫女便去了半条命,半边的牙齿也不知道落了多少。

旁人一看这么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女孩竟然如此的狠辣果决,全部面面相觑,看向江蓠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惧意。

江蓠没有管众人,而是轻轻的握了握旁边月轮的手,问道:“吓着了没有?”

月轮呆了一呆,然后默默摇了摇头。

江蓠心中感叹,便是再天真的小姑娘,在皇宫中见得血腥又怎么会少呢?

江蓠道:“公主先回去吧。”

月轮看了霓绣宫一眼,道:“嫂嫂你要去见那个女人?”

江蓠轻声道:“那是丽妃,记住,在你的父皇没有厌弃她之前,你都要叫她一声丽妃娘娘,不只是你,所有人都是。”

月轮咬了咬牙:“父皇他……”

江蓠伸出手指轻轻的点住她的嘴唇,微笑道:“那是你父皇,他是大楚的天子。”

月轮点了点头,低低的道:“我再也不喜欢他了!”

江蓠微微一笑,道:“你先去,改日我去看你。”

月轮听了,这才笑了起来,道:“嫂嫂,你以后叫我澜澜吧。”

江蓠笑了,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嗯,澜澜。”

月轮眼睛像月牙儿般的弯了起来:“嫂嫂真好!什么时候怀个小宝宝啊,我要好好宠爱她!”

一个小丫头便有这么多的心思,江蓠无奈的道:“快走吧。”

月轮笑嘻嘻的点了点头,然后欢快的出了霓绣宫。

看着月轮走后,江蓠才转身,然后向着霓绣宫的殿门走去,因为经过这事,谁也不敢将江蓠给看做软柿子来捏,急忙上前为她引路。

江蓠踏过白玉石阶,然后进入了殿门,屋子里暖暖的,有淡淡的檀香,但是这檀香之中,却还有一种极其奇怪的气味。

麝香,竟然是麝香。

旁边的宫女将水晶珠帘捞起来,贵妃榻上,一个纤纤身影半歪着,盖着件狐裘,正偏着头听着其他的皇妃说话。

江蓠刚刚迈入,八皇妃便看了过来,急忙迎了上来:“九妹妹到了。”

江蓠微微一笑:“是。”

而这个时候,那个丽妃也转过了自己的头,江蓠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姑娘就是惹得月轮被责罚的丽妃。她的容貌倒是说不上太美丽,但是一双眼睛水灵灵的闪着,纯真娇憨之态,让人忍不住怜惜。

江蓠施了一礼:“丽妃娘娘好。”

那丽妃急忙局促的站了起来,然后红着脸道:“嗯,九皇妃,快坐下说话吧。”

江蓠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想要从中找出点违和的表情来,但是无论怎么看,这个少女都和他的眼睛一样,有种纯真无暇的美感,浑然天成。

她心中都生了疑惑,或许月轮的事只是一时的误差,而七皇子送她来也仅仅是一个巧合,因为这个少女简直太完美了,完美到每分每寸都激起人的保护欲。

江蓠坐下,依次和众人打了招呼,江蓠对着八皇妃问道:“二皇妃和七皇妃怎么没有来?”

八皇妃眼睛看了周围的人一眼,方才压低声音道:“她的手上次不知道中了什么毒,用遍了药物也没有用,而现在,为了保命,只能将手给废了,别说现在,便是以后也出不了门了。七皇妃近日有些不舒服,便在家里休息了。”

江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转头对着彩云道:“彩云,将我给丽妃娘娘准备的礼物送上来。”

彩云托着一个小小的盒子走了过来。

江蓠拿了过来,然后打开,吃的东西,穿的东西送进宫里那是忌讳,更何况是眼前正受宠的丽妃,她选了一个小小的玉观音,用的是上好的蓝田良玉,菱花窗外的阳光打进来,流光溢彩,水色飘动。

八皇妃伸手摸了摸,笑道:“人常说蓝田玉暖,这冬日里摸着倒是有几分舒适,听说那蓝田的宝玉,若是在夏日底下,可要生起烟雾来。可惜现在不能瞧了。”

“真的吗?”丽妃好奇的接过来,托起来细细的打量,像一个孩子。

八皇妃笑道:“只是传说而已,我们又没到蓝田那地方呆过,等来日皇上南巡的时候,丽妃娘娘到可以跟着皇上亲眼去瞧一瞧。”

“哦。”丽妃应了一声,眼睛眨了眨,然后将玉观音收了起来,旁边的侍女立马上前收了。

江蓠的目光看向她的指头,只见上面倒有细微的伤痕,只听她絮絮的道:“玉啊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们那班里倒爱用一种鱼目珠子,好像是不比这个亮点,但是我觉得差不多。”

八皇妃看着周围的人尴尬的样子,笑道:“丽妃娘娘您觉得差不多便差不多。都是珠子,皇宫中差的了吗?”

江蓠突然插了一句:“哦,丽妃娘娘,忘了告诉你,刚才我遇见一个宫女以下犯上,将月轮公主欺负了,于是按照宫规给处置了。”

丽妃“嗯”了一声,仿佛不懂的样子,只是看着江蓠的手腕,道:“你手上的珠子真好看。”

江蓠微微一笑,然后褪了下来,道:“丽妃娘娘若是喜欢,那么我就送给你了。”

那丽妃接了过来,八皇妃笑道:“九妹妹这串碧玺倒是珍贵。”

江蓠笑了笑。

一群人陪着又说了些话,直到晌午的时候才散了,江蓠走出殿门,抬头看了一眼那宫殿的双阙,一根杂草微微的摇晃着,仿佛带着一丝苍凉。

江蓠坐上马车,突然又掀开帘子问了明月一句:“明月,你瞧着外面打扫的内侍,可是觉得异样?”

明月点头道:“王妃觉得不错,那些内侍,个顶个的都是大内一流高手。”

江蓠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大内一流高手,是成元帝安排的还是其他人?今日那丽妃看起来仿佛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大概先皇后有的就是这股子劲儿,否则怎么可能说和先皇后一模一样来着?她的手上有伤痕,那些伤痕看起来也像是常年练琵琶出的,如果这个少女是真的不谙世事也就罢了,如果是假的,那么此等掩饰功夫,倒是叫人佩服。

不过无论怎样,是七皇子送进来的,这事就单纯不了。

马车转着圈在长安大道上行走,鼎沸的人声从帘子外挤了进来,经过闹市,人声也就消了许多,江蓠掀开帘子,却发现现在竟然在映月河畔,正是当初和楚遇一起放花灯的地方,她脑海突然一闪,想起那日楚遇在荷花灯上写下的小诗,心里突然闪了一下,心口闷了一下。

这感觉还未消减,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江蓠将自己的头一转,才发现她的马车前横着一辆华贵的马车,四角缀着银铃。

明月的声音传来:“王妃,二皇妃要见您。”

二皇妃?

江蓠掀开帘子,看见对面的车厢内的二皇妃,道:“不知道二皇妃找我有什么事?”

她的目光掠过她的手,按理说她的手必须截断了方才能保命,但是现在,这只手却完完整整的在手腕上,一点也没有废了的意思。

那二皇妃笑道:“听说今日九妹妹去了丽妃宫里,我一早就在这里等着,想要请九妹妹吃顿饭,就在旁边的映月楼中,烦请九妹妹赏个脸。”

这般的屈尊降贵,无事献殷勤,可是甚为不妥,但是现在,她都将身份放到如此低的位置了,她恐怕也不好推脱,她想了想,道:“那就多谢二皇嫂了。”

马车靠近岸边,楼中的小厮急忙将她们迎了上去,而二皇妃今日竟然包下了整层楼,便是江蓠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两人坐的是中间的房间,并没有临窗的房间,看不到外边的景色和楼下面的映月河水。

明月和彩云站在旁边,而二皇妃的身后也站了一个小丫头。

片刻之后桌上已经是满满的一桌菜肴,翡翠香菇,水晶肘子,珍珠汤……

旁边的丫头送来了菊花茶漱口,江蓠接了,看了二皇妃一眼,道:“不知道二皇嫂叫我来有何贵干?”

那二皇妃将手一招,身后的丫头立马退了开去。

江蓠见了,也让明月和彩云退出去。

等到房间里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人,那个二皇妃突然伸出左手抓住了江蓠的手腕,哭道:“九妹妹救我!”

江蓠轻轻拨开她的手,道:“二皇嫂这是怎么了?”

二皇妃求道:“我知道九妹妹医术高明,还请九妹妹帮帮忙。”

江蓠道:“二皇嫂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会的都是一些皮毛之术罢了,什么高明不高明的。若是二皇嫂身子不舒服,应该去找太医院的大夫才是正经。”

二皇妃道:“那些太医院的大夫根本是废物!九妹妹不要谦虚了,上次月轮那儿,还有长公主那儿,不都是你吗?”

江蓠一双眼睛毫无波动,清凌凌的看向她,淡淡的道:“月轮公主那次是误打误撞,而长公主那次我也没有办法,最后长公主还是去了。二皇嫂这样,实在是折煞我了。”

那二皇妃艰难的抬起自己的手,眼泪珠子“刷刷刷”的掉了下来,她几乎半倾着身子,差点跪在了地上。她用左手指着自己的右手道:“我这只手已经没了,现在想再上面的是假的,现在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去求了大遒的巫师,他说我这右手是没有办法了,但是左手若能在三天之内控制住,或许还有办法。九妹妹,你这是见死不救吗?”

江蓠叹道:“二皇嫂,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二皇妃一听,一张脸的血色顿时褪的干干净净,她的脚一软,扑在了桌子上,嘶声道:“这让我可怎么办?九妹妹,无论怎样,你还是开一副药来吧,便是吃死了我也不会怪你。”

话都这样说了,江蓠再拒绝就显得刻意,她只好道:“二皇嫂快些起来,我给你开一副药便是。”

二皇妃这才站起来,抹着眼泪道:“九妹妹,以前都是我不讲理,听信了别人的话,从今以后,还望你能原谅我,咱们妯娌好好的相处。”

江蓠微笑道:“投我以桃,报之以李。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两人谈话完毕,便叫自己的丫头进来布菜。

江蓠随意的吃了些,便站了起来,道:“请二皇嫂让我回去思索一下,今晚上派人将药方子给送到晋王府。”

二皇妃笑道:“这刚刚吃晚饭,车马劳顿尤为不妥,还是坐着消消食再走吧。这映月楼上的曲子唱得不错,就权当消遣了。”

江蓠将乌木箸放下,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屋子里便收拾干净,一个穿着红袄的少女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红牙快板,清清脆脆的唱了起来,却是一首《满庭芳》。

那声音咿咿呀呀的转着,紧跟着天地似乎都转了起来,这小小房间内那九折月凌花屏风开始旋转,顺带着连桌上的饭菜也开始旋转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咚”的一声响了起来,江蓠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明月和彩云都齐齐晕倒在了地上。

她顿时知道不好,转头看向门外,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大红门已经被落了重重的锁,刚才的那个唱曲的丫头也不见了,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而这个时候,有海浪一般的热气蒸腾着冲上来,外面的惊呼声此起彼伏,传来的却是“起火了”的仓皇大喊。

整座楼层开始跳跃着火苗,飞速的逃窜着在房梁中奔跑,一波一波的仿佛火浪,疯狂的舔舐着整座映月楼。

江蓠伸手在明月和彩云的手腕上一探,却发现他们的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陷入了某种昏迷之中,肯定是刚才的曲子出了问题。可是为什么自己没有昏迷?

江蓠此时还不知道,就是因为明月和彩云身上有武功,受到的反噬才更大,而江蓠只是恍惚了一阵,若是江蓠身上稍微有点内力,那么现在可能就全部昏迷着葬身火海。

热气将整个房间包裹起来,她几乎可以看见外面那些明晃晃的火焰,如果这样下去,她们也就只有死的命。

她走到门边,脸上毫无惊慌之色,声音依然是清清脆脆的:“二皇嫂,你这是要杀了我吗?”

按照二皇妃的性格,肯定是要亲眼看着她死的惨烈方才是甘心的。

门外却没有任何的声响。

江蓠继续轻轻的笑道:“你认为是我害的你?二皇嫂,你莫要中了别人的挑拨才是。”

这句话一说出来,旁边的暗影里果然冲出了二皇妃的身影,她的手里拿着一只火把,怒道:“江蓠!不是你,我的手怎么会没有呢?!不是你,我现在怎么会不敢出去见人呢?!你这个贱人!”

火苗如毒蛇吐信,旋转着,仿佛下一刻就会攻克过来,浓烟冒起来,几乎要熏得人流了眼泪。

江蓠笑道:“二皇嫂认为是我?”

“不是你会是谁?!”

“我猜这句提醒的话定是出自七皇妃之口,是也不是?”

“你别妄图狡辩了!”

江蓠微微笑着,声音依然不慌不忙:“哎,二皇嫂,我为你感到可惜,可惜从此以后你的二皇妃之位就要换人了。”

“你胡说什么?!”

“看来二皇嫂还是不相信啊。二皇嫂这只手肯定是大遒的巫师帮你弄得吧,并且他提点你这个可能和我有关。谁不知道大遒的巫师医术高超,几乎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他怎么可能治不好二皇嫂你的手,这样的结果你还没有想通吗?有人可以让你现在断了手,下一次就可以让你丢了命。”

“不会!那个大遒巫师和我无冤无仇,怎么可能害我!”

“他是和你无冤无仇,但是人家公主可不一定和你无冤无仇。”

火焰“嘶嘶嘶嘶”的响着,已经开始往这边侵袭了,但是二皇妃仿佛呆了一样,根本移不开步子,嘴里还在怒吼道:“别妄图想要迷惑我!”

“大遒的公主来干什么,那是来和亲的,和亲的人选是谁,自然是很有实力角逐皇位的。二皇嫂,你说除了三皇子和七皇子外,还有谁比二皇子更具有优势?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三皇子若是和七皇子争得两败俱伤,那么就是二皇子的天下。”

“可是那公主明明看上的是你的男人!”她歇斯底里的争辩。

江蓠的眼角飘过那已经奔来的火焰,微笑道:“这你也相信?祸水东引的道理想来二皇妃应该明白,我猜,二皇妃和二皇子的关系可能也不太好吧。哦,我记得前天我和楚遇一起去马场的时候,看见了二皇子和黛越公主,不知道二皇嫂知不知道?”

楚茂和她的关系到底好不好,江蓠全凭自己猜测,在这短短的几次接触中,她从来没有看见过楚茂将自己的目光多加停留在二皇妃身上,一个正常的夫妻都不会是这个样子。

而现在,那屋子外的女人手不停的颤抖,眼神涣散,江蓠猜的不错,她和楚茂的关系完全凭着那一纸婚约来维持的,这大半年来,他几乎连自己的房门都没有进过。但是现在!现在!她知道他心中的权利有多重,从来不多看自己一眼,可自己就是喜欢他,从第一次见面起就喜欢他。哪怕他只是宫女的儿子,在所有的皇子中身份最为低下,可是她还是不顾自己父母当年的阻拦,嫁给了他,哪怕明知道他只是为了她身后家族的支持。可是现在,她的家族已经在官场上受了打击,根本无法满足他的野心了,他对自己越来越冷淡,她的心中越悲哀,就越爱在外面盛气凌人。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为了那可悲的爱情可以卑躬屈膝到这样的程度,只为了有一天他可以回心转意!但是现在,黛越来了,她的身后是整个大遒的支持,一旦得了大遒的助力那么成元帝也会对他刮目相看的,自己还有什么用呢?

原本自己不过是一个金丝楠木的马桶,腐了烂了却不得不用,她也小心的爱惜自己的每分每寸,用胭脂水粉黛螺一点点去装饰那张本来就已经混沌不堪的脸,对于自己的这只手,她到底是害怕别人看见的多还是害怕他厌恶的多呢?而现在,有了更好的,自己这个腐了烂了的东西,还能留着干什么用呢?

她觉得心灰意冷了,她看着江蓠,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将钥匙插进了大锁里。

火势汹涌的袭来,眼前一片明黄,仿佛朝阳。

就在她将钥匙放入钥匙孔的时候,“咯吱”一声巨响,是什么断裂的声音。

江蓠喊道:“小心!”

然而已经迟了,“哐当”一声,带着熊熊火焰的横梁猛地砸了下来!

二皇妃的身子仿佛一根破竹竿似的压了下去,手中的钥匙也顺着“叮”的一声甩了出去,不知道碰到了哪里,没入滚滚的火海中,消失不见。

大火瞬间袭来,带来一声呼喊。

“阿蓠!”

------题外话------

某吹:每次都英雄救美神马的真的好俗啊~~

九殿:你可以试试美救英雄,我不介意~~

某吹:滚粗!那么拿你来干什么!

(突然发现我真的写不来完全的坏人,omg。最近疯狂的想写抽风文,各种癫狂,可惜我还蹲在这里~~)

谢谢我萌哒哒的妹纸们的支持,谢谢你们的订阅。

感谢烟愁可卿亲和yxy0606亲滴一张月票,觉得最近的更新都对不起大家的票票,拍死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