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8章 反戈一击

第六十八章 反戈一击

一袭白衣穿火而来,只是一眨眼,他便已经奔到了房屋外面,熊熊火焰被他扫开,如拨着一缕风,于尺寸间荡漾开来。

这人,仿佛不论什么时候都能出现一样。

楚遇将自己身上的宽袍一扯,瞬间卷开一片火海,手中的绿色飞刀纵横切来。

这七把墨绿色的小刀,乃是塞北广连山冰湖里掘出的寒玉,虽说是玉,但是在高手的手中,便是吹毛断发的无双利器。

“咔嚓”一声,房门轰然碎开,透了风的墙立即卷来火舌无数。

而身后大火肆掠,一只脚踹开倒塌下来的房门,裹着像个粽子一样的人挥着大刀奔了进来:“殿下!殿下你等等我啊!”

楚遇纵身跃入,一把将江蓠捞在了怀里,道:“那两个丫头交给你。”

楼西月呜呜了一声:“老大不公平啊!你抱一个我要抱两个!明明你武功比我高!”

楚遇眼角微抬,楼西月瑟缩了一下:“我抱,我抱。”

他将身上那浸了水的大被子一甩,然后一手一个将明月和彩云夹了起来。

两人出门,下去的路已经被火堵住,只看到火龙飘忽,窜到哪儿哪儿变成了一堆灰烬,楚遇转身踢开旁边的一道房门,然后直奔窗口。

江蓠刚才的屋子里没有窗户,那是二皇妃专门挑选的,就是害怕江蓠从窗口逃出,映月楼的下面是映月河,河中还有残破的荷花灯,旁边的飞檐朗阁半空挑起,楚遇身子一转,宛如孤鸿踏雪,借着旁边的飞檐一落,然后轻轻的在荷花灯上一点,轻若无物般的落下。

楼西月可没有楚遇那般好的轻功,只能在冷水里泡了一个澡,然后才将明月和彩云两个小丫头抱了上来。

旁边围观的群众早就挤作了一团,整座映月楼在大火中“砰”的一声坍塌,烧焦的横梁戳进水里,发出“嗤——”的一声巨大的声响。但是幸运的是映月楼为了显示自己的格调高,自成一体,并没有作连体建筑,所以火烧也只是烧了这一个楼阁。

江蓠靠在他的心口,只觉得他的心跳微微的不稳,不由的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我没事。”

“嗯。”对面的男子轻轻的出声,然而却没有将她放开,只是静静的立着,看着那燃烧的火焰吞噬下整座映月楼。

人远远的站开,目光却不停地往楚遇的身上看,河水悠悠,大火纵横,然而旁边的男子却是白衣如雪,这红尘三千,却抵不过那一抹如霜寂寞,被凉薄的寒意冷冷的浸透。

这时候,只听到马蹄声蹚蹚踏踏的行来,王都守卫军这才赶来,迅速吩咐下去将这里完全的封锁,周围的人想要躲开这麻烦,却只听到马上的人冷冷的道:“全部不许动!二皇妃和九皇妃在里面!一个也不准离开!”

楚遇抱着江蓠,足不沾尘的往外面的马车走去,有侍卫想要来拦,但是看见楚遇的身影,竟然连阻拦的话都说不出,他们平日也是嚣张惯了的,但是却莫名的觉得这个男子让人恐惧和敬畏,稍微多说一句话都会亵渎于他。

旁边的楼西月急忙道:“王都的周副尉是吧,这是九殿下,要找人待会儿再说。”

楼西月知道楚遇懒得开口,他只好为了少些麻烦而张开他的金嘴了。

听了这些话,侍卫自动让开,楚遇抱着江蓠上了马车,然后由车夫转头向祁王府走去。

江蓠觉得楚遇的情绪有些不对,但是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他的话音也好,气息也好,都再过正常不过,没有半分慌张的意思,可是莫名的,她就是觉得他即使抱着她,却还是有着一种巨大的荒凉。

她想要从他的怀里出来,可是那看似温柔笼着她的手却仿佛钢筋铁骨,她的心念一动,轻轻的道:“子修,我在这里。”

她的这句话一出,她清晰的感受到身边的人身子一颤,那种巨大的荒凉隐了下去,又过了半晌,他才将自己的手松开,然后轻轻的抚摸她的发丝,道:“阿蓠,不要这样了,我受不起。”

江蓠的心狠狠的颤了颤。

是的,刚才她确实只是在一搏,就像知道二皇妃叫她去有陷阱她也想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手段,就像在火场那么危险的时候她还要步步逼问将后面对她使绊子的人炸出来,她或许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生和死对她来说就像水里面浮着的薄薄的月片,怎么也是虚幻的。

她自认为是再活一世的人,对什么都少了忌惮,看似后退却是没有将任何的东西放在眼底,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从头到尾都认为自己是一个人,这一世的生命,那是自己捡来的。

可是现在,这男子却对她说,他承受不起。

从来没有人将她看作是不能缺少的,哪怕是清歌,时光流徙之后又能剩下些什么呢?

她觉得心头有些酸,有些痛,然而嘴角却静静的一笑:“嗯。”

回到祁王府,明月和清歌自然有人照料,楚遇将她抱回房间,放在旁边的黄花梨木交椅上,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再次确认她的身上没有丝毫的不妥之后,方才直起了身子,道:“要不要休息一下?”

江蓠道:“我一点事也没有,不需要休息。”

楚遇倒了一杯茶过来,放到她的手心,就着她的手捧着,她柔软的素手在他微微粗糙的掌中,厚实的暖意。

他微微的低着头,乌墨般的发扫在白衣上,仿佛一帧古画,静如山水。江蓠的眼睛看去,看到他的侧脸,每一笔勾勒都如神来之笔,这般美色,恐怕没有人不会垂涎吧。

她正为自己这个奇怪的念头而感到微微的懊恼,急急的想要将自己的眼睛移开,却没有料到楚遇突然抬起了眼,精致的眼角扬起,似草书余尾被烂漫的化开,道不尽的风流之色。

他的眼眸深深,却碎开了万千的笑意,直看得江蓠的耳朵浮起薄红。

她微微垂下自己的眼眸,不去看那双眼,楚遇的声音温柔低声:“阿蓠……”

这两个字婉转起伏,在他的唇间浮起淡淡的旖旎,轻描淡写也是铁画银钩,江蓠觉得只有女人的声音方能像掐了水似的让人难耐,却也不知道男人的声音也能这么的,使人色销?魂与。

正在这个时候,楚遇的目光一闪,然后放开了江蓠的手,开口道:“什么事?”

“咳咳。”楼西月干咳了两声,道,“殿下,您要做什么还是先把麻烦解决了再说啊,现在麻烦都已经找上门来了。”

江蓠听了楼西月的话,不由转了转自己的目光,道:“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去看看吧。”

两人站了起来,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打开门,楼西月便点头哈腰的道:“嫂嫂好!”

江蓠看着这人这模样,问道:“明月和彩云安置好了吗?”

楼西月点头道:“嫂嫂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她们两个好了嫂嫂才好,嫂嫂好了大家才好!”

幸好江蓠对楼西月的油腔滑调已经有所免疫,脸上倒还平静,楚遇根本甩都不甩他一眼,然后和江蓠走出去。

祁王府外已经围了密密麻麻的一圈侍卫,其中一人见了楚遇,道:“九殿下。”

“何事?”

那侍卫道:“二皇子说九皇妃杀了二皇妃,已经闹到了御前,要请皇上治罪。”

——

保和殿前,人已经站满了一圈,二皇妃的尸体被白布蒙着,一个衣服华贵的妇人被旁边的一个男人拖着,跪在地上无声的哭得面无人色,而二皇子也站在旁边,一脸的哀痛。

两人走过去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到了她们身上,那个妇人猛地站了起来,声音嘶哑的道:“我女儿哪里挡了你九皇妃的道,竟让她死的如此的凄惨!”

江蓠看着她,道:“罗夫人,对于二皇嫂的死我也很悲痛,但是请不要妄自诬陷,我为什么要害二皇嫂呢?这次是二皇嫂请我吃的饭,而并非我请二皇嫂,我哪里来的预谋去害人?”

“哪里?!”楚茂站在旁边,一双眼睛狠狠的看着她,“媛媛性子虽然急躁了点,但是从来没起过害人之心!那么你说,那火是谁放的?”

江蓠淡淡的道:“谁放的?二皇子难道不知道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楚茂的眼神逼来,“媛媛身边什么人都没有,而你身边却有两个武功高强的小丫头。肯定是你心中怨恨,想要对媛媛下手,让你那两个小丫头做的。”

媛媛?江蓠几乎想要冷笑,她一双眼睛清凌凌的看过去,道:“如果是我做的,我难道会不留退路?今日若非九皇子到来,我也会埋进那堆火里。难道我连自己的命也不惜?”

楚茂怒道:“哪里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九弟就赶得那么巧?为什么你一点都没有伤,而我的媛媛却被烧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分明是想说两人合谋害死了二皇妃罗媛。

江蓠暗暗摇头,看来这楚原的算盘倒是打得好,他的皇妃都死了,却还要抓着狠狠的倒打一耙,这样看来,说不定罗媛来害自己的事还有他的推波助澜。若是自己被罗媛害死了,就可以毫不留情的将她给推出去,再来表一翻大义灭亲,而罗媛若是死了,那就该捉着小辫子让他来惩治了。

江蓠静静的看着他,那双眼眸倒含着些微的锋利和轻蔑:“二皇子,你有什么证据说明是我害的二皇妃?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害她?”

楚茂转向上面坐着脸色发沉的成元帝,哀戚道:“还请父皇给我做主。”

成元帝一张脸黑的看不到边,道:“你说来看看。”

楚茂转头道:“将人证带上来。”

还有人证?那倒是热闹了。

江蓠抬起眼,和身边的楚遇相对一笑,他握着她的手,便觉得眼前的所有都是轻而易举可以跨越的艰难险阻。

转眼间两个作小厮打扮的人和一个丫头被推了上来。

楚茂对着成元帝道:“父皇,这便是那映月楼中逃出来的伙计和媛媛身边曾经跟着的婢女。”

他说着转过身,对着那伙计道:“你将你看到的如实禀来。”

那两个小厮颤了颤,脚软的不成样子,一看便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他结结巴巴的道:“小的,小的是映月楼的伙计,昨天二,二皇妃便派人来让我们明日给她留一层的位置,出了,高价,掌柜的便答应了。今中午二皇妃便带着那,九皇妃,进了二楼。吃饭之后,便有两个丫头走来,说是到伙房去看看。可是,后来,从伙房开始便着火了。”

他说完,大家约莫都可以想象得出大致的模样,而江蓠身边的那两个小丫头又太过出众,看一眼便绝对忘不了。

楚茂将自己的眼睛看向那个丫头,道:“你来说说。”

那丫头急忙磕头道:“请陛下做主啊,我家皇妃那是好人啊,就是嘴里饶不得人。其实在七皇妃的婚宴上,二皇妃便和九皇妃有些口角,但那时九皇妃没有理我家皇妃,皇妃又是不记仇的个性,便过了。后来我家皇妃的手有些问题,于是便亲自请九皇妃,她知道九皇妃的医术高超,就想求九皇妃对她伸伸援手,却没有料到……陛下,给我家皇妃做主啊。”

她声泪俱下,情真意切,但凡有点感情的人都会被这番主仆情深感动。

等到这些人全部上场申述了江蓠的“恶行”之后,楚茂才转头看着江蓠,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江蓠看着楚茂,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还有吗?”

楚茂一呆,转瞬扬起了自己眉毛:“这点还不够清楚?在七皇妃的宴会上你便对媛媛怀恨在心,直到媛媛求你的时候,你才下了狠手。没想到你看起来这样一个纤纤弱女,心肠便是如此的狠毒!”

江蓠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自己的手臂,看着他道:“若我说二皇嫂是被你害死的,你信不信?”

楚茂向后一退:“胡说!我那么爱媛媛,又怎么可能会害她?!”

江蓠却只是微微一笑:“你爱她?你爱她为何从来没有看见过你陪同她到哪里去过?”

楚茂皱眉道:“我一向很忙。”

“忙?”江蓠淡淡的道,“二皇子是忙,那么我问你,二皇妃的手伤了,她到底伤的是哪只手?”

楚茂脸色一僵:“左,左手吧。”

“左手?”江蓠微笑。

楚茂道:“是右手,对,就是右手。”

江蓠叹了一声,道:“二皇子,不是左手也不是右手。二皇妃的两只手都伤了,你不是爱她吗?怎么连她伤了哪里都不知道?二皇子,你现在在这里一脸哀容又是干什么呢?”

楚茂道:“你胡说!不要再狡辩了!”

江蓠摇头道:“若是你对她上几分心,你的妻子也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可是,你对她冷落也就罢了,为何要害她呢?她才是这世上对你最真心的人啊。”

楚茂怒道:“你根本就是在转移视线!你害了她至少是真的吧!”

江蓠微笑摇头,然后转身迈向了那个丫头,道:“今日跟在你小姐身边的是你?”

“是,是我。”那个丫头的扑在地上的手微微的蜷着,身子绷得紧紧的。

江蓠点了点头:“那么你小姐在房中的时候你又去了哪里呢?”

那丫头道:“小姐叫我去找唱小曲的,找了之后我便留在外面了。”

江蓠点头道:“那么起火的时候你也在?”

那丫头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江蓠微微一笑:“嗯,好听话的丫头。”

那个丫头怔了一下,而此时的罗夫人已经冲上前,扬起手“啪”的一巴掌落到了她的脸上。

那丫头捂着自己的脸,哭道:“夫人你在怎么打我?”

罗夫人指着她骂道:“你不是忠心耿耿吗?为什么你在外面也不冲进去拉一拉我的女儿?你是哪门子的丫头?我家女儿身边跟着的是杏儿,你算什么?”

江蓠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向那边的那两个小厮,道:“两位小哥,我想要问你们几个问题,只需要如实回答便好,但是我希望你们都必须同时回答。”

旁边的人听了都暗自点头,两个人同时说话,只要稍有不慎便会露出马脚,只要第一反应不是那个,那么就可能完全的推翻之前所有的证词。而欺君之罪在眼前,就像脖子上悬着的一把剑,一不小心就头断人亡。

江蓠问道:“当时起火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在一搂。”

“那两个小姑娘你们以前见过吗?”

“见过。”

“那火势是怎样起来的?”

“先是一搂的后房烧起来的,然后就跟着窜上二楼去了。然后一楼的人就跟着逃了。”

“这样说是二楼倒比一楼烧得快些?”

“是。”

“哦,就这样。”

江蓠问完话,然后转头看着诸人,道:“不知道诸位听清楚了没有?”

这样的话怎么可能没有听清楚?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江蓠问出破绽,但是现在二人的口供如此一致,回答的也就迅速,那么足以看出两人没有撒谎。

江蓠道:“首先,那火势是从一楼的厨房起来的,那么为什么没有先烧一楼反而窜上了二楼呢?照理说应该是先烧了一楼再顺势往二楼的,可是事实上却是一楼的客人?大部分都逃走了。相信这样的状况,随便找一个人来都可以证明。”

众人的目光迷惑起来。

江蓠道:“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原本火的路线被改变了,有人用火油让大火首先烧上了二楼。而这样的话,肯定要提前准备。而之前,他们又说曾经见过那两个小姑娘,我想说的是,之前我的那两个丫头就根本没有出过祁王府,又哪里来的做这些准备呢?”

楚茂冷冷的道:“不过是你一面之词罢了,谁知道你的丫头是否真的在祁王府?”

江蓠微笑道:“二皇子,确实是我的一面之词。但是我想问,我的丫头武功高强,我想若是她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厨房之中,按照这两位小二哥功夫来说,她们能办得到吗?”

众人面面相觑。

到了这时候,旁边一直静默着没有说话的楚遇方才一抬眼,道:“父皇,儿臣觉得此事尚需细细查探。”

成元帝的脸阴沉的落下,道:“就按九皇子所说,好好的查探,七皇子,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旁边的楚原走了出来,道:“是。儿臣谨遵父皇之命。”

成元帝狠狠的看了二皇子一眼,然后怒气冲冲的甩了一下袖子,转身而去。

楚茂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成元帝看他的那一眼实在是太过明显,明显得令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睛都莫测起来。这回他却只能咬牙吃了哑巴亏,硬生生受着。虽然罗媛的死和他的直接关系不大,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倒恨不得将话讲清楚。

江蓠走上前,对着楚茂微微一笑,道:“二皇嫂生前很喜欢你,我想她想要有双完美的手也是因为你,所以,二皇子不妨到大遒巫师那里为她求一只断手来。伊人已逝,但是聊表寸心应该是可以的。”

她说完走到楚遇的身边,楚遇含笑看着她,问道:“完了吗?”

江蓠点了点头。

两人走出宫门,只看见日头已经斜了,冬日的晚霞没夏日的那么红火,东一撇西一撇的画着,倒是满满的生色。

楚遇轻声道:“今日的日头倒还好。”

江蓠侧目,只看到那绚烂的颜色打在他的身上,嵌着他带着些不真实的感觉。

楚遇转头道:“有时间咱们去梅岭看日落,那边的景色倒不错,种了一峰的绿梅,看着比春日来的艳丽些。”

江蓠看着红霞,点了点头。

梅花吗?和你一样?

——

二皇妃的事情被不了了之,但是葬礼倒是办得挺大,当然,葬礼之后,楚茂的日子过得便有些艰难。江蓠将那两位假扮明月和彩云的丫头送了去,什么也不必说,罗氏夫妇自然就清清楚楚。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这些年他们的风光已经不及五年前,但是手底下拥有的力量却是不少,暗地里给楚茂使绊子倒是一把好手。

这十几日过去,江蓠和楚遇便在府中煮茶调香,江蓠倒是没有想到楚遇对于这些东西这么的在行,拈香,取稠,封蜡,他做来井井有条,那双手一边将原香在玉杵下捣碎,一边含笑道:“这香有梅花香,衙香,宫中香,帐中香。一般的香等到来年冬日的时候拆开便是最好的。”

梅花树下,他拈花作香,别有温柔。

江蓠觉得,如果能日日相对,便是这样也是好的,她看着他手中封好的水晶瓶,问道:“这又是什么香?”

那青莲色的香料沉在水晶瓶中,看起来熠熠生辉,楚遇温柔的看了她一眼,道:“这是蓠香。”

江蓠一听,呆了一下,反应过来。

楚遇轻轻的道:“阿蓠,等来年冬天,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香气。那时我们将它取出来,如何?”

江蓠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涌出万种柔软情绪。

而她却不知道,等到再次取出这香的时候,世事却已经轮回了百转,往事旧年,全部都是指间沙罢了。

当然,调香之外,江蓠更多的时间是在想楚遇的身体,她也知道了楚遇平时的身子都是由哥舒千秋调养的,这位名医是天下第一神医诸葛万古的同门师弟,医术极为高超,并不比诸葛万古差多少。江蓠一直想找机会问问他一些东西,但是却得到这人已经离开的消息。

江蓠只能自己摸索,楚遇的身子不同于别人,如果是一般的毒尚可以以毒攻毒来克制,但是楚遇本身的毒素不知凡几,哪怕稍微加一样毒进去,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是引发大范围的毒素并发,从而形成新的毒,就想八卦阵一样,只会衍伸的越来越多,走入死地。而且,就算要以毒攻毒,也需要一种更毒的毒药,但是楚遇本身的身体内的毒她就从来没见过,哪里去找更毒的东西来呢?她在闲暇时仔细查探过楚遇的筋脉,发现他的筋脉十分的特殊,如果是常人这样肯定早就死了,但是他依然活着,很有可能是曾经他的筋脉改过,若要用“补”的方法,那就只能增加负担。所以江蓠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用最简单的药。

她这几日只单纯的用车前草和艾叶榨汁来让婢女作了糕点,又将白茅根拿来泡水喝,凡是江蓠为他准备的,楚遇全部都默不作声的吃了,直看得造访的楼西月目瞪口呆,或者只有他和哥舒千秋才知道,楚遇是多么的讨厌药物,平常花费了整整大半年收集来的药丸,他看也不看就甩在了一边,仿佛知道自己的病就算是任何的神丹妙药都治不好的样子。

但是现在,那普普通通的药水他家的殿下也喝得啧啧有味,当真是人的原因吗?

江蓠自然不知道楚遇的过去,她更注重的是楚遇的现在。

前日里江蓠在房间里找到了一副围棋,全套水晶,棋盘是整块绿水晶劈就的,黑白水晶制成的棋子,稍微一擦便闪闪发光。

江蓠将它捧了出来,一个托着腮在棋盘上摆弄。

楚遇走了进来,看着她的样子,问道:“下棋?”

江蓠点头道:“很久没有动过了,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呢?前世除了医术外,她最喜欢的事情便是下棋,她好静的性子大概就是由棋引出来的。但是那毕竟是现代,在这里随着时空时间的不同,规矩也不同。

楚遇在他的对面坐下来,道:“有时间咱们下一盘便是。”

他的发扫在棋盘上,仿佛一汪墨水,江蓠不由伸手将他的发丝一握,等到自己触上他的发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不由的微微一呆,但是瞬间,她便顺势将他的发往他的身后一拨,道:“这水晶做的棋盘真是剔透。”

楚遇的嘴角浮起一丝似笑非笑来,江蓠心虚的低下头,只听到楚遇薄而淡的声音:“是很剔透。”

他说着拈起一颗黑子,然后稳稳的落到江蓠的对面,轻声道:“阿蓠,如果下棋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好不好?”

他的声音轻轻地,沉雅的,仿佛一支古箫曲,江蓠的目光落到他那颗拈着黑子的手上,手指如玉,两两相称,说不出的舒朗好看。

她微微歪了歪头:“什么要求?”

楚遇的手指点在棋盘上,双眼掠起精致的线条,那样勾勾了了的,绕得这三寸天地里都是烂漫锦绣:“我还没想好。”

没想好?这算什么,漫天要价?但是直觉里,她却相信楚遇不会要求对她有稍微不好的事情,她想了想,笑道:“那么我的要求呢?”

楚遇温柔的双眸落到她脸上,伸手缓缓将那颗黑子往她的手边一推,轻轻地笑了:“凡我所有,悉听君便。”

凡我所有,悉听君便。

这八个字轻轻的滚出来,仿佛再过平常不过,然而这江山之重,又怎能重过这八个字?

江蓠的口中似乎堵了东西,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到了那里却噎着吐不出来,这承诺太重,重的她几乎难以承受。

楚遇却微微一笑,柔声道:“阿蓠,我等你。我们,还很长。”

他说着站了起来,对着她道:“我给你带了一件东西,去看看。”

江蓠心下一松,随着楚遇站起来走出门外。

院子里的石桌上放着一个长长的乌木盒,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看起来倒很是厚重。

楚遇道:“打开来看看。”

江蓠走了过去,将盒子打开,只见那盒子内安安稳稳的放着一把长弓,她拿了起来,仿佛一道热流从心间滑过,一种奇异的感觉充满心头,仿佛久别重逢,此时恰好。

江蓠微微一怔,楚遇在她的旁边道:“这是落月,我找到的,和你有缘。”

江蓠的手指抹在弦上,心中突然激荡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却拿捏不住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楚遇看着她,道:“皇宫里已经准备着一年一次的冬狩了,应该会很热闹,将这把弓箭带去吧,就当练练手。那儿靠梅岭也很近,我们可以去煮酒论梅了。”

江蓠举起弓箭,那看似普通的长柄在眼光中拉出一道冷锐的锋芒,她转头看向楚遇,点头微笑道:“好。”

------题外话------

昨晚上做梦,发现打字打字的手指没了,然后吓醒了~今天码字都心有余悸,我潜意识里是多么害怕打字哎……

先来解释一下,其实这章阿蓠和九毛完全有将二皇子收拾的能力,但是两人都知道成元帝不会愿意就这样失去一个儿子,所以这才会收手滴,但是明收实逼,总要让他自己钻进去才对吧~

话说阿蓠真的有那么弱吗?她没武功,我无法设定一个飞檐走壁滴,她能靠的就是智慧~虽说智慧这东西见仁见智,当然,我说过她会变强的,她性格不太喜欢主动出击,这是缺点,不过从现在开始就开始收拾人了~

下面依然是感谢剧场:感谢chillyz今天的一张月票和18620773158昨天的两张月票~

还有默默订阅虽然没冒泡的漂亮姑娘们~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