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9章 有客南来

第六十九章 有客南来

春搜,夏苗,秋巡,冬狩。

这四件事约莫是每个国家的大事,本来的冬狩在先祖时期是为了彰显江山是靠武力打下来的,每年去看看艰苦如何,但是经历了这么几代,冬狩反倒变成了一项皇子皇孙们舒展身心的活动。

不过近日的天气不太好,当天监官选择的黄道吉日浩浩荡荡的飘起鹅毛大雪的时候,成元帝正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前往西山。

不过烈烈寒风,惨惨飞云,霜浓冰冻的,倒是一翻冬日好景致。

江蓠窝在马车内,身上裹着白狐裘,衬得眉目精致,她一双清凌凌的目光看着楚遇,他正用手指勾了汝窑的影青茶壶,将茶水倒入同套的影青茶碗里。

那香气随着壶嘴倾泻出来,整个车厢瞬间围绕袅袅茶香。

江蓠闻了,忍不住直了身子,道:“碧螺春?”

楚遇将茶递了过去,含笑道:“正是吓煞人香。”

那小小的圆卷儿浮在水面上,载浮载沉的飘着,莹莹的色泽,江蓠接了,用碗盖抹了一层的茶沫,道:“这是洞庭那边的茶,虽然没有三针雨花茶来的珍贵和稀少,但是香味却是别的茶比不了的。”

楚遇给自己倒了一杯,道:“茶这一道,本来要经过祭香,涤器,凉水等步骤,但是今日倒不行了,改日煮茶时再说。”

江蓠慢慢的缀了一口,只觉得那些香气仿佛一缕烟儿似的钻到了舌头的每分每寸,然后梭梭的往下窜,直通肺腑,她轻轻地笑道:“皎然说‘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清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我想我只是饮一口当牛饮了。”

楚遇看着她,道:“若是我,大约更爱酒吧。”

江蓠点点头:“酒也很好啊。”

楚遇微微一笑,温柔的看着她,然后飞快的一低眼,不再说话。

此生,约莫就想那么一回,但愿长醉不复醒。

两人在里面喝茶聊天,这时候马车猛地一停,江蓠杯中的茶水顿时抛了出来,眼看就要砸在面前的小几上,楚遇极快的将自己手中的茶碗一收,微微一滑,将那茶水悉数接入自己的杯中。

他三指握着茶碗,优雅至极的往自己的嘴边一凑,含唇而饮,末了,神色高洁,缓缓一笑:“果然香气袭人。”

江蓠的一张脸直烧得干干净净,只能略微的转了自己的脸,将帘子掀开,对着外面道:“发生了什么事?”

明月骑着马在旁边道:“王妃无事,只是一些猎户闯了进来摔断了手,还好没有进入狩猎区。”

江蓠点了点头,将帘子夹了起来。

马车咕噜噜的行了起来,经过前面的道路,江蓠看了看那几乎陡直的斜坡,还有那斜坡上挂着的一角衣皮,眉头一闪。

楚遇含笑道:“阿蓠,你认为那真是普通猎户?”

江蓠的目光看着那山崖:“这般的陡峭,想要从上面下来,若是高手,自然会好无损伤,若是普通人,恐怕会不死也重伤,但是若要装成重伤而又不死,那么就只能是高手中的高手。你看那山体滑下的泥土,是从下半截开始的,那么就只能说明前面的半截那些人如履平地,那般险峻之地都能行走,又何须惧怕下面的道路?”

楚遇的目光忽明忽暗,执着茶碗微微一笑,慢慢的吐出一句话:“有客南来,且看好戏。”

西山位于王都之外,山脊连绵,冬日里高高的山间旋着一圈圈的白,去的时候太监和宫女已经将平地里的雪扫得干干净净,帐篷已经被设好了,皇帝的主帐是明黄色的,此次与他同行的新晋得宠的丽妃,其余的皇子都远远近近设在了不同的位置。

楚遇和江蓠的位置设在了较远的地方而离皇帝最近的依然是楚宸和楚原,而此次最末的却是二皇子楚茂。

旁边的明月掀开帘子,江蓠穿着一件火红的披风走了出来,刚刚出来,就看见楚茂的身影在旁边一闪,然后一双冷厉的眼睛“刷”的看向她。

江蓠微微一笑:“二皇子好。”

楚茂冷笑道:“我是很好,便不知道九弟妹好得了好不了了。”

江蓠的目光看向远处,只见皑皑白雪遮得眼前的视线一片朦胧,她淡淡的道:“不劳二皇子费心,我看二皇子目色赤黄,料来最近多思伤身,需要请大夫开两剂药来吃方能降降火,如果在这么下去,说不定命不久矣。”

楚茂冷冷的一甩袖子:“那么咱们就看看谁命不久矣。”

江蓠淡淡的道:“请便。”

楚茂冷哼一声,甩手离去。

旁边的明月道:“王妃,需不需要动手?”

江蓠弹了弹衣领上的雪片,微笑道:“这样的人只会脏了我们的手,死的方法很多,一刀下去也是死,抽筋扒皮也是死,得看怎样的死。”

“你想他怎样的死?”楚遇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江蓠回头,就看见他披着一件雪白的大氅走了过来,一把紫竹伞在他的手底慢慢的撑开,支过来为她遮挡面前的风雪,“这么大的雪怎不让明月打把伞?小心冷着。”

江蓠微笑道:“只是出来看看,几步就回去了。”

楚遇伸手抹过她的脸颊,将那冰凉的雪水化开,道:“几步也要注意。”

江蓠一呆,瞬及笑开:“嗯,好。”

楚遇也随着一笑,道:“如果你嫌这里麻烦,咱们去南边转转。”

南边?

楚遇看着她的递来的眼神,含笑道:“那边风情别特,和中原风景不同。”

江蓠正待回答,只见一个小小的裹着大氅的身影滚了过来,手里抱着一个东西,蹦的老欢的道:“九哥哥,九嫂嫂!”

月轮一张脸冻得通红,带着狐皮帽子,将一个东西包在了怀里,严严实实的。

江蓠看着她的模样,将自己手里的暖炉递了过去:“瞧你冷的这个样子,快暖暖,小心冻坏了!”

月轮拨浪鼓似的摇着头:“嫂嫂我不冷,快帮我看看这只兔子,我在后面捉的,我婢女说是大冬天的冻得跑不起来才让我给捉住的。嫂嫂你给我看看!”

楚遇道:“你这只兔子是在后面哪儿捉的?”

月轮睁着水灵灵的大眼,道:“就在我帐篷后面啊!啧,幸亏刚才设置帐篷的那些人没见着,否则我哪里捉得来?快快快,嫂嫂快帮我看看!”

江蓠和楚遇对视一眼,然后江蓠从她的手里将那只大灰兔提了起来,将暖炉塞到她手里,微笑道:“到旁边的小帐篷里休息会儿,清歌在那儿生了火,我看了就来找你。”

月轮纠结了一会儿,但是这大冬日的也实在冻得紧了,即使拿着暖炉也感觉不出什么,只能点点头:“嫂嫂你治好了就叫我啊。”

江蓠点了点头,看着月轮走进了旁边的小帐篷。

每一个大帐篷旁边都有两个小帐篷,留给跟随的贴身侍女们用的,而更多的一般宫女就只能被聚集在另外的帐篷里,那些帐篷是没有炭火供应的,只能依偎着取取暖。

江蓠将兔子提了回去,然后叫旁边的明月准备了温水,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一颗药丸丢入里面,等到它化了之后将棉帕浸透,然后将自己的手擦拭干净,接着吩咐道;“将剩下的水给月轮公主送去,想办法让她也擦擦手。”

“是。”明月应了然后端着水盆走了出去。

楚遇看着那只兔子,道:“什么毒?”

江蓠皱眉道:“是一品花。看来有人要对月轮下手。月轮的帐篷位于中间,而打扫的人也不可能白放着一只灰兔子不收拾,那么只能是有人扔进去的。”

楚遇道:“不要担心,我派人守着她便是。”

江蓠将这只大灰兔身上的一品花汁液给除了,然后才将像是洗了个澡一样的兔子拿给月轮,道:“回去给她烤烤火,暖起来便会跑得快了。”

月轮欢天喜地的抱着兔子,然后道:“还是九嫂嫂和八嫂嫂对我最好,其他人理都不理我,全部到那个丽妃的跟前去了,我不喜欢她们。”

江蓠拍拍她的头道:“小孩子的气性话儿,在我跟前说说也就是了,别在外面说。”

月轮点了点头,然后又和两人说了几句,方才抱着自己的兔子向江蓠和楚遇告辞而去。

楚遇的眼色沉沉,却没有说一句话,天外白雪一点,恍如飞花。

——

大雪依旧下个不停,草草搭建的大帐篷内,下等宫女们依偎在一起,将一件破旧的棉袄拼命的往自己的身上拉,但是无论怎样做,都只能感受到那切身的寒冷,从四面八方闯进来。

一盏灰黄的烛火闪了闪,最终陷入了黑暗中,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紧挨着的宫女中,一个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她悄无声息的迈出人群,然后像蛇一般的一闪,消失在帐篷内。

帐篷外还有巡逻的守卫,但是她的身子缩了一下,然后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纵入黑夜里,消失不见。

黑暗中一抹亮光一闪,两个侍卫的身影无声的倒下,被一只虚空的手托住,一些粉末落了下来,瞬间化为灰烬。

暗夜里传来一声冷媚的微笑,瞬间即散。

而这个时候,一把优雅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渊姬,你今晚想要杀谁?”

------题外话------

某吹要去医院溜达一圈儿~挥挥~字数少了点,抱歉~

谢谢18620773158亲的两章月票和anniel亲滴一张月票票,某吹双手捧着大月票十分的感谢~

后面开始杀人了~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