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70章 楚茂之死1

第七十章 楚茂之死1(一更)

她的身子陡然一僵,紧缩的身子往后一撑,像只壁虎一般的贴在了帐篷上,眼睛迅速的往四周看去。

然而只有浓重的黑色压在眼角,雪片一溜溜的旋下来。

“嗤——”

刚才那优雅的声调突然转了调子,变得妖娆万种起来,直直的挠尽人的心里。

渊姬迟疑了一下:“少主?”

那妖娆的声音自黑夜里响了起来:“渊姬的记性果然是好的,怪不得让本少主这么多年念念不忘。”

渊姬的身子落了下来,半跪在地上,道:“少主不知有何吩咐?”

黑暗中的人道:“这么多年了,义父还好吗?”

“尊主甚是挂念少主。”

“他该挂念他的妹妹才对。”

“在尊主心中,现在只有少主才是他真正在意的。”

那人冷冷的“嗤”了声,几分轻蔑,他的声音一转,问道:“谁派你来杀人的?”

渊姬道:“尊主已经从极北的星辰上看到了乱象,而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刺杀,将这个乱象提前。”

那人笑了一下,最后沉默了半晌,道:“先不要去碰楚遇。”

“为什么?少主。”

那人冷笑道:“连龙求月都错判了实力的人,我们还是暂且不要动手的好。还有,大遒的巫师叫他给我收敛点,如果让人根据他找出了我的身份,我就把他的皮剥下来,然后在他的肚子里塞蚂蚁!如果他死了就直接让人接上去,渊姬你也可以。”

“可是少主我是女的。大遒的巫师必须是男的。”

“呵!”那人一嗤,“男的都能变成女的迷惑男人,女人为何不能变成男人?这点东西还要我教你吗?”

“……是。”

“好了,最近先不要动手,依我看想要动手的人多着呢,不差我们这一脚。你先回去吧,没事不要出来。”

“……是。”

渊姬说着,再次抬起自己的眼睛一看,但是根本一点人影也看不出来,她心中暗暗的道,少主的武功,已经越来越高了,恐怕,要比得上尊主了。

——

江蓠睁开眼睛,帐篷内的一盏小长明灯还在弱弱的燃着,她微微动了动脑袋,就发现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是被压着还是怎么了,也不知道他还在睡没有,她自然不想去吵醒他,他的身体,还是多休息的好。

她只能在此闭上了眼,但是却毫无睡意。

楚遇的手从背后伸了过来,轻轻握住她的手,声音还有刚刚醒来的沙哑:“醒了么?”

江蓠“嗯”了一声,顿了顿方道:“好像我的头发压着了。”

身后的楚遇沉默了一下,方才道:“没压着。”

“没压着?”江蓠疑惑了一下,说着就想翻身,却被楚遇一把按住了肩膀,道:“等一等。”

江蓠停了一下,感到身后的楚遇窸窸窣窣的片刻,然后道:“可以了。”

江蓠这才起身,转头看向楚遇,微微一呆。

虽然她起床的时间都比较早,但是几乎每次一睁开眼,楚遇都已经整理好了,此刻他还在**,穿着深衣,发丝铺展,衣领微微的敞开,露出一抹润色,艳红的唇色似乎有水色,一缕发丝粘在上面,微微的卷着。

江蓠淡淡的瞥开自己的目光,然后道:“你多休息一会儿吧。”

说完掀了被子起身,拿起放在旁边的衣物穿起来,她还在低头整理衣服,楚遇的手已经接过她的腰带围着,一边低头帮她一边道:“这几日的雪看来是停不了的,多穿一点。”

整理好衣服明月已经端了热水进来,两人略微洗漱,便走了出去,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但雪已经停了,但是看这样的天气,就算停也只能停一会儿的,等不了多久又要开始了。

他们在整个帐篷的边缘地带,所以后面反倒宽敞些,楚遇伸手拍了拍,只听到“踢踢踏踏”的声音轻微的响起来,然后两匹雪白的马厩出现了。

“踏雪和无痕?”江蓠讶然,“你什么时候将它们带来的?”

楚遇含笑,江蓠已经跑了上去。

踏雪的身上已经配了一副马鞍,江蓠一撑便骑了上去,踏雪还不惯,想要扭捏几下,被江蓠的手拍了拍,然后甩了甩尾巴。

楚遇也骑上了马,道:“咱们去转悠转悠。”

江蓠看着他的手中挽着两把长弓,其中一把正是自己的“落月”,于是伸手接过,笑道:“打猎吗?”

楚遇的袖子一挥,宽广的白袍带起一阵微风,眼神望向飘飘渺渺的山峰:“如果有机会,以后咱们就旅居海外,行走天涯,或者在山间做个打猎的夫妻也是好的。”

江蓠听了这句话,想象着那样的生活,不由点头笑道:“是啊,那样的生活确实是挺好的。”

两人骑上马前行,山野里是纵横的小道,常青树上积着厚厚的一层雪,踏雪和无痕走得轻,只在雪地上留下一个个浅浅的月牙弯儿,稍微的震动便抖落下一层层雪,像是花雨一般的掉下来。

山路本来险峻,但是踏雪和无痕都不是平常的马,在那些缓坡陡坡上来去自如,林间寂静,但是还有鸟扑腾翅膀的声音,听起来倒像是大鸟。

渐入腹地,远远的看见一个影子一闪,江蓠道:“是麋鹿。”

楚遇点了点头,道:“跟上去。”

两人将马一夹,两匹马飞速的往那边奔跑,冬天里麋鹿的蹄子跳得飞快,转了好几个弯,那只麋鹿才停了下来,然后低着头在地下嗅着什么。

江蓠从套在马背上的箭筒里抽出一直箭羽,然后勾弦搭箭。

那股血液流动的感觉又涌了出来,她的目光微微一眯,因为学医,她对骨骼了解的十分透彻,她觉得在自己的脑海里眼前的麋鹿只剩下骨架和筋脉,而她清晰的知道自己这一箭射出去,射到哪儿会造成不同的伤害。

她的目光落到它的后腿踝骨以上三分。

她豁然松开了手!

迷蒙的黑夜被这一箭寒光射穿,那只麋鹿身子一闪,极致的痛感让它想要飞奔逃窜,但是刚刚将所有的力量蓄积到后腿,顿时所有的血液从那破败的伤口中喷射出来,“砰”的一声,栽进了雪地。

它发出几声痛苦的嘶吼。

两人驱马上去,江蓠跳下马,看着倒在地上的麋鹿,道:“我应该配点麻药的,那样捉起来就更方便了。”

她说着微微一顿,然后道:“这儿有东西。”

她说着扒开雪,在刚才这只麋鹿嗅着的地方一看,然后轻轻的拈起一点红色,皱眉道:“是人血,还有一丝温度,没有凝固,看来这血滴下来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刻钟。”

她说着将雪地扒开,露出来的鲜血也越来越多,而且有些已经凝固,凝固的时间可以推算到一个时辰之前。

半刻钟到一个时辰,这样大的时间差距,这血是怎么流的?

楚遇的目光一扫,道:“人是沿着西北的方向去的,我们去看看。”

两人射下了麋鹿,然后追着前往。

两匹马轻快的奔跑起来,不一会儿,楚遇伸手拉住江蓠的缰绳,然后两人同时停了下来。

楚遇的目光看了看树顶,然后伸手将江蓠一揽,轻轻地点上了高大的丛林,两匹白马也像有灵性的一样,自己窜入了深处。

楚遇带着江蓠往远处一掠,树枝一落,雪粉未起。

两人低头一看,发现一个黑色的身影立在雪地里,他的手里托着一串看不清楚什么材质的珠子,对着面前的人道:“诚意?这么点东西就是诚意?”

对面站着的是脸色发狠的楚茂:“巫师,我知道你有办法!这些东西不过是小意思,等到事成之后,我为你献上一千人的血!”

大遒的巫师冷冷的笑了起来:“可是你知道我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吗?”

楚茂道:“我屈居于楚宸之下只是暂时的计策!我有机会!我还有机会!谁都不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不是吗?你要相信我,最后的皇位一定是我的!”

楚遇和江蓠相对一看,这楚茂的语气太过笃定,笃定到让人以为这皇位是他的囊中之物。

楚遇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下面。

大遒巫师笑了笑:“皇位什么的和我有什么干系?我来,不过是为了要点东西而已。我给你一个机会,今晚的时候,我会布下密阵,其他的事,就看你的了。”

楚茂脸色一喜,道:“多谢大巫师!”

那个大巫师忽的一笑,突然全身一直,冷冷的喝道:“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江蓠微微诧异,正在想着怎样处理,楚遇的手已经轻轻地点上了她的嘴唇,然后含笑的无声张口:“他察觉不到我们。”

黑暗里是巨大的寂静。

那大巫师冷笑道:“还敢故布疑阵?杀!”

“杀”字一出,他的身体突然破出来,卷起一堆飞雪,飞快的往江蓠和楚遇的上面扑来!

楚遇倒是神色悠然,眉目在黑暗中是奇异的平静,眼看那巫师就快掀开树顶,而在旁边的树枝上,一把带笑的声音传来:“大巫师这么暴戾干什么呢?有好事就是要大家听听不是吗?”

那声音淡淡的妖娆,自有一股蛊惑人心的力量,然后,一角绿衣露了出来,旁边悠然落一个眉目如画的男子。

楚茂忍不住向后一退,变了脸色。

太妃的名字就像是整个皇族人的命符,虽然眼前的男人只是一个男宠,但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都是令人忌惮的力量。

他抱手在胸,微微眯了眯眼:“你们觉得你们能成功?”

楚茂冷哼道:“有什么不能?不就是一个病秧子吗?”

青儿看着他,道:“你可知这个病秧子我带了我的杀手去却连那人的衣服都没沾着?三皇子,不是我没有告诉你,想要杀人的时候先掂掂自己的斤两,否则小心将自己的命给赔了进去。”

楚茂心中冷笑。

青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今天的事我没有看到,最后的结果如何你们自己想想。我这回是给丽妃娘娘送东西来的。你们慢聊。”

他说完身体一闪,没入黑夜。

楚茂急忙道:“大巫师你一定要帮我!就算那个人有些本事,但是今晚绝对万无一失!”

巫师的眼角一抬,然后道:“我只能尽力,结果如何我不管。”

“是是是!”楚茂大声笑了起来。

巫师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闪入黑夜,楚茂也随之消失在后面。

等到两人走开之后,楚遇才带着江蓠轻轻地落下,江蓠看向楚遇,楚遇伸手将她发上的一点松针捡下来,微笑道:“今晚便好好睡觉吧。”

——

两人回去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清歌急忙上前为江蓠递上小暖炉,责怪道:“这么冷的天还出去?”

江蓠道:“我不冷。”

说来也奇怪,自从和楚遇在一起后,她身体对冷的惧意就开始渐渐的消失了,原来小日子要近的时候便开始痛,但是现在,明明还有五六天就该是了,但是在这样冷的天气里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吃过早饭,众人便往大练场上去,那个平地已经被打扫干净,箭靶子一排排的放在那里,有几匹骏马拴在旁边。

成元帝坐在棚子里,道:“咱们大楚的是马上打下的江山,作为后代万不可忘了这样的规矩,现在依然是往常的规矩,练练手,朕看一看谁中的靶心多,依旧是赏赐。”

他说完看了看楚遇,道:“老九的身子弱,往年都没有出来过,现在这个时间,你是参加还是不参加?”

楚遇微微俯身,但是却依然让人有种高高在上的风姿,道:“各位皇兄都在这里,我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这便是应了。

众人的目光看向他,几乎带着晦暗不明的色彩,楚遇常年呆在府中,又能练出怎样的箭术?

旁边的侍卫将马牵了过来,江蓠的目光落在那匹马上,然后向楚宸看了一眼。

要说这骑马射箭,箭术高超固然厉害,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骑在身下的马配不配和,如果不配合,便是你有再高的箭术也是白搭。今日这些马都是由楚宸负责的,而他现在准备的这匹马,江蓠看着它闪着赤红的眼,便知道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楚遇的这匹马已经被人下了药。她的心中微微动摇,准备走上去不着痕迹的解了这些药物,但是身子刚刚一动,便被旁边坐着的皇甫琳琅抓住了手:“九妹妹这是干什么?”

江蓠转头看她,只觉得容光耀眼,她道:“我去看看他,嘱咐嘱咐。”

皇甫琳琅松了她的手,笑道:“原来如此,快去吧。”

江蓠点了点头,从自己的位置上起来,但是刚刚起来,却发现四周都是寂静,她脑子一动,然后坐了下来。

“怎么了?”皇甫琳琅问道。

江蓠若无其事的笑道:“没什么,我想我这样上去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些。”

皇甫琳琅看了看,点了点头道:“嗯,是有些刻意。”

江蓠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果然如此。自己若是上前,大概就又是中了别人的诡计,刚才在马牵上场的时候,她瞥见了旁边的内侍在地上点了三炷香,料来是某种仪式,之后场上便陷入了某种平静,若是自己上前打破了这种平静,说不定对大楚来说,就是惹了忌讳。而若自己上前接触那马匹,便是最后楚遇赢得了比赛,也会被人诟病。

她的目光看向楚遇那紧束的身影,便放下了自己的念头,自己这是关心则乱,如果楚遇连这点状况都应付不了,又怎能是他呢?

而此时,那边带着红色护额的侍卫提起锣鼓,重重的在锣鼓上敲了一下。

“哐当——”一声,射箭开始!

所有的马开始在场上奔驰起来,而这边的丽妃却睁着无辜水灵灵的大眼睛,对着成元帝道:“陛下,你要赏赐什么?”

皇帝道:“哈哈……朕觉得可以将王都的羽林卫拨三分之一出去。”

旁边的人都听得暗自心惊,这样的赏赐是绝对没有过的,这样实权的赏赐,若是落下来便是和皇位挂钩的。往常都是三皇子或者七皇子胜,如今看来,是要选择继承人了吗?

那丽妃“哦”了声,突然在自己的身上搜寻了起来,左看右看,捞起自己的手腕,露出一串碧绿的碧玺,接着又捞起左边的手腕,是一串红色的珊瑚珠子,她将珊瑚珠子褪了下来,然后笑道:“这是太妃娘娘给我的,我给赢了的人好不好?”

皇帝看着她纯真的模样,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一把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道:“好好好!你给的东西都是好的!一并送了,不能不要!”

江蓠的目光落到那串红色的珊瑚珠上,突然想起今早上那个太妃的男宠说的话,说是奉太妃娘娘之命去给丽妃送东西,难道就是这样?若是这丽妃是无心拿出来也就罢了,可若是一早就准备好的,这个丽妃恐怕是太妃那边的人,那么那样纯洁无暇的模样自然也就是假的。

江蓠正在沉思,人群中突然暴喝出一声:“好!射得太好了!”

江蓠看去,只见两支箭头并指靶心,微微一颤,命中无误。

------题外话------

下午六点二更~

谢谢peiyi0917妹纸的两张月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