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71章 楚茂之死2

第七十一章 楚茂之死2

楚原和楚宸在同一时刻射中了靶心,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分开。

开始只是单人射箭,第二轮才是抢攻,但是两个人谁都不愿意落了下乘,却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楚宸道:“咱们还是按照往日的规矩来吧,从二哥开始。”

楚原也点了点头:“这样最好。”

楚茂听了也就骑马上来,“咻咻咻”的几声,将手中的箭羽射了出去。

楚茂的箭术虽然不及其他人高超,但是十个靶子也有六个红心,成元帝看得暗自点头。

楚宸接着骑马上来,缰绳一兜,马迅速的开跑,他的手极快的抽箭,搭箭,射箭,在奔驰的马上拉开一道道痕迹。

“叮叮叮叮!”声音密密麻麻的扎了下去,人群发出一片拍掌的声音,大叫道:“好!”

那般快的速度,竟然能每次都中了红心,当真让人不由得不佩服!

楚宸一笑,然后驱马退了下去。

接下来是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他们虽然没有全中,但是也在一半以上,也是很厉害的了。

众人的目光看向楚原,楚宸已经是这么的厉害,不知道楚原要拿出什么东西来应付?

楚原拍马上前,慢慢的上前,然后抽出了两支箭。

众人瞪大了眼睛,这是双射?要知道这等功夫只有原来的楼逸能够完成。

楚宸的目光微微一紧。

楚原突然双腿一夹,纵马开奔!

“咻咻!”

“叮叮!”

双箭连射!全中!

再来!

又是“咻咻”“叮叮”之声,全中!

皇甫琳琅微微的笑着,伸手端了酒,慢慢的饮了下去。

如果楚原是场上最出众的男人,那么她必定就是场上最出众的女人!

等到楚原的马停下,场上支持他的队伍早就炸开了锅,便是成元帝也不由的大赞道:“好!果然是我楚家的男儿!”

楚原举起了弓箭,对着成元帝道:“谢父皇夸赞!”

他说着退了下去。

八皇子楚晋走了上去,靠在旁边的八皇妃直了直身子,目光倾慕,不论其他人如何,在她的心底,楚晋就是最好的。

楚晋的手很稳,是标准的搭箭的姿势,他没有快马奔驰也没有双箭齐发,只是稳稳的将箭射了出去。

十中!

虽然全中,但是在楚原和楚宸刚才的风光之下,便显得不那么吸引人的眼球了。

成元帝点头道:“老八也是好的。”

说着将目光转向楚遇,道:“身子弱随意射几下就好,无需担心。”

众人的脸色变了变,这明显就是在为楚遇开脱,不是说他对楚遇向来不喜吗?

楚遇只是微微颔首,然后随意的抽出了箭羽。

他的弓箭比其他人的要细些,明着看是在为他的病体着想,但是这样细的箭柄,出去的力道不够,便是连靶子也射不到,稍有不慎那就是大笑话。

楚遇却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懒懒的弹了弹弓弦,然后将弓箭搭在了弦上。

众人看着眼睛不由一跳,楚茂勾起轻蔑的嘴角,竟然连正确的姿势都不知道!

楚遇举起了弓箭,宽广的袖袍展开垂下,瘦弱的指骨抹开弦,连眼睛都没看箭靶子一眼,就那样将手一松!

在他松手的刹那,所有人的脸顿时一僵!

从来没有人见过这样的箭!

那样单薄普通的箭羽,突然破开风声,直直而去!

断金裂骨!

楚遇依然漫不经心的勾弦,依然连眼睛都没看过去,甚至连马也没有上前,就在原地,对着那依次排开靶子,射出了箭。

声音赫然!

箭矢撕碎风声,十支箭,先后射出,但是让所有人惊讶的是,这十支箭,竟然在同一时间没入了靶子!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要知道从楚遇第一支箭射出到最后一箭完成,中间隔着那么长的时间,那么只能说明最后的一箭已经快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更重要的是,十个靶子的靶心根本没有正对着他,越到后面歪的越厉害,但是都能正中红心,这又是怎样的箭术?可是他们清楚的知道,楚遇从第一眼扫了整个场子一眼后,就连靶子也没有看过!

这是楚遇吗?还是那个让人一直认为在众皇子中可有可无的楚遇?!

如此箭术,大楚立国两百年来,从未有过!

场上陷入了诡异的沉静。

皇甫琳琅猛的转头看向江蓠,却只看到她容色淡淡,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过了好半晌,倒是楚遇微微理了理袖子,淡淡的道:“下来又干什么?”

自从他射出了那样的箭,便再也没有人敢出声,楚遇眼角微挑,似长天里袭来的冰风一缕,广阔潇洒,未将任何的事放在心底。

倒是丽妃清脆的笑声响了起来:“陛下,接下来是什么啊?”

成元帝反应过来,神色复杂的看了楚遇一眼,道:“接下来就是抢攻了。”

所谓抢攻就是在场上竖立更多的靶子,而让大家随意发挥,谁先抢到靶心谁中的多就算赢,不拘手段。上次的抢攻虽然楚原赢了,但是他的腿也骨折了,但是这点伤痛算来也不算什么。

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远处的大空地,里面已经林立了上百个靶子,密密麻麻的排列着。

众人骑着马进入场内,这下谁也不敢小瞧了楚遇,目光紧紧的盯着他,全身警惕。

场上的侍卫再次将锣鼓一敲!

马蹄突然狂奔起来!

楚遇悠然而立,场上的人都穿着便于骑马射箭的紧身衣物,但是只有他穿着常服,宽衣广袖,迎风而立。

旁边的人已经开始迅速的抢位!

手中的弓箭飞快的拿起,然后射了出去!

瞬间,已经有二十个靶子被攻占了下来!其中以楚原居首,而楚遇,却是动都没动。

就在这时候,狂奔的人中,一支箭竟然脱了靶子,瞬间向楚遇逼来!

但是那支箭却不是射向楚遇的,而是斜着往他身下的马射去,楚遇的眼睛却慢慢的飘向对面的楚宸。

那匹刚刚还在楚遇身下安安静静的马,突然身体一甩,猛地甩开蹄子乱窜起来!狂嘶着摆动着身子,想要将楚遇给摇下去!

大家的目光紧紧的钉在楚遇的身上,却见他抬起了自己的手,在那匹马的马头上轻轻一拍。

那匹马瞬间平静了下来,然后温顺的低下了自己的马头。

楚宸的脸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又红又白,但是瞬间,他便咬了咬牙,开始继续抢攻自己的靶子,他极快的抽出箭,然后往旁边的一个靶子射去。

他的目光锁在靶子上,然后射了出去,眼看就要挨着那靶心,但是他要命中的那个靶子,却突然间四分五裂开来,一支箭从后面射过来,“咔嚓”一声,自己的箭矢竟然同样的被粉碎!

而射掉自己的箭的那支箭,却依然向他射来,势如破竹!

他几乎有种等死的感觉,全身僵在了一起,动都没法动弹。

冷锋擦过,他猛地反应了过来,刚才那支箭,竟然是贴着自己的脸颊射过去的,稍有差池自己就是一条死命!

“叮”的一声,那支箭越过他,射向了后面的一个靶子。

这是楚遇射中的第一个靶子。

楚宸的目光紧紧的看向楚遇,觉得自己的牙关都在打颤。

楚遇的目光沉沉的一变,隔得那么远,他依旧可以感受到了令人惊惧的死亡之感。

无处可逃。

楚遇慢慢的将身后的箭羽抽了出来,然后搭在了弓上。

一支。两支。三支。四支。五支。

整整五支。

凡是注意到楚遇的动作的场上的人几乎都停了下来,然后看着他悠然松开了手。

那一个弧度拉开,穿风而去!

众人几乎看不出那些箭的走向,只看到箭矢拉出一道冷光,下一秒已经稳稳的钉在了靶子上。

等到此刻,众人才反应过来,大家谁都没有说话,而是互相看了一眼,迅速的去抢占自己的位置!

楚遇再次五箭齐发!

“刷”的声音横扫而来,所有人还来不及将手中的箭矢射下去,楚遇已经再次包揽全局。

接下来,楚遇再次射了几回合,然后将手中的弓箭一扔,下了马,就这样离开了场中。

这下所有人都呆了。

这算什么?!懒得陪他们玩了?!

楚遇就那么简单的出手,已经将场上的箭靶子给射得差不多了,就算最后的箭靶子全由楚原一个人射来,和楚遇的差距依然很大。

等到楚遇回来的时候,众人的目光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而楚遇也只是微微的俯身,对着上位的成元帝喊道:“父皇。”

成元帝顿了好半晌,方才笑道:“真是大出朕的意料之外!赐赏!”

旁边的内侍立马用一个小木盘将垫在黄缎子上的令牌和珊瑚珠子捧了上来,楚遇伸手接过,然后道:“谢谢父皇。”

说着捧着那东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只是和江蓠相对一看,然后默不作声的拿了桌上的温酒一饮,并不去注意众人各异的脸色。

——

这场骑射以此种方法落幕,倒也大出众人意料之外。

楚遇和江蓠回到自己的帐篷,旁边的清歌看见那盘子里的珊瑚珠子,只觉得鲜红欲滴,甚是可人,忍不住伸手去拿。

楚遇的眼睛一瞟,淡淡道:“先不要动。”

江蓠道:“将我的剪子拿来。”

清歌听了急忙去取来,江蓠接过剪子想要动手,楚遇却一把阻止了她的手,道:“我来。”

他取下江蓠手中的剪子,然后将珊瑚珠子一剪,滴溜溜的珠子滚落出来,楚遇伸手一拈,然后往地面一摔。

一颗珊瑚珠子顿时粉碎开来,而从中却滚出来一个小米粒大小的白团子,刚开始都还是安安静静的,但是下一瞬间却被帐篷里的暖和一熏,突然慢慢的松开,然后慢慢的动起来!

竟然是一条虫子。

清歌看得目瞪口呆:“天啊,怎么会有虫子?!”

楚遇道:“这是腥骨虫,一旦和人的肌肤接触的久了,就会温暖开来,然后活过来,钻进人的身体里,蚀咬筋脉,生不如死。”

“那怎么办?快丢了吧!”清歌急忙道。

江蓠微笑道:“慌什么慌,今晚上还有用。叫明月给我准备一串一模一样的珊瑚珠子来。”

“哦。”清歌应了一声然后走了出去。

江蓠道:“看来这太妃当真是有先见之明,不过那丽妃到底是不是她的人还很难说。”

楚遇道:“丽妃是谁,无需在意,皇帝不是说是先皇后与他再续情缘吗?必要的时候咱们请先皇后回来便是。”

江蓠看向楚遇,他的目光也看来,道:“那只兔子,是丽妃派人扔的。”

两人吃了午饭,然后睡了会儿午觉,醒来的时候天气积压着,却还是没有下雪,楚遇叫人将茶拿出来,然后和江蓠一起面对面煮起了茶来。

打发了下午的时间,慢慢的就到晚上,两人同样随意用过了饭菜,就到外面散食去。

灯笼远远近近的挂着,灯火忽明忽暗的。

楚遇伸手摘下一个灯笼,拉着江蓠的手,不一会儿便往丛林深处走去。

等到他们走后,楚茂的身影却闪了出来,走到刚才他们站过的地方,捡起地上的那串红色珊瑚珠子。

他冷冷的笑了起来,将珊瑚珠子往自己的怀里一塞,然后紧紧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手中的灯笼的光暖暖的,本来白的雪夜仿佛被铺上一层淡淡的粉光,视线都只在这方圆之中,颜色的层次不同,白日里很平常的景色此时却显得有别样的风味来。

不知不觉,两人竟然走到了山崖边上,此处视线辽阔,眼前奔涌的景色忽然齐齐的涌进眼角,浩瀚无边。

两人静静的站着,江蓠道:“夜晚的这里倒是很好看。”

楚遇微笑,道:“是挺好的。”

他们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楚遇道:“天气冷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江蓠点了点头,两人刚刚转身,只听到一声冷哼:“九弟和九弟妹当真是好情趣啊。”

楚茂从后面的林子里钻了出来。

江蓠微笑道:“二皇子尾随我们到这里来,可是有失身份。”

楚茂道:“谁尾随你们了?”

江蓠微微一笑,和楚遇一起转过楚茂,就想往回走。

可是刚刚一迈开步子,楚茂便挡了上来,冷冷的笑道:“你们还想走吗?”

楚遇淡淡的道:“怎么不可以走了?”

楚茂的脸色顿时狰狞了起来:“楚遇,你坏了我的事,我绝对不能饶你!”

楚遇道:“坏事?坏了你什么事?是你的皇位之争?”

“你!”

楚遇的袖子一挥,卷起的狂风带着楚茂往旁边的树木上一甩,“砰”的一声撞得雪粉四溅。

楚茂挣扎着站起来,伸手拍了拍,道:“出来吧!”

那些人全部都是大遒的巫师为他准备的高手,他们拥有高强的隐藏身形的能力,擅长刺杀之道,刚才自己跟在后面的时候,那些人就在后面潜伏着,人数有近五十人,便是楚遇再能力通天,又怎么可能同时面对五十人的攻击?

然而却是一片寂静。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再次拍了拍手,大喊道:“出来!”

除了徐徐的风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

他的脸色一变,便向往林中去查探,楚遇却道:“二皇子请慢。”

楚茂转身过来警惕的看着楚遇,楚遇抬起了自己的手。

“啪”“啪”“啪”。

他只是轻轻拍了三下,三下之后,一排排黑影突然从林中闪了出来,紧接着,一股血腥味浓重的涌了上来。

楚茂脸色猛地一变!

楚遇淡淡的道:“将人送到他面前来。”

黑夜无声中,一具具尸体被扔了下来,然后一个个堆叠在楚茂的面前,慢慢的成为一个小丘。

近五十具尸体,就那样呈现在他的眼前,他的腿颤了颤,声音更是模糊:“怎么,怎么可能?”

而这个时候,楚遇道:“陆军,出来。”

“陆军”这两个字冒出来,楚茂顿时一震,然后看见一个黑影走出来,恭敬的低下头,然后跪了下去,道:“殿下。”

“陆军!怎么是你!”楚茂大喊。

陆军根本没有理他,楚遇在旁边道:“四年前,是我派他进入你的府中,并且一步步成为心腹,你得到的所有有关楚宸和楚原的消息,也是经由我的手下告诉他然后传给你的。”

楚茂的脑袋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一直将陆军当成自己的心腹,却没有料到自己是别人的一个局!

楚遇道:“可能你还不知道陆军的另一个身份,他是前朝陆孝之子,对刑罚之事了解很多,不亚于他的父亲。”

“你不能杀我!楚遇!你一旦杀了我父皇就会知道!他绝对不会放过你!”

“放过我?”楚遇淡淡一笑,“你晚上出来不慎摔下山崖尸骨无存,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需要成元帝的放过?”

“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这是谋逆!”

楚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这皇位什么的我不稀罕,不过你放心,这楚国的江山,不是楚原也不是楚宸的。”

楚遇说完执了江蓠的手,转身离去。

楚茂还想说话,突然感到一种蚀骨的疼痛来,密密麻麻的在筋骨中痛起来,他痛得想要嘶吼,可惜刚刚一开口就被陆军堵住了嘴巴。

陆军掏出自己手中的匕首,然后徐徐的切进他的身体里,宛如在雕刻一件艺术品。

皮骨相离。

------题外话------

谢谢snow88心灵妹子的五朵鲜花~

最近的文写的真是,自己都被自己蠢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