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81章 深夜诈尸

第八十一章 深夜诈尸

一只手从在清水中拂过,捞起一朵红色的花朵,最后放入旁边的侍女递来的玉盘中。

皇甫琳琅穿着一身凤尾衣,眼角微微一低,对着旁边的容色天真的少女道:“你现在最好收收手。”

那个少女抬起头来,眼里闪过一丝红色的光,旁边的落地铜镜里面映出的容颜,分明就是那丽妃的形容,她急急的道:“那个江蓠如此羞辱我,我凭什么还要忍?!虽然我答应帮你们弄掉三皇子,但是那个九皇子凭什么动不得?”

皇甫琳琅的目光露出一丝不屑,但是细看又仿佛在温和的笑,她伸手从旁边的胆梅瓶内抽出一支梅花,然后取下一朵轻轻的戴在她的发上,笑道:“小幺,你求得是什么?荣华富贵不是?如果你想要一直荣华富贵下去,就先不忙动手,你不知道深浅。”

丽妃皱眉道:“深浅?!我已经知道深浅够了!我在梨园里受得委屈还少吗?!呵,你们这些上等人,怎么知道我们这些在阴沟里打转的人的生活?对,我就是想要荣华富贵,可是我更想要的是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人欺我,辱我,我要让所有曾经欺负过我的人付出代价!现在他们是皇子皇妃又如何?我就是要让他们在我的脚下颤抖!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皇甫琳琅脸上还是温和的,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然后落到她的脸上,劝道:“小幺,要沉得住气。”

沉得住气?!

丽妃怒道:“鬼才沉得住气!你知道那个老头摸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吗?我想吐!但我得笑着,说陛下你真好!为了那些我忍受的还少?!我就要出手!”

皇甫琳琅看着她,最后笑道:“任何在高位的人都要忍受,不只是你。不过,你还想出手的话,小心便是。”

听了这话,丽妃起伏的胸膛才算平静下来,然后看着皇甫琳琅,道:“你也不必担心,在解决楚遇之前,我一定会将那个楚原拉下马。”

皇甫琳琅道:“哦,那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丽妃点了点头,冷笑道;“那个死老头现在对我言听计从,现在是丽妃,他隐约谈过还有封我做皇后的意思,只要我怀上他的孩子。你们必须帮我。”

“怎么帮你呢?”皇甫琳琅转了转头,依然温和的问。

丽妃道:“我要位居后位,我必须有个孩子,那个死老头的身子已经不行了,你们必须让我怀孕!”

皇甫琳琅看着她,目光闪了闪,轻声道:“可是,丽妃娘娘,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而且,皇室血脉,亵渎了之后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呵!”丽妃冷冷的笑了起来,“诛九族,到了高位谁还在乎!你们帮不帮?”

皇甫琳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伸手理了理她的孔雀羽,点头道:“等你把楚原拖下水之后我就帮你。”

丽妃看着她,眼里闪过警惕的光:“你真会帮我?”

皇甫琳琅道:“小幺,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丽妃想了一会儿,方才道:“好,我信你。”

皇甫琳琅道:“时间差不多了,丽妃娘娘该回去了,否则皇帝该担心了。”

丽妃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然后拍了拍手,道:“那么就这样吧,我先去了。”

皇甫琳琅低头道:“恭送丽妃娘娘。”

丽妃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走出了帐子外。

等到她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之后,皇甫琳琅才转头看着大铜镜里面的自己,仪态万方,这么多年,她所有的所有,都是按照一个完美的一国之母的模子来训练的,包括杀人。

她的手拿起旁边的铃铛,然后摇了起来。

片刻之后,一个侍卫走了进来,跪在她面前。

皇甫琳琅道:“丽妃成了弃子,找个时间收拾了吧。”

那个侍卫皱眉道:“可是她是我们花费了好多心血找到的。”

皇甫琳琅道:“心血是重要,可是也得拿捏在手里,这丫头太自不量力,留着她反倒会坏了事。一个人而已,帮楚遇他们一把吧,顺水推舟将她给做了。”

“是。”那个侍卫应着退了下去。

皇甫琳琅看着玉盘中的那朵大红花,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还有人想要找死。

——

大寒日,天上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冷气却是更深,清歌准备了一整只白鸡,然后按照南国的风俗开始尾牙祭。

江蓠的膝盖上搭着厚厚的貂裘,身上也穿了一件,碧绿的簪子束着满头青丝,仿佛一朵清冉冉的花。

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偶人,上面标注了人体的各种大穴,她的目光沿着尾椎往上,一点点的滑过。

清歌道:“姑娘哎,你都盯着那东西盯了大半天了,可是看出个花来?”

江蓠将手中的木偶放下,然后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快到午时了。”清歌回答。

江蓠这才站起了身子,然后对着清歌道:“你去看看王爷回来了没有。”

“嗯。”清歌说着,便往外面看去。

楚茂的尸体被狗找了出来,但是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若非他挂在腰间的标志,恐怕谁也想不到这回是楚茂。成元帝虽然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不太上心,但是毕竟是血脉,本来想要大查特查的,但是搜寻一圈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而当晚又遭遇了刺杀,便自然将这份仇恨算到了这番刺杀上面。

而楚遇也就是被招去看一看他二哥的遗容,虽然这容貌是完全看不出来了。

清歌出去不久,楚遇便走了进来,伸手在清水里一过,江蓠拿起帕子递了过去,问道:“如何?”

楚遇微笑道:“没什么大事,吃饭吧。”

江蓠知道不管再大的事,到了楚遇的口中都是小事,当然或许对于他来讲也确实是小事。

大寒日是一年中最冷的天,江蓠掀开帘子,看着那暮霭沉沉的天空,心中却生出一种世事易变的错觉,楚遇拿着披风走上去,为她厚厚实实的笼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过了良久,江蓠才叹一声:“今年就快完了。”

楚遇温声道:“是,今年快完了。明年,约莫又是新的一年吧。”

新的一年,不可说的新的一年。

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原本高涨的情绪也低落了下来,晚上的时候众人坐在位置上也是默默无语,楚茂发丧的事情还在筹备,幸亏天气冷,所以尸体留在那儿也不见得有什么。

晚上的时候还要去守守灵,众人轮流着来,因为服得是小丧,且又在外面,自然一切从简。

夜色萋萋的打着冷色调,红灯笼一律换成了白色,看着倒着实有几分渗人。

楚遇和江蓠正吃了饭在外面消食,说着闲话,却突然听到一阵惊恐的尖叫声直直的灌进来!

“诈尸了!”

两人相对一看,然后往声音发出的地方走过去。

一堆人从停放着楚茂尸体的帐子内冲了出来,一个个面无人色,抱头鼠窜,尖叫声此起彼伏,连今晚守灵的六皇子也吓得全身颤抖,一个昂藏身躯差点倒了下去,手中的元宝燃烧了了起来,却还拿着飞奔。

众人全部闻声赶来,一见到这局面,都变了脸色。

楚遇到底镇静些,大声喝道:“如有再逃者!杀!”

旁边聚集来的羽林卫立马抽出了身上的配刀,灯笼的白光映照那刀上的寒光,当即起了威慑作用,所有人都顿时停下了自己四窜的脚步,但是还是全身颤抖着。

而此时,成元帝听了声响也急匆匆的赶来,身边陪着丽妃。

“怎么回事?”成元帝的衣衫还有些不整,丽妃的鬓发也是微微的有些凌乱,料来是两人正在亲热的时候听了这响声赶来的。

那六皇子腿都是软的,要旁边的侍卫扶着,牙关打颤道:“父皇,诈尸了!二哥他诈尸了!”

旁边的丽妃一听,身子吓得缩了缩,成元帝爱怜的将她抱住,怒道:“信口开河!哪里来的诈尸!”

他的话音刚落,一声尖叫刺破人们的耳膜,帐篷外白色的灯火忽的一闪,一个人影突然直直的站在了帐篷口上,在单薄的夜色下投下诡异的影子,僵硬的仿佛被线提着。

全场静了一刹那,瞬间尖叫声再次响了起来!

楚遇使了一个颜色,旁边的一个侍卫抽刀一把砍死了一个逃窜的内侍,鲜血溅出来,众人都红了眼,然后再次安静下来。

楚原吩咐道:“全部给我滚到旁边去!”

这样一说,那些丫头内侍些如蒙大赦,飞快的往侍卫的身后躲去。

而此时,那个影子一把伸出了手,然后顺手一抓,提起一个跑之不及的内侍,从他的脑袋上一掌拍了下去!

血腥的一幕顿时出现,那个内侍被这一掌拍得脑浆迸裂,然后软软的趴在了地上。

楚遇和江蓠相对一看,若是平常的楚茂,无论他再厉害,恐怕也做不了这样的动作!

场上的侍卫全部手提了大刀,谨慎起来。

而这个时候,那个影子突然上前一步,那张面目全非的脸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张已经称不上是脸了,只有两个眼窟窿还在,那些碾压进骨头的冰渣子到现在还血肉混合着,看起来犹是恐怖。

他走了出来,脑袋仿佛被镶嵌在那个血肉模糊的脖子上,然后僵硬的一偏,将一双眼窟窿直直的望过来。

然后,他开始提起自己的脚,仿佛木偶一样的上前,直直的迈向楚遇。

这时候,众人的目光纷纷随着那个楚茂的尸体看向楚遇,眼底滑过各种神色。

他在楚遇的前方站定,一双眼窟窿仿佛带着令人惊惧的怨恨,全身都在不停的打颤。

难道是楚遇杀的楚茂?!

“这一定是冤魂索命啊!天!二皇子的冤魂不散啊!”人群中的一个内侍忍不住哭叫起来,声音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众人便是再不信,可是眼前的状况却实在太过诡异,诡异到只有神鬼之说才能解释得通。

这时候便是成元帝也将目光甩来,深晦不明。

众人惊惧不已,内心却已经开始纷纷猜测,如果真的是楚遇杀了楚茂,楚茂前来报仇的话,那么能下得了手,可见楚遇是怎样的一个人,若是以往的楚遇众人自然不能想象他有这样的能力,但是自从那日的射箭之后,谁还敢轻视这个一直被人遗忘的九皇子呢?

可是细看,那样恐怖的一个尸体站在他的面前,他却依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笔直的身子宛如雪中青松,姿态高雅出尘,仿佛这世间任何的污浊都沾不了他的身子。

“咔咔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众人又吓了一跳,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二皇子这是被人扼断了喉骨不能说话啊!”

是的,不能说话。

虽然成元帝来不及派仵作查探楚茂到底伤的是什么地方,但是那喉骨处的伤痕却是一眼就看透的,是被人钳断了脖子。

丽妃小鸟依人的在成元帝怀里发抖,带着些微的抽泣道:“二皇子死的太惨了。”

成元帝眼睛一沉,道:“朕一定会好好查探!绝对不能让朕的儿子白死!”

他看向“楚茂”,道:“茂儿,如果你真有冤屈就看清楚害你的人,千万不要看差了!”

那个身子突然再次动了动,头僵硬的旋转了一下。

“嘀溜”一声,一个东西突然从他的脖颈处弹跳出来,然后滚落在地,一直落到丽妃的脚下。

丽妃惊得慌忙后退,但是下一秒她却惊讶的叫了起来:“红珊瑚珠子!”

这样一说,众人才将目光转到地下,成元帝使了一个颜色,旁边的内侍颤抖着用帕子捡起了那颗珠子,拿在眼前看了看,道:“陛下,这确实是南海特有的红珊瑚珠。”

众人的目光再次“刷”的看向江蓠和楚遇。

红珊瑚珠子一向都是珍品,而南海来得更是一年有不了一两串。而那日的射箭,楚遇赢了之后,丽妃便将自己的红珊瑚珠子放到了盘子里,那是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事。

成元帝觉得自己的太阳穴拼命的跳着,他隐忍了一会儿,方才道:“楚遇,你给朕说说是怎么回事?!”

楚遇站在那里,身子负在身后,眉眼是深藏的平静,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在众人身上过,到了现在也只是看着江蓠,听了成元帝的话,声音微微,却是古琴曲般的宁静:“与我何干?”

他的这句话一出,成元帝还来不及表态,“楚茂”却突然出手,然后朝着旁边的江蓠杀了过去!

楚遇广袖微拂,伸手将江蓠一揽,然后脚尖一点,拨起地面的细碎石子。

他只是一拨,然而这些石子却仿佛被灌注了力量一样,只听到“嘙”的一声,那些细碎的石子已经尽数没入他的体内。

他身上的血迹仿佛都已经流尽,没入也没有丝毫的血。

他的手势成为一个向前抓的姿势停了下来。

珊瑚珠,楚茂的进攻,就只有这两样,却已经足可让人浮起各式各样的联想来。

成元帝看着楚遇,再次问道:“你有什么好解释的?!”

楚遇的目光微微的往四周一过,那些人看向他都是胆战心惊的,没有料到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作出这样的事来。

江蓠看着那具尸体,反问道:“陛下难道就这么相信鬼神之说?”

她不等他回答,目光却看向那些丫环内侍躲避的地方,然后对着身后的明月道:“明月,将人给我拉出来!”

一道小小的身子一闪,然后,一个褐色的身影便被摔了出来!

“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江蓠微笑的看着他,问道:“刚才的那两句话是你说的?”

那个内侍微微颤抖着点了点头。

江蓠道:“别害怕,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刚才那些话是谁教你说的?”

那个内侍道:“没有谁教我说的,这些都是大家知道的啊,”

江蓠点头:“是,是大家都知道。”

她抬高了声音:“这里面谁和这位公公住在一起?”

人群中有片刻的安静,然后,一个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的和他住在一起。”

江蓠微笑道:“你出来一下吧。”

江蓠的笑意淡淡的,一点也没有威胁性,甚至不见得明艳,但是偏偏就是这种平和素净的感觉,能够让人的心里不由得放松警惕,获得信任。

一个小内侍走了出来,道:“小德子的参见王妃。”

“不用了,起来吧。”江蓠说着,来到他身边,道,“你和他一起的,就捡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事情讲讲吧,好的坏的都可以。”

众人倒是没有料到江蓠会提这个要求,全部不由自主的看向她,想要看她接下来要干什么。

小德子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道:“嗯,想起来了,最近小全子捡到了一个玉镯子,在怀里揣了几天,最后还是将镯子交了上去。”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道:“你们捡到东西不上交是否会有惩罚?”

“有的!被发现了要被师傅吊起来打的。”小德子道。

江蓠点了点头,看向小全子:“你为什么会上交?”

那小全子一脸红红白白,道:“小的从来没想过私吞,只是忘了上交而已,后来想起来了便将东西交了上去。”

江蓠淡淡的笑:“是吗?可是你不应该立刻上交吗?那么为什么会迟几天?忘了?”

小全子被那样清凌凌的目光看得全身一抖,然后急急忙忙的道:“我是害怕被师傅大骂,所以才上交的。”

江蓠笑了笑,点了点头:“是的,那是因为你害怕被打骂,这是实话,其实,你内心是个有些胆小的人吧。”

旁边的小德子道:“回禀王妃,小德子的胆子确实不算大,昨晚上出来出恭都是要和我么一起。”

江蓠笑了笑,道:“是啊,胆子不大,但是为什么,刚才在众人吓得面无人色的时候,你还能如此镇定的说出那些话?!”

小德子的身子僵了一僵,然后迅速的想要做出反应,但是江蓠却不等他开口,道:“这几天是你守着二皇子的尸体吧。”

“没有,小的没有,小的只是在前些日子和其他人守过一夜。”小全子急急忙忙的道。

“胡说!”江蓠淡淡的斥道,“虽然在冬天,但是为了保证尸体的完整性,所以用了固灵根的药物。而你身上,到现在却还是这样的香气!而且,这样的香气和二皇子身上的一样浓淡。你若是还想狡辩,可以让随行的太医闻一闻,这样简单的东西没有事只要懂医术的都知道。”

这话一出,小全子的身子突然一软,额头上的冷汗“刷刷刷”的滚落下来,他张开口想要说什么,但是张了口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江蓠将自己的目光转向成元帝,道:“陛下,二皇子哪里是什么诈尸,含冤索命,他的身体,根本就是中了蛊,一种名叫做‘河头杀’的虫蛊。”

这些话说出来众人都静了下来,江蓠转身对着明月说了几句话,然后明月身形一闪,不一会儿就拖着一个盒子走了过来。

江蓠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截艾叶,然后用火折子点燃了艾叶,放在地面上。

艾叶的气息袅袅燃烧了起来,片刻之后,只听到“沙沙沙”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在众人的面前,密密麻麻的红色的虫子就从楚茂的身体里钻了出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让人难以想象竟然会有这样多的虫子寄居在楚茂的身体里,恐怕他的身子都被掏空了吧。

随着那些虫子的消失,楚茂的身体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萎顿下来,到了最后“哄”的一声摊倒在地面,只剩下皮囊。

众人看得暗暗心惊,一时都呆在了原地。

丽妃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陛下,真可怕。”

成元帝拍着她的身子安慰她。

楚原道:“就算是这样,那么九弟妹你的珊瑚珠子为何会在二哥的身上?”

江蓠淡淡的一笑,然后捞起了自己的袖子,只见那珊瑚珠子安安稳稳的在她的手腕上戴着,红色珠子衬得手腕雪白如玉。

江蓠淡淡的笑道:“这红珊瑚珠子我一直带着,丽妃娘娘的深厚馈赠我怎能不好好的留着呢?不过,这二皇子确实是被人所害。”

她的目光在众人绵绵淡淡的一瞟,然后手慢慢的抬起,清凌凌的目光不带任何的杂质。

“就是,他。”

------题外话------

再次用手机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