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82章 剑指何方

第八十二章 剑指何方

那只手指微微的指着,在黑夜里如一朵乍开的兰花,然而,却是死亡之花。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随之转去。

黑暗中指着的那个男子一身锦衣,本来平缓的脸色突然一僵,然后挑眉怒道:“不是我!”

江蓠微微一笑,然后放下手来,微微的弯下腰,然后微笑道:“七皇子有什么想要说的?”

楚原冷冷的道:“我会杀二哥?!笑话。”

江蓠只是微笑,神色依旧平静如水。如果一开始江蓠便说楚原是凶手的话,那么所有人都会一笑置之,认为她在胡说。但是当前面的种种展现出来的时候,众人已经开始下意识的认为楚遇和江蓠是被人陷害的。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讲,两人都没有对楚茂下手的理由,至少在他们的认识里,两人没有必要在四周环视的时候的犯下这样的大错。当然,若是平时,那么楚原大家也不会多做猜疑,因为从某方面来说,楚原正处于夺储的关键时候,这时候任何一个小差错都会导致满盘皆输,而且,现在他甚至还更有优势,如果杀了楚茂,这样的残忍弑兄,一旦发现那么就注定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楚原看着众人的目光,然后转头一下子跪在地上,对着成元帝道:“父皇,儿臣绝对没有害过二哥!如果儿臣害死了二哥,儿臣愿意死无葬身之地!”

这句话就说得重了,众人的面色又开始犹疑起来。

江蓠没有看他,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那个小全子,问道:“你想不想说出是派你将这‘河头杀’的虫卵放到二皇子的身边的吧。”

那个小全子全身发抖,嘴巴张了又闭合,闭合了又张开,最后将自己的手深深的掐进地面:“是小的,只是小的。”

这句话说出来恐怕没有人相信,这虫子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东西,他一个小小的内侍是怎么得到这些东西的?

江蓠将自己的目光转向楚遇,然后笑道:“七殿下,我不知道二皇子是不是你所杀,但是小女可以肯定的一点便是,二皇子身上的虫卵和你脱不了干系!”

“父皇,儿臣万没有害二哥的道理啊。”楚原不愧是成元帝看重的皇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和江蓠多说,只是一味的咬着自己冤枉那么只要有一点的疑虑,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倒下。

江蓠的目光在众人的面前一过,然后道:“这‘河头杀’来自于南疆,在一些方面和南疆的蛊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些虫虽然是活体,但是却没有灵魂,无法自己行动。所以,要想将二皇子的身体支撑着走,那么就只有靠某种东西来控制。而这种东西唯一能控制的就是音律。不知道现在在这里,还有谁是懂音律的呢?”

众人的目光瞬间在丽妃和七皇子的身上一过。

丽妃来自梨园,音律自然通晓,并且当日获得成元帝青睐的时候,弹得也是一首南疆那边传来的小调,这样看来,她很符合,可是作为皇帝的妃子,杀害楚茂的可能性少之又少。况且,丽妃刚刚入宫不久,根基远不是那么的深厚,怎么可能又有那种虫子又有那样的势力安排?

而且更重要的是,七皇子楚原身边有一个破受宠爱女姬,这女姬来自南疆,南疆方面的东西知道不少,虽然他并没有将她带出来,但是各方的势力却早就已经将这些事情打听得清清楚楚。而这次,楚原刚刚将她带在身边,由不得人不去怀疑。

这个时候,皇甫琳琅从旁边走了出来,对着众人缓缓的一礼,道:“陛下,琳琅有话要说。”

成元帝的目光看向她,然后淡淡的道:“说吧。”

皇甫琳琅道:“琳琅和楚原时时刻刻在一起,虽然琳琅浅薄,但是对自己的容貌等方面还是有些自信的,而这次,那位女姬也是琳琅带来的。因为南疆的姑娘都能歌善舞,所以琳琅为了更得心一些,便想跟着那女姬学一学,所以这一路上,楚原绝对没有见过那个女姬。如果陛下不信,可以将那女姬身边的丫头带来问一问。”

她说着将目光转向了江蓠,道:“九皇妹思谋超远,心思玲珑,自然能够分辨是非。陛下一向倡导兄弟有爱,这么多年,楚原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兄弟的事情,他也一直拿这个作为自己行事的准则,所以,他绝对做不出这样杀兄之事。那位女姬也在那里,如果陛下不信,请将她请来,让九弟妹亲自盘问便是。”

江蓠微笑着看着皇甫琳琅,道:“刚才小女说过,在下并没有认为二皇子一定是七皇子所杀,只是说七殿下和二皇子身上的虫卵有关。现在这样的情况,自然不会是丽妃娘娘出的手,那么就只能将怀疑的点转注到另外的一人身上。所以,刚才七皇妃所理解的有失偏颇。”

她说着不看皇甫琳琅,转头对着成元帝道:“陛下,就算不是七殿下出的手,但是也害怕七皇子被身边的那些凶恶之徒蒙蔽,所以,一定要将今日造成二皇子如此尸骨无存的人找出来。现在小女在这里,愿意听从七皇妃所言,让那位女姬出来,小女问她几个问题便是。”

成元帝听了,然后立马道:“去将七皇子的那个女姬请出来!”

“是。”旁边的侍卫听了然后带着几个人往远处的帐篷走去。

场上的楚原还跪在地上,皇甫琳琅也跪在地上,一点也没有丝毫的慌张,众人看向江蓠,只见她也是一脸淡容,仿佛胸有成竹的样子。刚才见证了这位九皇妃反转的询问,这下众人都对她充满了期待,如果能趁此将楚原拉下来,那么朝廷上的局面又会发生天大的变化。

楚遇走了上来,身上握住江蓠有些凉意的手,然后对着成元帝道:“父皇,还是先将二哥收起来吧。”

这时候成元帝才反应过来,几乎不忍去看楚茂那只剩一张皮囊的身体,于是挥手道:“找一个玉盒收起来。”

这边侍卫开始收拾,而那边,个人的目光依旧闪烁。

二皇子一直都是三皇子身边的人,而三皇子和七皇子又是政治上的对手,除掉二皇子就相当于除掉了楚宸的一只臂膀,所以这样看来,七皇子楚原还是有杀人的动机的。

不一会儿一个侍卫跑了过来,对着成元帝道:“陛下,那个女姬被人杀死了。”

被人杀死了?!

皇甫琳琅的手微微一僵,然后猛地抬起头来,目光飞快的往丽妃的身上一过,然后又再次低了下来。

死了?!

这实在是再糟糕不过的结局!如果那个女姬被拉上来,她还有机会让这些疑点从楚原的身上扫干净,但是若是人一死,那么就成为死无对证,疑虑的种子在,那么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把柄,被人拿在手里一有不妥就会随时爆发。

成元帝的一张脸变得极为难看,人死了,还是被人杀害,那么就不得不使人往杀人灭口方向想。

可是到底是谁杀的?

他看了看地下跪着的两人,又看了看旁边站着的两人,然后头痛的将自己的手放在额头上,正想说话,旁边一个艳丽的声音传来:“陛下,小女不知道有话当不当讲?”

众人偏头看去,只见黛越和那个大巫师从远处慢慢的走近。

这些事情牵扯到皇家内部,所以以黛越这样的身份,刚才都是回避的,而现在,她却慢慢的走了出来。

成元帝道:“公主有什么话想说?”

黛越道:“陛下,我想请大巫师看一看,说不定能够得到一些真相来。”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成元帝也别无他法,道:“那么有请大巫师了。”

大巫师走了上去,然后翻转开旁边的侍卫手中的玉盒,他那只阴柔的手伸了进去,片刻之后收了回来,道:“二皇子死于腥骨虫的撕咬。”

成元帝问道:“腥骨虫是什么?”

大巫师答道:“腥骨虫的来历神秘,但是当初在大遒,前任君王便是被这虫害死的,所以在下后来对这虫上过心,而现在,二皇子的皮肤如果紧绷来看,就会发现密密麻麻的小点。这些腥骨虫很是厉害,平常只有专门的特定的药物中才能控制住,而且不能接受人的体温,一旦久了,那么就会自动苏醒,前面哪怕是钢筋铁骨,也会被一一贯穿,食人骨肉。”

成元帝皱眉道:“那又如何?”

大巫师道:“要想找到二皇子的死因只能从这里来查探,不知九皇妃可不可以将你的珊瑚珠子给我看一看。”

江蓠的目光微微一扫,然后从自己的手腕上摘下红珊瑚珠子。

楚遇接了过来,然后走到那大巫师面前。

那个大巫师微微往后一退,这才伸手接过楚遇送来的珠子。

他用手摸了摸,然后道:“九皇妃这个珊瑚珠子好像不是真正的红珊瑚珠子。”

他的这句话一出,场上的众人再次将目光飞快的转了过来。

如果这串红色珊瑚珠子不是真正的红色珊瑚珠子的话,那么刚才她所有的优势都会消减,那么,他们是害死楚茂的元凶的几率就会迅速上升。

局势再次反转。

而江蓠面对众人质疑的目光,只是微微一笑,问道:“为什么大巫师会这样说呢?”

大巫师道:“在下的手里还有另一串珊瑚珠子,这是真正的南海珊瑚珠,陛下试一试就会发现不同。”

成元帝的眼睛往楚遇一看,然后才伸出了手,摸了摸,拿了拿。

这一下,他的脸色便阴沉了一些。

旁边的黛越道:“陛下!小女虽然来自外邦,但也是深深仰慕中原礼仪,若是真有杀兄轼弟这样的事情做出来,那么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的。”

她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挑选的时机却是再聪明不过,稍微有点心的人都知道她将矛头指向了楚遇和江蓠二人。

成元帝看向楚遇,道:“你有何话?”

楚遇的目光看向远处,神色从容至极:“不知道巫师从何处看出我这个珊瑚珠子是假的呢?”

大巫师停了一会儿,道:“南海的珊瑚珠子珍贵之处就在于它的厚重感,而现在,你的珊瑚珠子明显过轻。再者,你这珠子虽然滑腻但是凉度却不足,南海的珊瑚珠子戴在手上遍体生凉,而这串珠子,不是。”

江蓠走上前来,微笑道:“便是因为如此?”

“如此还不够吗?”黛越冷笑。

江蓠叹道:“黛越公主,我们大楚的事,恐怕现在还不容许你来置喙吧。”

“你!”黛越的脸色一变。

江蓠却只是微笑颔首,然后道:“请巫师将那个珠子给我吧。”

大巫师将珠子递了过来,江蓠接过,微笑道:“这珠子摸着的手感不对?大巫师难道不知道在我们中原有个习俗,就是在大寒的这日给随身的物品涂上女儿油,而我又不喜欢有气味的,所以便自己配了一些,她说着从自己的怀里掏出帕子,然后用指甲掐着珠子一拨,然后,一片薄薄的东西就脱落下来。

江蓠接着对成元帝道:”陛下,这是丽妃娘娘给的物品,我不敢随意损坏,不知道陛下能不能允许我动一下珠子。“

成元帝点了点头。

江蓠取下一颗珠子,楚遇接过,然后微微一捏,只见那颗珠子竟然顿时分开,而里面,竟然是中空的,并且还镶嵌着一颗米粒大小的珍珠。

江蓠笑道:”小女也并非没有接触过南海珊瑚珠子的人,所以这一开始珠子的重量失常我也发现了,所以小女猜这珠子中间有问题,现在果然如此。这珠子果然是丽妃娘娘赏下来的,果然精巧。“

这下所有人都没了话,珠子是空的,那么重量不足也是显然的,这时候大家又将目光往黛越的身上一瞥,刚才她的咄咄逼人之势到了此刻却显得尤为可笑。

黛越的一张脸因为发怒而微红,但是还是忍了下去。

众人相对看着,一时间浑没了主意。

成元帝看着眼前的这个状况,最后道:”先这样吧,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回去了再细细的查探。“

皇甫琳琅和楚原相对一看,全部皱紧了眉头,这些事情一拖下来就是停不了的,现在只要拖下去,那么就可能成为一个死结,那么埋在成元帝心中的疑虑也就会越来越大。

信任是基本的,绝对不能破坏。

皇甫琳琅想了想,然后直起自己的身子,开口道:”陛下……“

她还来不及说完,边尾处的帐篷火光一闪,侍卫大声喝道:”有刺客!“

成元帝脸色一变,正待说话,却见冲天的火光沿着帐篷一路摧枯拉朽的袭来,眨眼之间,那些连着的帐篷就开始熊熊的燃烧起来!

侍卫立即挤了过来,然后牢牢的将成元帝护在中央。

楚原一看,=目光警惕的往四处一看,然后道:”有大部分在那边,父皇,请准许儿臣带兵护卫!“

现在这个时候,只要他展现出一颗拼死保护的心,那么对他的好处是很大的。

成元帝看了他一眼,道:”去吧。“

楚原立马站了起来,然后招呼一队人马,操起旁边的长枪便开始冲进黑夜里。

楚宸也带领着一队人马飞快的迎向那些帐篷燃烧处,尖锐的刀光瞬间撕裂开来,一排排黑影涌上来,和侍卫缠斗在一起。

成元帝将丽妃护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对着楚遇道:”你去那边看看。“

江蓠心里微微冷笑,到了这样的情况,竟然将自己的儿子悉数推出,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的死活,这个成元帝实在是自私自利。

楚遇仿佛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样,微微颔首:”是的,父皇。“

他说着拉起江蓠的手,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

江蓠觉得楚遇和成元帝的相处很怪,成元帝对楚遇似乎带着忌惮,但又似乎有点依靠,而楚遇,仿佛从头到尾都没有注重过成元帝,所以无论他做出怎样的事来,他都可以毫不在乎。

因为无爱,所以忽略。

因为大部分的侍卫要留下来保护成元帝,所以楚遇的身边就只有几个侍卫。

江蓠和楚遇将踏雪和无痕招来,然后骑上去,一起进入那边的林子。

明月和彩云也骑着马跟在后面。

江蓠只是觉得有淡淡的腥气,但是这按照这腥气的浓度也离这里很远,说不定是楚原那儿传来的。

凄冷的林木幽深,后面的侍卫却觉得越走越瘆的慌,仿佛有什么阴气似的,一层层贴上来,恰如刮骨钢刀。

他们的目光四处打量,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最后忍不住向前面骑马的两人看去,却见两人的姿态都闲雅至极,仿佛现在出来就是踏青游玩的。

渐渐进入丛林,然而却没有感知任何的危险,后面的一个侍卫忍不住道:”九殿下,我们要不要停下?“

楚遇和江蓠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道:”停下来也好。“

他微微的一笑,垂下的眼睑闪过一丝幽绝的光芒,他对他们道:”我们在这里停着,你们现在分开搜寻,一有异动立即发信号。“

”是!“

那几个人散开之后,只剩下四人呆在原地,楚遇和江蓠相对一看,然后微微一笑。

放眼看去都是一片幽深凄冷,夜色仿佛糊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粘稠起来,周围的空气开始慢慢的变化,明月和彩云都不由得直起了身子,眼睛锐利的看向远处。

黑暗中突然传来浓重的血腥味。

明月和彩云顿时将刀一抽,然后飞快的护在两人的身边。

江蓠的目光微微的往后一看,那把弓箭被挂在马背上,箭筒里面的箭羽插着,她的目光微微一顿,然后伸手拿起箭羽。

楚遇的手轻轻的搭在她的手上,然后摇了摇头。

江蓠停了自己的动作,而楚遇却对着明月和彩云道:”你们先护着王妃。“

”是,殿下。“

楚遇没入黑夜。

——

明月和彩云将江蓠围在中间,明月微微皱了皱眉:”王妃,为什么我觉得这些不是刺客?“

江蓠的目光一闪,淡淡的道:”本来便……“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黑影突然间撞了上来!

明月持剑平平一削,将那个黑影一剑刺透,但是在刺透的刹那她却觉得不妥,急忙去看,却见刺透的人竟然是刚才的侍卫,不过现在那些侍卫都成了死人。

而此时,一个笑声肆无忌惮的响了起来,艳丽,张扬,和她的人一样。

江蓠和明月彩云的目光转向黑暗处。

黛越骑着马慢慢的出现,身后跟着几十个黑衣人。

江蓠微笑道:”黛越公主真是好兴致啊。“

黛越的眼角挑出一丝不屑,笑道:”是啊,今天是有好兴致,待会儿九皇妃不小心坠下山崖了,那才是好兴致。“

她的笑声裹着太多的刺,带着明显的恶意。当一个人的恶意再也无法掩饰的时候,那么也就是她走投无路或者稳操胜券的时候。

江蓠微笑不语,眼神清冷。

黛越笑道:”难道江小姐还在等着楚遇来救你?“

江蓠的手心依然是带着凉意的弓箭,她淡淡的道:”黛越公主难道也是来帮着找刺客的吗?哪里来的这么侍卫?“

黛越倒是没有料到江蓠也会装傻充愣,她的嘴角微微一勾,然后一个人骑马走了上去,道:”九皇妃,要不要我告诉你这些刺客是谁派来的?“

江蓠微笑:”悉听尊便。“

看着黛越走上前,旁边的明月立马警惕的在旁边,而黛越只是冷冷一笑,道:”小姑娘,我知道你的功夫不错,但是你认为你能在我和后面那么多人的面前保护你的姑娘完整无缺?而且,现在的楚遇也同样也在面对其他人,他是抽不出时间来的。“

——

楚遇的身体仿佛清羽般的往黑夜中吹去,然后眨眼消失,飞往密林之上,眼前的视野开阔起来,更远处的黑暗里有星星点点的火光,他的耳目非凡,甚至都可以听见那些兵器相交的声音。

他的目光一扫,迅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其他的地方都有杀气,或者说是人气,但是唯有这片地方没有,好像走进的是一座坟墓。

他的袖子一挥,一道墨绿色的光亮滑过,”咔嚓“一声,前面的树枝顿时断裂!

他的目光顿时看向远处,微微一紧。

一点火苗在层林的边缘微微一错,一跳,极远的传来”噼里啪啦“的一声轻响,然后归于沉寂。

他的身后却微微传来一个看似恭敬的声音:”九殿下。“

楚遇微微的转目,斜着一瞥,大遒巫师黑色的身影几乎裹在了黑衣里。

楚遇的声音平淡的仿佛在和熟悉的人谈论天气:”你来了?“

他知道我会来?!

他的心中涌出不好的感觉,但是瞬间便压了下去,然后笑道:”是,我来了。九殿下这么多年深藏不露,倒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楚遇没有看他,而是将目光看向远处,淡淡的道:”你还记得我上次说得话吗?“

大巫师的脸色一僵。

楚遇的目光微微一压:”你敢出手不外乎就是有了龙求月的帮忙,是不是?可是你认为,我会担心区区一个龙求月?“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把太妃不看在眼底的人,他一时有些估摸不准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么楚遇的实力究竟如何?

他估摸着时间,最后道:”九殿下,不管你是谁,我现在别无选择。“

楚遇仰头,道:”是,别无选择。那么,出来吧。“

——

江蓠和黛越面面相对,听了黛越的话,她只是微微一笑,道:”他,永不会死。“

黛越没有说话,眼光往后面一瞟,那些黑影突然抽出了长刀,往这边杀来!

明月一看,对着彩云道:”你保护王妃!“

说完不等她回答,已经拿着长剑奔了过去!

黛越还是好整以暇的站在她的旁边,目光盯着江蓠手中的长弓,冷冷的笑道:”不知道九皇妃手中的弓箭能不能射死一只兔子?“

江蓠微微一笑,目光一垂,不语。

黛越和她贴近,道:”其实如果九皇妃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还是可能让你有一个全尸的。“

江蓠依旧没有说话。

黛越道:”只要你愿意陪我到大遒,我说不定会迟个一年半载来杀你。“

江蓠淡淡的道:”公主认为你杀得了人?“

黛越眼睛微微一眯:”呵,你信不信,我便是不出手,也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江蓠微笑:”是吗?“

这样的微笑带着显而易见的轻蔑,她觉得怒,然而到了最后却化成了笑意:”那么,我让你尝尝滋味怎么样?“

她红艳艳的嘴唇轻轻的开合,一道剑光突然罩了下来,黛越急忙伸手抽出长剑一挡,看着明月,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保护王妃先走!彩云!“明月大喊一声。

黛越轻笑:”她走得了吗?彩云,还愣着干什么?!“

”彩云“这两个字从她的嘴里冒出来,明月的脸色顿时一变,黛越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和明月打斗一边道:”彩云!杀了她!“

旁边一直坐在马背上的小女孩猛地抬起了眼睛,那双乌黑的眼现在慢慢的浸出一分红色,她仿佛接受了来自内心底的号召,然后”刷“的一声抽出了长剑!

这一剑仿佛暗夜流星,迅速快捷到了让明月也吃惊的地步,然后,那抹剑光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狠狠的,准确的插入!

鲜血瞬间喷射了出来。

------题外话------

亲爱的漂亮的心地善良的妹纸们,七夕快乐快乐!希望你们被所爱之人温柔以待,一生一世~

然后,有妹纸提起要什么领养滴,有意愿的妹纸可以说说哈,然后阿蓠已经被暖妹子先霸占了,额……

谢谢亲们火红的热辣辣的月票票~

幸福miss 投的一张月票

cief 投了1票

何事秋风非画扇 投了5票

hxl530 投了1票

草莓2009 投了1票

墨古涵烟 投了4票

hewelg8922的一张评价票~

谢谢谢谢~

还有一篇杂志等着,乌云罩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