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章 逃跑计划

第二章 逃跑计划(一更)

东支国的国花是曼陀罗,虽然现在是春季,还不是曼陀罗盛放的季节,但是却到处可以看到曼陀罗的影子。而近日又是三大祭祀之一,所以往年存的干花便晾了出来,看起来仿佛回到夏秋。

三月三日,夜。

临行的时候阿月端出几碗小粥来,道:“这是我们东支国的规矩,这天要喝一碗这个才能出门,保证鬼神不侵。”

江蓠的目光落向那碗里,仅仅一闻她便知道里面放了曼陀罗花的种子,这种子含有剧毒。江蓠却不是怀疑她,而是东支这边一向将曼陀罗花看的有些高,他们的体质常年接触这个可能已经产生了一些抵抗力,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可能就并不适合。

当然面对这个单纯的小姑娘江蓠也不准备弯弯绕绕,而是直接道:“这里面有曼陀罗种子吧,我们的身体不能吃这个。”

阿月听了,“哦”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便将这些粥放下,摆摆手道:“没事,只是一代代传下来的风俗,你们不是东支的,应该没什么事。”

四人一同出了门,火把沿着长街燃烧,然后到了尽头,是一片开阔的地带,一个高台被筑在山坡之上,长长的石阶一直延伸,而石阶两旁却放着一个个石人,石人的口中插着火把,映照出一个个狰狞的神态。而在高台的周围,火堆也尽情的燃烧着,黑压压的头颅抵在地面,一望便是臣服。

而一般的东支国百姓,都是站在高台十丈开外的,江蓠心中暗想,隔得这么远能将那高台之上的什么祭司,女帝看清楚那才就奇怪了,但是她心底里也确实对那个女帝有些兴趣的,不知道执掌一国的女人,到底盛气凌人到怎样的地步。

而这厢,江蓠没有想到,她一心想要看到的东支女帝,正将自己泡在温泉里,一只手端着酒,一只手拿着果子,不亦乐乎。

身后的侍女跪了一大串,都快哭了。

“陛下,祭祀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您快些起来吧,误了时辰要遭天罚的。”

绣夷仿佛听也没听到,一边嚼着樱桃一边道:“哎,好吃,好吃,记住,以后每天都给本女王带上一盘来。”

“陛下!求您了,您起来吧!还有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了。”

绣夷的眉毛微微一挑,欢快的笑了起来:“你们不是叫我来沐浴么?本女王现在正在沐浴,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们是叫您沐浴,可是没有让您沐浴这么长的时间啊,都快两个时辰了。

众侍女哭丧着脸。

一个侍女终于忍不住了,跪着上前,然后抓拿起旁边的帕子,道:“陛下,让我为您更衣吧。在这样下去祭司大人会生气的。”

绣夷听到那两个字,一把挥开那侍女的手,冷冷的道:“他生不生气关我什么事?祭祀那是他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今天,本女王不去了!”

“陛下,不去?”一个声音从殿外传了进来。

绣夷的身子一僵,然后又懒洋洋的靠在后面的玉石上,满不在乎的道:“不去!”

眨眼间,一个声音已经入室:“退下吧。”

绣夷心中一惊,却见刚才还在殿外的人眨眼间就到了这里,她急忙将自己的身子往水中一压,怒道:“你给我滚出去!老娘在洗澡,你跑进来算什么事儿?你是祭司,规定不准和女帝有任何的牵扯!”

孤城却连眼睛都没有抬,而是淡淡的道:“还不下去?”

“是。”那些侍女慌忙的应了,然后急急忙忙的就开始离开。

绣夷一见,急忙道:“不准走!哎!不准走!这个卑鄙小人你们放心将我一个弱女子放在这里?本女王让你们不准走……”

在她的怒吼声中,一干人马全部退得一干二净,寂静的大殿内就只剩下那淡淡的迦叶香气,缠绕着一寸寸逼来。

绣夷在手中抱紧自己的身体,然后抬起眼,道:“你想干什么?”

那双灰色的瞳孔映着满室的灯火,却依然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绣夷想起他杀人时候的毫不留情,心中暗道,他不会就在这里将她给结果了吧,然后再随便找个人顶上她的位置?这货绝对做的出来啊!

她的目光四处飘去,然后落到旁边的尖锐的烛台上。

孤城在高处看着她,她的眼神是警惕而凌厉的,缩在水里,水面上的曼陀罗花瓣覆盖着,只露出雪白的脖子。她刚刚吃了樱桃,那鲜红的水渍还在,使那张红唇看起来愈发的鲜艳。

绣夷感受到他逡巡在自己的目光,心里微微一吓,这个人是在看哪部分好切割好下手吗?反正无论如何她才不认为这个妖魔会有七情六欲。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脖子一仰:“老娘不想当这个皇帝了,要杀要剐随你。”

她闭着眼睛,等了半晌却发现没有任何的声音,不由得将自己的眼睁开一个小小的缝隙,一把对上孤城的眼睛,再次吓得将自己的目光狠狠的闭上,但是闭上的时候觉得刚才的气势早没了,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是死也要展现一下老娘的风采。

她狠狠的将自己的眼睛睁开。

孤城看着她,然后上前一步,绣夷不由将自己的身子缩了缩,然后警惕的盯着他。

他在她的目光下缓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移向自己的衣服,那好看的杀人的手慢慢的飞动,将自己身上的腰带慢慢的解下来。

这?!

绣夷看得心惊胆颤,虽说这人看起来没有七情六欲,但是要想折磨人的时候却能让人生不如死,她脑袋里浮起一丝诡异的画面,急忙道:“你们祭司敢这么对本女王?卑鄙无耻下流好色的混蛋,别……”

她一边说着一边后退,话还没说完,一片黑影当头罩下,迦叶之香裹了过来,孤城的声音即使平静,但是莫名的却让她听出几分鄙夷:“陛下放心,还是穿着衣服起来吧,祭祀马上就要开始了。”

绣夷从那句放心里衍生出这个人没有说完的恶毒词句,但是现在她心中却在想着必须为自己争取点主动权,这次的祭祀她必须参加,当然她也不是不去参加,否则这位祭司大人还指不定想出什么法子来折磨她,不过她想的却是利用这个机会谈判,哪怕为自己争取一点点的利益就好。

想到此处她将自己从他的衣服下扒拉出来,然后挺直了胸膛:“我不去。”

他的目光平淡无波的在她的胸前扫过,绣夷急忙将自己的身子往水里一压,顿时什么气势都没有了,她觉得牙痒痒的,这个混蛋总是这样!

孤城慢慢的道:“你不去?”

威胁!明显的威胁!

绣夷的心里转了七八个圈,然后义正言辞的道:“说不去就不去!”

孤城问道:“那么怎样你才肯去?”

绣夷将自己的脖子一伸,心里有了几分底,道:“我有三个要求。第一,从今天开始你不能管我的私生活,你知道什么是私生活吗?就是本女王穿什么玩什么想要将男人抓到**来个一夜春风什么的,你都不能管?”

孤城听了,挑了挑眉:“男人?”

绣夷的心里颤了颤,果决的点头:“是的!男人!你已经剥夺了政治的自由,老娘谈点恋爱的自由总该有吧,如果我喜欢上一个男的,我要他做我的男人,这点绝对不能退缩!”

孤城干脆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那修长的手指在椅子的边缘一点一点的,继续问道:“还有呢?”

绣夷看着他若有若无点着的手指,突然觉得瘆的慌,但还是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道:“第二,就是本女王现在看着你就烦,从今天开始,少出现在本女王的面前,更加不要动不动就在我面前杀人。”

孤城的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道:“第三呢?”

绣夷忽然抖了抖,道:“第三,等这边的楚国彻底打退了之后,本女王想要远走天涯。”

“不当女王了?”孤城问道。

绣夷急忙点头:“不当了!这里东西难吃,睡觉的床太硬,美男暖床铺也没有,不当!”

孤城突然站了起来,道:“你竟然还敢提要求?”

绣夷怔了一下抬起头,心中暗道,不好!这人想要杀人灭口!

这样的想着,她的身体迅速做出反应,然后顾不得自己赤着的身体,然后飞快的往既定的目标奔去!

“哗啦”一声,那雪白的身体从水里涌出来,仿佛一朵出水芙蓉,每一笔都极尽的曼妙,曲线玲珑。

她抓起刚才他扔下来的衣服湿漉漉的一裹,心中暗道,呸呸呸,看看有什么了不起,如果能让他对自己俯首称臣,牺牲一下也算不得什么!

她的手抓住烛台,然后顾不得更多,里面的烛油热汪汪的被她一洒,然后迅速一点,“哗啦”一声,火光迅速腾了起来,然后她迅速的往后面跑去!

这个殿中有一个暗道,这是她有此一不小心发现的,刚才她在水中就开始摆弄那个按钮,准备稍微有点异动就迅速开跑!那个暗道后面是马厩,只要到了那里就可以了!

老娘骑马逃走去!

她回头一看,只见火沿着那些帐幔燃烧起来,将孤城隔在那边,她看着他的眼睛,第一次露出浓重的杀意来,这更加坚定了她要逃跑的心思来,奶奶的,多看这男的一眼绝对会少活十年!

她将旁边的那个大柜子一推,然后挤进里面,然后将所有的路径关上。

她从暗道里面刨出自己藏在这儿的宝石和金叶子,行走天涯什么的怎么可能不要点孔方兄呢?她早就在预谋逃跑了,只等着这一天而已!

呵呵,祭祀是大事,她就不信那个孤城作为祭司能置众人于不顾,再说了,女王陛下逃跑这事是绝对不能让广大的东支国百姓知道的,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来搜查,今日不逃更待何日?

绣夷一边想着一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聪明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人艰不拆,老娘便是笑傲江湖第一把手!

美滋滋的想着狂奔,不一会儿就逃到了外面,她从枯井中跳出来,然后立马看向了那些马。

这里的路径她是算过的,那暗道是通往这里的直线距离,就算那孤城知道,也要从另外的地方来,等到绕过王宫的一大圈,呵呵,这时间都去哪儿了?

她翻身上了马,幸好这马上有马鞍,马鞍上竟然还垫着一些软缎,这让绣夷感动的都快哭了,现在自己的身子就包着一件袍子,下面可是真空的,若当真骑上什么都没有的马,不知道腿还要磨成什么样,但是现在啊现在,明显是天助她也!

马鞭一甩,那匹骏马立马飞快的奔起来,绣夷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忍不住回头对着那巍峨的宫殿落了一个飞吻:“亲爱的,再见了!”

今晚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到祭祀的地点去了,她简直如入无人之境,马蹄在路上乱卷,穿过一片片丛林。她不知道道路,但是幸好这马太过机灵,一点也不需要她的指导,在纵横交叉的小路上飞快的奔跑,让有点选择困难症的她感动的摸着它的脑袋:“姑娘,你实在太厉害了!”

天知道这匹马是公的还是母的。

马蹄飞奔着,她正在想着以后要到哪儿去畅快,突然看到一片太过灿烂的火光,隔得有些远,但是却让她猛地清醒了过来!

她立即觉得不好,然后伸手掐住马脖子,怒道:“杀死你的奶奶的!你将本女王带到哪里来了?”

她说着双腿一夹,然后那匹马依然动也不动,她用鞭子抽,那匹马还是一动不动。

她恨恨的拿着包袱跳下来,然后一脚踢在那马蹄上,没料到那马蹄真是太过坚硬,她光着的脚顿时码了麻,她痛的一张脸都扭起来,等到那阵疼痛过后,方才骂道:“去你姥姥的!”

她说着抱起包袱飞快的往旁边跑去。

她的身子刚刚隐入密林,突然间飞来一个石子,稳稳的打在了她的肩上,她的全身顿时一麻,手中的包袱顿时“嗒”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我想要杀了你,我真的很想杀了你,等到老娘又本事了,绝对会让你跪在地下亲吻老娘的脚尖。

绣夷在心中默念,当她知道这是死路的时候便会采用最为伟大的精神胜利法来安慰自己,仿佛能让自己的痛苦得到一点纾解。

迦叶之香靠了过来,孤城道:“陛下,还有一炷香的时间,你刚好赶上。”

赶上你妹!

绣夷想要骂人,但是刚刚开口,一只手已经冷不防的伸过来,然后握住她的下颌。

容颜绝世的男子从旁边转出来,手里竟然也提着一个包袱。

这怎么看有点像女帝和祭司大人一起私奔的模样?

呸!

绣夷先自我骂了一声,然后将目光狠狠地看向他,孤城一把握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探出两根指头。

这,这是要先挖了她的眼睛?!

这可不行!

绣夷急忙闭上了眼睛,嘴上却传来冰凉的触感,一触即逝,她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孤城的手指上拈着樱桃皮,对着她道:“陛下,这样出现在子民面前,有损威严。”

绣夷的老脸一红,然后急忙的将自己的下巴一甩,从他的手里逃脱出来,道:“放开本女王!”

孤城的目光落到她身上,她的身上只裹了一件袍子,半湿半干的,湿的地方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一个惊心动魄的弧度,他忽然想起刚才在水池中的惊艳一瞥,然后道:“陛下,时间快到了,让臣下服侍你穿衣吧。”

什么?!他服侍她!

不!

他将手中的包袱一抖,大红的女王礼服便出现在眼前,她觉得乌云罩顶,大声吼道:“你敢!我杀了你!”

他的手却已经放在了她的衣领上,她还想要做负死顽抗,紧紧的抓住自己袍子的襟口,然后以眼神来表示自己对他的凌迟。

可惜,他却轻而易举拨开她的手,然后往下一拉。

“我来吧,我一定好好的穿好不好,你解了我穴道吧,我再也不跑了,真的。”能伸能缩的女王陛下迅速调整自己的战术,双眼可怜可怜的眨巴眨巴。

孤城道:“真的?”

“真的,比真金还真。我是二十四度k纯金啊。”绣夷立马点头如捣蒜。

孤城的眼睛淡淡的看向她:“可惜我不信。”

“你!老娘……”她的话还没吼完已经被人一把点了哑穴,她瞪大眼睛心中咒骂,卑鄙无耻好色下流流氓不举……

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孤城毫无愧色并且非常淡定的拉下她唯一的一件袍子,然后将大红的礼服一件件穿到她的身上,细心的帮她理了理衣服上的褶子。

绣夷觉得暗无天日,奶奶的,老娘的身材也算前凸后翘完美s吧,这个男人怎么一点反应也不给?靠!做女人太失败了!

孤城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模样,然后将凤冠放到她的脑袋上,声音毫无起伏的道:“陛下,记住你的威严。”

------题外话------

其实还是很萌这一对的,哈哈。

相信大家看得出绣夷是个穿越的,但是相比较而言,她必阿蓠更具有现代女的特征,一则是她才穿来,不比江蓠已经来这里十几年,二则是她穿越的地方是比较能容忍她性格爆发并且挥霍的东支,三则也是她性格张扬,而阿蓠比较安静。但是骨子里也是敢爱敢恨的。

其实我在纠结绣夷和孤城的结局,大概有点不太好~

额~二更晚上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