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章 孤城之容

第三章 孤城之容(二更)

空气中传来柴火烧尽后灰烬的气息。

四个人都站在人群的末尾,楚遇站在江蓠的旁边,目光从她雪白的颈子上一过,然后微微一转,看向远处的那片丛林。

刚才有女人的吼声,但是有人仿佛用自己的内力将所有的声音封闭了下去,所以他才会听不清楚这个声音,但是这个人竟然能用内力封闭空间,而且还这么随心所欲,显然只能用深不可测这四个字来形容。

他的嘴角反倒含了笑意。

江蓠的眼角微抬,见到那面具下那艳红的唇微微一勾,抿起一条极为流畅的线条,她不由低声问道:“怎么了?”

楚遇的唇靠到她的耳边,丝丝气息透进来:“嗯,可能要遇见对手了。”

江蓠觉得耳朵痒痒的,不自觉的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可是她刚刚挨着边被楚遇的手拉了下来,然后代替以他微微薄茧的手指,江蓠的眼睛飘向不远处的凤之恒和阿月,发现他们没有注意这边,方才安下心来,问道:“什么人啊?”

楚遇含着笑意:“不知道,但总归快要见到了。”

江蓠“嗯”了声,然后顿了一会儿,道:“子修,我的耳朵不痒了。”

楚遇低低一笑,看着她耳尖微微泛起的薄红,然后在她的耳垂上轻轻一捏,方才将自己的手顺势一放,落到她的肩上,轻声道:“时辰到了。”

江蓠这才抬头,只见高台之上,那刚才燃着的三根儿臂粗的大香已经烧到了尽头,但是那燃烧后的灰烬却依然笔直的立着。

而这个时候,一声沉沉的嗓音传来:“祭司大人,女王陛下到。”

众人全部齐齐低下了头去,江蓠和楚遇也顺着低头。

两人虽然低着头,但是却不像其他人那样一心一意的虔诚,而是微微的抬起自己的眼,往那高台上看去,他们处得这个位置极其的刁钻,竟然竟然这能看到在那石阶之上,两道随风招展的影子来。

一个艳红如血,一个紫衣如月。

那个紫衣人伸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托在那红衣人的手腕上,两人的感觉觉得有些奇怪,但是江蓠却说不出那样奇怪的感觉来自何方。

两人走向那高台,背对着所有人,紫衣人放开那红衣人的手腕,然后江蓠的眼角微微一讶。

刚才她没看错?红衣女帝抬起脚给了旁边的紫衣人一脚?

楚遇的眼角飞过来,和着她一笑。

原来自己没看错?江蓠心里更加对这个女帝感到很有兴趣,这个女帝能在这个庄重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动作,简直是太大胆了。

而那厢,楚遇却拉着她的手微微一低,江蓠警觉,立马垂下双眸,而她刚刚垂眸,那边的紫衣人转身,目光已经淡淡的扫来,然后停留了一会儿,这才收回。

好高的警觉性。

那个紫衣人转身之后,所有的一切才正式开始。

绣夷面对夜空,狠狠瞪了孤城一眼,孤城淡淡的看着他,袖子微微一拂,刚才燃烧的那三根香灰突然迷蒙的散开,仿佛漫天大雾一样随风飘向下面的人群。

众人将自己的身子弯得更低,这是东支所谓的祭礼,每个人必须受。

那香灰的气息扑过来的时候江蓠微微变了脸色。

迷迭香!

她突然想起刚才临走时阿月给他们的小粥,里面的曼陀罗花种子竟然是这个作用,使人清醒!她向楚遇看了一眼,然后比了比手势,楚遇看了,微微屏住了呼吸。

江蓠现在的手中没有任何清醒的药物,如果呆的久了,楚遇内功强大或许什么作用也没有,但是自己,可就很难露出马脚了。

楚遇看了,目光往高台处一看,突然间一伸手将江蓠一裹,然后飞快的往后一闪。

他们位于最后,是众人视线的盲区,而且所有人都低着头,根本没有注意。

而那边,古城墙却再次感受到了异样,迅速的回过头来,但是却什么都没看见,他看着人群的末尾,眼神微微一压。

旁边的绣夷撇撇眼:“快点啊,完了本女王就滚回去睡觉了。”

孤城收回自己的目光,袖子再次一挥,只听到“吱”的一声,一只雪白的大鸟衔着一个盒子飞来,孤城伸手接过,将盒子打开,然后将盒子中的东西送到绣夷的手中,道:“请陛下开始。”

……

楚遇和江蓠闪到旁边的树林中,然后再次一跃,落到更远处的一棵古木上。

两人坐到树枝上,江蓠这才敢尽情的呼吸,她道:“看来这祭祀大典确实不让外族人参加,不知道凤公子他们如何了。”

楚遇的目光一闪,伸手勾着她束在后面的发丝,道:“关心他干什么?”

江蓠一噎,然后道:“毕竟他帮过我们。”

楚遇道:“今晚他肯定还有动作,刚才所有人都在低头的时候,他从自己的袖子里放出了一只鸽子。”

“一只鸽子?”江蓠皱了皱眉。

楚遇道:“报信的鸽子,看来这里所谓的民众中还有他的人,他今晚肯定有什么目的。”

江蓠道:“那么我们要插手吗?”

楚遇道:“这个人心思深,其实也是想要拉我们帮忙的,但是现在,我们置身事外就可以了。”

江蓠点了点头,她也是这样想的。

楚遇看了看周围,道:“你呆在这儿一会儿,我出去看看。”

江蓠伸手握了握他的手,道:“小心些。”

楚遇轻轻一笑,忍不住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啄,道:“放心。”

他说着将自己的外袍解了下来,然后裹在她身上,道:“晚上还是有些凉意,这样好些。”

说完身形一闪,遁入黑夜。

江蓠的手指落到自己的唇上,微微一笑。

等到楚遇走后,江蓠的目光便向四面八方扫去,黑暗一重重的堆积而来,她可以感受的到,在更远处,那是参天的古木,越是这种环境,越是能够找到一些珍贵的药材,或者,毒物。

她的手扶在大树枝上,突然觉得手感有些异样,忍不住仔仔细细扒了下来,这样的夜色里,她也只能看到那大致的轮廓,就像人的耳朵形状,她拿起来放到自己鼻子上一闻,却是淡淡的朽木的气息,但是这淡淡朽木的气息却压不住那种独特的味道。

这是木瑰,极其罕见,哪怕不加提炼,不论对方是怎样的体质,也能在段时间内造成神经麻痹,使人动弹不得。

她的手扒了一会儿,然后将这一排排的木瑰全部收了起来,放到怀中,最后指甲里面也镶嵌了些,只要近身划**体让毒素钻进去就可以了。

她又等了等,不知不觉小半个时辰已经过去,然而楚遇却还没有回来,她心中莫名的担心,再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从树枝上跳了下来。

刚才楚遇来的时候七横八纵的,根本没有既定的轨道,江蓠只能根据树木的浓密来判断南北,一般来说,都是南边阳光照射多的地方树叶浓密,而现在这样的夜色下,江蓠也只能判断个大概,她想了想,决定先往南方走去,但是以防万一,她还是捡了一颗石子在手里,一边走一边留下记号,这样不论是自己返回还是楚遇来找她都会好些。

走得越深,江蓠便闻到越来越多的气息,这些气息有部分是春季的花香,还有一部分却是珍贵的药材,虽然这些东西对楚遇的身体没有很大的用处,但是辅助治疗却是再好不过,只是可惜现在伸手不见五指,无法仔细分辨。

她走着走着,竟然穿过了一片丛林,然后一条河流出现在她的眼前,黑夜里那条河仿佛白练,光线似乎好了些,她的视线看去,却见那些河流两边长了一些紫色的花朵,她心中一惊,然后忍不住低下头去,这种紫色的花她看都没看过,但是直觉这种花很特别。

她轻轻的伸出手,在那花上微微一触,这一触,手突然狠狠的一疼,她猛地收回来,手指上已经流了血。

这花竟然是咬人的?

她将自己的手指凑到自己的眼前一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想来是没有毒的。

她又站了起来,然后沿着这条长满紫色小花的河流向前,这一瞬她的脑海里竟然有种诡异的空白,仿佛忘了自己的根本目的,只是为了向前。

河流慢慢的宽大起来,而水面上,竟然浮起一朵又一朵盛放的红莲,每一朵都有盆一般的大小,艳丽至极。这时节竟然也有了萤火虫,贴着水面缓慢的飞行,一盏盏幽蓝色的光忽闪忽闪。

她慢慢的向前,刚刚转过一个弯,就发现一个裹着长袍的男子站在河岸处,手里拈着一朵火红的莲花。

江蓠的目光看向那惊艳的仿佛天地灵秀的侧面,心下一安,然后向他走去,喊道:“子修。”

那个裹着宽袍的人转过身来,舌尖微微一卷,带着微微僵硬的语调,但是依然好听的和楚遇一模一样的声音:“子修?”

江蓠的脸色微微一变,看向他长袍下露出的紫色衣物,脑袋瞬间一冲。

孤城的眼已经冷冷的扬了起来,道:“你是,楚人?”

------题外话------

啊额,二更少点,只是刚好要写到这儿,就只能这么点了~

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