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章 春心萌动

第五章 春心萌动

绣夷石化三秒,瞪大眼睛三秒,然后猛地转过头来盯着江蓠看了三秒,最后左手一边抖着一边抬了起来。

孤城的眼神微微一闪,好看的眉毛微微的一皱:“你……”

“妹妹啊!我找的你好苦啊!”

绣夷瞬间化为一道风,然后猛地扎进了江蓠的怀里,然后硬生生的挤出一滴眼泪来,刚开始是硬生生的挤,到了后面她都觉得自己简直是神演技,眼泪“刷刷刷”的落了下来,口中呜呜呀呀的道:“你知道我一个人在这里过的好苦吗?身边连谈个恋爱的人都没有,饭不给吃饱,衣服不给穿好,还要被这个男人日日**折磨,我的身我的心我的肺我的灵魂,全部都是遍体鳞伤啊!”

江蓠的嘴角微微一抽,眼角瞥见旁边的大祭司的嘴角也微微一抽。

“妹妹?”孤城看着她,心中第一次有些犹疑,是的,绣夷的演技有几分他是知道,前面的像是作假,可是后面那些飞速流动的眼泪珠子实在对她来说有些不可挑战。

绣夷将自己的脑袋扒拉出来,伸手紧紧的握住江蓠的手腕,使劲的点头道:“是的,妹妹。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孤城凝着眼,没有说话。

绣夷刚才飚演技,这会儿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氛围,恨不得将自己的天赋展示的干干净净,她道:“这是我妹妹啊,我一个人背井离乡,现在回不去了,天知道我多么多么的想念我的故乡啊!”

“啪啦”一声,豆大的眼泪珠子滚落下来。

我想念我亲爱的WiFi,想念我亲爱的肯德基,想念我亲爱的超短裙高跟鞋还有我亲爱的bra……

哦!

她哭得是如此的情真意切,恨不得将这一年在这个该死的古代所受的压制痛痛快快的哭出来!

孤城看着她,眼神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最后道:“你说你在这饭不给吃饱?”

绣夷的手摸上自己小腹上的赘肉,然后深深的点了点头:“嗯,我现在肚子还饿。”

孤城道:“衣服不给穿好?”

绣夷摸上自己身上那华贵的九重凤蝶衣,继续面色无改的道:“嗯,我觉得这衣服的衣料不适合我柔嫩的肌肤。”

“还有,这个男人日日**折磨,是,哪个男人?”孤城平静至极的问。

绣夷的手紧了紧,对上那双灰色瞳孔,立马觉得自己的国土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她下意识的缩了缩,然后道:“还不是那个老太师!自个儿逛花楼被捉了反倒要找本女王,清官都还难断家务事呢,本女王不被折磨算什么。”

她说的义愤填膺,孤城的嘴角却淡淡的勾起一丝笑意,但是仔细一瞧却又什么也没有,他的目光看向江蓠,绣夷一看他的眼神,立马飞奔上去,道:“本女王告诉你,你若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扒了你!”

孤城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直看得绣夷觉得自己是不是要退让一下然后曲线救国的时候,他才转了身子,道:“既然是你的妹妹,那么就这样吧。”

“嘎?!”

这么好说话?!

孤城转身而去,吩咐道:“从今天开始,无需在限制这位姑娘的行动。全部退下,留下陛下和她的,妹妹,好好叙旧。”

片刻之后,只剩下两人面对面。

绣夷正想开口,江蓠却已经微笑着指了指桌子旁边的椅子:“姐姐,我们坐下来说话。”

对于那个祭司孤城,江蓠的警惕性还要高些,她的性格谨慎,就算现在初步相信绣夷是真心想要帮她,但是对于孤城却不得不防,这人武功超凡,如果刚才假使绣夷先开口,稍有不慎被他听了去可就不好了。

绣夷眨了眨眼,瞬间明白了江蓠的意思,然后和江蓠一起坐到了椅子上。

江蓠拿起桌上的茶壶重新倒了一杯茶,然后将刚才放了木瑰的茶移到一边,递到绣夷的面前,道:“姐姐,咱们边喝边聊。”

她说着却伸出手指在水中一拨,然后在桌子上写了起来:“你可以叫我阿蓠。”

绣夷一边笑着和江蓠说些有的没的,然后在桌子上写下几个字:“帮我逃出去。”

江蓠看了她一眼,没有料到她如此的开门见山,绣夷似乎看出了她的犹疑,于是接着写道:“我看你第一眼就觉得可信,再说了,咱们两个那可是绝无仅有的老乡,我现在就是一个傀儡,如果再不逃走我就得嗝屁了。”

江蓠看了她一眼,这算什么话?

绣夷皱了皱眉,刚才的轻松完全不在,而是换上了一种凝重的表情,然后在桌上写到:“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竟然还是一张脸惹的祸。

她到来的那天刚好不好就砸到了孤城的面前,作为一个对美有着强烈愿望的女性,她在瞬间被此人的容貌迷得七荤八素,并且在他微笑着对她伸出手的时候心动了那么几下。虽然她的作风剽悍了些,但是到底还是只纯情的娃,在以后三天的相处中,她都为那人出尘的风范和温柔款款的笑意而开始倾心,甚至还在纠结着到底要怎样表白才能展示她对他的一见钟情。但是,所有的一切都终止在那天的晚上,当她亲眼看着他将整个皇族的人杀得一干二净,她面无表情的从那个绣夷的身体里伸出自己血淋淋的手,那个绣夷,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相貌。

于是她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就是来当傀儡的。就这样孤城将她押上了祭坛,做了女帝。于是,外面的传言都是她手段多么的高强,杀了自己的皇兄皇弟,实际上这些全部都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大祭司所做的。作为一个早就习惯自由的人,她曾经试过逃跑,但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被他拎回来,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的手骨折脚骨折,但是一等她身体好了以后,立马又开始下一波的计划,打不死的小强,这就是指的她。后来孤城发现这根本不管用,于是就采用另外的方法,杀人,只要她一逃,伺候她的人全部杀得一干二净。正所谓英雄好汉单打独斗,牵扯到其他人在她看来就是乌龟王八蛋,于是孤城顺利找到她的死穴。

就这样,她开始发现只要自己不逃跑,那个男人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最近的一次就是祭祀那天了,但是还是失败了,她还在想这回不知道又要牺牲自己的胳膊还是大腿,因为她是当着他的面逃跑的,他总不会杀了他自己吧。结果回来他什么也没干,这真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到了现在,她回想起第一次看到他时那蛊惑人心的笑容,觉得真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往事啊。

不过,正所谓每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都有无数的渣男,而现在,作为奔向成功彼岸的她来说,那个孤城就权且当成渣男吧。

江蓠静静的看她写完大概,然后看着她依然弯弯的眉眼,觉得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十分好看。

在这之前她有两个选择,就是立马和她结成同一阵营获得信任,或者是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可是现在,她决定根据自己的第一感觉来判断。

她微微的笑,然后伸手在桌子上写下几个字:“我帮你。”

她想了想,然后再次写到:“但是我要找到一个东西才能走。”

绣夷用眼神询问她。

江蓠写到:“我的夫君身子不好,我需要找到一个东西治他的病。”

绣夷豪气干云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帮你!

——

两人达成了统一战线之后,便开始默默筹划。孤城绝对是个大忙人,除了那日之后便没有见过,按照绣夷的话来说,除了揪她小辫子和打压她之外,他从来没有在和平期间出现过,所以无须担心。

孤城不在,两人的交流便变得容易的多,绣夷虽然当了这个女帝,但是对东支的事情简直没有更多的了解,包括江蓠所提及的孤城手里握着的那个无双毒药。但是她有一个好处就是,她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些,所以孤城对她从不设防。有灵司一直是东支的禁地,但是有一次她闯进去后他也没说什么,或许在他看来她进去也蹦跶不了什么事儿。

绣夷道:“这样看来的话那个所谓的东西极有可能在孤城那儿或者就在有灵司。我们现在逃跑的计划是在三天后的第二次祭祀。我们能够选择的时间段就是在我和他一同祭祀之后,那个时间段我可以先离开,而他却还有事情要做,大约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这三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可以去有灵司查探。据我所知,有灵司的后面是丛生的树林,那儿虽然挺阴森的,但是在短时间内他们想要找到我们也绝对不容易。”

江蓠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接下来三天你想怎么做?”

绣夷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道:“这三天我先去孤城那儿找一找。”

江蓠道:“有没有危险?”

绣夷笑道:“他还要我这张脸,能把我搁哪儿去,他还要保证我的安全呢。”

江蓠想了想,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块木瑰,然后拉过她的手指细细的摩擦在她的指甲之上,道:“这是一种极为神奇的麻药,如果遇到危险,可以在划破孤城的肌肤,哪怕只是很小的一个伤口,都可以让他在一炷香之内难以行动。”

“这么厉害?!”绣夷抬起自己的手指仔细的看了看。

江蓠道:“这也只是暂时的,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用出,因为以孤城的实力,他最多只能让你有一次机会。这个指甲上的木瑰可以保持一个月的药效,只有用专门的洗手液才能清除掉,这点你无须担心。”

绣夷收了起来,突然道:“可是对于什么毒药啊我根本没有任何的经验,我该怎么分辨?”

江蓠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她思索了一会儿,然后从自己的头上抽出自己的珠钗,然后一扭,接着从自己的怀中掏出帕子放到桌子上,将一颗珍珠里面的毒粉抖了出来,她小心翼翼的包裹之后,然后在水中浸湿一部分,道:“这个毒药很厉害,至少对于现在我所遇见的毒来说,还没有能够比得上它的,你可以拿这个去试试,只要有疑问的,你就拿着这浸湿的一部分去擦擦,如果变了颜色,颜色越深,说明毒性比这个越厉害,你只要将那些毒药拿回来就可以了。”

她说着又扭开了另一颗珍珠,从里面倒出些粉末来,道:“这是对于很多毒药都有作用的解药。其实真正厉害的毒药必须口服或者经由伤口的血液传播,其他的根本无需在意。你只要一旦感觉不适就将这白色的粉末吃下去,应该就没有什么危险。”

绣夷听着连连点头,叹道:“真是太完美了。”

这些东西准备好,绣夷便准备着一个人往孤城那儿去查探,来到这里一年的时间,她还从来没有到过孤城的所在地,她躲他都还来不及,又怎会主动去见他?

孤城居住的地方在王宫的极北之地,几乎就算是在王宫外了,建筑也和大体的不一样,和周围的房屋全部以水隔开,水是微蓝的,水面上浮着一片又一片大大的莲叶,有莲花的骨朵儿从水面上探了出来,她的心里暗暗咒骂,这面瘫臭屁的当真会享受,哪里像她住的那个地方冷冰冰的。

孤城房间的周围从来没有人守着,因为没有人敢去打扰这位至高无上的祭司大人,这倒便宜了绣夷,仿佛入无人之境。

水面上凸出一个个石块,蜿蜒着从莲花叶中穿过,她看了看自己这个拖着长长摆尾的衣裳,想了想,然后果断的从自己的腰上拿出一把小匕首,“嗤啦”一声,长裙瞬间变成短裙。

真是通泰啊,这膝盖以上的部分是多久没有接触到曼妙的空气了!

她伸了伸自己的长腿,然后将手中的裙尾扔到了水面上,然后踩在石块上轻快的向前方走去。

而她也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裙尾盖住的地方,突然“咕咚”的微弱的一声冒出一个气泡来,浮起一层血色。

门是关上的,上面雕刻着一些奇怪的文字,大概就是东支国的古文,她也没在意,用手一推,门便开了,她想了想,然后直接走了进去。

刚刚一进去,她便猛地往后一退!

靠!怎么这么冷!

南疆这边虽然还是三四月,但是已经初具夏天的热度了,所以她才会在穿着上计较那么多,但是这个孤城的屋子仿佛是个绝缘体一样,一进去便是零下的温度。

她回头悲哀的想要看一看自己的裙尾,却发现刚才浮在水面上的一大片裙尾却消失了一样,再使劲一看,却发现还有一个角露了出来,但是正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往下拽。

她撇撇嘴,不会是这水下面有鱼吧,不过这鱼这么饥不择食,也不知道那个面谈臭屁到底将它们饿成什么样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膝盖,看了看大门,最后还是一咬牙走了进去。

刚开始进去的时候确实很冷,但是后面适应了就好得多。

她的目光四处的飘,一层层的进入,却什么特别的东西都没有发现,只是因为这屋子实在是太简陋了,简陋到里面连个家具都找不出来,除了冰凉的地板就只剩下四面空空的墙壁,墙壁上还有各种各样的图画,但是她连瞟一眼都欠奉。

穿了三四层,却依然连人影都没有看到,也不知道这么大,这么冷的地方,那个面瘫是怎么存活下来的,没有人练习对话技能,他是如何一开口就毒舌她的?真是天理难容啊天理难容!

她继续往前走,终于看到了空旷的房间内有点东西了,旁边是一张床,但是却像是整块石头劈成的,而在靠近墙壁的地方,是一排排架子,一排架子上面摆满了书册,其他的却被盖着,看不出什么。

她走到那床边,看到那石**放着一个长条盒子,她的手伸过去拿着,一碰,几乎将手都给冻化了,她猛地缩回来,心中暗想,不会这石床还这么冷吧,这个面瘫的怪癖要不要这么的自虐。

但是她可不是一个放弃的主,她去拿书架上捧了几本书,然后撕碎了垫在手心里,将那个长条盒子给捧了出来。如果有东支的大臣看到这些书被她如此的**的话,肯定会恨不得一巴掌将她给拍死。但是对于绣夷来说,她不认识的不喜欢的就是没用的东西,她根本不在乎。

她将那长条打开,却没有发现什么藏着毒药的瓶子,里面只有一个布帛,她慢慢的打开,扫了一眼,却是人名什么的,“幽余”“静赫”一排排列下来,到看到最后一个“孤城”的时候她才明白,这大概就是历代的祭司。但是她觉得很奇怪,因为在每个人下面都有一排字,写得什么太深奥了她不懂,但是唯独在孤城的下面什么也没有,按照这布帛上面的说法,每个祭司在上任的时候就必须写下自己的命途,但是为什么孤城的下面却是一片空白?

当然这些不关她的事情,她将东西塞了进去,然后再次扔到那石**,便不再管它。

她接着走到那些蒙着布匹的架子上,想要将它拉下来,但是上方却不知道被什么固定了一样,扯都扯不动,她没有办法,只好将那布匹给捞了起来,这一看,却发现里面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空瓶子,是的,什么也没有。

这么多空瓶子拿来干什么?

她好奇的拿下一个,却发现有些重,这让她觉得更奇怪了,如果是江蓠在这儿,肯定会三思而后行,好好琢磨一下,但是对于绣夷来说,她根本不在乎这点,想做什么就去做,于是毫不犹豫的打开。

“啵”的一声,瓶子瞬间在她的手中碎裂,然后,那无形的空气突然被什么力量诡异的扭曲,竟然她看到一个血腥的轮廓,一个眉眼开阔的少女睁着不甘的大眼狠狠的看向她!

那是——自己的脸!

不,那是绣夷的!

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绣夷死去的时候说的话:“孤城,我诅咒你!诅咒你想要的东西永远不会得到!你所爱的人永远不会爱你!除非东支神灭,你万箭穿心,死而复生!”

她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被抑制,脑海中泛起一股股血腥的景象,那全是孤城冷漠无情的杀人之时!

她觉得呕心至极,像无头苍蝇一样的往外面奔去,她的视线突然被一阵浓浓的烟雾笼罩起来,然后,她猛地一摔,“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真是舒泰啊,刚才她憋着主要是因为那里的氛围实在太可怕了,可怕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便是吐也吐不舒服,还是到了这个地方来吐得尽兴。

她吐完了,然后才睁开眼,然后,呆了呆。

她怎么吐到了衣服上?而且,这个衣服还这么的熟悉?

紫色的……

靠!

她猛地抬起头,然后在一片浓浓的雾色中看到一个身影,她猛地抬起头来,制止住自己想要流鼻血的冲动!

她会死的!

竟然,竟然是高贵典雅,不容亵渎的祭司大人的**!

在仰头的刹那她的脑海里飞速的闪过几个念头。

真没想到这个人的身材这么的好啊!尤其是后背看去,还有那臀部,虽然只看到一点点,但是真的是饱餐秀色。现在要不要趁他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跑掉,如果他知道我吐到了他的衣服上,这个有着洁癖的人会不会将她给宰了。可是现在看他什么动作也没有,刚才看的地方根本就没什么毒药,要不要趁着现在的这个机会看一看。

经过一番纠结,她终于屏住了呼吸,决定最后一个想法,在这之前可以再次观摩一下这个完美的人体艺术。

她的眼角细细的在他的身上勾了一圈,仿佛报了当日他脱光她衣服然后甩都不甩她一眼的仇恨,最后才扯了扯他的紫衣,抓住一角干净的提了提,现在孤城脱得精光光的,有什么东西肯定不会放到身上,她一提,没有什么东西,她想了想,然后将紫衣扯着扔到了另外的一边。

“叮”的一声,紫衣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撞到了墙壁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谁?!”

不好!

如此杀气的喊声,如果被发现了一定会大卸八块!

绣夷想也没想,猛地返身往外面逃去!

可惜她没有判断正确,自己这双腿刚才蹲着的时间过久,竟然麻了!

这一跑用尽全力才转个身,连站都没站稳,便一屁股坐在了地面。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绣夷在心中哀嚎,然后听到后面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这时候竟然心思渺渺的想起刚才在水雾中若隐若现的那么一瞥,老脸再次红了红。

孤城的声音伴随着水声传过来:“你怎么到的这儿?”

“本女王想到哪儿就到哪儿,你……”她下意识的就想反驳过去,要气势自然不能背对着,一边说着一边就转过头去,但是刚刚转到一般,一点水珠从水池中跃起,打在了她的脖子上,顿时无法动弹。

这个混蛋……又限制老娘的人生自由!

孤城从水中走出来,绣夷下意识的就想一看,但是却只看到他的脚,那颜色也跟玉似的,当然,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仿佛看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的脚里。

她听到窸窸窣窣的穿裤子的声音,这真是极其的具有杀伤力啊,本来这个人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没想到竟然听到这么私密的声音,实在让她有点难以接受。

难以接受的她其实还想多听一听,以便在脑海中勾勒更多香艳的景象来。

她眼角瞟向他走向了那紫衣处,顿时觉得黑云压顶,果然,当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的时候,顿了顿。这一顿之间,绣夷便觉得自己顿时掉入了十八层地狱。

“你吐得?”

声音好平静啊,平静的背后铁定就是绝无仅有的杀伤力啊。

“不……”她没骨气的想要否认,但是刚刚一开口就觉得自己太丢脸了,于是恼羞成怒的道,“就是老娘吐得你待如何?”

霸气!忒霸气了!我为自己代言!

孤城的眼角一抬,然后慢慢的走了过来。

绣夷听着那极轻的脚步声觉得自己心都在颤抖,她看着他在她的面前蹲下,这蹲的姿势也是如此的让人想要撕碎的完美。

他的灰色瞳孔似乎也蒙上了一层薄雾,他冷冷的看着她,突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陛下,你是春心萌动了吗?脸这么红?”

------题外话------

谢谢liu907098妹纸的一张月票,谢谢anniel 打赏的230币

谢谢~

话说我现在还没开始写就开始心疼孤城那娃了,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