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章 惊讶之吻

第六章 惊讶之吻

春心萌动?

绣夷听了,几乎脑袋一炸:“你妹的才春心萌动!”

笑话!要春心萌动也绝对不会对着这个面瘫臭屁来春心萌动,她的这点春心还要等着一颗暖洋洋的小太阳来照耀,这个冰山就算了吧。

孤城的目光看着她,伸手一点,解了她的穴道,问道:“你来干什么?”

绣夷动了动自己的脖子,冷哼道:“老娘来就来,你……你的脖子上是什么东西!”

她的目光看向他露出的脖子,然后下意识的就扑了过去,伸手开始扒他的衣服,想要一探究竟。

那是一个图案,绝对是!

可是她刚刚将手挨到他的衣服,便被他冷冷的抓住,手指头比刚才的石床还冷几分,她的手几乎僵了,而孤城却开口:“陛下,你的手上还有你吐得东西。”

绣夷一看,哪儿有!

她的目光狠狠的看向他,再去瞄了一眼他的脖子,刚才还很鲜明的图案竟然诡异的消失了,然后她想起刚才所见的那些虫子,心里不由抖了抖,这个孤城,不会是个妖怪吧?

想到这儿她就担心自己的小命,恶狠狠的目光顿时缩了缩,然后身子也往后退了退。

孤城松开她的手,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襟,淡淡的道:“那个图案是我们祭司的标志,只有在刚才入水的时候的才会出现。”

竟然对她解释?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吗?不过想到“入水”两个字她的脑海又不由浮现刚才那一幕,果然是好身材啊……

想到这儿她的眼睛又再次往他身上勾,因为没穿外衣身上就只穿了一件薄衫,因为水雾的原因有些湿湿的贴在身上。

果然……

她突然觉得鼻子一热,下意识的用手一抹,只看到指尖全是鲜红。

怎么可能?!竟然流鼻血了!

士可杀不可辱,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她脑袋也冲了上去,却发现孤城的一张脸变得极为难看,她觉得快要被自己气晕了,刚刚想要开口辩解,手上却狠狠的一痛,她的骨头都快被她捏碎了,这个人的报复心要不要这么大,不就是她因为他的好身材而起了点生理反应吗?

但是下一瞬她就觉得自己的耳朵也一热,眼睛也开始沁出点点的红。

这杀伤力也太大了吧……七窍流血……

“你碰了那些瓶子!”

她脑袋迷迷糊糊的,眼前也开始迷糊起来,“砰”的一声,栽倒下去。

——

王宫内的树梢上挂着一轮大大的月亮,江蓠站在旁边,听到绣夷拖着腮砸吧砸吧了嘴,喃喃的道:“好像咸鸭蛋啊。”

江蓠回过头来看着她,一张脸雪白雪白的,倒是没有一点血色,那天晚上她去之后没有回来,她担心了一晚上,直到早上才被孤城给抱了回来,她的脸色虽然是白的没有血色,但是那孤城看着比她更白,脸上也浮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他将她放到**,然后看都没看她一眼便走了出去,但是江蓠还是看得出,那脚步太过虚浮。

她抬头看着窗外,心中不由的浮起淡淡的思念来,子修,你现在又在哪儿?分开三天,这三天你又在哪里?

江蓠的心中隐隐约约的生出不安,自己留下线索,按照他的能力,轻而易举就可以打探到,但是到了现在她连他的一点消息也没有。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她正在想着,却不料绣夷走到她旁边,然后“啪”的一掌拍到他的肩上:“想人呢?”

江蓠点了点头。

绣夷弯弯眼眸,道:“放心吧,马上出去就可以见到了。”

江蓠心中被她这么一宽慰,也自轻松了不少。

绣夷从孤城那里打探到的就是根本没有任何毒药的迹象,现在江蓠所有的想法都放到那个有灵司里面了,而且,她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耗费,楚遇那边,楼西月那边都还在等着。

终于到了第二次祭祀,江蓠自然在房间里呆着,临走的时候绣夷向她眨了眨眼睛。

依然是高台的位置,她原来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些祭祀,一切都是孤城叫她干什么她便干什么,第二次祭祀显然和第一次的祭祀不一样,站在高台之上的她看着民众推举密密麻麻的飞禽走兽上来。

“这是干什么?”绣夷忍不住问。

孤城站在高台,目光深沉:“祭神。”

绣夷道:“这么多的动物,养在家里不好么,偏偏给那些虚妄的东西,简直浪费。”

孤城的目光看向远处,冷冷的道:“那么陛下知道第三次祭祀的时候祭祀什么吗?”

“什么?”她的脑海里突然浮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不会是我吧!”

孤城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只见她一张黑白分明的眼在夜色中微微的颤抖着,一张还没有恢复血色的脸有种别样的感觉,这个少女,他用尽一切的办法去打压,但是到现在却依然朝气勃勃。

有些人可以随心而活,潇洒恣意,而有些人,还没有出生,便已经决定无路可走。

他的一生,恐怕再也不能为自己而活。

绣夷感受到他的目光,总觉得胆颤心惊,不由呐呐的问道:“你盯着我干什么?”

孤城淡淡的将自己的眼睛撇开,最后还是缓缓的道:“第三次祭祀的人不是你,而是,一百个童男童女。”

“什么!”在高台之上的她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她的声音散开,顿时引得下面的民众纷纷的看来,但是瞬间便低下头去。

“这他妈……呜呜……”她想要破口大骂,但是刚刚开口,便被孤城制住,他的目光冷淡的扫来,道,“这是你的怜悯么?陛下?”

怜悯个屁?!谁都知道那些东西是假的,为什么还要让无干的人去丢掉性命!

该死的封建迷信!

孤城的嘴角浮起一丝丝嘲弄的笑意:“陛下,如果你再这样,微臣立马可以让你失足跌落在这高台之下,女王的祭祀,肯定是比一般的百姓来的对神敬重些。”

绣夷立马想起这人的无情之处来,身子不由的抖了抖,一张没有血色的脸更白了些。

这个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孤城看着她的模样,眼底的悲凉一闪即逝,他冷冷的道:“陛下,你记住你的身份,只需要做你的本分就行。你不过时鱼肉,任人刀俎。”

他的话太过锋利,她却觉得字字诛心。

他看着她的模样,道:“说开始吧,陛下。神的旨意需要你。”

滚他的神的旨意。

但现在,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看了看下面的人,道:“开始!”

那些飞禽走兽被凌厉的刀斩杀之后,孤城看了一眼旁边静静站立的她,道:“陛下的脸色不太好,还是好好回去休息吧。”

绣夷被侍卫护送着回到了皇宫之中。

江蓠看见她走了上来,看着她的眼神微微的有些慌乱,问道:“怎么了?”

“妈的!真该死!”绣夷看见她之后才忍不住将话吐出来,但是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她只有说道,“我们必须快点走!”

江蓠看着她的脸色,问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绣夷道:“临走的时候我弄了点苦叶塞到鼻子里,所以看起来不好。我想他看着我脸色都灰白成这个模样了,绝对想不到我骨子里还生龙活虎。当然,我的脸色有一部分是他吓得,我绝对不能等到第三次祭祀了,那样我肯定会跳墙的。这个女帝!简直太折磨人了!”

她说着从自己的鼻子里拿下卷成小卷的苦叶来,江蓠看着她急急忙忙的样子,道:“我们要静下心来,放心吧,就算这次拿不到东西我们也要先跑出去。”

绣夷看着她那双清凌凌的眼睛,内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然后点了点头。

按照预定的计划,绣夷招来两个侍女说要洗漱,然后两人趁机用江蓠事先准备好的浸透木瑰的帕子蒙住她们口鼻,当两人晕过去之后,两人便扒下她们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后给她们换上自己的衣服,各自放到了**。

如果有人进来,也只会发现她们休息了而已,况且绣夷看起来也确实是需要休息的模样。

两人端了洗漱的盆子往外走,宫殿外面还站了一排排侍女,她们的目光往她们的身上一瞥,便没有在意的转开。

两人转过旁边的屋檐,然后迅速将盆子放下藏入草丛里。

幸好东支的皇宫和楚国等国家的不同,不会到处都是丫环侍卫,她们有足够的活动的时间。

绣夷从草丛里扒拉出一个包袱,然后将里面的两个黑色披风和黑色面具拿出来戴着,这是有灵司特有的装束,现在倒给他们提供了方便。

两个人在黑夜里穿行,极快的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到了皇宫的最南边。

这边的房屋是靠山而建的,看起来倒是幽深的很。

江蓠看了看周围,却发现这里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守,甚至连一点灯火也没有,若非今晚上有月亮,恐怕什么也看不见。

绣夷低声道:“你不必担心,这里面的人很奇怪,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注意你,他们就只关心自个儿的事。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孤城那面瘫臭屁有的手下也是一个个面瘫,甚至连精神都是瘫的。”

江蓠听着点了点头,心中却生出两个猜测,一个是这里面的规矩如此,第二,就是这些人已经不能在真正意义上称为人了。

“有灵司”三个东支国文字镶嵌在石壁里,两个人顺着洞开的大门走进去。江蓠立马赶到一股极其阴冷的风奔过来,里面的格局不如说是屋子,更像是说是牢房,按照绣夷的说法这其实就是个长长的通道,这一直连接到后面的山地,所以才会觉得阴风阵阵,那都是外面吹过来的。但是这里面的道路错综复杂,上次她还走不到四分之一便被孤城给抓了回来,所以后面有什么她也不能确定。

两人前进,一路上的灯火都少的可怜,几乎就是在黑暗里打转,好不容易有盏灯火都是米粒大小的火苗子,一闪一闪的奄奄一息。

绣夷说得不错,里面的人确实很古怪,两人沿着通道往前,那些人都各自呆在各自的屋子里做着事情,摆弄着手底里的东西,而江蓠也就着那些昏暗的灯火一看,那些人的面前都是些草药,很多都是她在那本画册上见到的。

这些人是专门提炼药物的?

不过无论怎样,那个毒药肯定不会在这些人手中。

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突然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只见一道水帘从上方落了下来,江蓠心中暗道,看来这屋子已经打入了山腹之中,两人顶着雨帘进去,过了雨帘,两人便看见不同的通道,延伸到四面八方。

两人相对一看,江蓠道:“为了节省时间,我们现在分头行动,我从第一个通道前行,你从第二个通道前行,一炷香之后返回来。”

绣夷点了点头。

江蓠进入第一个通道,走了几步,便有人迎面走来,而这次,仅仅凭借动作她就可以断定这些人不是外面那些无知无觉的人。

到了这个时候反而越不能慌张,她平静的抬起头,然后和那人擦肩而过。

刚刚迈开脚步,那人的声音突然传来:“等一等。”

江蓠的手微微一紧,然后停了下来,自己的声音没有经过处理,只要一开口就会发现是女声,而且她有什么问题要询问的话,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线索去回答。

那个人的目光盯在她身上,最后道:“前面的曼陀罗花开了,你注意一些,千万别踩到了。”

江蓠点了点头,听到那个人的脚步声远去之后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接着向前走,行了不一会儿,眼前的景色突然开阔,一座石桥从水面上接过去,水浅浅的流动,而在水的两岸,却开着一朵朵黑色的小花。

这世间,竟然真的有黑色曼陀罗。

江蓠向四周看了看,然后走了过去,小心的采下一朵,她看得出,这种黑色曼陀罗十分的珍贵,而曼陀罗花作为东支国的国花,一定有它的特别之处,还是先采摘下来然后好好的研究。

她刚刚将黑色曼陀罗塞好,便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石桥的那边传过来。

江蓠忍不住抬头一看,心中顿时一惊!

来的竟然是孤城!

按照绣夷的说法现在这个人不是应该还在进行祭祀么,怎么到了这个地方?那紫衣身影缓缓的前行,所到之处沾满了曼陀罗的香气,仿佛流云遍地。

周围的火光实在太暗,但是这个人却实在太过鲜明,他身边跟着的人似乎小心翼翼的捧着什么东西跟在她的身后。

到了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露出马脚,否则不仅害了自己更会害了绣夷。

她弯下腰,装作很恭敬的样子。

那紫衣身影慢慢的靠近,江蓠努力的保持自己心跳的平稳,因为一点的紧张导致身体的变化都会被这样的高手而发现,那就是死路。

江蓠只看到那一袂擦过地面,然后在她的面前滑过。

她躲过了一劫,唯一能够期盼的是他出去的时候不要碰到绣夷,否则发现绣夷的机会比她大的多。

她还在想着,却不料那前行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声音冷淡的道:“你也跟上来吧。”

江蓠的心中不由的微微讶然,难道是自己哪里出了破绽,可是若是露出了破绽按照孤城的性格肯定当场就揭穿了她,所以现在看来,他应该还没有发现。

想到此处,她略微放下心来,然后走到人群的末尾跟了上去。

孤城道:“将东西给她,其他人都退开。”

那些人应了一声,然后将盒子放到了江蓠的手中,江蓠第一次觉得心里七上八下起来,真不知道这个孤城打得是什么主意。

她接了,却凝定未动。

“跟上来。”孤城道。

江蓠无法开口,只有捧了盒子跟上去,她的神经绷得紧紧的,想着一旦被她看出破绽之后的种种做法。

今日他的身上全部都是曼陀罗的香气,似乎还隐隐的压着什么,混合着闻不太清楚。

孤城带着她转向另一边,江蓠心中暗暗警惕,这不是刚才返回的路,他带自己到这里来干什么。

转过一个小道,她还在这样想着,却没有料到一股力量突然拽来,手中的盒子“嗒”的一声落到旁边深深的曼陀罗花丛中。

而此时,远处传来脚步声,江蓠心中一乱,那孤城突然拉着她往旁边的曼陀罗花丛中一倒,江蓠心中惊讶至极,正待找时机将指甲里的木瑰刮入他的身上,却不料眼前的人突然捧着她的脸,然后铺天盖地的吻了上来。

------题外话------

哈哈,终于可以说一句早安啦~二更十二点啦~看吹能码字多少吧~

谢谢暖妹纸的两张月票和一张评价票

谢谢liu907098妹子的一张月票

谢谢liuyan666妹纸的一张评价票~

谢谢美人妹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