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7章 两强相遇

第七章 两强相遇

他的吻触上来,仿佛急雨打芭蕉,密密的,却每一下都是轻轻地,这是她熟悉的方式。

江蓠的手一软,轻轻的改为回抱的方式,一颗心便也安定了下来。

他的手穿过她的腰,将她稳稳的托着挨到自己的身上,等到那些人的脚步声远去之后,他才将平息下来,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

良久,方才轻轻的喊了声:“阿蓠。”

江蓠被他亲的迷迷糊糊的,现在好了些,却微微的讶异他如此狂风暴雨的方式,她抑制住自己的喘息,道:“子修。”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相互感受着彼此的呼吸,江蓠的鼻尖却突然感到异样,不由脸色一变:“你受伤了!”

有股血腥味淡淡的冒了出来。

楚遇抚摸着她的发道:“没有,只是倒在这里的时候被刺着了。”

江蓠听了,然后这才注意到他们栽倒在曼陀罗花丛中,这曼陀罗花的枝叶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小刺,刚才楚遇拉着她倒下来的时候托着她,她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这下,他的身上却被那些小刺扎满了。

她的心却仿佛也被扎了一下,不由的伸手想要捞起他的衣袖来看看,却被楚遇含笑制止:“阿蓠,等我们出去再说吧,这点小伤不碍事。”

他说着抱着江蓠起来,将刚才扯落的面具为她戴上,然后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他这样一说,江蓠才道:“绣夷还在那里等我,我们出去找她。”

楚遇也没有多问她如何是跟这个东支国女帝扯上关系的,只是点了点头。

江蓠将刚才的盒子捡起来,然后跟在楚遇的身后前行,到了刚才约定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人。

江蓠暗想这时间已经到了,不会是绣夷等不及去另外的地方找她了吧,而就在这个时候,楚遇的目光微微一闪,然后转向了另外的道路。

江蓠知道楚遇肯定是感觉到了什么,于是紧紧的跟在后面,果然,到了那处,却见下面是一个深潭,潭中竟然游动着几条巨大的黑影,仔细一瞧,这黑影竟然是鳄鱼。

而在鳄鱼之上,一个人影被倒吊着,险险的挂在鳄鱼头的上方,她拼命的缩着自己的身子,成为一个扭曲的姿态,如果稍微泄了点力气,就会被鳄鱼果腹。

江蓠道:“那是绣夷。”

楚遇点点头,然后脚尖一点,手中墨绿色的刀光一闪,迎面切下缠着她的古藤,然后袖子一卷,顺手拎着那古藤到了岸上,然后轻轻的放下。

江蓠走过去,用匕首将缠绕住她的古藤割开,绣夷的双手一松,一忙将刚才紧紧缠住她口的藤蔓扒拉下来,然后才对着江蓠道:“幸亏你来了,再不来我就得给鳄鱼做宵夜了!刚才我走到这儿看见那儿吊着一个篮子,就想去看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机关,然后就吊成这个模样了。对了,刚才是哪位英雄好汉救得我,我要好好谢谢!”

江蓠还没有解释,绣夷已经急忙转头,这一看,顿时脸色一变,然后猛地回头看着江蓠,拼命的眨着眼睛。

完了!刚才开口说话他有没有认出我来?!该死的面瘫怎么在这儿,这个时候他不应该还在忙他的见鬼的祭祀吗?

江蓠看着她惊恐却不敢说的样子,不由轻轻一笑,然后道:“他不是孤城,他是我的夫君。”

“嘎?!”

绣夷的眼睛飞速的往后一看,然后再一看,摇头道:“这根本就像是一个人吧。”

“不,不是一个人。”江蓠微笑着。

楚遇见了走上前来,然后道:“我是楚遇。”

绣夷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是她对与己无关的事情都比较的淡化,于是也没有在意,她盯着楚遇打量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果然不是啊,不过你们两个长得这么像,你有没有兄弟啊?”

楚遇淡淡的道:“没有。”

“哦。”绣夷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妹夫了,阿蓠是我的老乡,你可不能欺负她去。不过看你这样子比那个臭屁好多了。”

楚遇听着她的话,微微一笑,却并不回答。

他问道:“阿蓠,你们怎么在这儿?”

江蓠道:“我是来这儿找那位大祭司所保管的那个东西的。但是现在看这个地方,也不像是有的样子。我们可以先从这里出去再说。”

楚遇点了点头:“其实,这里并不是东支国真正的有灵司。不过,说来话长,我们先出去再说。”

两人都点了点头。

这回有楚遇装“孤城”带头,两人都是轻松不少,不再心惊胆颤,楚遇带着两人沿着道路往前,所到之处那些人全部低头。

三人走了一刻钟的时间,方才走到了尽头,而这里的尽头却是一个悬崖,夜里浮着森然的雾色,看都看不见底。一座独木桥穿过浓浓的夜色延伸到对面,绣夷看着就觉得脚有些软。

楚遇看着江蓠道:“我先将她送到对面再说。”

江蓠点了点头。

楚遇的袖子一卷,然后带着绣夷穿过独木桥前行。

绣夷只觉得有猎猎刀锋在自己的脸上割,这里的风倒是厉害的很,空气中有种奇怪的味道,不过这里本来就不是什么安宁的,有点味道也不奇怪。

楚遇将她送到对面之后,便转身去接江蓠。

绣夷一个人呆在对面,望着那独木桥,按照刚才的记忆来看,恐怕这独木桥也有近五百米的长度,五百米的长度,这根本就是现在的人根本没法建造出来的吧。

这里阴风阵阵,她倒觉得冷起来,不由的缩了缩自己的身子,然后就着混沌的夜色四处一看,这里是山崖上的一块凸起,四周的山壁仿佛刀劈,一溜儿的倒戳下来,她抬头,只觉得黑压压的山顶仿佛要倒下来似的,看着太过恐怖。

她想了想,然后干脆一个人沿着这山壁间的缝隙过去,找个地方避避风。

这里只有这一条小路,他们应该也只能走这里,想到这儿她就往前扒,大概是最近下了雨的缘故,地面湿漉漉的,当然她也没有仔细的看,只有一个劲儿的往前奔。

穿过了山道,然后就是黑压压的密林,风果然再也吹不过来了,但是那声音刁钻的往耳朵里钻,倒是让人觉得有点诡异。

她干脆坐在了旁边,然后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闭眼的时候心里又止不住的兴奋起来,终于要摆脱那该死的面瘫臭屁了,终于再也不要在那个牢笼了,终于可以恢复自由闯荡天下去了!天知道她是多么想离开这个地方!

她心理正兴奋的想着,却突然感到身前有种奇怪的压力感,忍不住抬起眼来,然后就看见一角紫衣,黑暗中的人背负着双手立在她面前,虽然看不清楚他的眼神,她也知道他在看她。

绣夷笑嘻嘻的凑上去,然后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热络的道:“嘿!你来了啊!阿蓠呢?你将她带到了哪儿去?”

他转头,看着那只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默默无语。

绣夷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手,然后道:“唔,原来阿蓠在那边啊,我去找她,然后过来见你啊。”

她轻轻的从他的身边擦过,然后平缓的走了几步,正准备甩开步子开溜,身后的男子已经静静地开口喊住她:“陛下。”

奔!

绣夷恨不得踩上几个风火轮啊,她急忙的往山道的缝隙里面钻去,可惜刚刚奔进去就被孤城抓住,提着衣襟像是拔萝卜一样将她给拔了出来。

绣夷只能死死的抓住旁边石壁的凹陷处,卯足了气儿不松手!

妈的!怎么碰上了这个混蛋啊!这个混蛋怎么会在这里啊!完了完了,你们快点来啊!再不来我被抓回去之后就惨了!

“陛下穿着这身衣服干什么?嗯?”他的尾音微微的向上挑着,令绣夷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绣夷道:“我穿着这身衣服来逛逛,怎么,不可以啊?”

“可以,陛下想要做的事情,自然可以。”孤城笑了笑,“陛下怎么会想到到这里来逛逛?”

绣夷干脆随便扯:“上次来这里之后就觉得这儿风景不错,所以本女王就到了这儿,如何?”

孤城淡淡的道:“不过陛下,你是一个人?你的妹妹呢?”

绣夷眼珠子乱飘:“当然是我一个人。我那妹妹身体不舒服还在王宫呆着呢,放开我,我要回去!”

“好吧,那么就让微臣看看,陛下是如何走过那孤桥的。”

绣夷全身一僵,怎么忘了还有这个碴!

孤城冷冷的道:“陛下还想逃吗?”

绣夷听了他的话,想了想,冷笑道:“是!我就是想逃!孤城,我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你永远别想把我控制在那个王宫内!我讨厌那个地方,讨厌你的做法,更加讨厌你!你不就长了一张脸,想当初虽然我因为你的那张脸对你心动过,但是老娘现在看见你就觉得烦!你要杀了我吗?要杀就快点!”

绣夷一口气吐出这些话,觉得真是爽,但是爽过之后又心里暗道,不会真的杀了我吧。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孤城一眼,只见他的脸色微微的错愕。

错愕?!

这回,轮到绣夷错愕了。

她正在纠结着,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拽来,孤城猛的反应过来想要抓住她,可惜已经迟了,绣夷已经到了那边。

他一转眼,就这样,看见另一个自己。

------题外话------

早上朋友造访啊,暂时就这么点。如果下午有时间,再一更。六点有就有,没有大家就不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