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2章 孤城之魂

第十二章 孤城之魂

江蓠走了过去,对着那水晶棺中的人一看,只见里面竟然是一个玉貌花颜的绝色女子。

她看了一眼,第一眼觉得这女子实在太美;第二眼发现这女子的身体无一处不毒,这也是她的容颜和身体能够完整的保存下来的原因,因为毒素将她的身体完全的僵化,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侵蚀;第三眼却突然心中一惊,然后飞快的抬起头来看了楚遇一眼。

这女子的眉眼,几乎就是按着楚遇拓下来的。

楚遇的手轻轻的放在水晶棺上,道:“这人,依稀是我母亲的容颜。”

江蓠抬起眼睛来看着他,楚遇这句话的意思是,这女子或许不是他的母亲?其实她心中也有疑虑,在楚遇的描诉中,她的母亲是容家嫡女,并且柔弱善良,后来被龙求月所害在生他那日死亡。那么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她的尸体又在这里?不是应该在妃子的陵墓里吗?

楚遇看着这张脸,他活过两世,其实对于她的母亲并没有太多的情感,若非第二世的时候曾经看到过在那亲殿内满脸被毒素所侵染的她,可能他也不会知道她的母亲是怎样的容貌。可是就是因为亲眼看到他的母亲死去并且埋葬在她的陵寝之内,所以他才会犹豫这人到底是不是他的母亲。

如果真的是的话,她为何会在东支国?

楚遇的心里浮起孤城的样子,一个念头浮起在脑海。

可是这个念头便被他极快的压了下去,不可能,他是亲眼看见她的母亲只生下一个他的,怎么可能又冒出一个人?就算如此,同一个母体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孤城却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危险?这也是不能理解的。

江蓠伸手握住他的手,只觉得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她道:“子修,慢慢来。”

楚遇看着那具棺材,最终慢慢的摇头,道:“我觉得这女子不是我的母亲,或者是我母亲的姐妹。虽然记录中容家只有一个女儿,但是每个大户人家有个私生女也毫不奇怪。”

楚遇微微一笑,语气有些笃定,但是笃定之余却有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失望涌上心头。

江蓠知道,楚遇其实在心里似乎希望这是他的母亲,但是理智上却在挣扎着,江蓠对着楚遇道:“子修,我们将棺材打开看一看怎么样?”

她的手心里握着一把汗,一个突然的念头袭上脑海。

如果这真的是楚遇的母亲,那么她几乎就有把握一步步将楚遇的身子完全的治好了!她曾经想过无数的方法,因为楚遇身上的毒素是娘胎里面带来的,如果能找到毒源那是最好,只有经过毒源来分析最为原始的毒素。开始的时候她想的是那些药人,但是龙求月在每一个药人用完之后便杀了,所以根本没有办法。但是现在,如果这真的是楚遇的母亲,还有什么比母体更完美的毒源呢?曾经她也有过这个念头,但是被葬在陵寝中,过了十几年肯定早就腐烂了,并且那样也是对他母亲的大不敬。但是现在,如果是真的……

楚遇的一双眼睛还紧紧的落在那水晶棺内的人身上,听了江蓠这话,并不知道江蓠的真实心思,于是也就点了点头:“也好。”

他的手放到水晶棺前面,然后用力将水晶棺的盖子一推。

水晶棺却依然纹丝不动。

楚遇再次一推,却依然是一样的感觉。

他干脆的放下了自己的手,然后盯着那水晶棺。整个水晶棺并没有多余的东西,就只是棺身和棺盖,衔接处也没有任何的钉子类的卯着的东西,怎么可能按照楚遇的手劲依然纹丝不动?

难道还是血的问题?

江蓠看着他从善如流的从自己的怀中掏出蓝鳞,然后对着自己的手心一划,然后将手心放到水晶棺上,鲜血抹开,在剔透的水晶上弥漫开。那血迹渗透开来,楚遇试着推了一推,但是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

楚遇似乎还想再试,江蓠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心疼的看着那伤口,道:“子修,可能没有用。别试了。”

她说着用刚才浸过药的帕子将他的伤口包扎起来。

楚遇却只是淡淡一笑,想要说话,但是眼角微微一瞥,却发现了水晶棺上的异样,那血弥漫开之后,渐渐的有隐约的线条露出来。

江蓠也转头一看,发现血迹竟然渗透进了水晶棺盖内,然后慢慢的晕染开,出现一朵朵鲜艳的红莲来,只是血迹到了后面也就淡了,勾画的红莲也淡了。

虽然这棺材打造的实在玲珑剔透,但是若就是这些莲花,对他们来说也算不得什么。这水晶棺材打不开,现在也没有办法,楚遇道:“我现在还不确定这人是不是我的母亲,虽然应该不是,但是我却有种极为亲近的感觉。现在我们先出去,这地方极其的隐秘,别人也进不来。等我派人在王都看一看我母亲的陵寝再说。”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江蓠心中所想也藏了起来,因为有了莫大的希望,所以要小心翼翼的守护起来,害怕有个万一的失望。

她的手恋恋不舍的在水晶棺上一过,然后对着楚遇点了点头。

这里虽然暂时的很安全,但是却并非长久的之计。

在这儿呆了这么一会儿,楚遇身上的衣服也干的差不多了,于是便开始找出去的道路,刚开始楚遇怀疑这里是有灵司,但是现在看来,这里却没有一点所谓的有灵司该有的样子。但是一个地方打造的如此精美并且隐秘,看来也一定有什么秘密。只不过这秘密肯定是关于东支的,他们对东支的了解并不多,所以也无法去判断。

两人在这个地方转了一圈,最终什么也没发现,只能往外面走去,好在刚才紧闭的石门虽然打开有些麻烦,但是出去倒也是容易,两人在周围看了看,便找到一个机关,一按,那门便打开了。

楚遇的时候,已经有隐约的天光透入,只是薄薄的一线,抬头一看也是离得极远,黑压压的。这样看来这个地方大概实在某个山腹之中,这薄薄的一线大概就是和他们掉下来的地缝一样。

两人出去,然后循着湖水外的那条河流往前,走了大概有两三里路的样子,然后又一个小小的壁缝,两个人都侧着身子,然后贴着那狭小的壁缝前行。

这条壁缝很长,黑漆漆的,行了很久,却忽然听到有流水溅落的声音,越走便越大声,到了后面,却明白这山壁的尽头必定是一条瀑布,然后落下来阻挡住这个小缝隙,不被人发现。

楚遇的眼睛一闪,然后转向江蓠,然后对着她指了指原地。

江蓠知道这是楚遇让她暂时在这里等着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

三个时辰一过,楚遇已经能动用内力,他慢慢的渡过去,靠近那水流处,然后从那飞珠溅玉的水流间一瞥。

孤城正站在湖中央的一块玉石上。

这湖极大,湖心一块突起的大石头,周围也延伸出无数的小石头,恍惚一看,竟然是按照最为高明的五行八卦的布局摆着的。澄澈的水面上浮着一朵朵红色的莲花,晨光之下半开半掩,几乎占据了整个湖面,莲叶也一张张的铺展在水中,碧玉之色。

这本来是极美的画面,但是却平白让人生出诡谲的感觉。一袭紫衣的孤城站在上面,周身三尺都融入这诡谲之中。

孤城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然后往楚遇这边一扫,几乎让他认为他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但是刹那间孤城便转开了自己的目光。

楚遇看着他蹲下来,那受伤的手腕放入水中。

本来平静的水面突然间起了微微的涟漪,楚遇清晰的看见本来澄澈的湖水变得幽深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飞快的往上冲,一重重的从地狱内挣扎出来,等着重见天日。

黑色迅速的往孤城伸入水中的手腕上靠近,黑云压城,滚滚而来。

然后,有什么东西突然从黑色中蹦出来,然后狠命的咬上孤城受伤的手腕。

楚遇的眼神微微一压。

眼前的画面对于他来说都显得过于的惊异,那些黑色的东西看不清楚,但唯一醒目的就是那些尖锐的牙齿,仿佛虚幻的一样,却实实在在的咬在了上面,甚至可以清晰的听见皮肉入骨的声音,血肉翻卷来,那些东西兴奋的啮着他,水面上的涟漪越来越多,整个湖面几乎都开始震荡起来,黑暗还在逐渐的加深,一波波的,仿佛永无休止。

孤城的手腕被那些东西啃噬着,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痛苦之色,眼神平静的看着自己的手腕,仿佛那根本不是自己的。

所谓十指连心,可对于他来说,这具身体也不过是个工具罢了。

楚遇实在太明白那样的眼神,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心境,恰如往日的自己。

孤城的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意,这笑意虚无缥缈的竟然是冷漠,他将自己的手提出来,那尖锐的牙齿依然狠狠的挂在他的手腕上,依稀都能看出鲜红的皮肉下的白骨。黑压压的东西却仿佛贪恋这样巨大的美味一样,狠狠的拽着不肯让他伸出来。

孤城的眼微微一压,然后将自己的手一提。

“嗤”的一声,皮肉被扯落了一块,那东西因为不肯松口而被带出了水面,然后“唧”的一声在空气中消失殆尽,只留下一点皮肉掉下去,然后那团黑暗滚滚冲上去,将那团皮肉撕咬的干干净净。

孤城的眼睛看了那一眼黑色,最终甩了甩手,慢慢的消失在湖中。

等到孤城离开之后,那团黑色忽然间退开,消失的无影无踪。

晨光照耀,静水澄澈,风送花香。

------题外话------

下午六点二更~

今天一定会凑齐一万字交上来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