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1章 棺中人

第十一章 棺中人

冰冷的水铺天盖地的灌来,江蓠只觉得身子往下压,脑袋都重了许多,便是会些水性,也被那越往下越刺骨的潭水冻得牙关发颤。

楚遇却只能将她紧紧地抱住。

那种极致的冷一过,不知道哪里来的旋流一过,两人被一卷,楚遇将她护在自己的胸口,过了一会儿,才发现眼前突然一亮,有白色的浪潮卷了过来,身子的压力也突然一轻,楚遇攀住旁边嶙峋的石头,然后稳住身子,冲出水面。

两人全身都是湿淋淋的,楚遇伸手捂住江蓠的手想要温暖她,但是连自己的手都是冷冰冰的。

江蓠反握住他的手,嘴角不由浮起淡淡的笑来:“子修,现在我没事。”

她说着将自己的目光往四处一看,不由微微的惊讶:“这是什么地方?”

楚遇这才抬起头来,却见有儿臂粗的古藤从旁边的石壁上垂落下来,放眼看去的平地上,全是萋萋的一排排曼陀罗花,每一朵都有碗般大小,开的极艳,有馥郁的香气一重重逼来。

江蓠闻着那香气,急忙道:“这曼陀罗花的毒性太强,我们必须先离开这个地方。”

楚遇点了点头,两人站了起来,四处打量。

他们出来的地方是一个小湖,湖水的那边接着一条河流,正源源不断的流向不知名的某地。

那边的小潭和这边的小湖想通,所以那边的水在充盈的时候会源源不断的转向这里,这样的话他们就发现那边的小潭在右源源不断的水供应的时候依然是那样的水平面。而刚才若非他们两个人相携着跳下来,那么他们也不会冲破水压被卷入这里来。

楚遇的目光一扫,最终嘴角浮起一丝莫名的笑意来:“阿蓠,因缘巧合,或许,我们进入了真正的有灵司。”

他说着和江蓠一起往东南方走去,楚遇从自己的怀里掏出“蓝鳞”,然后那蔚蓝的刀光轻轻一划,眼前一层层的儿臂粗的古藤便瞬间断裂的一干二净,噼噼啪啪的落满了地面。

随着这些古藤的断裂,古藤遮盖下的一道紧闭的石门也露了出来,石门上刻满了曼陀罗花的花纹,一丝丝妖艳的缠绕着枝蔓,便是些简简单单的图画,也让人有种神魂颠倒的感觉。而在石门紧闭的缝间,有暗黑色的痕迹在上面涂抹出神秘的字迹,带着某种禁忌的色彩。

江蓠的手在那个暗黑色的痕迹上一抹,道:“这是血,大概已经有十几年了。”

楚遇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石门上三个奇怪的字符道:“这是东支国的古字,到了三百年前,就只有祭司才能用。”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伸手绞着自己的衣服,水湿哒哒的落了一地。

楚遇见了,将蓝鳞往门缝中一插,但是这锋利的蓝鳞却仿佛蚍蜉撼树,仅仅没入门缝中一个尾巴,便再也动不了半分。要知道这柄蓝鳞断金削玉,但这只是一层普通至极的石头也插不进去,简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楚遇干脆想将蓝鳞给拔出来,但是那柄蓝鳞却仿佛被什么死死地咬住了一样,就算他没有用武力,可是也不至于将这个才没入一个小小尖的匕首抽不出来。

“怎么了?”江蓠见了也觉得不对劲。

楚遇的舒朗的长眉微微一闪,干脆将自己的手抵在那门上,想要借力拔出,可是当他将自己的手抵在门上的那一刻开始,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楚遇的手上还有刚才反噬之后的伤口,他的伤口挨在门缝上,那已经闭合的伤口被一股力量撑开,鲜血突然向着那门缝中涌了进去。

那门缝,竟然在吸楚遇的血?!

江蓠见了,吃了一惊,急忙道:“子修!”

她伸手想要将楚遇的手拉下来,但是楚遇的手却仿佛黏在了上面一样,无论如何都撼动不了半分。

楚遇伸手按住江蓠的手,轻声道:“阿蓠,别慌。”

他说着面色无波的一用力,手顿时“嗤”的一声于那扇石门相离,而他的手刚刚一动,“叮”的一声,蓝鳞就自动从门缝中落了下来。

楚遇伸手捡起那把匕首,连他的心中,也伸出疑惑不解,难道自己的血竟然是打开石门的“钥匙”?

楚遇看了那石门一眼,然后,轻轻一推,一团明亮瞬间刺来。

刚才紧闭的石门突然间“刷”的打开,这扇石门之后的两米距离外,竟然还耸立着一扇巨大的门,这扇门竟然是用整块的黄金劈成,一直插入高处,看样子竟然有近十米之高,而在门上面,竟然还镶嵌着一块有一块鸽卵大小的各色宝石,一瞬间光华轮转,竟然让人有些睁不开眼睛。

两人相对一看,然后走了进去,江蓠一走进去,便感觉到自己的脚底微微一松,然后,“咔嚓”一声,身后的那道石门瞬间合上。

江蓠知道刚才自己一进来便触动了机关,令门关上了,但是到了现在,两人也只能向前。

那扇黄金大门一推就开了,有风随着一卷,将整座门内的火光摇得微微一颤。

一瞬家江蓠几乎以为有人,若是没人怎么会有火光?

两人走了进去,地面是用玉石打造的地面,但是踩在上面才发现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看样子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了。

楚遇倒是没在意这些,眼睛四处打量,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他道:“阿蓠,你等等。”

江蓠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但是还是点了点头,楚遇的身影闪向旁边的侧殿,江蓠走向那些火光,细细的打量起来。

这地方已经很多年没有来过了,这些烛火又是如何这样长久的燃烧的呢?

她的手碰上那些烛台,才发现那些蜡烛的中间竟然是中空的,而蜡烛里面,荡漾着琥珀色的桐油,而且这些桐油,都是很新鲜的。

新鲜的桐油?难道还有人来,可是这里一点也不像是有人来过的痕迹啊。

江蓠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很奇怪的是那些烛台全部挨在地面,却没有悬浮在半空的,而墙壁上全部都是以夜明珠照明,那夜明珠淡淡的光辉随着切割的宝石表面流转,闪射出千万种光彩来。

楚遇没有来,她就站在原地四处看看。

这里面其实和王宫的内部差不多,看来这里是仿造东支国的皇宫来建造的,这算什么?另一个地底宫殿?

她正在这里有头没脑的想着,楚遇却走了出来,然后道:“阿蓠,那边有一个房间,你去换换衣服。”

江蓠却没有料到刚才他只是去找衣服去了,他的手伸过来握着她,她却感到他的手比她的手更加的冷,楚遇似乎握着她的手才发觉过来,不由松开他的手,他的手微微移开便被江蓠反握。

他的心里不由微微一荡,侧目看着她,那眉目如许温柔,仿佛连自己嘴角忍不住浮起的笑意也跟着温柔起来。

约莫才有了点圆满的味道。

穿过旁边,就是一间小屋子,里面的摆设都是家常简单的,铺设的也毫不华丽,和外面一路走来的风格竟然完全的不同。一个箱子打开,里面竟然是各种材质的衣服,楚遇已经选好了一叠放到穿透,对着她道:“你先试一试,我去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江蓠点了点头。

楚遇转身出门,江蓠看着旁边有一个床,便移了过去,伸手在**一抹,才发现上面竟然没有一丝的灰尘,她抬头看去,才发现上面竟然隔了一层东西,怪不得没有尘埃掉下来。

她伸手拿过那些衣物,一层一层的叠着,甚至连抹胸都有,她总觉得拿着那贴身的衣物有些没着落,这世间竟然还有一个人知道自己那些极小的私密,这是一种很奇怪却又有几分甜蜜的感觉。

她将自己的身子擦干,然后将衣服穿好站起来,找了找,却发现没有任何的男人的衣服,有的只是几件小孩的服装,有中院那边的式样,也有东支国这边的式样,看样子是位母亲。可是,楚遇不是说这里是有灵司吗,怎么会处处都是一个女人的痕迹?

那些小孩的衣物用细密的针线缝了,小孩的肚兜上还有精致的花样,看样子是花了很多心思的。

江蓠看着那些小孩的衣服,然后伸手拿了起来,她的目光一转,才发现衣服下面是一片布帛,江蓠拿了起来,上面还有鲜血抹成的字迹:若要所弃,死者已矣,生者亦已矣,哀乎,痛乎,无可奈何乎。

那字迹开始还是平稳,到了最后竟然就是颤抖的模糊不清了,后面似乎还写了什么,但是却被点点斑斑的血珠子一浇,再也看不清楚。

她看了之后就将这帕子放下,毕竟过了这么久,也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楚遇却还没有回来,江蓠干脆出门去找他,转了七八个地方,最终在一个黑漆漆的房间内找到,房间里面竟然都是水,而在水的中央,停放着一个水晶棺材,而楚遇正站在那棺材前面,一双眼睛深深的看着那棺中的人,却似乎有种难以理解的错觉。

------题外话------

唔,脑袋晕乎乎的,只敲了这么多点。

明天争取多更点~明天第一更在中午十二点左右~

谢谢水如斯妹纸的一张月票,hewelg8922和anniel妹子的钻石,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