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0章 别有洞天

第十章 别有洞天

黑夜里她的气息轻轻的浮动,楚遇笑了笑,安慰道:“阿蓠,我没事的。”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含着淡淡的温柔的笑意,如清风一般的拂过。

江蓠轻轻的松开他,移到他的身后,手指放到他的衣服上,看着他身上的那件衣服,第一次有种下不去手的感觉,过了片刻,她才将刚才楚遇扯松的衣物褪下来。

就着手中的火折子,江蓠几乎要忍不住落下泪来,他的身体几乎已经没有任何称得上完整的地方了,只有纵横的伤痕一路路的散开,她几乎想象不出到底是怎样的伤害才能产生如此恐怖的伤口,她的目光移往他的肩头,却发现肩胛骨处竟然有些微狰狞的突起,她的脑海瞬间一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处伤口不像是他其他的伤口一样,而且还已经结了疤,看样子却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了,根据这样的伤口她几乎可以推测的出来,当年必定有什么尖锐的东西穿插而过,并且长年累月的停驻在体内才会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可是,平时他拥抱着她睡觉,她感觉到的却是平滑的,为何现在是这个模样?!

这样的痛楚,当年的他是怎样过来的,那时候,他才多大?

她的手放上去,轻轻的触碰那个伤口,以为自己小心翼翼,却不知道自己的指尖已经完全的颤抖。

楚遇感受到她的颤抖,闭上眼,反手过去轻轻的抓住她的手,道:“阿蓠,都过去了。”

过去了,阿蓠,那些东西所给他的不是皮肉伤的痛苦,而是在那样长久的黑暗中可以压制的灵魂的绝望,那于我而言,反倒是幸事。

他感受到身体内一股股奔涌上来的浪潮,他竟然没有想到,上次种下的噬骨血虫和那武功的反噬竟然如此的厉害,他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那涌上来的剧烈的痛感却让他的神经有片刻的麻痹,他忍了忍,轻声道:“阿蓠,别看了。”

他说着身子突然一僵,江蓠将自己的唇贴上了他的伤口,一滴滚烫的泪水落到他的肩上。

“子修……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遇上你。”

如果我早点遇上你,我就能有完全的把握医好你,再也不要让你受这么多的痛苦。

楚遇顿了半晌,却最终伸出手指抹过那滴泪,然后轻轻的放到自己的唇边,吮落。

阿蓠,我们,其实在很久之前就遇上了。

他慢慢的转头,伸手轻轻的擦过她有些湿润的眼角,叹息道:“阿蓠,别哭,你一哭我就完全没办法。我真的觉得还好。”

江蓠看着他如此迫切的安慰自己,最终挤出一丝笑意来,点了点头。

她退开,然后看着他身上的伤口,拼命的抑制住自己心里的痛意和颤抖来,她取出自己的珠钗来,钗子里的药粉已经不多了,她将药粉包裹在一张干净的帕子里,就着旁边的冷水完全的浸湿之后,这才轻轻的擦上他的伤口,这些药粉只有些微的止血功效,也不知道有没有更多的用处。

她细心的将那些伤口擦完之后,然后才转到楚遇的面前。

她现在没有任何的药物,这里除了水就是黑暗,她也只能用这样最简单的方法。

楚遇靠在旁边,对着她微微一笑:“阿蓠,好多了。”

江蓠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知道,这点点根本就是饮鸩止渴,除了心理安慰而外根本对他本身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她的目光落到他的额头,却看见那里渗出细微的汗珠。

如果他能够,他绝对不会在她的面前露出丝毫的弱势,但是现在,他却已经控制不住了。

江蓠心如刀割,然后紧紧的抱住他:“子修,不要忍着。”

楚遇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的手在她看不清的地方绷紧,伤痕下面泛起一股股青筋,最终,他突然用力的将江蓠抱紧,仿佛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

江蓠被勒得微微一痛,但是下一秒楚遇颤抖着松开她,微微有些喘息的道:“阿蓠,你先离开好不好。”

江蓠的手挨着他的背脊,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体内那股强大的四处乱撞的力量,在那样的力量下,他极有可能失控。

他害怕失控的自己会错手伤了她,他赌不起这个万一。

江蓠却将他抱得更紧,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冰冷的身体,她道:“子修,我是你的妻子,我想做任何的事情都和你分享。不仅仅是我的快乐,还有我的痛苦。”

她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温暖的唇贴着他的脸颊。

过了一会儿,楚遇突然伸手将她一拉,江蓠面对面看着他,只见他额头上的冷汗顺着他的发际一滴滴滚落,他的气息一乱,深邃的双眸仿佛席卷着莫名的光,他伸手将她带到自己的腿上坐着,然后捧着她的脸,薄唇微微的开合,声音微微的压抑:“阿蓠……”

吐出这两个字,他突然吻了过来,就想翻卷的浪水一样瞬间袭来。他急切地,却也是温柔的,他的手放下扣住她的腰,几乎要将她折断在自己的怀里,这是他的掌中花,他的手中月,他希望用最温暖的方式去呵护,哪怕是自己的双手满身血腥。

江蓠觉得自己是浅滩里的鱼,在他的吻中载浮载沉,她的手不由的抱住他的脖子,可以感受到他微微颤抖的身子,汗水从里面抖落出来,然后再次蒸发在黑夜里。

楚遇的身子紧绷着,那亲吻沿着她的下颌往下,手慢慢的上移,抚摸她柔腻的脖子,手却从衣领处微微一探,将她的衣服微微一扯。

“叮”的一声极小的声响,衣领处的玛瑙纽扣被扯着轻轻的往旁边蹦去,弹在山壁上有清晰的声响,但是两个人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楚遇的手指顺着一拨,唇跟着落到她玉白却微微单薄的肩头,黑暗中依稀有夺人的光亮,她优美的锁骨浅浅一扶,他的汗水滴落,滚到那里去,微微一滑。

江蓠觉得乱了,可是这乱却身不由己,甘心沉溺在这样的乱里面。

楚遇的手挨着她腰间温暖的肌肤,手中的薄茧微微一贴,最后轻轻的咬上她的肩膀,死死的压抑着。

他的汗水汹涌的滚落,剧烈的喘息,最后抱着她仰靠在山壁上。

江蓠摸着感受到那股强大的气息已经在这个时间内得到了平息,心里也不由的安稳下来,如释重负的喊了一声:“子修。”

剧痛之后他的身子微微的有些脱力,但是一会儿便恢复了七七八八,他的掌心还腻在那片柔嫩上,纤细的弧度一扣即合,竟然是如此的不舍。他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体上,微微垂下双眸,过了一会儿,方才将手从她的细腰上伸出来,轻轻的挨着她微微烫着的脸,轻轻的摩挲着。

过了半晌,楚遇才伸出手,然后将她散开的衣襟拉紧,迷乱之中的错位,让他几乎就要忍不住,这是他爱着的女子,他却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留下一丁点的遗憾来。

楚遇将她轻轻的抱在自己的怀里,道:“阿蓠,我现在大概三个时辰内动不得武功,等天亮了之后我们再离开。”

江蓠靠在他的胸口,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太累了,趁着这个时间正好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他们相互拥抱着,合上眼睛休息。

就在江蓠迷迷糊糊的时候,楚遇将她一摇,江蓠也猛地睁开了眼睛。

是的,她闻到了那本来已经渐渐消失的合欢花香。

两人站起来,楚遇将自己的衣服捡起来披着,两人警惕着。

江蓠只希望是刚才那些人在地缝上面,但是心底里却明白这是不太可能的,而此时,不远处突然传来清晰的落水声。

他们已经下了这个地缝找人了。

可惜现在确实不是一个好时候,楚遇的身体三个时辰内根本动不得武功,只要被那些人遇上,几乎就是死路了。

楚遇轻轻的握着她的手,然后指了指旁边小小的暗河。

江蓠顿时明了,然后点了点头。

这暗河既然是流动的,那么就一定会有延伸的方向,现在他们只有寄希望于这条暗河前行,来躲避这些人的追踪。

江蓠伸手从地上捡起刚才迷乱时候熄灭的火折子,这时候想要躲避就不能留下一丁点的痕迹来。

两人尽量将脚步放轻松,然后沿着小小的暗河前行,幸好这山洞里面也算是九曲回肠,所以尽管江蓠听到了那些人的脚步声,但是好在他们也没能立即的找到。

越到这个时候越要放轻松。

暗河开始的时候都是很小的一股,沿着错综复杂的山洞蜿蜒,越走,两人却发现这些山洞很是奇怪,就好像是人专门设置的一样,并非自然形成的。

走了大概两百米左右,小暗河汇入一个更大的暗河之中,而此时,两人也听见了很明显的水声,听起来便是十分的湍急,两人向着水声靠近,只看到这里形成了落差近五米的小瀑布。

江蓠看着那冲下去的水流,眼底微微的沉思,这水不对劲。

这瀑布有五米的冲击力,但是冲下去的水花却不那么大,而且,更重要的是,水流到下面便积成一个小小单独的小水潭。

这些水流到了哪里去?

江蓠的心念一动,突然想了起来,她还来不及对楚遇说出自己心底里的解释,那边却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她向楚遇看了一眼,然后指了指下面。

楚遇看了看,然后伸手将她一揽,往下一跳,没入潭水中。

------题外话------

今天去考试,暂时更这么多了~如果吹能在下午五点之前回来,那么今天还有一更~抱歉。

谢谢以下美丽的姑娘们的支持,谢谢~

hewelg8922滴一张大月票和火辣辣的评价票

暖化他的一张大月票

liu907098 的两张大月票和两张厚重的评价票~

anniel的2朵鲜花

winter4869 的5朵鲜花

疯疯癫癫的钕人为你而癫的5朵鲜花

(ps:考试求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