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9章 情深如此

第九章 情深如此

江蓠的手心勒着长弓的弦,微微的扯出一个绷紧的弧度,恰如她此刻的心情。

她飞奔着往回,脑袋里却丛生出千重的乱意。

楚遇的武功究竟如何她从不清楚,但是从刚才和孤城的对战来看,绝对没有落于下风,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制住孤城之后,完全有能力带着她们支撑到楼西月来,可是他却选择了一个人独自应战,他到底是什么心思?灌木丛一路飞速的滑过,一片红光突然闯入她的眼角,江蓠抬起眼来,只见刚才他们出来的那个山壁周围,竟然一圈的火光!

那是多少人的围攻?!

江蓠顿时明白。

她的目光沉了下去,然后继续向前。

她靠近,却发现那些火光只是零散的插在地面的火把,但是极多,她的目光逡巡而去,看到一个个映在地面的脚印。

刚才,刚才这里一定有人围攻,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都不在了?

江蓠顺手从地面抽出一支火把想要就着这火光细看,却在抽出的时候陡然一惊,这火把抽出的地方竟然渗出了丝丝的血迹。

她的心一跳,但是瞬间平静了下来,幸好不是人血,这是动物的血。

她想起这次的祭祀是以动物的血为主,大概这真正祭祀的场地就在这附近。而按照她在第一个地方遇见孤城的经验来看,孤城一个人位于中心,而其他的人在其他的地方,刚才肯定是孤城一个人在这附近,然后听到了响声过来,遇见了绣夷。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在楚遇和孤城对战的时候来的,还是他们消失之后来的,如果是前者,那么楚遇现在情况必定很危险。

她的目光四处一看,看见那些脚印从东边的方向延伸,然后对着身边的人道:“跟我一同前往这边。”

六个人向着东面走去,刚开始的时候还好些,但是越走,就越来越感到一种令人心悸的感觉。

这样的深林里,就算因为靠近王宫被孤城清除了危险的兽类,但是却不至于现在这个模样,刚才他们西南方向行走的时候还能听到虫鸣和鸟惊飞扑腾翅膀的声音,但是现在,这里没有一点的声音。

这不正常。

江蓠停下了脚步,然后仔仔细细的一闻,然后猛地睁开眼睛,道:“走那边去看看。”

血腥味,很淡很淡,但是却极其深刻的血腥味。

仿佛心里压着一块基石,他们的心都不由得提了起来,慢慢的往东边行走。

血腥味越来越浓,他们终于停下了脚步。

将手中的火把举着一看,便是那些手里不知道染过多少鲜血的人都觉得触目惊心,他们杀人快而准,都是一刀毙命,但是万万没有折磨的意思。但是眼前的那些七零八落的尸体,实在让人觉得太过血腥。

江蓠却皱了皱眉,道:“这是那些东支的人,被野兽撕咬的。你们看那边有个掌印,那是狼掌,看来是野狼,但是这掌印很大,可以算出这头野狼很是庞大,这些人必定是被这只野狼咬死的,我们要小心些。”

那些人点了点头。

江蓠突然想了起来,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木瑰来,道:“将这个拿着抹在箭矢上。”

众人接过,然后按着江蓠的样子将这些像木耳一样的东西擦过箭矢。

大家正在动作着,不知道哪里传来一声兽的吼声,江蓠的手一顿,立马道:“走!”

江蓠飞奔向那声音来源处,才发现那声音来源于山谷,她站在上面,往下看去,只看到一只只绿眼在黑暗中燃烧着,那些野兽低低的吼着,却凝滞不前,将两个人围在里面。

那两个人不是楚遇和孤城又是谁?

后面的人跟上来,看见眼前的这个状况,全部都吃了一惊,这山谷极大,但是却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野狼的绿眼,看起来恐怕有上千只的野狼!

而那些狼显然已经被楚遇和孤城二人斩杀了不少,所以那些凶悍的狼群才会再三犹豫,而现在,那些狼在僵持了一会儿之后,再次发动进攻!

狼群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极其的团结,并且具有极大的报复心,只要杀了他们的同伴,哪怕最后只剩下一头狼,也会战斗到底,不死不休大概就是说的它们。

江蓠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山谷中的两道身影,只见那两道身影相伴而行,刀光剑影自袖底挥出,纵横无匹的挥下去!

发动攻击的狼群身首相离,鲜血热辣辣的溅出来,沉闷的摔在地地面,而后面的狼群却踩着同伴的尸体再次扑上来。

这么多的狼,就算他们武功无双,可是又怎能杀得完,况且,楚遇的身上还受了重伤!

必须让他们先逃离这个山谷才有机会!

江蓠的目光四转,然后落到了身后的一个人拿着的火把上,刚才因为剧烈奔跑,火把已经被风吹灭了,此时正冒着一缕缕青烟。

火!对了,狼怕火!

江蓠迅速吩咐道:“你们刚才还有多少支箭没有涂上我给的东西?”

这些人都是心思细腻的,否则也不会被派来执行任务,刚才那个紧张的时刻,他们依然保持了高度的警惕性,将涂抹过的箭羽拿在了手里,而没有涂抹过的放在箭筒里。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道:“你们这里大概有三十五支箭,现在,你们去找点易燃的树枝捆在箭上,待会儿你们沿着这个大山谷四周站好,待会儿只要等我开弓,然后我喊‘射’的时候,你们就紧紧的随着,我知道你们的箭术都不凡,所以这次不能失败。将火箭围绕中间的两个人影围成一个圈。”

“是!”

众人按照吩咐做好箭矢,然后飞快的沿着山谷的四周站好。

江蓠将手中的箭矢一拉,将箭羽点燃,然后微微一勾,抹上去,一抬,一松!

“咻”的一声,长箭似流光,戳破这暗黑的夜!

在她的那抹火光射出去之后,远处山谷里的楚遇突然抬眼看来,江蓠和他的目光轻轻一触,心里却生出万般的柔情来。

子修,你看,我在这里。

“射!”

远远近近也跟着射出了一排排的箭矢!

“刷!”

那些火光在瞬间逼近成一个圈,然后“嘙”的一声没入地底,熊熊的燃烧起来。

狼群突然发出一声急吼,然后在飞速的逃离这样的火圈,退到外面。

这下场上的视野显得更加的清楚,江蓠看了更急的心惊,地面是狼群的尸体远远近近的铺展着,已经死了这么多,现在都竟然还有这么多。她的目光一转,才发现不对劲,只见远处黑暗的山谷缝隙里,竟然还有源源不断的野狼在凑近。

怎么回事?!

如果照这样下去,这些狼群根本就是在进行车轮战,只等着他们的体力消耗殆尽,然后就将两人撕成碎片。而此时,那些狼群也由刚才火光刚刚没入时候的惴惴不安变得安静下来,然后退后几步,干脆全部坐在了地上等着。

但是它们的目光依然凶悍。

江蓠的心里不由微微的担心。

而此刻,楚遇却在那里对她投放让她安心的眼神,然后转向孤城,道:“准备好没有?”

孤城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血迹,眼底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痕迹,却最终点了点头。

两人同时出手,然后将插在地上还在燃烧的箭羽抽出来,然后飞快的一扫,将身边的那些狼迫的往后一退,然后借着这火扫开的痕迹飞快的往前冲去。

江蓠顿时知道了他们的心思,他们是想在这把火没有熄灭之前,靠着这把火冲出重围。江蓠对着那五个人喊道:“继续放火,为他们护着!”

手中的箭矢每一支都显得弥足珍贵起来,那些人听了,立马照着吩咐去做。

刀光斩!剑痕飞!

两个人配合的宛如一体,飞速的斩落一地的狼尸。

而那五个人也向他们射出火箭,两人顺手接过,继续在那些嚎叫着挣扎着想要上前的狼群里杀出一条血路。

江蓠看着,手中的弓箭捏的紧紧的。

就在他们立马就要到了山谷边的时候,异变突起!

刚才那些对火把还退避三舍的狼群,突然像发了疯一样的涌上去,然后不管不顾的做出撕咬的姿势来,而且攻击的力度更加的凶狠。

一群接着一群的往上扑,只等着堵住那些刀眼剑波,然后一把冲上去。

怎么回事,这些狼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江蓠想了想,再次将目光四处看去。

突然,一个雪白的身影撞入她的眼帘!

好大的一只狼!

那只雪白的狼身后几米处跟着几只黑色的狼,它们一同隐藏在那边山壁的一块石头后面,而此时,那只狼站在石头上,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吼叫!

这一声直直的刺穿山谷,然后,那些狼群再次齐齐的发出一声吼叫,然后竖起了自己的短毛,发疯一样的奔上来。

那是,狼王。

只有将那只狼王制住,才有可能完全的打破这样危险的境地。

江蓠想了想,然后看了一眼下面的楚遇,再次搭起了弓箭。

火箭依然在。

她对准那只威风凛凛的狼王,然后,射了出去。

火光穿透而去,映出那只雪狼幽绿的瞳孔,但是,那只狼的眼睛依然是平静的,它竟然无所畏惧?!

眼看江蓠的箭矢就要刺破它的身体,那只雪狼的身子飞快的一闪,然后那支箭就直直的穿过它,射到了旁边的一只狼的身体里。

雪狼的身子在寒夜中威风凛凛的站着,在扫了一眼山谷中的楚遇和孤城之后,然后突然跃起,几个起落已经从石头上越到了山谷之上,往江蓠这边飞速的奔来!

江蓠看着它逼近,然后再次拿出了箭羽,这回,她出三支箭。

既然刚才的火箭对它没有用,那么现在只要有一支箭上带着木瑰刺破它的身体,那就可以了。

那三支箭飞快的向前,稳准狠!

但饶是这样,那只雪狼的身子灵活到不可思议,竟然飞快的往旁边的树林中一躲,绕过那三支钉在树木上的箭矢,再次向江蓠攻来。

江蓠的手中只剩下五支箭。

楚遇的目光一瞟,看见那一只凶猛的白狼往江蓠那边奔去,眼睛微微一缩,他根本顾不得自己身在狼群之中,就想冲上去!

孤城一把抓住他,一掌拍死一只上来扯他衣角的狼,道:“等等。”

楚遇对着旁边山壁顶上的人道:“丢一把弓下来!”

“是!”

黑暗中的人立马扔下了自己手中的弓箭,对他们来说,楚遇的话就是绝对的不容反抗的命令!

他迅速的拉弓,然后抬起了箭矢。

他抬起手的时候,孤城这才看清楚,有鲜血沿着他黑色的衣服慢慢的滴落,刚才他闻到血腥味不过是以为狼群的,但是现在看来,恐怕不仅仅是狼尸体的,还有旁边这人的。

他护住楚遇,斩杀想要近身的狼群,借着快要熄灭的火光往他的脖颈处一看,才看见竟然有某种撕裂的痕迹,有细微的血丝正慢慢的渗透出来。这是,传说中那个上古禁术的反噬?!呵,到了这样的时候他竟然还能如此风轻云淡的支撑,倒是让他也大开眼界。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江蓠看着那逼近的雪狼,最后干脆闭上了眼睛,然后从后背抽出一支箭来,搭在了弓弦上。

她的耳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灵敏起来,她甚至能够感受到那只狼带起的风声,这风声在脑海里一过,然后形成一个极其清楚的画面,那只雪狼奔跑的模样在脑海里形成,她甚至都可以根据它的肌体然后推断出它下一秒将要奔跑的方向。

对!就是这样!

箭羽的速度是多少,那么这只雪狼奔跑的速度是多少,怎样才能在它奔跑的时候截断它前行的路,都清清楚楚。

江蓠再次轻松的将箭羽一松。

睁眼。

“咻!”“咻!”

两支箭从不同的方向同时没入雪狼的尸体,那只雪狼疾奔的身子就那样轰然倒下,然后僵住,再也无法动弹。

江蓠的目光看向那边的楚遇,然后,相对一笑。

狼王一死,江蓠走过去,拉动它的尸体将它甩入了下面的山谷中。

“砰”的一声响,周围的狼群仿佛都被震住了,然后飞快的转过自己的头,在看清楚是自己的首领之后,全部围了上去。

趁着这个机会,楚遇和孤城两个人飞快的前行,然后攀住山壁上的突起,迅速的奔上去。

到了山谷之上,楚遇立马看见刚才在雪狼背后的那几只黑狼奔向江蓠,显然是为报仇而来。楚遇手中墨绿色的飞刀一斩,瞬间将他们切为两段。

江蓠走了过来,楚遇轻声道:“阿蓠,我身上全是狼血,不要挨着我。”

江蓠抑制住自己微微发哑的嗓音,然后点了点头。

这一点一分她如何看不清楚?

而此时,孤城催道:“快走!狼群围攻上来了!”

那些被杀了首领的狼,在哀祭完他们的王之后,迅速的抖擞起精神,慢慢从山谷的那边冲来。

楚遇带着江蓠,后面的五个人已经围了上来,众人一看,然后开始逃离。

刚才被狼群围攻也只是意外,这回大家的脚程加快,狼也没有追上来,于是飞快的前行,然后将狼群甩在了后面。

等到众人停下来之后,却发现早已经在丛林深处,却不知道在哪儿,根本无从辨别方位。

这一脱离危险,顿时的气氛瞬间一变,楚遇一把将江蓠推出去,吩咐道:“带着王妃先走。”

孤城目色冷寒,手中还滴着鲜血的长剑猛然对着刺了过来。

楚遇的手一动,墨绿色的飞刀已经迎了上去。

刚才他们是伙伴,但是现在,他们依然是对手!

那五个人想要按着楚遇的话护送,江蓠却一眼扫来,道:“我既然来了,就绝对不会离开。你们前去帮忙。”

那五个人面面相觑,看着江蓠那微微锋利的双眼竟然出不了手。对于王妃,他们也没有办法采取强硬的手段。

而这个时候,有隐约的火光传来,紧接着还有细微的人声,等到那些人稍微近了之后,他们才看清楚来的是东支的人。

一定是刚才狼的吼叫引来的!

江蓠对着那五个人冷声喝道:“去阻止那些人!”

她的目光看向楚遇,现在楚遇虽然依然支撑着,但是她已经看得出来他的动作根本不似原来的行云流水。

那些人见了,然后迅速的做出判断,向那些火光处的东支国人奔去。

江蓠看着,再次从自己的手中抽出一支箭羽,然后对着微微一动,对着孤城射出了箭。

孤城的手一挥,飞快的握住箭羽,楚遇趁机攻击,江蓠再次紧紧的射出一支箭!

“咻!”

孤城的眼底厉芒一闪,“叮”的一声刀剑相击,然后飞速一退,江蓠射出的箭在他的身边擦过,他飞速一闪。

楚遇见了,趁着他一退的时候,转身过来将江蓠往自己的怀中一揽,然后迅速的飞往山林的更深处。

孤城一见,立马追了过来。

绣夷还在他们手中,他只能依靠他们来将绣夷给逼回来,否则会麻烦很多,而他现在,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了。

江蓠的手轻轻的握住他的内衫,紫袍给她之后他就只穿了一件内衫,这衣服是黑色的,而现在,依然是黑色,但是却濡湿了一大片,江蓠将耳朵贴在他的心口,却发现那心跳依然沉稳。她的眼底不由的起了酸涩之意,然而这酸涩之意外还有丝丝的甜,这是楚遇,这是楚子修,这是她的,夫君。

她将自己撑出来,然后将手中剩下的唯一一支箭交到他的手底,道:“子修,这箭羽上面涂了东西,只要让这箭羽擦破他就可以了。”

楚遇一听,然后带着她停下,迅速的拉开弓箭,他停了停,然后目光一闪,松开箭羽。

那支箭射了出去,孤城的眼底幽深,一挥手,那支本来射向他心口的箭羽微微的一偏,然后擦着他的手腕过去,没入了后面的树木之中。

孤城的眼底毫不在意,紫袖一挥,脸色却微微一变。

江蓠顿时一松,刚才楚遇的本意本来就不是他的心口,他知道在他射出那一箭之后,孤城必定会阻挡,而他的那支箭的用意就在他阻挡的时候箭矢擦过他的手腕。

他的手腕上,是伤口,伤口上还有血。

这药虽然厉害,但是对于孤城这样的高手来说持续的时间依然有限,楚遇的目光一闪,看见有隐约的更多的火光延伸到这边,于是暂且放下了想要一刀将这个男子杀死的念头,或者更重要的是,他心底还远远舍不得杀死这个同类,而且冥冥中他们或有关联。

这是他第一次给自己留下退路。

楚遇带着江蓠,然后飞快的往深林的更深处前进。

行了小半个时辰的模样,楚遇的脚步突然一停,他轻轻的将江蓠放下,眼睛微微一闪。

江蓠也感受到了不同,因为,她闻到了那股香气,合欢花香。

现在这个模样,楚遇的身子的伤不知道有多重,但是却还要遇到这样的危险。

楚遇的目光往四处一看,江蓠也开始打量起来,她忍不住迈开了脚步,刚刚走了几步,脚下瞬间一空,身子突然往旁边倒去!

倒下的瞬间她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地缝!

楚遇一见,根本来不及多想,纵身上前,跟着跳了下去。

他极快的伸手将江蓠一拉,将江蓠抱到他的身体里护着,轻轻的在她的耳边道:“不怕。”

这哄小孩子的口气……

江蓠想要笑,却笑不出来,她的手圈着他的腰,已经感觉到他的身子微微的紧绷,手靠着的地方越来约湿,他不想让她知道,让她担心,可焉知她也会以另外的方式成全?

楚遇一手抱着她,一边将自己的另一只手嵌入旁边的山壁之中,两个人像是壁虎一样的挂着。

江蓠闻到合欢花香更加浓郁了起来,然后过了一会儿,有声音在上面传出来:“我们追踪在这儿为什么没有人?”

“再搜搜看看。”

那些合欢花香忽而淡了许多,江蓠心想没料到这一摔当真也是有用的。

楚遇低头,想要看一下这地缝下的状况,但是这一次,以他的目力,竟然只看到一片漆黑。他的身体已经容不得他去冒险,因为他还在计算着自己能够支撑的时间。

他终于将手一松,然后随着黑暗坠落。

这大概是百米的落地距离,江蓠只听到水声溅起来的声音,然后双腿就插入了水中,踏在了实地上。

江蓠从自己的怀里掏出刚才点火用的火折子,一吹,然后将火吹燃。

楚遇却一伸手将火熄灭,低低的道:“上面可能看得见。”

江蓠点了点头,刚才她只是想试一下此处的空气如何,毕竟是个封闭的地方,但是火光一燃她就知道这里的空气还好。

楚遇将她拦腰一抱,然后上了岸。

楚遇的目光能在黑暗中视物,江蓠的目力也在提升,她隐隐约约觉得这地缝下面仿佛别有洞天,竟然还有一个山洞,楚遇抱着她进入,竟然发现这山洞中还放着一张石床。

他轻轻的将江蓠放在了上面,然后弯下腰,伸手褪下她的鞋子,刚才在水里面她的鞋子已经打湿了,楚遇将鞋子放在一边,然后伸手暖着她的脚,轻轻的问道:“阿蓠,你冷不冷。我去给你找点柴火来。”

江蓠轻轻的“嗯”了一声。

楚遇等着她的脚暖和了以后,然后站了起来,道:“在这儿等着。”

说完转了出去。

等到楚遇的身影消失之后,才默默收回了脚,等了一会儿,方才将湿了的鞋子再次穿回自己的脚,然后将手中的火折子吹燃。

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地面一直延伸出的点点血迹。

刚才他不要自己点火,或者更大的顾忌在于害怕自己看到。

她走了出去,然后顺着山洞的链接处转到另外的一个山洞,转了半晌,终于停下了脚步。

山洞里一条小小的暗河流过,楚遇靠在山洞上,正解了半边的衣衫,用冰冷的水冲过自己身上的血迹,见了他来,急忙的将自己的衣服拉起来。

尽管他的动作极快,江蓠却已经纳入眼底。

她走上去,跪在他的面前,伸手去拉他的衣服。

“阿蓠……”楚遇叹息了一声,有些无奈的想要捂住她的眼,“有些吓人,别看。”

阿蓠的嘴唇动了动,低低的开口:“子修,让我看看。”

楚遇的手顿了半晌,最终放了下来。

江蓠将他的衣服拉下来,那半边还好,这半边有些血液已经凝固,粘在衣服上,和血肉混合,江蓠觉得自己的手颤抖着,听到那微微拉扯的声音便无论如何的也动作不下去,仿佛心也跟着撕裂了一样。

楚遇一见,笑道:“阿蓠,我不痛的,真的。”

他像小孩子一样的哄着她,然后一下子将自己的衣服一扯。

她微微的俯颤抖,忽而俯身上去,伸手将他紧紧的抱住,道:“子修。”

却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

------题外话------

谢谢~

哈哈,突然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到了这儿尽然只剩下这两个字~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