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7章 一个疯子

第十七章 一个疯子(二更)

风声从耳边滑过,那人搂着她往黑夜里面飞速的倒退,高高的树木身边擦过,江蓠只感到那人的头发在风中扫来,冰凉的打在她的脸上。

江蓠心中还在判断着这个人的身份,按照这趟旅途来看,这个人可能是一路尾随而来的。楚遇的暗卫绝非一般人,能轻而易举的抵挡住他们的搜索,足可说明此人武功之高。而现在,从刚才的那一句话来看,他说的是他叫你阿蓠,那个他看来指的是楚遇。这个人竟然和楚遇有纠结,也不知道他抓自己所谓何事。但是江蓠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是唯一一个让她感觉到危险的人。和孤城的感觉不同,孤城就算是武功绝高,但是不犯着他是绝对会懒得出手的,而此人,就仿佛暗夜里一朵盛开的黑色罂粟花,在最艳丽的时候给予致命的一击,你永远猜不到他是什么心思。

譬如刚才,他会在暧昧的贴唇到她脖子的时候咬下一口,那种感觉太过鲜明,鲜明到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知道现在已经落入他的手中,无谓的挣扎一点用处都没有,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冷静,随机应变来找寻机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一把将江蓠推到旁边石头上,不等她站起来,一颗石子已经落到了她的肩上,江蓠再次无法动弹。

江蓠的目光往远处一看,才看到现在他们已经在山巅,抬眼看去远处山林起伏,风烈烈的出来,南方的星子撒了一海。而水流声在静静的流淌着,江蓠身子虽然没法动弹,但是眼睛却是可以动的,她的眼珠子水中一瞥,就看见星光撒着的水面反射出粼粼波光。一张面容在黑暗中一闪即逝。虽然只是一闪,江蓠却看到了他的上半张脸。是的,上半张脸,因为实在太过夺目,所以以至于让人忘掉其他的部分。

魅惑双眸,宛然天成。眉间朱砂,妖娆倾城。

那人的脸用胭脂的眉笔所画,浅浅雨润,滴滴春水,婉转起伏中有着无双的瑰丽,那样的色彩,便是这世间最负盛名的泼墨大师也泼不出一分一毫。

尽管看惯了楚遇那张绝世的容貌,但是乍然之间遇上这么一张脸,也让她呆了一呆。楚遇的容颜和气质太过疏淡,叫人只可远观不可亵渎。但是此人却是人间里能触碰到的极致,可以随着那张雕梁画栋的脸转折和幻想,勾起每一个人心中最为隐秘的欲念,不论男女。

但是这张脸却也是一闪即逝。

他向江蓠这边走来,然后解了江蓠的穴道将她拉起来坐到自己的对面。

此时他脸上已经带了一张面具,上面什么也没有,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狭长的挑着,却偏偏含了山水润色,明明是在冷漠的看你,却让人有种千种柔情的错觉。

他坐到江蓠的对面,突然间伸手去握江蓠的下巴,江蓠往后一退,躲开他的手。

他嗤笑了一下,突然狠狠的伸手拉住江蓠的衣领将她往自己面前一拽,声音还是万分妖娆的:“想躲么?”

江蓠知道现在最好什么话都不要说,只是闭着嘴。

那人看着江蓠眼底那冷静的出奇的眼神,然后松开手,温柔的帮江蓠理了理衣服,道:“你不要误会,其实,我是很温柔的。比楚遇对你还温柔。不过,阿蓠,你实在太无趣了,要知道,太无趣的女人是不会让男人喜欢的。知道吗?”

那人口中的“阿蓠”仿佛揉了玫瑰花瓣的汁一样,红艳艳的溅满了一地。江蓠只是觉得不舒服,仿佛一种被人夺取了什么的感觉一样。

那男子看着她,眼眸一闪,道:“不喜欢我叫你阿蓠?”

江蓠惊讶于此人如此敏锐的感觉,仿佛能将心底里的东西看透一样。她心中惊讶,却还是不动声色,直接道:“抱歉,我不是很喜欢。”

男子呆了一下,突然间笑了起来:“我喜欢你的诚实。既然你不喜欢我叫你阿蓠,那么,我叫你小蓠怎么样?嗯?”

他笑起来的声音仿佛杨柳扫过春波一样,平白的让人生出缠绵意味来,若是常人听了恐怕连骨头也要酥了半边。

到现在为止,江蓠还是没能从他的话语里找出任何蛛丝马迹,判断出他抓自己的真是意图。如果能知道他想要什么就好了,至少这样可以从中判断,然后再进一步行动。可是现在他面对着这样一个人,有种那人从来没将她放到眼底的错觉。仿佛只要他的兴趣不在,就随时随地将她给杀了,毫不留情。不会因为她是定安侯的嫡女或者楚遇的妻子而有所顾忌。

没有顾忌的人是最可怕的人。

此人更要小心。

江蓠听了他的话,还在判断这个人的性格,实话,假话,虚以委蛇,冷漠相对?这些种种态度都不可能一直在这个人的面前永远平安下来。

那人却仿佛并不在意她的认同与否,而是自顾自的道:“小蓠,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他说做交易的时候眼底里闪过华光,仿佛些微的有些兴奋,见江蓠的目光看向他,他微微的凑上前来,气息暧昧的吐到江蓠的唇边,眼底带着妖娆的笑意:“你帮我杀了楚遇好不好?”

他如此温柔的询问,仿佛情人间的低语,带着魅惑人心的力量,然而江蓠却眼中锋芒一闪,立马道:“不可能!”

男子听到他如此斩钉截铁的回答,倒是微微一怔,然后将自己的身子移开,突然伸手摸了摸她挎在肩上的长弓,问道:“你会射箭?”

刚才江蓠果断的拒绝,完全没有经过头脑的思考,那是因为她觉得这是底线,她绝对不可以做出任何伤害楚遇的事来。在回答之后她几乎在等着那个男人的杀机,却不料他却仿佛一点没在意一样转了话题。

江蓠的手心里勾着弓弦,然后点了点头:“会一点。”

男子伸出修长魅惑的手,轻轻的在弦上一勾,满不在意的一松,问道:“我想起来了,你的箭术好像不错。我喜欢强大的女人,只有强大的女人我才感兴趣。而你,太无趣了,性子太古板了,让我很讨厌你知道吗?不过,我喜欢你的箭术。”

江蓠笑了起来:“如果你喜欢,我想终归有机会让你见识一下的。”

男子往后一退,软软的看着她,道:“见识一下?你放心,我只会让我感兴趣的女人伤我,而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女人出现。对了,那个交易你真的不感兴趣?”

江蓠摇了摇头:“绝对不会动手。”

男子笑了起来,突然一滞,道:“天下之大,堪做我对手只他一人而已。可是我想,便是他亲手死在我手里他也会觉得没什么,这样的死对他来说太痛苦了。我想,他好像很喜欢你,如果能死在自己最爱的女人手底,他一定会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是圆满的,你说是不是?”

这人的口气太过狂妄,但是又包含着绝对的自信,江蓠听到他的“死在自己最爱的女人手底”,心中突然一跳,暗地里一阵隐痛涌上心头,她道:“我是绝对不会对他动手的。他生,我生,他死,我死。”

男子嗤的一笑,眼底里说不出的轻蔑,但是那样轻蔑的眼神到了他的眼底却平白的生出万般的旖旎,他道:“只有傻蛋才会说这样的话啊,你们这些可笑的傻蛋,我实在太过讨厌你们这样的人,明明就是为了**而在一起,却偏偏要安个所谓的感情。你知道什么是信仰吗?将所有的感情踩到脚底下,自己想怎么活就怎么活,那就是信仰。可惜,你们都将自己困在了感情的牢笼里,却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自由的活着。”

江蓠没有说话,她知道两个人的价值观不同那就是多说无益。

他的话音一落,突然伸手将江蓠给拖了过来,眼睛微微一眯,道:“既然不能让他圆满幸福的活着那就不如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你说,我摧毁什么东西才能让他活的痛苦?天,想想那样的人,活的痛苦该是一件令人多么激动的事!”

他的眼底是目眩神迷的,仿佛说起了什么令他兴奋的事,他笑着,眼底仿佛将整个星空的星子都落了下来,他的目光突然狠狠的转向了江蓠,突然逼近她,道:“我把你做成人彘送到他的面前好不好?呵,看着最心爱的东西毁灭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不是最让人痛苦无奈的事吗?”

江蓠的身子微微一正,她可以感受的到这个人绝非只是说说而已,他说到做到,无论任何怪异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都是可行的,只要他认为可以。

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他说着伸手抚摸上江蓠的脸蛋,江蓠只觉得一股子冰凉沿着脸往下,仿佛整张脸都被剥了一样,冰凉到刺痛。

他的手突然从江蓠的脖子处往后面没入,冰凉的探入她的背脊,没有指甲的指尖却仿佛带着割裂般的疼痛,仿佛在考虑到底哪里下手才能将她的身体完整的撕裂,成为一件艺术品,他的手突然伸出来,捏住她的肩膀,眼底里带着兴奋的光:“哦,你是他的女人,我将你变成我的女人再送回去,看着喜欢的东西被打碎,一定很好玩吧。”

江蓠一听,心中微微一惊,忍不住飞快的往后一退,可是那人却突然拉住她的肩膀,对着她的唇俯身上去。

------题外话------

好吧,先不要讨厌男二,虽然有点神经病~

我想,他会很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