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8章 四面楚歌

第十八章 四面楚歌

孤城的眼角往前面看去,那双冷漠的眼睛仿佛被雪融了一样,看的那些本来挺直了胸膛的人全部忍不住一缩。

那是长久以来的威严,是至高无上的权利,没有人试着挑战过。

即使现在他的脸色苍白,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他极其的虚弱,但是只是一抬眼,就让所有人都心惊胆颤。

绣夷披散着头发,被人绑着,连脖子上都有细细的一抹勒痕,她的头向旁边垂着,眼睛似睁非睁。

孤城的眼角微微一低,然后迈步向他们走去。

黑色靴子踩在大理石石板上,没有任何的声音,他的身子随着挂在树枝上的灯火而由远及近的拉开,最终在凝成一点的时候站定。

对面的人几乎是整个东支国的支柱。太师,女将军,右丞相。以这三人为首,几乎所有人都站到了对面,看见孤城,太师走了出来,对着他鞠了一躬:“大祭司。”

孤城的眼角根本抬都没有抬:“怎么回事?”

太师道:“祭司大人难道不知道这个女的是假冒的女帝陛下么?东支国的血脉不容混淆,这个女的是东支的罪孽,希望祭司大人将这个妖孽施与最严厉的惩罚。薄皮抽筋,万死不辞。”

绣夷睁开了自己的眼,看向孤城,嘴角挑起一丝笑意来。

孤城的眼睛淡漠的扫过,仿佛根本没有在意她,他道:“谁说她是假冒的?”

旁边的女将军刚想张嘴,却被那太师阻止,道:“大祭司,这个女人自己都承认了。”

孤城依旧淡淡的道:“哦?我怎么不知道?”

这样的话说出来,已经明显是包庇,女将军的脸色微微一僵,道:“大祭司,您这是什么话!东支皇室的血脉不容许半点的亵渎,我们已经试过了,她的血液根本不是皇族的!”

她的这句话说出来,孤城的眼睛顿时向她看去,尽管看起来没有丝毫的起伏,但是女将军却还是感到一阵威慑,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往后退了一步。

孤城的身子在刹那间移了过来,就这样虚虚的一伸手,便将她的脖子掐住,声音冰冷至极:“谁给你的这个权利?嗯?”

那手指只是轻轻的放到她的脖子上,她却觉得所有的呼吸都被扼住,只能在那褶皱的空间内夺去呼吸,太师在一旁看的一惊,却不敢去阻止孤城,只能恭敬而急切的道:“请大祭司放开女将军,楚国的士兵来了,没有将军是不能行的。”

孤城依旧淡漠的看着她,就在她几乎快要死去的时候,他才将自己的手一松,任凭那个女将军的身体倒在地上,向沼泽地里的鱼一样深深的喘息。

孤城不再看任何人,手指一划,绣夷身上的绳索瞬间掉落,她的身子微微一软,然后倒在孤城的臂弯之中。

“大祭司……”太师的脸色微变。

孤城的眼睛瞟向他:“这是我们东支国的女帝。”

那女将军回过气来,眼睛狠狠的一眯,刚想开口,却被那边的右丞相一把拉住,然后恭敬的对着孤城道:“是,大祭司说得对,这是我们东支国的女帝陛下。”

孤城却不再说话,将绣夷往自己的怀中一抱,然后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等到孤城的身子彻底看不见之后,那个女将军才豁然将自己的脑袋转向那个右丞相,怒道:“你为什么不要我说出来!这个大祭司根本心怀叵测!怪不得我从一年前就觉得咱们的陛下显得怪异,还以为是其他皇族的血脉死之后对陛下造成的打击!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好一出掉包计!”

那个右丞相道:“你现在说没有任何的作用。东支国血脉虽然尊贵,但是一直都是大祭司来庇佑。他是整个东支国百姓的信仰,如果要挑战他的威严,只有死路一条。”

“难道我们就这样默默的认了?皇室的血脉多么的尊贵,只有真正的皇族之血才能召唤神灵,我们是东支国的人,难道允许这样的亵渎?”女将军眼底不甘。

右丞相的目光一压,道:“皇族的血液虽然需要大祭司的保护,但是在另外一方面,大祭司也受到血液的制约,只是,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知道该怎么运用皇族的血液。”

太师的插了进来:“你怎么知道?”

右丞相的笑了笑:“有一个神秘的女人告诉我的,她还为我送来了一个好消息。”

两人看向他。

右丞相伸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串铃铛来,道:“那是,大皇子在外的私生子。”

孤城带着绣夷转往她的宫殿,刚刚一进门,他便对着屋内的侍女道:“全部出去,将门关上,没有命令不得进来。”

旁边的侍女立马应声而去。

当沉重的殿门最终将宫殿里的最后一缕烛光切割在内的时候,孤城的脚一软,抱着绣夷的身子突然往下面倒去,“砰”的一声跪在了地面。

他的目光冷冷的看向绣夷,鲜血从他的小腹上慢慢的流出来,却最终将那片紫衣氤湿成更为厚重的深色,在雪白的大理石地面延展开一朵乍开的血花。

绣夷的嘴角还在弯弯着看着他,眼里却带着恶作剧般的笑意,她的手动了动,一只染血的匕首从她的手中慢慢的抽出来,她满不在乎的笑了起来,伸手对着那匕首上的血迹比了比,笑了起来:“哎呀,怎么才刺得这么浅。”

孤城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眼睛微微一眯,突然伸手按住她的额头,鲜红的指印在她的额头上露出来,绣夷的圆圆的大眼登时一睁,怒道:“死面瘫,你按得本女王痛死了,放开!”

孤城的嘴角却溢出淡淡的笑意,仿佛这样的话语这样的她才是完好的。

绣夷看着他苍白至极的脸,道:“你怎么了?上次你不是已经好了吗?”

她说完这句话将自己的眼睛往下面微微一看,顿时吓得将自己的匕首一扔:“怎么回事?!我,孤城,我怎么……”

“别说话。”孤城冷静的喊住她。

绣夷却急得快要哭了:“你的血,天,这么多血……”

他看着她着急的模样,嘴角倒不知怎地露出一点笑意来,他的人本来冷漠,此刻一笑起来,便如春回大地一般,水晶里映了烂漫春花,好看的惊心动魄。绣夷觉得自己的心一跳,恍惚间似乎又想起一年前那场疑似温柔的邂逅,她急忙将自己的眼睛闭起来,压下心中那中心慌的感觉。

孤城却没有在意,以为他听从了自己的话要安静些,伸出大拇指在她的额头上狠狠的一按,痛得绣夷“哎呀”一声叫了起来。

她睁开眼,才发现孤城的手中拿着一条小虫子,正在慢慢的蠕动着,孤城的手一掐,那只虫子立马在他的手中化为灰烬。绣夷惊得目瞪口呆,刚才有一只虫子在自己的脑袋里?

她想想都觉得全身惊悚。

孤城却仿佛失去了大半的力量一样,身子往旁边倒去。

绣夷吓了一大跳,恍恍惚惚明白了什么,刚才自己因为这条虫子的控制而伤了他?她站了起来,急急的道:“怎么办,你的血怎么办?要不要叫医侍?”

孤城闭上眼,道:“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受伤了,况且,这只匕首上施了咒,血根本连药物也没用。”

绣夷看着地面慢慢浸开的血,只觉得触目惊心,她的一张脸挤成一团:“那该怎么办?”

孤城微微的闭上眼,道:“等我休息一会儿,你将我扶到屋子里去。”

“哦。”绣夷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办法,她急得团团转,道,“我现在出去叫人送点东西来。纱布啊,止血药啊,外用的不可以,可以试试内用的。”

孤城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声音微微的哑:“不要出去。”

绣夷道:“我是女帝哎,现在叫人拿点东西进来总该可以吧。放心,他们不敢问为什么。”

孤城的嘴唇动了动,眼角却微微的颤抖,看来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假身份已经被人识破了啊,如果她知道了,大概会说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然后便转身走了吧。

绣夷奇怪的回过头,等着他说话,可惜等了半晌孤城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就想张开自己的嘴向着外面呼喊,孤城的手却微微一抬,一把捂住她的嘴,最后无力的道:“我现在很危险,不能冒这个万一。将我扶进去。”

绣夷听了这句话,最后只能妥协。

她扶着孤城的身子,然后往里面走去,等到了床边,才将他放倒在**。

刚才坐着的时候还不明显,但是现在,那鲜血涌出来,绣夷却觉得心口微微的疼,忍不住用手捂住,却只能看着那些血仿佛珠串一般的滚出来,她的泪不知怎的“刷”的就流了下来,急得哭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

她的手按在伤口上,本应该是疼的,但是他却觉得有种别样的舒服,他忍不住将她的手按住,但是精力却实在有些不济,只能停顿了一会儿,方才道:“别去管它,马上就好了,那个禁咒对我没能发挥太大的作用。现在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要好好回答。”

“嗯。”绣夷点了点头,泪珠子落到孤城的手背上,微微的滚烫着。

孤城道:“你记忆里最后一面见过的是谁?”

绣夷想了想,觉得脑袋瓜子有点疼,但还是很确定的道:“是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女人。”

孤城问道:“是不是那日将你送回来的人?”

绣夷顿了一会儿,道:“可能是。因为我记得我晕过去的时候最后一面见得是他们。”

孤城继续问道:“他们的装扮是中原人?”

“是。我好像听有人叫过什么七皇妃。”绣夷被孤城分散注意力去思考这些问题,反而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关注他的伤口。

孤城道:“好。绣夷,我现在告诉你,整个皇宫之内,你现在不要相信任何人。从现在开始,在我的伤没好之前,你不能去外面。他们不知道你错手伤了我,所以他们还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我猜测右丞相,女将军,或者那个太师中已经有人和你话语中的那个女人合作,他们可能在之后会得到消息,可能我受了伤,现在没有半点的力气。所以他们还会进来查探,你不要露出马脚。”

绣夷觉得脑袋根本转不过弯来,怎么这短短的时间,事情就变成了这样?刚刚还一手遮天的皇宫内,怎么就变成了四面楚歌的境地,她将自己的目光又转向自己的手微微压着的伤口,心中不由又是懊悔又是莫名的心疼,但是幸运的是她已经感受到那伤口的血已经流的没那么厉害了。她问道:“怎么这把匕首就那么厉害?你要多久才能好得了?”

孤城心中微微的苦笑,也是时间上遇着了,刚刚帮助楚遇完成一项交易,以至于让他身心交瘁,甚至连绣夷身上中了惑虫也没有看出,幸好在她刺那一刀的时候微微避开,才发现她的疑点。当然,他身上的能力失去了大半,也让这下了禁制的匕首的威力少了大半,遇强则强,身子弱了相对威力也会弱很多。这样他的身体的能力回来,就会好很多。

孤城道:“我不知道。绣夷,现在你去将地上的血抹干净,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的疑点。”

绣夷点了点头,然后急忙去做,她从柜子里掏出一件衣服,然后在地下擦干净,然后正准备将染血的衣服塞到隐秘处。

“烧了,他们会闻到血腥味。”

绣夷听了,立马点头,然后将衣服烧了,她走了进来,孤城又问:“你这里有没有东西?”

“什么东西?”绣夷呆了一下。

孤城道:“吃的东西。”

绣夷急忙点头,然后趴下自己的身子,从床底下扒拉出一个篮子,里面是她没事的时候装在里面零食,里面竟然还有两瓶酒,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里面的,她捧起东西,问道:“你要吃吗?”

孤城闭着的眼睛一抬,看了看她的篮子,道:“将酒拿过来。”

绣夷将两瓶酒拿过去。

孤城道:“将酒全部倒在我的身上。”

绣夷吓了一跳,道:“你身上还有伤口!”

孤城道:“遮蔽血腥味。”

绣夷听了,看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避开他的伤口,道:“这样也可以啊,你的身体可不能这样随便的伤害,要好好的爱护。”

孤城静静的看了她一眼,忍住内心的悸动,道:“好。这些东西够你吃三天吗?”

绣夷看了一眼,道:“应该够吧。”

孤城点了点头,道:“我要睡一会儿,时间可能有点长,你不要担心。”

绣夷刚想下意识的说“谁关心你”,可是刚刚一张嘴,却发现孤城已经闭上了眼睛,她呆呆的看着他,看了一眼他的伤口,手紧紧的拽住床边的被角,手掌心还是滑腻的血,冰凉的,内里却是热度,一如有些人。

她正在呆呆的打量他,门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右丞相的声音传了进来:“陛下,微臣有紧急的军务想要禀告给你和大祭司听,请允许微臣见一面。如果陛下不开门,那么微臣可以为了东支国子民闯一闯。”

——

楚遇的身子在黑夜里疾奔,来的时候他的速度快,但是回去的时候却更快,大约心底里是轻快地,那些伤痕也就淡漠了下来,没有丝毫的痕迹。

他想起昨晚那张嫣然的容颜来,觉得心也暖的,这一重重的黑暗也可以变成无边的明亮来,有一个人在心底里住着,这万方天地,也不过只容得下她一人而已。

帐篷处的点点灯火还亮着,然而他的脚步却微微一停,隔得那么远将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他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一个纵横,轻轻的落到地面。

他的身子刚刚落下,一个暗卫突然间奔了过来,将自己的头磕在地面,道:“殿下!”

“怎么回事?”楚遇挑了挑眉。

那个暗卫道:“士兵们中了毒,王妃带着我们去找解药。”

楚遇的目光扫过那正在熬着的草药,还有那些暗卫,声音一点点的发紧:“她呢?”

那个暗卫的脑袋在石头上砥出了血迹:“我们拿着草药转身,只看到郭英的尸体,王妃,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三个字一说完,楚遇的身子突然一划,已经消失在所有人面前。

------题外话------

我是努力更新但是也姗姗来迟的吹吹~

谢谢一下妹子的大月票:墨古涵烟 投了7票

谢谢liu907098亲的一张评价票

烟雨瞬镜 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