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9章 纵身一跳

第十九章 纵身一跳

男子紧紧的抓住她的肩膀,她在这一瞬间几乎痛得冷汗都冒了出来,她想要后退,但是所有的退路都牵制在他的手中,她看着他的带着面具的脸越来越近,眼底里带着兴奋的笑意。

他的另一只手将自己的面具往上一推,露出一张唇来,那微微起伏起一个优美的弧度,明明在夜色里,却仿佛被霞光照耀,闪着动人的光泽。

他嘴角的弧度勾大,看着她紧绷着的身子在缓缓的放松,仿佛他用手一捏就会软化,而那双本来清凌凌的眼眸也仿佛沾了迷雾,微微有些痴迷的盯着他的嘴唇。

他声音也含着妖娆的笑意:“唔,乖女孩。我应该会对你很温柔的。”

他对着她的唇贴了上去,突然一怔。

江蓠的头已经偏转开,手里拿着那朵粉绒花,花蕊已经被揉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按到了他放到她膝盖上的一只手上。

她以花香放松他的神经,然后将这具有很强腐蚀性的花蕊捻破在他的手上。

“很好。”他笑了起来,却是没有料到已经被他迷惑住的江蓠会做到这个地步,他将自己的手抬起来,那只绝美的手已经开始腐烂。

江蓠本来想要在他感受到剧痛的时候趁机逃脱,但是这个人的忍耐功夫简直让她吃惊,那粉绒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刺激人的痛神经,激发最大的痛苦,可是他却依然动都没动,此时将自己的手抬了起来,甚至还带着笑。

他的目光在自己的手上一过,然后突然低头,伸出舌头轻轻的一卷,那腐蚀的伤口消失无踪,却露出血淋淋的一片,他若无其事的将自己的手放下,然后转头对着江蓠笑了笑:“还不错,能够想出这点花招。”

江蓠知道一击不中,想要第二次机会简直是痴人说梦,她也不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男子将自己的面具一拉,道;“其实,我没那么想要吻你。”

江蓠的呼吸微微一松,那个人眼底的妖娆却越发的浓艳,他的语气温柔到刻骨,却令江蓠觉得仿佛一条冷冰冰的蛇沿着自己的背脊往上爬。

“但是,我更想睡了你。”

他说着手指一拨,放到了江蓠的脖子上边,江蓠伸手抓住他的手,一双眼睛锋利的看着他,她极力的保持镇定,耳边却突然听到传来人声。

她的心不知怎的一松,道:“有人。”

“人?”他眨眨眼,“关我们什么事?春宵苦短,其实有人在旁边看着也挺好,不是么?”

江蓠冷冷的盯着他,男子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握住她的两只手,他的动作温柔至极,但是力道却极大,江蓠觉得自己的手都快被捏碎,而他却依然无比多情的笑着,另一只手一颗颗解着她的纽扣,沿着那衣领一直落往腰带处,优美的伸手去拉她的腰带。

他的动作极其的缓慢,眼睛却不肯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就像看着自己牢笼中的小白兔在进行最后的挣扎,他喜欢那种痛苦无奈的表情,快乐可以假装,温柔可以假装,情谊可以假装,但是唯一不能假装的就是濒临的痛苦,每分每寸都真实到让人顶礼膜拜的程度。

然而他却没有料到他意料中的痛苦,他突然嗤笑,然后伸手将江蓠的身子一推,然后“嗤啦”一声,将江蓠外面的紧身衣服完全的扯碎,她的里面却还穿着一件素白的衣服,是当时因为走得急,只在外面套了件紧身衣服来好走。

江蓠冷冷的看着他,他却是款款的一笑,然后覆了上来。

除了楚遇,江蓠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这样的逼近过,即使是最开始在来楚国的路上遇见的那个人,也从来没有让她感觉到如此大的侵略性。即使外表平静,她的心底却不由自主的生出微微的瑟缩之意,她感受到他冰凉的手指在他的脸颊上一根根的滑动,然后轻轻的挑开她的衣襟。

她的锁骨处,还留着淡淡的吻痕,他伸手拂过,激起江蓠身上的鸡皮疙瘩,他的眼睛扎在那吻痕处,笑了起来:“唔,真是有趣。这吻痕看得出他很心急啊,可惜,他竟然还没有动你吗?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你们成亲多久了,嗯?你竟然还是完整的,如今你囫囵一个出来,最后缺了一个回去,啧啧啧,想起来就觉得很好是不是?”

他说着兴奋的低下头,在原来的那个吻处狠狠的一咬,江蓠觉得这个人简直是个变态。

而这个时候,有几道人影出现在两人的周围,江蓠的眼睛一转,却是几个东支国的人的模样,她狠狠的将自己的头一偏,曲着的腿想要踢向他,却被他按住。

江蓠开始微微的喘息,额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她知道这个人什么都做的出来。

而这个时候,身后的那几个东支国人对着他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那男子抬起头来,舔了舔嘴角的血迹,道:“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吗?”

江蓠咬着牙没有说话。

男子道:“他们在猜测我们在干什么,你说奇不奇怪,我们现在的姿势他们竟然还在想我们在做什么。是不是要更进一步?其实我觉得我们这样真的看不出在做什么,不是吗?”

他的这句话刚落,有几只箭迅速的向他们射来,男子嗤的一笑,然后从江蓠的身上直直的飘了起来,他的身子仿佛一条线,被人拉着笔直的站起,明明众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但是那些箭羽飞过去的时候,他已经站直了。

他的手一抬,仿佛旋起了一场风,那些箭支悉数被卷入他的手中,然后被他轻轻的一握,碎成粉末。

那些东支人看得面面相觑,然后忍不住往后退去,男子却突地一笑,然后迈开自己的脚步走向他们,那些东支国人飞快的将手中的箭射出来,但是密密麻麻的箭却齐齐瞄准目标的时候射了空,那些箭羽落到后面的滴地下,仿佛射到的男子全部成了一场空。

他在向他们走去。

趁着这个时候,江蓠坐了起来,然后伸手拿起自己被撕碎的衣服将锁骨处的鲜血狠狠的一擦,然后扔到地上。她迅速的拿下自己的长弓,然后捡起地上的长箭搭在弦上。

那男子依然缓缓的走向那些人,那些东支国人的脸色越来越惊恐,到了最后已经开始飞速的往后退。

但是不退还好,他们的这一退,那男子却突起起来,袖子一挥,化为割骨钢刀,一扇便是一道热汪汪的血迹,头颅和身体被切割的七零八碎,他明明有千百种方法让他们死去,但是却偏偏选取了最为残暴的一种,一刀刀切割下来,看着他们的身子慢慢的肢解。

这就是他想要的人彘。

江蓠憋着自己的气,那根弦几乎在手心里割出了血痕,然而她却没有任何的感觉。眼前的男子动作太过散漫,根本没有任何的痕迹可以去推敲,江蓠可以敏锐的感觉到他的骨骼的完美,每一分都利落和流畅到了极点,仿佛瞬间流淌下来的水,可以变换任何的形状,然而却没有任何的实质。

她屏住呼吸,手微微的一松。

咻!

男子突然回过头来,耳边那破碎的风声已经刺开,他心中生出淡淡的惊讶,他的身子一飘,那支箭却瞬间刺破他的袖子,他凝聚在袖子间的真气就这样灰飞烟灭。

江蓠心中暗暗可惜,然后半跪在地面,迅速的捡起地面的箭羽射出去!

咻咻咻!

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妖娆的光芒,身子极快的辗转,飘忽间在此凝结着将那些人的性命结果。他看似很飘逸,但是心中却有了一丝丝的惊异,是的,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件很值得兴奋的事。他竟然没有料到,这个女子竟然有如此的箭术,若不是自己的武功高她太多,也要在这样的箭术下受到威胁,她几乎凭着感觉找到他身上的气流,然后随着卷过来。若是有一日她的武功能够再高点,配合上这样的箭术,那可真是太有趣了!

他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后背空门给她,然后一边将那些东支人慢慢的杀死。

江蓠的箭矢还在一支支的射来,迅速而狠辣,一支支撕裂空气。

这样的他,让他觉得能够毁灭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来。

他将最后一个人的头颅卸下来,然后才慢慢的转身,地面是如此多的鲜血,但是他的身上却依旧干干净净。

但是在他转过头的刹那,脸上却微微一变,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江蓠已经站到了悬崖边,她的背上背着长弓,眼睛冷冷的看向他。

他的心中突然警觉,那样可就太不好玩了!

江蓠却对着他冷冷一笑,然后猛地往悬崖处一跳!

他的身影太快,但是也快不过咫尺间的江蓠,等到他的身子扑过去的时候,却只看到云山渺渺,再也没有半点的踪迹。

他默默的盯着幽深到黑暗的深渊看了好一会儿,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来。

这是他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就这样死了,那多么的无趣啊,他看着地面剩下的破碎的衣襟,眼底的笑意慢慢的加深。

他就在原地坐了下来,然后伸手将自己的发一散,将自己的衣服一拉,眉角春情若有,他闭上眼睛,身上已经出了薄薄的一层细汗,他软软的将自己的身子往后一靠,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已经学会了怎样从最劣势中取得离自己目标最大的效果。江蓠在他的眼底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她只是他手中的一个工具,是拿来打击楚遇的工具而已。死了便死了,也就是一具尸体。他还犯不着为一具不知死活的尸体费心。

他要费心的,是他。

他对着黑暗缓缓的露出一丝妖娆到极点的微笑来。

密林裹着黑暗,仿佛漩涡一样要将所有的所有吞噬,一角白衣仿佛一朵疾奔的流云,在瞬间于漩涡中挣脱出来,然后,步步惊心。

鲜血沿着他的的右手臂迸裂,雪白的衣衫如月,却盛开出璀璨曼珠沙华。

他的眼底里只剩下灰烬,如狂狼顿至,然后卷起一堆的雪。

“她在哪儿?”

妖娆男子将自己的手指往自己的嘴边一送,低低的笑了起来:“嗯,九殿下,你的妻子,已经被我欺负了,嗯,真没想到,殿下你竟然还没有睡……”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沉寂的白衣男子已经突然出手!

楚遇的唇紧紧的抿着,如刀锋,却薄薄的起了一刃令人心惊的度,有些色彩浓墨重彩的画下来,拓到心里被血狠狠的凝固,挣脱不得。

男子的身子往后一退,他能感受到楚遇身上刚刚流失过的巨大的力量,但是就在这个人如此虚弱的时刻,他突然出的手却也是让所有的空气消失殆尽。

星野沉落,鸟兽无音,广袖挥作漫天光影,于咫尺间威逼而来,他飞快的一退,但是衣袖却瞬间被一股气流卷破,他尽情的笑着,瞳孔微微一缩,嘴里却没有丝毫的停止:“你昨晚没下的去手吧,唔,虽然身子不怎么样,但是锁骨很美啊,你也很喜欢是不是?这样的女人会有很多的,只要你喜欢,我会让你尽情的感受到这样的女人。”

他尽情的用语刀在他的心窝上戳着,一刀刀仿佛凌迟,楚遇的眼角飘过那破碎的衣襟,还有衣服上的血,甚至连手都在颤抖,其他的他什么也不在乎,他只是想问,他的姑娘,她现在怎么了?!

刃刃飞刀流星乱舞,黑暗中两条身影极快的飘散,“叮”的响声自两人的风刃间发出,周围的树叶仿佛被狂风卷过,在黑夜里凝聚着轰然散开。

妖娆男子只觉得透骨凌厉,然而这透骨的凌厉中却让他生出极端的兴奋,对,就是这样的爆发力和威力,即使伤痕累累,也会如荒野中的孤狼一样,即使死嘴里也是敌人的骨血。

“你来迟了,你真的就来迟了一步,多么可惜啊,那么倔强的女子,呵呵,你看到那些尸体了吗,他们可以作证,你的妻子,你捧在手心里的女人是怎样被我欺负的。”

“可惜,最后我去杀人的时候她竟然想用箭射我!我生气了,你知道吗?”

“所以,我将她扔下了悬崖。唔,我好心的给她穿上了衣服。”

他徐徐的说着,眼角里闪烁着刺激,他等着他完全的将自己的能力显示出来,那样,才是冰火交融最为令人兴奋的一刻。

可是他还没有说完,楚遇却突然收手,身子突然间一个起落,向着悬崖处毫不犹豫的纵身落下!

其他的什么都不再重要。

------题外话------

如果回来有时间,会二更~

累得趴倒的路过,谢谢妹子们的月票和钻石啦~

疯疯癫癫的钕人为你而癫 投了1票

恛 投了1票

jhy0822 投了6票

谢谢恛妹纸滴两颗钻石~

额,其实有点受之有愧,更新实在是对不起~

但是,万分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