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0章 情之所起

第二十章 情之所起

殿内的烛火爆发出“哔剥”的一声响,绣夷听到右丞相的声音,心里顿时一急,她的目光看向孤城,却只看到他紧紧闭着的双眼和苍白的脸。

怎么办怎么办?!

而门外,右丞相的生意再次响了起来:“陛下,大祭司,可有什么需要微臣帮忙的?”

绣夷一听这话,便立马知道这个大祭司有猫腻,能问出这句话来,显然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对孤城是否有能力出手表示怀疑。看来这个人就是和那个七皇妃在一起的人,既然如此,就一定不能让他获悉孤城的状况。

她知道再不回答只能更加的引人怀疑,她看向孤城,一边将孤城的紫衣扒下来,然后用被子将他盖上,一边道:“右丞相有什么话想说?就在外面禀告。”

右丞相站在门外,身子虽然是恭敬的弯着,但是眼底却流转着些微异动的光,他道:“陛下,有些事情在外面不好说,还请让我见见大祭司一面。”

他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却发现只有沉默,他正想扬高自己的声音再问一遍,绣夷的声音却从里面传了出来:“右丞相,进来吧。”

右丞相的眼睛微微一闪,微微犹豫,但还是推门而入。

殿内有酒气,而绣夷坐在玉台上的御座上,半躺在上面,伸手拿了一杯酒慢慢的饮着,问道:“右丞相有什么事情?”

右丞相道:“不知大祭司在哪里?”

绣夷淡淡的抬了抬眼,然后指了指她的内侍,道:“大祭司正在里面,现在他要闭关,第三次的祭祀要来了,你说他能干什么?”

右丞相顺着绣夷的手指一看,只见模糊的烛光中,有厚重的帘子隔开了内殿,但是却依稀可以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站着,从帘子的缝隙往下看去,却可以发现那些些微的缝隙里,有一点紫色的衣角露出来,那样的材质,在烛火中有淡淡的光华流转,这样的衣袍,除了孤城再无第二个人能够拥有。

他心中发紧,难道孤城还是好好地?

绣夷昂着自己的脑袋看着他,问道:“右丞相有什么话想说?”

那右丞相道:“楚国进犯,人马虽然不多,但是神速非常,战术高超。所以一个月之后的第三次祭祀要不要稍作延期处理?等将楚国的人马全部杀死,以血肉头颅来敬献给我们的神灵,不知可不可以?”

“胡闹!”绣夷的身子一正,那张脸上顿时起了一层威严,便是那个右丞相也不由的被这声音喊得身子一躬。

绣夷道:“祭祀乃是天定,岂能任由人为而破坏,这件事竟然还想要去问大祭司,你这个右丞相是白当的?”

说到这里,绣夷不由抓紧了手中的杯盏,一双眼睛微微的斜着看向他。

右丞相倒是很少见到绣夷这般的模样,当真是有不容亵渎的无上威仪,他的目光再次看向那帘子,心中竟然有了无上的压力,他顿了顿,最后道:“是。”

绣夷将自己手中的杯盏往旁边的小案几上一放,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要禀告的?”

右丞相犹豫了会儿,道:“微臣并无什么重要的事情。”

绣夷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还不退下?”

“……是。”右丞相犹豫了会儿,然后才微微有些不甘的应答。走到这个位置上,他是小心翼翼步步惊心的,因为得到的愈加困难,所以就越害怕失去。于是现在在对半的疑惑中,他却还是不敢冒险,因为只要一旦触怒孤城,在他还是东支人民心中的完美大祭司的时候,他哪怕是一国丞相,也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可是眼前却是一个大大的机会,能够完全的将这个凌驾在王之上的祭司推下来的机会。

他的手捏成拳头,最后慢慢的松开,道:“微臣告退。”

右丞相说着一边往后退一边抬起自己的头来,当他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绣夷放在小案几上的杯盏的时候,眼睛微微一眯。

血,那雪白的瓷杯上,有淡淡的血迹。

他的目光往绣夷的身上一扫,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伤口的地方,那么只能说明,这血不是她的!

右丞相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抬头对着绣夷笑道:“陛下,微臣想了想,这件事还是当面问问大祭司比较好,这关系到的可是神的旨意啊。”

他说着站直自己的身子,然后直直的往内殿走去。

绣夷脸色微微一变,怒道:“给本女王站住!”

右丞相的脚步没有任何的停止:“陛下,您还是坐在您的王位上吧,这等事情就让微臣和大祭司来商量。”

绣夷站了起来,急急的想要追上来,然而他的脚步实在太快,一眨眼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帘子外。

“站住!本女王……”

“嗤啦”一声,绣夷的话还没有说完,右丞相的手已经迅速的拉下了帘子,他看了看眼前的那个东西,回头对着奔上来的绣夷道:“陛下,难道这就是您所谓的大祭司?”

只见帘子后面,不过摆放着一个衣架而已,而孤城的外裳被盖在了上面,在灯火的映照下就像是一个人的影子似的。而在这拖地的衣服下,还放着一双靴子。

对着那张笑着的脸,绣夷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瞬间便恢复了过来,道:“哼!右丞相,现在笨女王还在这里,我说这是大祭司就是大祭司,怎么?你不满意?”

现在她的模样落到他的眼底,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他道:“你是女帝陛下?你自己都承认自己是个冒牌货了,你还是女帝?”

江蓠没料到这眨眼之间,右丞相便变了这副嘴脸,但是这“冒牌”二字却冷冷的刺中她,她可以虚张声势,但是最终也掩盖不了自己是假的事实。她觉得这张脸都是虚的,但越是如此,她的眉眼却越加的飞扬:“我承认?我需要承认吗?我就是东支的女帝!”

右丞相本来平和的脸也带着些微的讽刺:“你还真当自己是绣夷了?你不是说你叫什么齐薇?”

“齐薇”两个字说出来,仿佛一把利刃似的插入她的胸膛,她的一张脸顿时变成雪白。

是的。齐薇。

这两个字是曾经跟随了自己将近二十年的名字,这一年多来几乎都已经在所有的“绣夷”中开始埋藏,但是现在说出来,她才知道这两个字是如此的清楚,那才是自己的名姓啊,不是绣夷也不是什么东支国的女帝,就是那样简简单单的名字,才是她真正应该拥有的。

看着她微微发白的脸和恍惚的眼神,右丞相突然冷声道:“你这个冒牌货!竟然让我们整个东支国的人俯首称臣了那么久!大祭司根本就和你是狼狈为奸的吧?狗男女一对是吗?”

她只觉得一颗心被狠狠的一戳,“狗男女”三个字太过恶毒,但是只有她才知道,他们什么都没有。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样一个恶毒的词眼用在他身上,她觉得简直忍无可忍!

“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没关系?!我早就觉得大祭司对你不正常了,在你之前,一年半年都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过,但是在这一年之内,他走出他的寝殿的时间竟然比他前面近二十年出现的时间还要多!呵!现在我先结果了你,然后才慢慢去将他推出来,让他在整个东支百姓前身败名裂!众人心中圣洁脱俗,一心为整个东支国的大祭司,竟然是这等肮脏的人,和你私通,并杀死了皇族之人,你说,他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右丞相说着,一步步逼向她。

她怒吼道:“你他妈才肮脏!你从头到尾都龌蹉至极!老娘管他是什么大祭司不大祭司的,老娘很讨厌他,所以才不会跟他有什么纠葛!你嘴巴最好给老娘放干净点!”

“干净?!笑话!”右丞相冷冷讽刺起来,一把伸手将她给拽了过来,她抬起一脚踹在他的身上,却换来他更深的折磨,他的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然后掏出一把刀搁在她的脸上,道:“等你死后,我会在你的脸上刺下‘**妇’二字,在他的脸上刺下‘奸夫’二字,然后剥光了吊在江安的城墙上,让整个天下的人都来看看,这就是亵渎神灵的下场。”

右丞相的手指不由的缩紧,她蠕动着自己的嘴唇,一张脸被涨得通红,却还在死死捍卫着自己的尊严,还有,他的尊严。

他的刀在她的脸上一比,最后沿着她的脸往下一划,鲜血在匕首间刺出来,就在他想沿着这滴血刺破她的脸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背后有一道锋利至极的风袭来。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刀已经落在了地上,然后,一只冰凉苍白的手狠狠捏住他的喉骨。

右丞相的眼角往后一飘,脸色顿时大变:“祭司大人!”

然而他只来得及喊出这四个字,“咔嚓”一声,他的喉骨就被那只泛起青筋的手完全的折断,没有半点的转机。

他的手一松,右丞相的尸体便软软的倒下,孤城的脚踩过他的尸体,然后一把将她捞回来,一把按在自己的胸膛。

她刚刚夺得空气恢复一点,就被这样的一按而心中一停。

孤城小腹的鲜血更加汹涌的流了出来,他的手指无力的摩挲她的脸,轻轻的将那滴鲜血给抹入自己的手指尖,他声音是虚弱的,因为虚弱倒没有了丝毫冰凉的意味。

“原来,你叫齐薇。”

她的心突然跳了起来,只是唤了她的名字而已,可是她却觉得让她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原来,你叫齐薇。

他竟然还是在意她的名字?在他的心底,自己难道不仅仅是一个绣夷的替身?难道不是她是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他遮挡那些鲜血掩盖的罪恶,让她来修饰他在所有人心中的完美形象?

她的耳边有他的心跳声,也是微微的虚弱,她不知道他怎么在昏迷中醒过来的,明明刚才说了要昏迷好长一段时间,依他现在的体质,又是怎么舒醒过来的?她的手想要伸过去查看他的伤口,可是刚刚抬起就被孤城的手压住,她的耳边听到地下传来鲜血滴落的声音,一声声狠狠的敲在她的心底。

她几乎不敢想象,他到底流了多少的血,而刚才强制的醒过来,又让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她想要说话,可是一张嘴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个人是如此的令人讨厌,他那样的压制自己,将自己的自由完全的锁住,这难道不是他罪有应得?

她拼命的给自己找这些理由,可惜心底的最深处却传来一个声音: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可是不是这样又是怎么样的?

孤城微微的喘息,说出来的话竟然微微的发涩:“原来,你这么讨厌我。”

齐薇觉得心口堵着,喉咙堵着,想要张嘴说“不”,可是却死死的梗着,说不出分毫。

过了好半晌,头顶才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对不起。”

齐薇觉得心口被猛地一刺,而此时,孤城却再也支持不住,就这样倒了下来,齐薇急忙将他的身子一抱,但是她的力气根本不足,只能抱着他跪在地上。

“孤城,孤城……”

她喊着他,泪水却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孤城想要抬起手擦她的眼泪,但是手抬到半空就无力的落下来,他只能道:“等我醒来,我就把你送走。”

他说着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齐薇却只能哑着声音,梗塞的喊了一声:“孤城。”

除了这两个字,却再无任何言语。

------题外话------

吹已尽力~话说我觉得我这个男二怎么人气这样的高,男主出场都还没让大家都喜欢他,怎么他一出场就获得这么多的“拥护”,简直让人醉了~

好吧,他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现了~

如果明早上发现吹没更,那么更新就在晚上八点~

谢谢大家了~追文和写文一样辛苦。